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战神狂婿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喂小宝
    秦时坐在林芸的办公室里,拿着荆楚送来的木叶市报纸,看得直发笑。

    满大人和万宗华,都死了?

    昨天还跟自己谈笑风生,甚至那个万宗华还想对自己下死手,今天就来消息说二人双双去世,尸体不明去处。

    这点小把戏,别人可能不知道,但在秦时眼里,实在是很好笑。

    他的意思是,昨天邀请我去静心阁做客,然后把他杀了么?

    好套路啊,把仇家吸引进木叶市,然后让他和我发起冲突,无论谁死,都是两败俱伤,满大人坐收渔翁之利。

    不过,你真的以为我会在乎和谁作对么?

    秦时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个满大人,还挺聪明的,只不过这次,他踢到了钢板。

    “诶!你是怎么了,要不要带你去医院看看!”

    秦时正在想这桩事情,并没有听见林芸在和自己说话。

    林芸过来掐了一下秦时,把秦时从沉着思考中掐疼了出来。

    “哎呦,老婆你好大劲儿啊。”

    林芸瞥了他一眼,说道:“你是聋了么!我跟你说话呢,你就一直在那傻笑,再过五分钟,我就要把你送进精神病医院了。”

    秦时赔笑说道:“不好意思啊,刚才在想事,你说,怎么了。”

    林芸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秦时,怎么现在跟自己说话,都心不在焉的。

    “我说,刚才同学群里来消息,说过两天会举办一个同学聚会,我在想是去还是不去。”

    秦时没当回事,说道:“去呗,干嘛不去。”

    林芸想了想。

    “这不是公司正是忙的时候么?怎么可能离得开人,我在的时候还忙得不行呢,更何况我不在,那公司不是乱成一锅粥啦!”

    秦时说道:“那就不去呗。”

    林芸又面露难色。

    “不去吧,那同学之间又好久没见了,我不去的话是不是有点摆架子了,而且当时我们一起玩的关系不错。”

    秦时听得头都大了。

    女人到底是一个什么物种啊,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

    太纠结了。

    看到林芸如此烦恼,秦时起身握住林芸的肩膀,眼睛盯着林芸,正色道:“这样吧!你老公我下命令了,你必须要去,而且要玩开心,然后再努力投入工作,那天的所有安排都交给柴经理,这样可以么。”

    林芸愣了一下,虽然这些话有些善做主张的意思,但是女生就是喜欢被安排的感觉。

    你要是问她想吃什么,她可能会很烦,想不出来。

    但你要是和她说,走,我带你去吃西餐,她就会很开心。

    秦时对林芸的心理把握的还真是巧妙。

    “噢,好吧,那就听你的吧。”

    林芸点头说道。

    秦时对于这个称呼,十分不满意。

    皱了皱眉头,秦时问道:“听谁的?”

    林芸抬眼看向秦时。

    “听你的啊,你不是说让我去么?”

    “我是谁?”

    林芸有些不解。

    “秦时啊。”

    秦时摇了摇头,“不准确,再想想,不然今天不给你买奶茶喝。”

    林芸几乎每天办公的时候都会享受到秦时送来的小芋圆奶茶,这是自己最喜欢的口味。

    林芸一下就明白了秦时什么意思,于是低下头来,脸上泛起了些许红晕。

    “听……听老公的。”

    她的心脏砰砰跳得很剧烈,这可是自己第一次叫老公这个称呼出来。

    诶?是不是第一次,林芸挠了挠头,她也忘了。

    秦时这才罢休,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这还差不多,你先忙着,老公给你买奶茶去。”

    秦时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林芸的办公室。

    看着秦时走出办公室门之后,林芸赶紧起身把办公室门关上,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打开了抽屉,在里面寻找着什么。

    “诶?东西呢!”

    林芸好像十分着急的样子,这东西可是很贵重的!

    而且必须要赶在秦时回来之前藏好,不能被秦时发现。

    那太难为情了。

    当她的芊芊玉手从抽屉深处摸到一个盒子的时候,终于松了口气。

    “找到了。”

    林芸打开盒子看了一眼,脸上浮现了一抹笑容。

    把盒子捧在怀里,林芸的心里小鹿乱撞,又小心翼翼地把盒子放回了抽屉。

    而此时,泰莱市的那位,听到自己手下被杀的事情,似乎不怎么放在心上。

    “尸体,拿回来喂小宝吧,他的肉筋道有嚼劲,小宝肯定喜欢。”

    一名镶着金牙,长相十分富态,却不油腻的中年男子坐在某栋别墅内部奢华的豹皮沙发上,端着一杯红葡萄酒,缓缓说道。

    那名手下明显跟着他的时间不久,听到这话,吓得几乎尿了裤子。

    “那这件事……要不要让官方出面,毕竟……”

    中年男子翘起了二郎腿,举起酒杯说道:“他们那帮废物能干点什么事?我曹冲还能指望上他们?”

    几十年前,曹冲的父亲打拼多年,一手建立了曹家,那个时候泰莱市简直是百家争鸣,许多大家族争抢资源,发展经济,这也侧面地让泰莱市的发展飞速前进。

    而曹家如今的资产,仅仅一半是父亲留下来的,而另一半都是靠他自己多年来打拼下来的。

    所以,从出生开始,曹冲就从来没看得起过其他的家族,认为那群人就是软骨头。

    曹家,在泰莱市可是真正令人闻风丧胆的人物啊……

    “这件事,是谁干的。”

    曹冲的眼神中没有任何感情,甚至语气都平稳如泰山。

    小赵浑身一个寒颤,颤抖着开口道:“那天在酒店里,好像是夏旭的人动的手。”

    “夏家?”

    曹冲眉头紧皱。

    当初,夏旭和彭桓两个小子,找自己来要人,说是,只要除掉林家,整个新世纪集团就拱手送给曹冲,曹冲这才派出去了独眼金雕。

    可现在独眼金雕死在了南安市,凶手居然是夏旭?

    这是故意耍我玩么?

    “这个夏旭,胆子不小。”

    从我这要人,又把我的人杀了,这不是故意羞辱曹冲么?

    但是,他们凭什么敢这么做,这肯定是有原因的。

    曹冲想了想,既然他们之前这么巴结自己,那也就是说,他们忌惮自己啊。

    而现在又胆大包天地杀了他的手下,这好像,有点蹊跷。

    于是曹冲开口说道:“这件事,恐怕没那么简单,你先不用管了,我自己会查。”

    小赵稍加思索,继续说道:“对了,冲爷,还有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