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与暗同行 > 第二十四章:星耀学宫的宫长
    清秋是一位孤独而落寞的画家,喝醉了酒,打翻了混着金粉的淡黄色颜料,一泻满地,绵亘数十里。

    坐落于山上的星耀学宫,每至秋季,新生们便会自然而然的获得一项光荣的任务——劳动。

    虽刚入秋不久,但是树梢的叶根已悄然松动,秋风轻拂,落叶纷飞。

    “宫长,那范之冲留在我们星耀学宫当真没有问题吗?”坐落在山峰最高处的楼阁中,韩书生面带忧色询问道。

    周唤风背过双手,站在阁楼阳台处,从他这位置能够看清楚学宫的任意一处位置,也是观景的绝佳所在。

    “嗯,你说的对。”周唤风转过身坐在书桌前,拿起笔在纸上写着,半会将纸张折好装进信封交给韩书生,“派个人去启天城一趟,将书信交给秦泰,毕竟这范之冲是冲着他儿子来的。”

    “对了,顺便叫秦越那小子上来一趟。”周唤风又补充说道。

    韩书生点头示意明白。

    与其他落叶呈金黄色不同,秦越周身的落叶是深红色的。

    用来清扫落叶的扫帚被放置一旁,秦越盘坐在这颗枫树之下,手按在膝盖上,双目紧闭,这可不是他偷懒,他要抓住一切能够抓住的时间,他需要尽快将玄星星域的灵星聚成。

    为了留有点精力清扫落叶,秦越控制着精神力的状态,刚才差不多了,心神便退出了星域,刚起身拿起扫帚,便被顾全找到,“秦越,宫长叫你去找他一趟。”

    于是,秦越也不管真假,直接把扫帚甩给了顾全,“好的,我负责的区域就麻烦你帮忙扫一下了。”

    “卧槽?你大爷的,我星核都还没融合,你还要压榨我的时间,还是不是人啊。”顾全吐槽道。

    秦越背对着顾全摆了摆手,“这种事情不能急,你急也没用。”

    沿着青石板道,秦越来到了周唤风的住所兼办公室处,在门外秦越便看到了周唤风,轻扣门板,“宫长,你找我?”

    “进来说吧。”周唤风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示意秦越落座。

    这不禁让秦越有些疑惑,这宫长怎么感觉好像认识我?

    “不用这么拘束,你父亲以前是我的学生,说起来你还得叫我一声周伯。”周唤风看着秦越坐的板正板正的,开口说道。

    秦越有些惊讶,“我父亲以前也是星耀学宫的学生?”

    “呵呵~看来秦泰没和你说过,不过也是,那小子也不是那种喜欢回忆往事的人。”周唤风轻笑说道,“不仅秦泰是星耀学宫出身的,就连你母亲当初也是我星耀学宫的学生。”

    秦越点了点头,“嗯,确实,母亲和我说过,她和父亲就是在学宫里认识的。”

    “呵呵~冯婉那丫头,当初脾气可火爆了,天赋也绝佳,也就你父亲能略胜她一筹。”周唤风陷入了回忆,“也不知道那丫头现在当了母亲后脾气有没有收敛点,唉~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他们两个家伙也不知道回来看看我这老头子。”

    秦越心有余悸的说道,“宫长,我母亲是对我极好,不过嘛,在我家里,可是我母亲略胜我父亲可不是一筹。”

    “哈哈~”周唤风一下就听明白了秦越的话,不禁大笑起来,“吗,没想到秦泰那家伙还是个妻管严啊,哈哈哈哈。”

    这下秦越可不敢回话了,他可没有这种意思,这都是周唤风自己脑补出来的。

    一阵闲聊过后,周唤风也开始直入正题,“你大哥秦岳那小子怎么样了?真不知道秦泰两口子怎么想的,两儿子名字居然取谐音,这叫起来不拗口嘛。”

    秦越摇了摇头,面露悲情,“大哥为了保护我,已经...”

    周唤风紧张的绷直了身子,“已经怎么了?”

    “已经...战死了,死在了暗界的手中!”秦越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是我害了大哥,暗界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在我小时候就一直盯着我不放。”

    “在启天城的时候,每次都会派出高手将父亲母亲拖住,就算是付出性命也在所不惜。”说到这里,秦越自嘲的笑了两声,“为了我,暗界已经付出了八名能在父亲母亲手下撑过一小时的高手了,而大哥也死在了暗界的手中。”

    周唤风面色凝重,“范之冲有没有和你说过为什么盯着你。”

    秦越摇头,“我不知道,范之冲每次将我打晕,然后不知道在我身上做了什么就将我放了,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的星域被强制打开过,不过现在被父亲给封印起来了。”

