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仙尊归来战都市 > 第106章 我要死了
    郑皓就算是再不了解女生,也能听出蒋月影语气中的幽怨和荡气回肠,心中一软,虽然痛得滋牙裂嘴,却并没忍心推开蒋月影。

    直到嘴里尝到了一丝威腥的味道,蒋月影才放开了郑皓,同时狠狠的瞪了郑皓一眼:“傻瓜,你不会躲呀!”

    郑皓直接晕倒在了车上,这个世界的女人,根本无法勾通。

    蒋月影终于启动了车子,虽然脸上的泪迹未干,却哼起了不知名的小曲。

    看到车子竟然在路上走起了之字,郑皓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蒋月影,你有驾照吗?”

    “怎么没有,我都开了两年车了。”蒋月影回了一句,接着一声轻呼,双手连打着方向盘,这才没让法拉利撞到路边的护栏上。

    郑皓再一次绝倒,这丫头的技术,竟然连赵小曼都不如,早知道如此,自己就应该狠着心肠走路去学校。

    有心想要问蒋月影能不能停车让自己下来,但看着蒋月影一脸兴奋的样子,郑皓到了嘴边的话又说不出口,只能露出了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一阵电话铃声响了起来,蒋月影连忙指了指一边的绅包,示意郑皓将电话掏出来。

    郑皓照做,只是在看到蒋月影竟然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来拿电话,顿时吓了个魂飞魄散:“你还是好好开车吧,手机我帮你拿,你只管听就好了。”

    因为替蒋月影拿着手机,所以虽然并没有开免提,但郑皓还是能够清楚的听到手机那边的声音。

    “月影,快来救我!”

    一个清脆的,有些傍偟无助的声音传到了蒋月影的耳朵,蒋月影脸色一变:“孙芳,你怎么了。”

    “也就是赛车的时候,输了一千万给我,但她却拿不出那么多钱来,我们只能把他扣下来了。”孙芳的声音并没有再次响起,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个阴测测的男声。

    “陈国,你想干什么?”蒋月影显然听出了这个声音,语气中透露着一丝寒意。

    “不干什么,五百万,马上送到玉清山死亡谷来,要不然,你最好的闺蜜,今天晚上就要陪我乐一乐了。”那边丢下这句,直接挂了电话。

    “王八蛋!”蒋月影一脸青气的狠狠一拳头锤在了方向盘上,法拉力又剧烈的扭动了一下。

    “姑奶奶,专心开车,专心开车。”虽然是一代仙帝,此刻的郑皓却只能紧握着扶手,心惊胆战的提醒着蒋月影。

    “郑皓,你坐稳了,我先送你回学校!”蒋月影咬了咬牙,一脸的坚定。

    “去什么学校呀,去玉清山死亡谷。”郑皓翻着白眼,既然遇到了这种事情,如果不管,似乎有些对不起刚刚蒋月影为自己大哭了一场。

    “你愿意帮我?”蒋月影猛的回过了头来,车子又剧烈的扭动了一下。

    “如果你再不专心开车,我绝不会帮你。”郑皓直接瞪起了眼睛。

    “得令!”蒋月影哈哈一笑,脚猛的踩在了油门上,法拉利发出了一声咆哮,直接窜了出去。

    去玉清山,必需得过高速,十来分钟以后,在郑皓的提心吊胆之中,法拉利驶上了高速。

    “要不,还是我来开吧。”想到五公里的路程,法拉利至少遇到了十一次险情,郑皓终于第四次提出了要求。

    “不用,你好心来帮我,我怎么能让你开车呢。”蒋月影也同样第四次拒绝了郑皓的请求。

    郑皓只能闭起了嘴巴,同时暗念老天保佑,只是在看到蒋月影的脸色变得怪异了起来以后,却又忍不住有些担心:“蒋月影,你怎么了。”

    “没什么?”蒋月影摇了摇头,双腿却夹在了一起,本以为送完郑皓就回家,蒋月影并没有方便就开了车就出了门,却没想到要去距离城区有四十多分钟路程的玉清山,才上高速,蒋月影就有些憋不住了。

    “憋住,一定要憋住,可不能被郑皓笑话。”双腿越夹越紧,韩月影不停的提醒着自己,但越是这样,尿意就越明显,到了最后,膀胱处传来了一种几乎要炸裂了开来的感觉。

    “小心!”郑皓根本不知道蒋月影身上发生了什么,在看到法拉利竟然以一百二的时速,距离一辆大货车的屁股越来越近以后,忍不住惊声尖叫了一句。

    “吱!”

    蒋月影这才从那股尿意之中回过了神来,用尽全力踩下了刹车,法拉利发出了一阵刺耳刹车声,终于在要追尾大货车的那一瞬间,停了下来。

    “吓死我了。”蒋月影这才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脯,但接着却跟意识到了什么一样,直接捂着脸趴在了方向盘上:“天啊,我要死了!”

    “怎么了,你受伤了吗?”郑皓心中一沉。

    “没有,但比受伤还要难受。”蒋月影觉得自己真的没脸见人了,说着说着,眼圈又红了起来。

    “那你究竟是怎么了?”郑皓只能又追问了一句,因为关心,连车厢里弥散着的淡淡的尿味都没有在意。

    “我……我……”蒋月影抬起了头来,终于还是没好意思说,而是下意识的往向了自己的腿。

    郑皓的目光自然也跟着一路向下,当看到蒋月影的一步裙已经湿透了,再结合闻到的尿味,郑皓就算是再笨,也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蒋月影都多大的人了,竟然在车里尿了裤子!?

    想到这个,郑皓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还笑,你还笑,我让你笑,我让你笑。”蒋月影又羞又急,伸手来捶郑皓。

    别看蒋月影弱不禁风,但手上的力道却很大,尤其是一拳无意间捶到了刚刚被咬过的地方,郑皓不禁怪叫了一声,手猛的一推。

    顿时,两人都愣在了那里,几乎同时低下头来,不可思议的看着郑皓按在了蒋月影胸口的手。

    “我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虽然手指上传来的,是用笔墨无法形容的绵软,但郑皓却如同触一样将手缩了回来。

    想象中的狂风暴雨并没有到来,蒋月影只是狠狠的瞪了郑皓一眼:“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