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乱秦之赵括重生 > 第九章 殊途同归 九十九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相国大人!”只听韩信骤然一声断喝,李斯尚未做出反应,眼前已是寒光闪过。李斯但觉右手一阵剧痛,长剑竟被韩信震落在了地上。

    李斯捂着略微发肿的手腕,怒喝道:“韩信!陛下尸骨未寒,汝意欲附逆乎?”

    韩信反手将佩剑收回鞘中,朝着李斯深深一躬道:“韩信无意冒犯,请相国大人恕罪!今赵氏王族人丁凋零,可继大统者惟平原君赵平一人耳。然赵平昏聩无知,即便为帝,又焉能长久?若将万里锦绣江山交予此碌碌辈手中,纵我等答应,大赵百万将士岂能答应?天下千万百姓岂能答应?”

    “韩信!汝在胁迫老夫乎?”面对如此危局,李斯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韩信岂敢威胁相国?陛下遗诏除我等外又有谁知?当此时,何人为帝,只在相国一语之间,敢问相国,是欲做亡国丞相,亦或开国功勋乎?”韩信的语气咄咄逼人。

    “何意?”李斯明知故问道。

    “刘公厚道待人,赏罚分明,相国若拥刘公为帝,他日论功行赏,相国定是一方诸侯!然一旦强立赵平,天下难服,臣恐不出半年,举国便将揭竿而起,入长安,诛昏君,相国亦当玉石俱焚,祸及子孙也!此间种种,相国何以处焉?”张良一眼就看出了李斯内心的动摇,他当即趁热打铁,与韩信一同劝说道。

    李斯抬起头,迟疑地望向了伫立于一旁闭目不语的刘邦,“此言当真?”

    “刘邦自当尊相国为太师,晋封楚王,世世称孤!若有虚言,天诛地灭!”刘邦微微睁开眼,抬手对天起誓道。

    “嗟乎!李斯出身闾巷布衣,幸得陛下破格擢拔,方能总领朝政,今人臣已到极致,斯此生夫复何求哉?陛下!非臣乱命,实乃形势所迫,不得已为之也……”李斯终于还是选择了妥协,他转身扑倒在赵嘉皇帝的遗体前,一时竟是哽咽难语。过了许久,李斯这才艰难地站起身,神情恍惚道,“请刘公言明,意欲老夫如何?”

    “改定遗诏,秘不发丧,拥刘公为帝!”没等刘邦开口,张良已然抢先说了出来。

    “此举无异改朝换代也。”李斯呢喃自语地走到烛台边,颤抖着手从衣袖中摸出了那份赵嘉皇帝留给他的遗诏,瞬间腾起的火苗很快就将遗诏烧成了灰烬。李斯知道,从这一刻起,他就注定要与刘邦拴在一块了。

    “相国大义,诚万世之功也!只是……”张良话说一半突然打住了。

    李斯心烦意乱,顾不得细想便询问道:“只是如何?”

    张良就等着李斯开口,他于是继续说道:“朝政大局,今已皆在我等掌控之中,然却有一人,如若不除,他日必成新朝大患也!”

    “何人?”李斯追问了一句。

    张良双手交叉垂放于身前,慢慢地吐出了两个字:“赵括!”

    “赵……赵括?”李斯惊愕得张口结舌,“马服君已是风烛残年,且又离朝多年,何忧之有?子房怕是多虑了。”

    “传闻相国与马服君交情甚笃,此言不虚也!”张良微微一笑道,“并非下官多虑,赵括统兵数十载,军中威望甚重!但其振臂高呼,难保会有不明真相者受其蛊惑,群起而乱之!为防范于未然,赵括不得不死!烦劳相国效仿先帝笔迹,草书拟诏吧。”

    “此等大事,子房何不亲为,独独推于老夫?”李斯忿忿道。

    “天下何人不知,相国乃当今书圣,此事非相国莫属,请相国再勿推辞!”张良脸上虽是一副谦恭的神情,可语气却是不容置疑。

    “这……”李斯很清楚,当初要没有赵括,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有今日之位的。几十年来,他与赵括相交甚厚,虽偶尔也有些政道上的分歧,但那也都只是就事论事,并没有丝毫影响到两人间的交情。更何况赵括有恩于自己,自己现在却要陷其于死地,这笔又如何能够轻易落得下去?

    “怎么?相国不肯?”见李斯迟迟没有表态,韩信的眼中陡然露出了一股杀气。

    “且……且容老夫三思……”说罢,李斯跌跌撞撞地直往寝宫外走去,韩信刚想上前阻拦,却被刘邦伸手制止了。因为刘邦知道,这道诏书,李斯是一定会写的。

    大笔艰难地落在泛黄的羊皮纸上,同时也重重地落在了李斯的心头。当诏书最后一个字草草落下时,李斯终于如释重负地瘫倒在了桌案上……

    自从那日皇帝走后,赵括心中就总有些隐隐的不安,恰在此时,司马尚突然来到即墨。

    “司马尚,汝不在邯郸掌军,来此作甚?”灭秦以后司马尚就被皇帝任命为了邯郸将军,负责三晋之地的所有军事防务。

    “上将军,陛下他……”话未说完,司马尚竟是失声痛哭了起来。

    “陛下如何了?”赵括的心猛地一沉,他连忙拉住司马尚,急切地追问道。

    “陛下驾崩了!韩信与……与李斯合谋……欲拥刘邦为帝!”司马尚顾不得拭去脸上的泪水,一脸焦急地说道,“刘邦畏惧上将军之威,已……已派兵前来……”

