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穿成爱豆的我疯狂洗白 > 第四十一章:余震
    这一次地震局勘测结果有误,本以为没有严重强烈的余震,没想到这次的余震威力这么大,山上的石头有不少松动滚落,冲着山滑下来,特别危险。

    不过好在因为之前地震的原因以及多次的余震,自愿者们和军人搭建了简易的帐篷,还有简易房子,材料用的都是泡沫,即便是再来余震也不会造成生命危险。

    所以死伤情况并不严重。

    外面下着大雨,有些人受了伤,无法及时的送去医院,淋雨之后,容易造成伤口发炎,所以那些安全的简易房就先让给了伤者居住。

    江芷若在做自愿者的时候,因为突发余震,她们一群工作人员都躲到了帐篷里面,好在没什么事情。

    因为外面下着大雨,伤者住在了简易房里,其他的人便只能找了没有倒塌的房子躲雨,江芷若和工作人员以及和她一起来做自愿者的明星还有B区的老百姓一起挤在这些房子里。

    只有在生死离别的时候,你才能感觉到你身边的人,到底有多么的在乎你。

    看着周围的人,江芷若不禁感慨。

    之前也有发生过小型的地震,但是身为局外人,江芷若感受不到这些,在电视机前默默地祈祷。

    可是现在这些一幕幕的展现在自己的眼前,心底有多震撼,虽然有很多感动的地方,大事心疼更多。

    平日里过着上等人的生活,吃好喝好,这下也算体验了一次。

    解放军依旧在孜孜不倦的废墟之中,勘测着有没有人存活着,然后抢救着。

    大家心照不宣的就开始帮助着解放军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虽然他们和灾区的人民不认识,但是此时更像是一家人。

    此时已经傍晚,大家还没有吃东西,江芷若想了想,从她们的专车里面搬来了一大箱方便面,随后用柴火和大锅,烧开了水,把方便面扔进去。

    煮好的面条给伤患以及百姓先送过去,随后就是自己人吃。

    大家虽然都不认识,但是此时却还是坐在一起聊天。

    “你们真是好心人呀,好孩子......”

    “孩子,你在哪里工作呀?”

    和江芷若坐在一起的人,有他们公司的,还有一些灾区的人,窝在一个屋子里,发生了这么残忍的事情,每个人都是沉重的,不过每个人都还是给其他的人灌输着正能量的思想,彼此鼓励着彼此。

    江芷若大概的数了数剩下的人还有多少没有吃饭,直接拿起剩下的方便面,一股脑丢进锅里面煮,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

    屋门外面走进来了几个人,带着墨镜撑着雨伞,站在门口,看着黑压压的一屋子人,敲了敲门口,开口问道:“请问一下你们这边有没有人叫江芷若的?”

    这些人讲的是他们的家乡话,江芷若听不懂,迷茫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继续煮面。

    屋内的本地人用乡音问了一句:“你们找谁?”

    “我们找一个叫做江芷若的,你们谁会普通话,帮我们翻译一下?”来的人又重复了一遍江芷若的名字,依旧是乡音,然后下一秒有人便翻译成为了普通话,嚷着:“他们在找一个叫江芷若的人,谁叫江芷若呀?江芷若在吗?”

    这一次江芷若听清楚了自己的名字,愣了一下,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但是还是举手回应道:“我是江芷若,找我什么事情吗?”

    那几个人中的其中一个人听懂了江芷若的话,带了一丝喜悦的冲着她喊道:“太好了,总算找到你了,我们找你大半天了,快些出来,跟我们去一趟前面的屋子吧,有人找你。”

    有人找她??是谁啊?

    江芷若愣了一下,都还没有开口,站在门口的人就挤了过来,抓了她的手臂向着门外拉去:“快走吧,他们都找急了。”

    外面的雨下的小了一些,路很难走,江芷若就这么深一脚浅一脚的被人拉着向着前面走。

    “快点,这里,这里有生还者!三二一拉”

    “小心一点,医生,快来医生!!”

    “这里发现一名生还者!!”

