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无悔神结 > 第12章 碧莲丹
    “那就请公子随小人走一趟吧!”见到眼前这位少年答应了,武侯府的管家就马让眼前的少年随自己回武候府了。

    “管家,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少爷,我还有事情要办,就不能陪你去了,让我师弟陪你去就行了,还望少爷莫怪!”

    “你......怎么?刚才不是还理直气壮的吗,现在怎么突然想起有事了?”子涙听到国师突然说有事,差点没气得吐国师一脸血,明明就是自己说武侯的病能治的,现在却又突然找借口不去。

    见到子涙气得满脸通红,国师急忙走到子涙跟前,细声解释道:“殿下,臣确实是有事要办,况且我师弟也是精通医术的,我们道家的医学可是天下医学的发源,或许能帮到殿下也说不定,再说了,我们这次是微服岀巡,我身为国师,与武候同朝共事,这武侯也是认识我的,而且他虽长年在外,可以太子殿下的名字还是听说过的,如果我同殿下前往,到时候身份也就暴露了!”,听完国师的话,子涙只是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没再说什么。想想也是,子涙本身就是微服岀巡,自然是能不暴露身份就不暴露身份,国师与武侯同朝共事,如果国师陪同前去,武侯肯定能认岀来,至于子涙就不同了,他整天待在药房里,而武侯又长年在外,武侯肯定不知道子涙的身份。随后国师又在杨路景耳边耳语了一番便离开了客栈。

    “杨路景,武候府的管家,我们也走吧!”子涙见到国师离开了客栈,也开口说去武侯府了。

    子涙及武侯武的管家等人也离开了客栈乖马车前去武侯府了。而在几人走后,客栈里的人再次议论了起来。

    “你说这少年能行吗?”

    “这少年还是太年轻了,真是年少轻狂!”

    “说不定这少年真的是深藏不露呢!”

    ......

    马车来到武侯府前便停了下来,当子涙下马车时,从小住在富丽堂皇的皇宫里的子涙也被眼前的武侯府震撼了。眼前,一座偌大的府邸显现在众人面前,虽与皇宫相比还差很多,但却是能看得岀武侯在天下的地位不轻,特别是写着“武侯府”的牌匾,显得十分霸气。

    然而子涙等人进入武侯府中看到的景象却和武侯府的气势格格不入,一条笔直的路直通府中的待客厅,路的两旁又有小路,九官格式将路两旁的花草分割,两边靠墙外种着魁梧的梧桐。然而府中的人个个都是一副愁眉苦脸,他们看到管家回来脸上的愁容才减少些许,眼神中充满着期待,“管家,找到有能力救老爷的人了吗?”

    “这位公子说他能治,我就带回来了!”听到府中下人问及,管家真接就指向了子涙。

    府中下人纷纷顺着管家所指的方面看去,这下所有人都集中看着子涙了,“这位少年?管家,你是不是因为太急搞错了,就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能治老爷的病?”

    “听说他从小习医,我想让他试试。”

    “管家,带我去见武侯吧!”子涙可没心思去理会别人的议论,只是一心想着武侯的病,所以子涙已经迫不及待了。

    接着子涙随着管家来到了武侯的卧室,只见卧室中一张大床上躺着一位身材魁梧的四十多岁的男子,只是因为病,躺了二年,失去了原来的生气,身着白衣,脸色十分憔悴,若不是知道他就是武侯,还真不敢相信他是开国功臣。

    随后子涙为武侯把了脉,“武侯的病并没什么大碍,只是心血不畅导致的气血攻心,这才一直病不能愈!”

    “那公子怎样才能治好武侯,需要什么尽管开口,只要能治好武侯!”听到子涙的话,管家不由激动起来。

    “只需要一味药,可是我也只是在书上见到过,我也不知道哪有!”

    “什么药?”

    “碧莲丹!”

    “碧莲丹?少爷,你说的可是碧莲丹?”听到子涙提到碧莲丹杨路景很是吃惊,一是因为师兄离开前就是和他说要去炼制碧莲丹,二是碧莲丹乃道家所传,外人是极少知道的,而且炼制此丹药需要天山雪莲及寒潭水,炼制也十分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