    “陛下崩……崩了?”赵括摇晃着身子险些就要栽倒,“不可能!万万不可能!数月前陛下还……”一行清泪控制不住地涌出了赵括那双浑浊的老眼。

    “那日护军都尉樊哙带兵符赶到邯郸,欲调铁骑五百,末将问其用意,然樊哙言语间却多有搪塞。末将心存疑惑,急派斥候往沙丘行宫探听消息,方才得知,陛下车驾已于清晨悄然起行,绕过邯郸直奔长安而去!”司马尚顿了顿嗓子继续说道,“陛下巡视邯郸之事,已诏告天下,岂能轻易更改?末将觉此中蹊跷,于是设下酒宴招待樊哙,席间将其灌醉,这才套出实情!陛下驾崩,李斯与韩信、张良合谋篡诏……”

    “不说了。”赵括长叹一声,背靠着桌案慢慢坐了下来。

    “上将军!末将统领三晋,手握雄兵二十余万,皆是百战精锐!只须上将军一言,末将势必赴汤蹈火,靖国理乱,拥立公子平登基!樊哙将至,请上将军速做决断,毋再迟疑!”司马尚单膝跪地,虎声拱手进言道。

    “司马将军所言甚是,公子不必迟疑,起兵吧!”姬雪从门外走了进来。

    赵括思忖了片刻,苦笑着摆了摆手:“罢了!遗诏既毁,何以为据?此时起兵,天下人将怎生看待我赵括?今天下初定,战乱方止,括实不愿再起刀兵,荼毒百姓也!”

    “刘邦篡赵,人人得而诛之!莫非上将军欲坐视大赵覆亡乎?”司马尚骤然提高了嗓音。

    “老夫心意已决,汝等不必再劝。”赵括微微闭上了双眼。

    对于赵括的脾气,姬雪是最了解的,她摇头轻叹了一口气,低声又劝了一句:“公子!既不愿起兵,亦不当再在此停留了!”

    “是!是是!还请上将军随夫人速速离开!再不走为时晚矣!”见说服不了赵括,司马尚只得退而求其次了,但不想赵括还是毅然决然地摇了摇头。

    “围住草庐!断不可走脱了赵括!”就在此时,草庐外忽然传来了一阵纷乱的马蹄声。

    “夫人!快护住上将军先走!末将在此抵挡!”尚在说话间,樊哙已带着数百名手执长剑的甲士涌进了小院中。

    “司马大人?”骤然在此见到司马尚,樊哙颇感吃惊,“末将奉命行事!请大人莫要阻拦!”司马尚并未理会樊哙,如疯子一般不要命地冲了过来,众将士顾忌司马尚身份,皆不敢痛下杀手,眨眼间就有十余人被司马尚砍翻在地。

    樊哙终于恼羞成怒了:“旦有阻挠者,杀无赦!”

    众甲士得到命令,一齐蜂拥而上,司马尚顿时陷入了苦战。可奇怪的是,双方激战了整整有近半个时辰,赵括却始终一动不动地闭目坐在屋中,丝毫没有突围的意思。

    见此情景,司马尚忍不住拼劲全身气力高声嘶喊道:“上将军速走……”没等司马尚喊上第二遍,数柄锋利的长剑已然贯穿了他的前胸后背,“上将军……”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司马尚带着一脸的不解,颓然倒下了。

    樊哙带着十余名甲士踏过司马尚的尸体,汹汹冲进草庐,将赵括与姬雪二人团团围在了中间:“赵括接旨!”樊哙手捧诏书,厉声喝道。

    “老夫有耳,念吧!”赵括连眼皮也没抬一下。

    “还是马服君自个看吧。”赵括的冷漠让樊哙顿时没有了宣诏的心情。

    “不必,取剑来!”赵括从容不迫地伸出了右手。

    樊哙被瞬间镇住了,他颤抖着双手捧上长剑,然后肃然拜倒在地:“马服君走好!”见樊哙带了头,周围甲士也跟着齐刷刷地跪了下来。

    赵括接过长剑,起身缓步走出草庐,骤然仰天大笑一声道:“陛下,老臣来也!”话音未落,长剑已然飞快地掠过了他的颈侧,一股殷红的热血瞬间喷涌直上,赵括丢下长剑,左右踉跄了一下,终于轰然倒地了。

    “公子……”姬雪飞身扑上前去,将赵括搂在怀中,手忙脚乱地死死地捂住了他不停冒着血泡的脖颈。

    “死生契阔……与……与子成说……括先……先行一步……”赵括艰难地睁开眼,勉力向着姬雪笑了笑,尔后猛地一哽,骤然停止了呼吸。

    一阵微风拂过,片片枯黄的竹叶飞旋飘落。

    “公子,等我。”姬雪伸手拾起地上的长剑,倒转剑格径直刺进了自己的小腹,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姬雪抬起头向着长空望去最后一眼,然后静静地闭上了双眼……

    三个月后,刘邦正式在长安登基称帝,改国号为汉。

    一年后,李斯被诬谋逆,车裂于长安南市,夷三族。

    五年后,韩信功高震主,被刘邦设计斩杀于长乐宫钟室,夷三族。

    七年后,刘邦死,谥号太祖高皇帝,其子刘盈即位,朝政尽为太后吕氏把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