笔趣阁 > 科幻悬疑 > 末世之我有仙源 > 638惹不起惹不起
    陆世钧一字一顿、杀气十足地念完了臧天清的大名,连个“臧宗主”都欠奉,一想到臧天清看自己儿子的眼神,恨不得现在把臧天清这个老不死的就地正法。

    陆世钧安抚似的拍了拍团子的后背,团子懵懵懂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本能上觉得眼下的情形有点超出了自己的认知,总之就是不太好。

    也没闹唤陆世钧在这么多修士面前不给自己牌面,老老实实在陆世钧怀里当个被保护起来的小孩儿。

    陆世钧和周慕海看着臧天清的眼神,就像看着死人无异。

    “要他还是要灵石?”

    陆世钧沉着一张脸,一手抱着团子,右手伸出来,祭出的潜龙锏直指禹非,而后缓慢地移动到臧天清的脸上,挑衅意味十足。

    哪怕明知道对方是金丹期大圆满的修士,自己撑死了也只相当于仙修的心动期,眼神里也没有丝毫惧意。

    对陆世钧来说,林玖和团子的存在就是他生命最大的意义。

    臧天清的眼神太过冒犯,此刻的陆世钧像是一头被侵犯了领地的豹子,深邃的眼睛死死地盯上了臧天清。

    不知怎么的,明明是个修为远不如自己的魔修,臧天清竟然在陆世钧的注视下下意识地错开了眼神。

    一瞬间的心悸,无法作假。

    他对一个修为不如他的魔修,产生了惧怕。

    无论臧天清选什么,怎么选,对随山宗来说都是坑。

    选了禹非,就失去了随山宗,不,更确切点来说,是臧天清自己的救命稻草。

    若是没有选择禹非,一个和自己同等修为的却明显比自己更有进阶空间的大长老,彻底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上。

    如果没有禹非那小子的牵制,臧元金还能不能继续在随山宗隐忍下去,这是个问题。

    但臧天清本人并没有那么多顾虑,像是胸有成竹似的,比起不知道会不会反叛自己的臧元金,一个能够突破元婴期的机会显然更加的有诱惑力。

    反正他也要死了,随山宗到底会如何,跟他有什么关系?!

    “潜山宗的魔修……也敢在本座面前……”

    “敢在你面前,怎样呢?”

    臧天清怔住,这声音像是在他的耳边乍然响起,又回荡在四周经久不散似的,明明声音极轻,却偏偏一个字一个字地清晰无比,敲击在众人的耳膜上。

    真正打断臧天清的却不是这突然发出的声音,而是脖颈边突然闪起的一道寒光。

    一股子冰凉的冷意贴着他的脖颈擦了过去,臧天清瞳孔瞬间放大,脖子上起了一片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直到那片寒光过去,臧天清也没能察觉到除了刚刚说话的声音和脖子上的冷意之外的、任何的不属于在场所有修士的陌生气息。

    简直见鬼!

    “阿玖……”

    “师尊!”

    林玖像是扭曲空间突然出现似的,众人眼前一晃,一身白衣的林玖已经站在了潜山宗几人的面前。

    陆世钧二话不说收起了潜龙锏,周慕海神色也甚是激动,下一秒,团子就像小炮弹似的冲进了林玖的怀里。

    林玖的心都要跟着融化了。

    “您出关了!”

    周慕海拽着一脸紧张的禹非前来给林玖见礼,被林玖托住了腕子。

    “没事,这段时间我不在,辛苦小海了。”

    “这是弟子应该做的……”

    周慕海笑了笑,明明比林玖要高出不少,这一年来正贪长,已然退去了大部分少年的青涩,芝兰玉树一般,在面对林玖的时候,还是会露出几年前属于小男孩的腼腆的笑容。

    看得就杵在林玖身后的郑易直冒酸气。

    他这么大的个子,站在林玖身后,比林玖要高出好多,结果呢?还是摆脱不了透明人的命运。

    团子的手臂环紧了林玖的脖子,闷闷地趴在林玖的怀里,林玖察觉出团子的不对劲,安抚了下团子的后背,拿眼神询问了下陆世钧。

    她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臧天清对陆世钧耍牌面,陆世钧这般稳重心有成算的人,竟然会激动到用潜龙锏指着臧天清。

    显然不单单是因为他自己魔修的身份遭到了质疑。

    【这个臧天清,随山宗掌门,不能留。】

    【他吓到咱们儿子了。】

    林玖点了点头,心里有了成算。

    “本座还以为事情应该早就解决了才对……怎么,墓城这几位到现在还没商量出个所以然么?”

    林玖抱着团子转过身,郑易屁颠屁颠跑到周慕海身边,顺手接下了周慕海手里的禹非。

    玄异是林玖的师叔,天天被奴役得恨不得看到林玖就躲,他在辈分上好歹也是周慕海的师叔……待遇就更不用说了。

    潜山宗里,师叔简直是最危险且出力不讨好的职业,没有之一。

    “混元宗大长老卞云崇,见过林宗主。”

    卞云崇带着子玦子盈两个徒弟第一个走上前来,深施一礼,态度客气而恭敬。

    当年,林玖是靠着连蒙带骗才渡过了击杀少阳门门主凌霄灵力大量消耗后、转而又被墓城团团围住的危机。

    这件事,戏精上身的玄异老祖功不可没,当时确实很有用,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一时的权宜之计,难免会有各种各样的漏洞……

    是以,这些年林玖的真实修为在墓城中始终是个谜。

    但对混元宗来说,自从林玖在海上碰到子玦和子盈,这秘密早就不再是秘密了。

    子玦子盈两人虽然修为远没到能看出林玖真实修为的程度,但别忘了,混元宗是有一个真正元婴期修士的。

    一时一日看不出来,相处了好几个月,两人心里也清楚,当初在潜山宗建宗的时候,所有墓城的人,包括他们两个和他们五师叔,都被林玖和玄异的“一战”给蒙了过去。

    少阳门的覆灭,更大因素上不是死于外界,而是死于内乱。

    但是就算混元宗的人意识到了什么,少阳门的人也早就死绝,潜山宗建立起来,发展正茂,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已经不存在的宗门找年轻力量的麻烦。

    卞云崇从挺早之前就知道,这个潜山宗的林宗主,根本没有元婴期的修为,就算到现在也没有。

    但是她有异火,也有自家徒弟的证明,在为华国世俗界出任务的期间内,整个队伍就没断过各种丹药,就连子玦和子盈都有幸分到过一两颗。

    潜山宗内那个能炼制出三阶丹药的丹师,很大可能性就是她本人。

    刚才那一手更是令人震惊,金丹期的修为,哪怕是金丹期大圆满,也顶多是和臧天清臧元金齐平……

    而刚刚林玖出现的时候,不光是他们未曾察觉到,连这两个金丹期大圆满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察觉。

    更可怕的是,她还带了一个修为不过是筑基期大圆满的弟子。

    要把两个人的气息圆圆满满地收敛起来,这得需要多强的神识?这绝不是一个金丹期大圆满便能拥有的。

    卞云崇能把持混元宗许久,自然不是寻常之辈,短短瞬间之内,就想明白了过来。

    眼前的林玖,深不可测。

    现在惹不起,日后他们更惹不起。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