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千魂帝君 > 第一卷 第十四章:丑媳妇变美人
    什么鬼什么情况?此时千魂心中万马奔腾,眼前这女子绝对是叫的自己夫君,他媳妇儿不是应该奇丑无比吗?这是咋回事?

    千魂发愣,又听她说道:“夫君,你怎么啦?”

    千魂差点笑出声,这女人绝对有问题,当下这可怜的样子叫着自己夫君,这模样真是人见人怜,而且他也想到了一种可能。

    恐怕少年的死没那么简单了,不知道是不是与她有关,若是与她有关,那么……

    想到此,千魂眼中寒光一闪而过。

    既然你要演戏我就陪你演,看看你要整出什么幺蛾子!也不打算现在拆穿她,打算当观棋之人同时也步入棋局玩一玩。

    记忆中他的丑媳妇可是没有修为的,短短时间千魂的脑中想法千思万转,而后目光对上了这个娇滴滴的妻子,轻轻抬起手抚上了她脸上的柔软,明显感觉到眼前之人娇躯一抖。

    千魂心中邪笑更进一步,脸同样满是思念之色,柔声说道;“我好想你……”

    一声柔情使眼前娇人芳心一颤,直接愣在原地,随后脸色瞬间大红,脚下一软差点软倒在地上去。

    千魂暗自得意心中思量,小妞跟我玩?虽然你很美,但若你打的是坏心思,那么我可能会玩死你……

    “行了你们小两口,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要恩爱回你们院子再恩爱!”千文志没好气的说道,不过那脸上的笑意,任谁都看得出来并非真训斥儿子。

    千文志接着说道:“云儿,去洗洗换身衣服准备吃饭,放心你喜欢吃的都给你安排上了,我已经安排人去绝味酒楼,取那几道你喜欢吃的招牌菜。”

    “行,那我先去换身衣服,”说着千魂又看向了姜柒染,“老汉姜小姐是我好友,她身体不是很好,你安排几个下人帮她。”

    “放心放心老汉我这边安排,你们去吧。”

    千魂对姜柒染点了点头,姜柒染也点头示意,不过她脸色很难看有些古怪,估计是她身体的原因,没有多想千魂告别一众长辈,带着自己媳妇儿走出了大厅。

    两夫妻刚走出了大厅的院子,前一步的千魂慢了下来两人并肩而行,感觉到她的看了过来,不过千魂没有扭头只是正视前方。

    手上却使出了小动作。

    突然她哆嗦了一下停了下来,满脸羞红的低下了头。

    “夫人你怎么啦?不舒服吗?”

    千魂不解的问着,又听她小声支支吾吾说道:“没…没事夫君,我们走吧!”

    就这样,她柔软如暖玉的小手,被千魂这只魔爪捏在手心,缓缓朝二人的院子走去。不多时,夫妻两人来到了二人住的小院子。

    千魂的脸皮无比厚实,依旧抓着她的手不放,小院清净无尘两侧的竹子长得老高,些许竹叶成小堆聚在一起,看来是在此住的人常有打扫。

    在千魂打量院子时,旁边的人终于忍不住发出了声。她像是在试探的问道:“夫君你还记得我们这院子吗?”

    千魂叹息一声:“记得,这院中竹子长高了不少,倒是显得有些冷清,苦了你了!”

    “夫君我不苦,如今你回来了就没事了,我还以为夫君此去就不会再回来了,我还以为,夫君你已经在他处另成新家,忘了这个家,也会忘了奴家。”

    “……”千魂无语,这个女人是真能装啊。

    她叫云梦,据说是千文志早年的挚友之女,因其家门惨遭不幸父母双亡,故此来投奔千家,至于为何嫁给他。

    凭千文志与其父一句酒后定下的娃娃亲,这个二十岁的绝美女子,心甘情愿嫁给了千家十五岁的傻儿子,同行的还有一个随嫁的婢女。

    不过此时千魂显然没有看到。

    抬手轻轻抚了抚她红润的眼眶,千魂一脸真切的说道:“你是我妻子,我怎么会忘了你呢,千云以前虽是傻子,但既然娶了云梦为妻,自然会与她白头偕老,媳妇不哭,哭了就不好看!”

    他这一手深情给眼前的人整的手足无措,愣神之时突然一惊,像是抓住了千魂话中的什么破绽,美目中闪着异样的光芒问道:“夫君,你觉得我好看对吗?”

    千魂依旧是一脸愧疚的样子,心中差点没笑死,果然和他猜想的一样,这女人之前估计是在少年身上施加了什么障眼法,让少年看她是奇丑无比。

    事实也真是如此,千魂记忆中她的样子,就是障眼法幻化出来的。

    自己不过给个小饵,她这便上钩了……

    好在当过主播的千魂,演戏的功底那是相当深厚,不要脸起来更是惊为天人,继续演戏对她说道:“夫人,为夫不会嫌弃你的,即使你再丑也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说起来以前我太傻连拜堂都当儿戏跑了,感觉很对不起你,改天选个黄道吉日还你一个完整的婚礼,我们去将这天地给拜了可好?”

    她脸上瞬间充血涨的通红,不知是羞的还是怒的!

