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悬疑 > 天鸳之墓 > 第九章 水中不干净的东西
    第九章水中不干净的东西

    阎王四人从侧边山林穿过,很快就来到悬崖顶,瀑布就是从这儿流下去的。此时河南正值雨季,看着这崖顶这条河流,大概七八米那么宽,深不知几许。于是几人就顺着河流往上走,走了一段平路,地势渐渐拔高,河流也从一开始的七八米宽,变成四五米宽。

    当阎王再次将手放入河水中时,水温竟显得有点冰凉,大家在潭水中洗澡时,水温还比较正常。阎王将这一情况告诉了大家,大家讨论了过后,也不知道为什么水温会变低。直到大家继续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后,看见这河流竟是从山腰处流了出来,怪不得这白天耀阳高照,这河流却越往前走水温越低。

    原来是从地下流出的暗河,看着这洞口,大家不用说都知道,这个暗河必然和古墓有连接的地方,不然那些名器不会被水流冲刷出来,此时众人只希望这个古墓不要被破坏的太严重。

    想来应该是地质变化,使得古墓产生裂缝,又正值雨季,地下暗河水暴涨,从裂缝浸入古墓,将一些地下之物冲了出来。让古墓刀疤率先下水,这河流水刚好淹到刀疤胸口。

    试水完成后,刀疤二人先上了岸,检查了各自的物品,桃木剑给了鹰眼,匕首倒是每人都带着,将香炉以及火折子这些不能被水浸湿的物品,统一放到塑料容器中密封,四人再带上一些野果与自己这段时间特质的野兽肉干,整理完毕后,阎王将老式矿灯戴在头上后,阎王带头,刀疤殿后,四人就进了这形似猛兽巨口的洞口。矿灯大家只有三个,就第一个领头的人戴着,后面几人跟着就行了,如果每人都戴着矿灯,那必然太过奢侈,并且条件也不允许。

    虽然河流水有点凉,但对于四人来说,倒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这水只是温度稍微低了点,又不是冰水,况且四人都是练家子。

    进去后,借着矿灯稍显暗淡的灯光,发现山洞四周全是青苔,至于前面,则好像是通往地狱的入口一般,看不到尽头。越往内,就感觉越压抑,本来大家还有说有笑,但到后面,就连最活跃的鬼手都没说话了。

    一路向前,其实四人都没什么时间的概念了,都不知道进来有多久时间。按照四人的推算,这个暗河必定有地方与墓室是相连的,只希望这个相连的地方与四人的距离不会太远。毕竟在河里面前行,与在平地上那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对于体力的消耗,那更是差距极大。

    四人在前行的过程中,时不时在暗河底找到一些破碎的名器,但因为破碎程度太严重了,基本上没有什么价值,但这些名器的出现极大的鼓舞了大家,让四人更加确定自己之前的猜测应该是对的。

    走着走着前方突然出现岔道,一条地势渐高,只有很小的水流下来,可以看做是陆路。另外一条则是矿灯照过去,波光粼粼,那必然和自己几人之前走的一样是水路了。四人讨论了一会儿,也不知道该往那条路前进。刀疤提议大家两两分组,各自走一条,这样就不会错过找到古墓的机会。

    鬼手则反驳刀疤的说法,认为分开的话,再遇见之前旱魃与女鬼的情况,就不好解决。说来说去,两人谁都不说服不了谁。

    阎王在两人争吵时,已经来到陆路,借着矿灯的灯光,查看着这个山洞的情况,因为青苔很多,所以显得路面很滑,阎王猫着腰往前走了十几米,期间还差点摔了一跤。但在这个山洞,阎王硬是没能发现任何破损的名器,往回和大家汇合后,阎王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大家。一合计,众人觉得应该是有水的这个山洞和墓室有相连的地方。

    “听到没,都说了大家一起走,你还那么倔,不听你鬼手爷爷的,硬要分开走,这下你一个人走那个山洞吧”

    鬼手说完后,刀疤压根就没理鬼手,只是跟上了已经来到有水的山洞的阎王两人。鬼手见刀疤压根就没有理自己,也是赶忙去追上三人。

    “刀疤,不是说好了,你垫底的吗,你怎么走到老子前面去了”鬼手拉了刀疤一下,绕到了刀疤前面。

    “那你丫的,继续给老子逼逼啊,你这么厉害,要不你殿后吧。”

    刀疤拍了拍鬼手,想将鬼手拉到自己后面,鬼手就连忙认错,一口一个刀疤大爷,刀疤才放开鬼手。顺着幽暗的山洞,四人又继续往水道前行,不知道是因为山洞越发狭窄的原因,众人都感觉头顶上好像有东西一样。

    但当四人抬头后,却啥也没见着,都以为自己有点神经过于紧绷,自己吓自己罢了。虽说没出现什么事情,但气氛却不如一开始那么欢快,几人的神色都显得有点沉重。走着走着,阎王和鬼眼并排,刀疤和鬼手也是并排着往前,因为这样让四人感觉更加安全。

