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重生暖婚:娇妻哪里逃 > 第八十四章 帮忙
    她的视线太过明显,余菲想要忽视都不行。

    吴婷婷这也太不把她放在眼里了吧,正主还在这呢。

    “不必,你还有事吗?”余菲的声音冷了几分。

    大概是和闻毅相处的久了,板着脸的样子还真带了几分闻毅平时凌冽的气势。

    闻毅也不是个木头,别人的视线落在身上毫无察觉的,他不喜吴婷婷的窥探的眼神。

    要不是看和余菲认识,都打算直接赶人了,没想到余菲还有这出。

    赶走觊觎他的人,这点蛮不错的。

    突然的冷脸让吴婷婷意识到自己的不妥之处,她端正了眼神,看着余菲笑笑:“我在这里也没个熟识的人,能说话的也就只有你了,若是打扰到你们了,还请别介意。”

    圆滑的话,一下子将场面拉回来。

    明知打扰还不离开。

    真是够拉的下脸的,还能说出只认识余菲的话来,余菲直接开口赶人的话憋了回去。

    怪不得葛露露斗不过她呢。

    嘴皮子厉害。

    闻毅抬手拍拍余菲的头,还是嫩了啊。

    “我介意。”闻毅扫过吴婷婷的一眼,眼里流露出嫌恶。

    她可是闻太太,不是谁都可以攀关系的,可以不用给眼前这个不怀好意的人面子。

    吴婷婷一张小脸顿时煞白起来,不仅是闻毅冰冷彻骨的话,还因为他的眼神。

    她虽然不是什么很有名的大明星,但是一张脸长得也算是有几分姿色,遇到过的人也不会轻易的下她的面子。

    就这样一点小心思在闻毅这里无所遁形,还要被他讥讽厌恶。

    她脸上白一阵红一阵的,再也没有呆下去的勇气了,逃似的跑了。

    余菲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笑了出来。

    厉害还是闻毅厉害。

    完全不给人面子啊。

    看到吴婷婷,余菲想到了葛露露。

    那个直白坦率的人,其实也和自己也很像。

    要是余母和她直接怼,自己可以怼回去,毫不留情。

    可是这样掩饰风波,表面上维持和平假象的过招,余菲没有多厉害。

    到底是不够狠啊。

    余菲望向闻毅的同时,他也看了过来,相视一笑。

    “你说话可真是不留情面,伤人心呐。”她故意打趣闻毅。

    被调侃的闻毅屈指弹了下余菲的额头:“我留情面了,就不知道谁会哭鼻子了。”

    反被调侃的余菲双颊绯红,谁会哭鼻子了,真的是乱说。

    “才不会呢。”余菲弱弱的反驳。

    她知道闻毅才不可能看上吴婷婷呢。

    没有原因就是知道。

    宴会热闹是热闹,可是热闹都是别人的。

    余菲认识的人不多,在这里的就更少的可怜了,除了刚才出来的吴婷婷,就只有身边的闻毅了。

    “我去见个朋友,你自己转转。”闻毅没忘今天来的目的。

    除了捧场子外,来参加的人都有一个目的,扩宽自己的人际关系。

    能让闻毅主动去牵连的人际关系,也就只有生意关系了。

    正好可以借此机会谈谈,试试态度。

    谈生意无趣又显得死板,闻毅就只身前往了。

    余菲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坐着,看着远处的闻毅拿着香槟和几个人谈笑风生。

    一个人怪没意思的,余菲起身去拿些小糕点吃,来的时候简单的吃了点东西,现在也有些饿了。

    挑选了一些吃的,余菲重新坐回到原来的位置上。

    视线不期然的撞上了吴婷婷和葛露露在一起的画面。

    这是什么孽缘啊。

    不过这次遇到的人不只有她,还有在附近的一众人。

    她们两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陷入了争吵,场子也大,两个女人的吵闹也没有盖去了整场的热闹。

    看戏的只是小部分人。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你今天太过分了。”吴婷婷楚楚可怜,衣裙上满是酒渍。

    对此葛露露倍感无语,明明就是她碰瓷。

    葛露露来的较晚,遇到吴婷婷没好脸色要走,谁知道她今天抽了什么风主动挑衅,酒还没泼到葛露露身上,就被她挡了回去,洒了吴婷婷自己一身。

    她倒打一耙的本事越来越高超了,伤人的手段却是拙劣。

    酒洒在她自己身上,狼狈的人是她。

    就算最后大家都觉得葛露露欺负人,丢人的也是吴婷婷。

    “我过分?我做什么了过分。”葛露露不紧不慢的问着,满是坦荡。

    吴婷婷擦拭着身上的酒渍,委屈的眼泪说来就来:“你的代言不是我抢的,是公司定的我,你心里不满我能理解,可是泼我一身的酒真的过分了。”

    她三言两语就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道了出来。

    直接给葛露露定了动机,扣上了被抢代言欺负人的帽子。

    “那你可就看好了什么叫泼了你一身。”葛露露抄起桌边的红酒,朝吴婷婷的脸上泼去。

    红酒自打湿了的头发,流淌而下,脸上精致的妆发混乱不堪,身上的衣服也脏了个彻底。

    活像是经历了一场大难的人。

    吴婷婷愣在了原地,以前葛露露遇到这样的事总是同她争论不休,败下场来,落得个仗势欺人的名头。

    实在没意料到她这一出,吴婷婷躲避不及惊叫一声时。

    不少人看过来,将她狼狈不堪的样子看了去。

    她用手挡着脸,恨不得找个地洞躲进去。

    余菲笑出声来。

    这就是叫自食恶果。

    白莲花,装柔弱没好下场。

    葛露露帅气离场,深藏功与名,对大家的诋毁议论充耳不闻。

    有意思。

    不等余菲看个结局,闻毅就出来了,他谈好了事情,这样的宴会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两人离开回家的车里,余菲把自己看到的事情讲了出来。

    她不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看到的就是葛露露霸气泼酒的样子,觉得很爽罢了。

    不知道葛露露有没有第一次泼吴婷婷欺负她,但她知道吴婷婷本就不是什么好人,被泼几次都是活该。

    瞎惦记人。

    她笑了好久,形容吴婷婷的狼狈样子。

    闻毅叹息,不明白她的笑点在哪,能笑这么久。

    要是让他碰到吴婷婷这样不知死活赖上自己的人,下场只会更惨。

    “要是过去我也是这样对余洁儿的,怕是早就没那些个事了。”余菲无心的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