    “夫君我去给你烧水洗澡......”低下头丢下一句话,挣脱了千魂的手匆忙往柴房走去,千魂见状连忙跟上将人拉住。

    “夫人,怎么能让你劳累呢,烧水这种粗活我来就好,去帮为夫准备几件衣物,”嬉皮笑脸的千魂,说着还将手中她的小手捏了捏,又将她给羞的脸色更加红的不成样子还哆嗦了一下,而不要脸的人装作不知道,嘿嘿一笑转身往柴房走去。

    进入柴房时神识往屋外一看。

    只见满脸羞愤的娇人绣腿一抖,小脚恶狠狠的跺在了地上,咬牙切齿气的浑身发抖。很快她离开了院子,想必是去准备衣物,忍俊不住的千魂摇了摇头哼起了歌谣,开始往灶台添柴准备烧水。

    会化火符着实方便,火符的火苗及其好用丢进灶台就燃起熊熊大火,花费了一些时间千魂终于烧好了一缸水,进房间关上房门,将自己扒个干净跳进了浴缸,“哦,好舒畅...…”

    去找衣物的云梦也回来了。

    刚走到门边,就听到里面千魂发出这不要脸的声音,又将门外的她羞的不行,碎了一口,“登徒子!”

    美人看着手中的衣物,不禁又皱起了绣眉,里面的人多半是在入浴,这如何是好?进去还是不进去?抬起欲敲门又将手缓缓放下。

    里面千魂的神识,将她在门外的举动看的一清二楚,见她咬着嘴唇,将抬起准备敲门的玉手一次又一次的放下,不禁有些好笑。

    好歹也是渡劫期修士,至于怕成这样?

    “咳咳!”千魂故作姿态的咳了一下。

    门外的人吓了一跳,也拿定了主意,敲了敲门问道:“夫君,你可在里面?这衣物给你放在门外了。”

    千魂脸黑,这放在门外是何意思,自让己光腚去拿?

    这个房间是二人的新房,看了看一边柜子里挂着的女装,邪魅一笑说道:“好的夫人,你放门口就好,等我拿你柜子里的衣物遮掩一下身体便过来取!”

    说着千魂站起了身。

    正当大半部分光溜溜的暴露在空气中,砰的一声房门被推开,听到他要拿自己衣物遮羞,吓的门外的人直接脑子一白推门冲了进来。

    “啊!”一声尖叫响起。

    推门而入的她,正好看到了千魂一条腿岔出浴缸的一幕。这声将千魂也吓的半死,慌忙反身钻进了浴缸。

    天见可怜,他不过是想去拿一边凳子上的浴巾而已,谁知这女人突然就冲了进来,玩不起啊她这是……

    平复了一口气淡定的说道:“夫人你吓我一跳,既然你进来了,就帮我把浴巾拿过来吧,我出去弄的满地都是水!”

    背对千魂的她没有接话,不过千魂看到了她在发抖。

    “夫人?”又叫了一声她又哆嗦了一下。

    她这才缓缓转身,低着头往放着浴巾的凳子走去,看着走路都颤颤巍巍的人,千魂无比新奇,吓坏了她这是?

    磨蹭良久她才将拿来的衣物放在凳子上,又拿起凳子上的浴巾向浴缸走来,千魂这才看清她此时的样子,脸红的快要滴出血一般,紧紧的咬着嘴唇。

    只是千魂没看到的是她眼中还有丝丝雾气。

    “夫君,你的浴巾。”到了浴缸边上她的头更加往下低,微微偏着不敢看浴缸里的人,玉手哆嗦着,将浴巾递向了浴缸中的千魂。

    她这娇羞的模样看的千魂不禁呆住了。

    伸手去接却没有拿过浴巾,而将手停在了半空,见人久久不接过浴巾,她悄悄抬头望来,两人四目相对都愣住了。

    千魂蠕动了一下喉咙,鬼使神差的说道:“夫人,要不你给我搓搓背?”

    惊醒的她一哆嗦脚下一软,开始往地上软倒去,千魂眼疾手快下意识催动魂力,将一边的那凳子用魂力一带,凳子直接滑了过来,凳子上原本放的衣物散落一地。

    而她被千魂一只手抓着稳稳的坐在了凳子上。

    “夫人你没事吧?”

    “我…我……我没事,我去看看蓝衣回来了没有。”口齿不清的说了句,连忙挣脱了被千魂抓着的手仓皇而逃,跌跌撞撞的往外跑。

    看着落荒而逃的人跑出门外,良久已经不见她身影千魂才回过神来,不禁对空一叹,“看来自己有点莽撞了,她虽然怀有目的,也不见得就是坏心,还别说这娇羞的样子挺可爱的,以后得把握些分寸了。”

    云梦则直接快步走出了千家。

    一路到了城东的那小河边才停下,站在柳树旁双手抱胸捂着胸口,面红耳赤小口不停的呼着粗气,也不动就这样静静的一站就是不知时。

    远处桥上偶尔有路过的人,都朝河边树下的人看去,她的青丝和白裙随风飞舞,天人一体宛如一幅天然的绝美画卷。

    这些人也都知道这是千家少奶奶,看了之后也都摇头叹息的离去,不知是叹息她的美而不可得,还是叹息如此美却嫁了傻子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