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的探墓人生 > 第18章 前辈
    众人都吓得不轻,当下的情形,非常糟糕。

    大家的内心,被恐惧充斥着,真不知道,继续往前,活下去的机会有多大。

    但是,后退也无路可走,毕竟出口都消失了。

    不知道何时开始,原本是来探险的众人,内心逐渐的转变成活下去。

    尤其是看着眼前这个被贯穿身子的雇佣兵,那死得有些惨了。

    大家的心里,似乎也开始变得绝望了。

    秦深走过来,查看了一眼,接着看着眼前的地面,然后就说道:“这里,曾经也死了很多人,只是这些人,都消失了,或许都被尸蹩吃了。”

    “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难道,要死在这里了。”丹尼斯突然走过来,整个人有些失控。

    失控的丹尼斯,拖着已经疲惫的身子,往前走去。

    凯尔立马喊道:“丹尼斯,你要做什么,停下来,前面很危险。”

    只是,丹尼斯已经听不进去,他看起来心如死灰,彻底绝望。

    七叔只是摇了摇头,他没阻止,也没让人去阻止。

    这一行,有时候,不需要同情心,不然,只会连累大家。

    只是,这家伙一旦往前走,会不会带来危险,这一点,七叔很担心。

    “凯尔,把人拉回来。”

    “这个时候,不能出错,一旦出错,大家都活不了。”

    七叔想了想,还是开口说道。

    “七叔,他想死,就让他死好了。”

    秦深冷冷的说道:“就算他这次不死,恐怕也走不了多远了,更何况,这样下去,只会连累大家。”

    “你说什么,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难道,你们华夏人,都是这样的吗?”

    凯尔让几人过去,将丹尼斯拉回来,自己则是冲到秦深的面前。

    秦深不是没有同情心,也不想去拯救一个人,但是他非常清楚,这个地方,和普通的古墓,完全不一样。

    想要活下去,谈何容易;有时候的心软,所认为对别人的好,其实都是在害人害己。

    “放开!”

    秦深冷冷说道。

    “不放,你能如何?”

    凯尔根本不把秦深放在眼里。

    秦深二话不说,直接一脚踹过去,直接将凯尔击飞落地。

    凯尔艰难的坐立起来,双眸瞪大,没想到,秦深竟然出手这般重。

    凯尔的那十几个雇佣兵,瞬间端起枪,对准秦深。

    “住手,好了,那些虫子都来了,你们还在这里闹,都不想活了吗?”

    七叔开口说道。

    秦深没说话,他直接就往前走去,或许,他就不需要团队,有的事情,只需要自己一个人就足够。

    这些人,只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既然如此,那就不用管他们,于是就往前走去。

    “哼,这家伙,太嚣张了。”

    凯尔说道:“迟早,我得弄死他。”

    七叔闻言,当即就说道:“凯尔,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有,你觉得,你有这个本事杀他吗?”

    “连生化人在他面前,都不过是蝼蚁,就凭你?我劝你,最好不要招惹那家伙,不好惹。”

    七叔能感觉得到,秦深不是一个简单的人,这家伙很冷漠,对人,似乎也没有多少感情。

    尤其是现在,性情冷漠,让人有些畏惧。

    原浅往前望去,当见到秦深独自一人走的时候,她突然感觉,那是一个孤寂的身影,没人知道,秦深经历了什么,或许也没人,该去说他什么。

    “七叔,你说,他到底是什么人?”原浅嘀咕道:“本来我以为,这家伙没什么本事,可是面对生化人,没有半点畏惧,而且还很厉害。”

    “对呀,你们难道没发现,他说有危险,一定会有危险,太厉害了。”沈尘埃说道:“只是,他有点冷漠,看起来挺可怜的。”

    七叔皱起眉头,点点头:“这家伙,我似乎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但记不起来了。”

    七叔不能确定,因为他觉得不可能。

    在原浅爷爷的手里,有一本很特殊的笔记,那像是原家一直流传下来的,在这本笔记里,有一个画像,和秦深长得很像,也是就和现在一样。

    “不对,那道身影,那道背影,太熟悉了。”

    七叔皱起眉头,立马就好像想起了什么。

    “这,不可能吧,普天之下,竟有如此神奇的事?不可能,这不可能!”

    七叔不停的说道。

    胡六这时候走过来。

    “七哥,你是不是觉得,这小子,你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胡六笑道:“这么和你说吧,那不是一个简单的家伙,而是一个特别神秘的存在。”

    “老胡,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这三年,你果真都在棺材内?我怎么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七叔越来越好奇秦深的身份。

    这位少年,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嘿嘿,算是知道那么一点点吧,不过,我是不会说的,天机不可泄露。”胡六说完,立马就离开,带着胡尤,跟在秦深背后。

    胡尤好奇,问道:“爷爷,那家伙,是谁?”

    “不得无礼,那可是前辈,一个非常厉害的前辈,你啊,以后不能没大没小的,你知道吗?”胡六严肃的说道。

    胡尤皱起眉头,完全就不知道,爷爷到底是怎么回事。

    “爷爷,他,他看起来,比我还小,叫他前辈,不是吧?你们认识?可是,你不是在棺里待了三年吗?而且,他也不认识你啊。”

    胡尤不能理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他完全听不懂。

    “你真以为,活人能在棺中,待上三年吗?”胡六冷冷说道:“这件事,你也别问了,以后,你会知道的。”

    说完,胡六就往前快步走去。

    赶上秦深。

    “前辈,等等我。”

    胡六喊道。

    秦深停下来,看着胡六,问道:“你叫我前辈?你这年纪,都能当我爷爷了。”

    “前辈,你这样说,那可就不对了啊,真要论年纪,你不知大了我多少岁,不过,你放心,有的事情,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绝对不会的。”胡六说道。

    秦深皱起眉头,看着胡六。

    “你似乎知道我的事?”秦深变得警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