    “鬼手,你他娘的什么意思,你再在后面摸老子屁股,老子干你了哈。”

    只见刀疤朝左转身向鬼手大喊着,粗犷的声音在山洞中来回传播,形成不少回音,到最后竟然有点渗人。鬼手也是吓了一大跳,差点就一巴掌扇在刀疤脸上。

    “你TM是发什么疯,你吓老子干哈,老子什么时候摸你屁股了,老子才没这么恶心,你TM怕是想女人想疯了,像个疯狗一样,叫你娘啊。”

    听到鬼手这么说,刀疤当即就提起鬼手衣领,作势抡起拳头就要干鬼手。

    “刀疤,放开鬼手,我们是来盗墓的,是靠这个回去养老家几张嘴的,不是来打架的,你克制一点。”阎王听到两人争吵后,也是急忙转过身,就看见刀疤正抡起拳头,准备干鬼手。听阎王这么说,刀疤吸了口气后,还是把提起鬼手衣领的手给放下了。但看刀疤的神情,可以看出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鬼手,现在大家进来这么久了,还没找到古墓,大家心情都不好,而且这环境本来就很压抑,你别整这些花里胡哨的,再有下次,我可不拦着了。”阎王其实心里面也有点反感鬼手这次的行为,但还是要避免队伍出现打架这种情况。

    “阎王,我真的没摸他屁股,我又不是闲得慌,而且我在他左边,我摸他屁股,我肯定要侧身啊,但我刚刚和刀疤一直并排走的,我敢发誓,这次真的不是我。”只见鬼手摸着自己的胸口对阎王说,看它的神情,倒真的不像说假话。

    阎王见鬼手信誓旦旦的样子,不免有点迷糊,按理说刀疤这人没这么无聊,应该不会有的放矢,胡乱说话的。但鬼手刚刚的神情也不像是欺骗大家,所以这就让阎王有点迷糊了,阎王看了看水面,陷入了沉思。

    见阎王不说话,鹰眼拨了拨水面,河水其实在矿灯的照耀下,其实并不浑浊,只是因为没什么光线,才看不清水底。他看着两人,用尖锐的眼光盯着两人的眼睛,希望从两人的回答中,能看出些什么。

    “你们两个确定都没有说谎吗,我只想说,到这个时候了,轻重缓急我相信大家都分的清楚,所以这件事,我希望你们两个都不要说谎。”鬼眼用他那沙哑的声音询问着,此时的阎王也看着两人。

    刀疤盯着鬼手,鬼手也不甘示弱的盯着刀疤,两人都希望从对方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阎王,鹰眼,虽然我平时大大咧咧,爱说荤话啥的,但现在这种情况,我绝对不会欺骗大家的,认识这么久了,我的为人,你们还不相信吗。”鬼手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有点哭腔了,他也明白这个时候一定要说清楚。

    刀疤倒没说什么,只是向三人点了点头。其实刀疤的性格三人都知道,他这人其实平时话不多,有点喜欢喝自己家酿的土酒,人还是有点憨厚,但从来不会没事找事。

    “刀疤,你说有人摸你屁股,是不是你搞错了,会不会是水波流动,让你感觉是有人摸你屁股?你确定摸你屁股的是手,而不是其他东西,不要到最后,乌龙一场,这就尴尬了。”鹰眼来到刀疤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在其耳边说,说完后,还笑了笑,大家也就都笑了起来,气氛确实要轻松的多了。

    “鹰眼,当时主要是那东西摸我屁股的时候,还捏了一下,那个百分百是一只手,这个我敢确定,所以我才那么气氛,我以为是鬼手干的,当时心情不好,气氛又那么压抑,所以我才忍不住的。”

    鹰眼点了点头,他相信刀疤说的话,也相信鬼手没说谎。既然如此,那问题到底出在哪儿了呢。四人再一次沉默了,都在思索刚刚这件事自己是不是还漏了点什么,忽然四人齐刷刷看了看彼此,又都看向了水面,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一丝惊骇。

    四人快速靠近,靠在了一起,每个人观察着一个方向,本来打算等矿灯没电,再用另外一个,但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鹰眼急忙从包里的密封塑料袋内拿出另外两个矿灯,给了刀疤鬼手二人。两人将矿灯戴在头上,连忙打开矿灯,照耀着水面,大家都明白,估计这水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

    “大家是继续前行还是退出,反正之前谭底摸到的东西已经不虚此行了,是选择退出还是继续前进,就看大家怎么说。毕竟水里这东西是啥我们都不知道,我阎王不愿意拿着兄弟伙的性命做赌注。”

    阎王警惕的看着水面,询问着其他三人。突然鬼手指着大家进来时的方向,大喊道,这水下面黑影是啥东西。阎王,刀疤二人急忙将目光看向鬼手所指方向,借着矿灯的灯光,只见水下面的黑影迅速朝四人袭来,当时四人就慌了,朝着几人前进的方向快速奔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