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美女总裁的超级女婿 > 第579章 我要揭露他的罪恶!
    “你最好是别指我!”

    陆平皱眉警示了一句。

    不知为什么,他仍然觉得对方身上有很多熟悉的气息。

    而凌露进一步看清陆平面目时,身体猛地一颤,手枪差点儿都掉落到了地上。

    “师……师兄?”

    她禁不住大呼了一声。

    师兄?

    这个称谓好生熟悉。

    像极了在Aripulush山上,小师妹那纯真悦耳的呼声。

    还没等陆平反应过来,凌露就突然情绪激动地扑了过来,将陆平抱了个严严实实。

    嗯?

    众人皆是大惊失色。

    什么情况啊?

    其实陆平也觉得一头雾水。

    虽然与小师妹分别已久,但是对方的面容已经深深地刻在了自己的记忆中。

    眼前的凌露,虽然说话声音很像,五官中有几个部位也有些相像,但是总体上来讲,跟小师妹的形象还是有些差别太大。这短短几年的工夫,师妹不可能变化这么大吧?

    陆平心情复杂地问了句:“你……你到底是谁?”

    凌露顿时抽泣了起来:“我是你的师妹野玫瑰啊,师兄你忘了,这名字还是你给我起的呢。当年师父带我上山,你说师父带了个野玫瑰回来……从那以后,我的名字就一直叫野玫瑰了。”

    啊?

    确实是这样。

    陆平怎能忘记,那一年,师父把乖巧可爱的小师妹带到了山上。他原本是排斥的,但是见这个师妹长的极其美丽可爱,就从心理上接纳了,并把她形容是师父从山下采的一支野玫瑰。从那以后,师徒三人相依为命,如同一家人。

    但是眼前这个女人……

    虽然她长的也很漂亮,也担得起玫瑰一词。

    然而她的年龄和长相,跟自己当年的小师妹有些大相径庭。

    陆平年长师妹两岁,但眼前这个女人,却像是比陆平还要大个两三岁。成熟了这么多。

    莫非,是岁月?

    “你真是师妹?”陆平半信半疑地追问了一句。

    凌露狠狠地点了点头:“那个坏老头子,还有你和我,我们三个人……那段时光,是我最难忘怀的。师兄你忘了,那坏老头脚可臭了呢。师兄快起来快起来,你的伤……你的伤没事儿吧?”

    嗯?

    这她都知道?

    陆平支吾道:“你怎么……”

    “容我慢慢跟你说吧。”凌露搀扶陆平缓缓地站了起来,伸手召唤来一名手下,喊道:“看什么看啊?还不快去拿药!拿药啊!我师兄流了好多血。”

    她的眼窝仍旧是湿润的。

    但这其中却也像是夹杂着复杂的情感,有巨大的惊喜成分在里面。

    陆平望着眼前这个自称是自己师妹的女人,心里五味翻腾。

    她是吗?

    她真的是自己日夜思念的小师妹吗?

    这些年过去了,她的模样为何变幻的这么大?而且还当上了青风堂的叶夫人?

    这些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众多思虑,挥之不去。

    那边的古朝天和付炎吉,早已惊的合不拢嘴巴。

    胡二爷更是诧异不已,这突然而来的反转,打乱了他所有的心思。

    宫梦冉也是一脸愕然地望着陆平。

    她心里也很震撼。

    陆司机怎么还会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小师妹?还这么漂亮?

    本来就觉得陆平高深莫测,现在更看不懂他了。

    但是眼见着一场危局即将过去,宫梦冉心里还是禁不住有些激动,她很想冲上去抱住陆平,庆幸一下这场劫后余生。

    然而却又不忍心惊扰这兄妹两人相认的场景。

    凌露扶着陆平的肩膀,上下左右打量个不停,然后稍微缓和了一下情绪,突然伸展出手枪朝在场的众人挨个指了一遍,拷问道:“胡利!付炎吉!古朝天!我问你们,是谁指使的,把我师兄打成这个样子?是谁?我一定……我一定要杀了他!”

    胡二爷一脸惊魂!

    付炎吉和古朝天为求自保,都将目光看向胡二爷。

    “误会,都是误会。”胡二爷赶快解释道:“叶夫人,我真……我真没想到……你看,大……大大大大大……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一家人不……不认识一家人了不是……陆平兄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我向你赔罪了。饶……饶了我……有……有有有……有眼无珠,有眼无珠吧。”

    “饶你?怎么饶你?”陆平阴沉了一下脸色,强调道:“你不光敢拿枪指着我陆平,你还敢拿枪指着我们大小姐!两条死罪!”

    胡二爷顿时吓坏了。

    凌露将手枪交到陆平手里,温婉地一笑:“师兄,你来吧,这里的人任你处置!”

    “我……那……没什么没什么。”陆平害怕让大小姐见到血腥,紧绷的脸色瞬间缓和了下来,然后说道:“大小姐你刚才……刚才肯定很紧张对吧?要不,你先上个厕所?”

    嗯?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凌露或许能体会到陆平的怜香惜玉,他是不想让大小姐惊吓过度。

    她是了解师兄的,有恩必还,有仇必报。

    “我……我不去。”宫梦冉脸腾地红了一下,心想遇到了这种状况,我还有心思去上厕所?