    周唤风喃喃自语,说的什么秦越没有听清楚。

    “嗯,我知道了,身怀暗属性的你,千万不要去研习恶灵术,你应该也知道,暗属性是最容易被恶灵术给污染的属性,到时候就算你什么都不做,也会被世人视为脏鼠,天下之大,只有暗界是你的容身处了。”周唤风叮嘱道。

    秦越自然时明白这个道理,暗界是他最大的仇人,无论是大哥、自己、还是他们...消灭暗界是秦越这一生的目标。

    “回去好好修炼,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暗界必然在未来不久会有一次大行动,说不定天下又要因此大乱,乱世之中唯有自身强大才是真理。”

    “学生明白。”秦越说道。

    送走秦越,周唤风也离开了阁楼,前往星耀学宫中最阴暗的地方——缚灵之牢。

    缚灵之牢,是由特殊材料打造而成,进入到牢中的人,与星域的感知会被切断,无法使用星灵术。

    只有身上佩戴能够抵御这种效果的灵物才能够不受束缚。

    通道的两侧山壁镶嵌着能够发光的时候,为漆黑的空间提供一丝光明。

    顶壁上时不时有水滴掉落,在小水潭中发出叮咚叮咚的脆响。

    范之冲手脚被铁链锁住禁锢,依靠在墙壁上,听到有脚步声进来,不屑的笑了两声,“呵呵~你们星耀学宫的人怎么就这么固执,我早就说了,你们休想从我口中知道半点消息,让你们用刑你们又不用,说不定用刑了我就说了呢。”

    周唤风缓步走到他面前,隔着栏杆打量范之冲,“过去的几年里,为了秦越,你们暗界付出了八名至少是盛炽阶的高手,为什么这次在我星耀学宫脚下,却只派你这么个大明阶,难不成你们觉得我星耀学宫的威慑还不如一个秦泰?”

    范之冲没有回话,就冷眼的看着周唤风,嘴里不停的发出嗤笑。

    周唤风继续说道,“秦越的星域被强制打开,这确实是你们暗界的手法,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前面八名盛炽阶的高手,其实原本也只是大明阶,只不过利用这种手法强行打开盛炽星域,从而来对抗、拖延秦泰,为的就是在秦越的身上做手脚。”

    范之冲瞳孔微缩,面露震惊,虽然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是有岂能逃过周唤风毒辣的老眼?

    见范之冲如此神色,周唤风心中便有了头绪,继续说道,“根据秦越所说,过去数年的行动,你都有参与,并且每次都是由你实施对秦越的行动,那就说明你的身份是高于那八个人的,强行开启星域会有什么后果你们暗界也是清楚,虽然代价很大,但是不至于身死,而你宁愿被抓,也不愿意动用秘书强行开启星域前行逃离,说明你对自己的身份有很大的自信,自信到认为暗界会为了你而对抗我星耀学宫。”

    “至于你们为什么要对付秦越...”周唤风抚了抚胡子,“很大的可能性就是你们在秦越小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他必然是暗属性的体质。每个人的体质基本都是遗传父母,秦泰...冯婉...”

    思索着思索着,周唤风似乎发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也没再说下去。

    而范之冲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神情了,大声的质问道,“你到底是谁!”

    周唤风被这声大喝惊醒,“星耀学宫,周唤风。”

    说完周唤风也不管范之冲如何如何,走出了缚灵之牢。

    “周唤风...周唤风....”范之冲轻声重复,震惊的看着周唤风的背影,“星耀学宫当代宫长...”

    “不过,你错了...”范之冲低着头,阴恻恻的笑了起来。

    缚灵之牢洞口,周唤风眺望远方,“原本想着试探出什么消息,没想到啊~终究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立于苍穹之下,地处神锋之巅,夕阳犹如靠之脑后,天边泛着红霞,山下的镇子炊烟渺渺。

    “不是周姐,你为什么要跟着我来,又不是去天启城玩,只是跑个腿而已。”韩书生无奈的看着身边的周芙鹿。

    他奉命下山的时候,周芙鹿碰巧出现,得知他要去天启城也不向宫长说一声,就自顾自的跟了过来。

    周芙鹿脸上欣喜的神情顺便一个人都能够看出来,“天天待在学宫里,我都要无聊死了,我又没课,学宫中这么多人,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不打紧,反正宫长又不会说我。”

    “再说了,过几天学生才回学宫,这几天我们就在启天城好好玩玩,到时候在赶回来就好啦。听说启天城的美食可好吃了,我一定要吃到肚子都装不下!”周芙鹿拍了拍自己的肚子,一脸馋意。

    “唉~”韩书生叹了口气,扶着额说道,“星耀酒楼尽收天下菜系,启天城有的星耀酒楼基本都能给你做出来,不是一样的嘛。”

    “谁说的!当地的美食肯定要在当地吃味道才对好嘛!”周芙鹿不服气的看着韩书生,愤愤的说道,“呆子。”

    然后傲娇的头扭向一边,她不想理韩书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