    “你!还有你!”陆平伸手指了指凌露带来的两个女手下,说道:“你们带我们大小姐去压压惊,洗个手洗个脸什么的,补个妆也可以。”

    那两个女保镖一脸凝重,看向凌露。

    凌露冲她们点了点头。

    她们这才走到宫梦冉身边,严肃而礼貌地把她带离了现场。

    宫梦冉不断地回头相望,她或许能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也无力阻止,无心阻止。

    毕竟今天晚上的经历太震撼了,就像是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她的心神有些凌乱,确实也需要洗把脸清醒清醒了。

    这时候那四大护法中受伤的二人,已经缓冲了过来。

    他们与刘电工和徐管家站到了一起,默默地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毕竟是老江湖。

    这四人看起来就显得比较从容,平静。

    虽然他们内心也是起伏不定。

    陆平望着大小姐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野中,这才缓缓抬起手枪,指向胡二爷说道:“刚才说的你两条死罪,其实是三条。我陆平跪天跪地跪父母,为了大小姐我给你跪下了。但是你能受得住吗?不得折寿啊?所以,第一个该死的人就是你!”

    胡二爷惊慌失措之间,赶快喊道:“四大护法你们还等什么,杀了他!快杀了他!”

    看来他是想狗急跳墙了。

    但是奇怪的是,四大护法这时对胡二爷的指令,根本就充耳不闻。

    胡二爷见他们不听招唤,料定是凌露在场的原因,于是继续动员道:“你们还没看出来吗?他们俩是师兄妹,叶夫人……这……这个女人她很可怕,她把青风堂搅和成了什么样子?叶老大闭关两年不见踪影,这个女人……她……她挟天子以令诸候,现在青风堂都成了这个女人的了……”

    凌露俏眉狠狠地皱了一下:“你这是想反?”

    胡二爷顿时冷笑了起来:“反了你又怎样?我早就想反了你了!凌露,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那四大护法互视了一眼后,像是达成了什么默契。

    徐管家突然上前扶了一下陆平的枪管,说了句:“请允许我们用实际行动弥补刚才的错误,和冒犯,谢谢。”

    然后四大护法径直朝胡二爷走去。

    “你……你们想干什么?”胡二爷一脸惊慌。

    凌露不失时机地凑到陆平耳边,轻声说道:“师兄,四大护法都是咱们自己人。”

    嗯?

    自己人?

    陆平觉得这三个字信息量很大。

    但是鉴于现场过于凌乱,他没有急着追问。

    说时迟,那时快。

    四大护法走到胡二爷身边后,分别控制住了他的四肢。

    还没等胡二爷来得及反抗。

    就见眼前一阵血肉飞舞……

    胡二爷硬生生地在众人眼皮子底下,被四大护法给车裂了。

    现场惨不忍睹。

    “师弟,下一个你想让谁死?”徐管家面无表情地望着陆平,像是在等待一个号令。

    嗯?

    陆平更是一头雾水。

    他为什么要称呼自己‘师弟’?

    “师妹,他是不是叫错了,他叫我什么?”陆平扭头看了一眼凌露。

    “他没叫错,我一会儿再跟你解释。”凌露神秘地一笑。

    陆平惊呼道:“莫非那老头在收我们之前,还收过一批徒弟?他……他们……怪不得他们几个这么厉害呢,四个人加起来,都快跟我旗鼓相当了。”

    凌露微微地摇了摇头。

    陆平甚是不解。

    此时那古朝天和付炎吉早已吓的六神无主,慌忙跪地求饶了。

    “师妹,你们青风堂这几个当家的,没一个好鸟。”陆平不失时机地摸出一支香烟,点燃,然后走到古朝天和付炎吉二人面前,说道:“他们活着也是浪费粮食,不如一块送走了算了。你看看这个妇炎洁,脑袋都掉了一块,命大一回,岂能让他老侥幸偷生?”

    凌露说道:“我也深有同感。不如就借着今天这机会,好好清理一下门户!”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付炎吉赶快不停地磕头道:“老大,叶夫人,我……我……我是忠于青风堂的,我是……我为青风堂做了那么多事,而且我……而且今天……今天我也只是被胡老二叫过来看热闹的,我全程都……都没有参与啊!叶夫人饶命啊!”

    陆平冷哼了一声:“你强娶白可心,不算死罪啊?那是我朋友。”

    付炎吉急切地道:“可是上回……上回你不是蒙着面把我……我……把我……我还舔了白小姐的皮鞋,我还……我还吃了你吐的痰……”

    “屁!”陆平赶快道:“那蒙面人不是我!”

    付炎吉一脸懵圈:“不是你是谁啊?那个人那么厉害,我上百号人都拦不住他。”

    这时候一直处于震惊状态中的孔龙凑了过来,替陆平解释了一句:“那蒙面人确实不是我老大。”

    付炎吉惊呼:“你……你叫他什么?”

    孔龙强调道:“老大啊!这是我老大,刚才我就向你表明了啊!”

    陆平亦是一脸无语。

    这个孔大鼻子倒是挺会见缝插针啊。

    不过这家伙今天表现不错,尤其是刚才舍命相护,虽然没起什么作用,但证明在自己的熏陶下,他已经完成了从恶人到好人的部分转变。

    我陆平再次成功地变废为宝。

    “那……那……那个蒙面人是谁啊?”付炎吉愕然反问。

    孔龙啧啧地说道:“他应该只是我们老大的一个手下吧。其实,老厉害了。”

    “啊?”

    付炎吉瞳孔急剧放大。

    这时候在他旁边跪着的古朝天突然开口说道:“叶夫人,我……我要向您揭发付炎吉!我要揭发他背着青风堂干的恶心勾当!”

    嗯?

    众人皆是一惊。

    付炎吉含恨地瞪了一眼古朝天。

    “你……你说!古老四,叶老大一直说,你是几个主事人里面最老实的一个了。”凌露望着古朝天,若有所思地说道。

    陆平也跟着像是想起了什么。

    莫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