    远处还有很多解放军正在进行着抢救工作,不断的有声音传来。

    江芷若一直被带到了B区没有倒塌的政府门前,门是打开的,江芷若刚刚走进去,带她来的那个本地人就扯开了嗓子喊道:“江芷若同志找到了。”

    江芷若打量了一下周围的解放军叔叔,军装的裤腿上都是泥巴,却丝毫不缺英雄气概。

    他们的头发和脸上也都脏兮兮的,不过他们的站姿特别笔直。

    其中的一个走到江芷若的面前,冲着她敬了一个礼,上下的打量了她两眼,问:“你好同志,你就是江芷若吗?”

    江芷若其实对解放军的军人都带有崇拜感,她点了点头:“是我,我是江芷若,请问一下有什么事情吗?”

    军人确认好身份之后,总算是露出了笑容,他微笑道:“别紧张,不是我们找你,是傅先生。”刚刚跟江芷若握手的军人,对着江芷若指了指门口:“傅先生来了。”

    她的心就像是被什么重物狠狠地砸上了一样,连连的跳动了好几下。

    有那么一瞬间,说不出话来,她整个人莫名的有些紧张,她又连续吞了好几次唾沫,才慢慢的转过了头。

    那人来的速度特别的快,哐啷的一下推开了门,差点没撞到人。

    江芷若看着面前的傅诀,吞咽了好几次的唾沫,好不容易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刚想开口说些什么。

    傅诀看着完好无损的江芷若,想也没有想的就冲着江芷若凶呼呼的开了口:“你没事干,一个搞八卦的跑到这里捣什么乱?”

    江芷若话就这么被压在了喉咙里,

    傅诀站在门口,他的全身已经湿透了,可能是因为刚才跑的有些急的缘故,还在喘着粗气,胸脯一上一下的,头发滴答着水,穿的皮鞋外面沾满了泥巴,狼狈不堪,有些分辨不出来鞋子原本的模样。

    江芷若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狼狈的傅诀,还有这么凶的傅诀。

    全身上下哪里还有在上东区里的那些优雅和从容。

    她傻愣愣的站在那里,就像是一个石化的人一般,盯着傅诀,脑袋里跟当了机一样,二呼呼的站了半天,才转动了一下。

    当傅诀听到有人来报信的时候,他下意识问的是“她是死是活?”

    也没有等到别人说什么,就急匆匆赶了过来。

    他推开门的时候,多害怕自己打开门见到的是一具尸体。

    还好,还好她还活着。

    他的脸上还沾满了泥巴,一边的眉毛都被遮住了,看起来有几分滑稽。

    傅诀提了一天的心,这才落回了原地。

    他盯着她,细细的打量了一遍她,发现她四肢健全,除了面色有些苍白,看起来不像是受伤的模样。

    她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小脸也花里胡哨的,白皙的手好像有很多擦伤,就连耳垂边,也沾染了一丝红。

    江芷若被傅诀喊得扁了扁嘴,没有说话。

    傅诀看着她这幅模样,觉得又是心疼,又是着急,直接把人往怀里拉:“你存心的是不是,一天到晚瞎折腾,你是看我没有心脏病就想给我气出病来是不是?安安心心当你的小明星它不香是吧?当个明星你还找麻烦,要不然就这样那样,是不是要吓死我!!”

    傅诀噼里啪啦的凶着江芷若。

    她知不知道,知不知道他有多害怕。

    之前发生过的那么多事情,他都没有现在害怕,这是关乎生死的问题,他怎么能不害怕。

    他承认,他爱上她了。

    当初江芷若没有失忆之前给他表白,他为什么作死要拒绝!

    真想一巴掌把自己拍死。

    傅诀抱着江芷若的手紧了两分。

    周围的人识相的退了出去。

    江芷若觉得自己特别委屈,埋在傅诀的怀里面,想要反驳他,但是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就继续被他训斥着:“江芷若我警告你,下次,不,没有下次,若有你要是再这么没事干,给我拿着生命搞幺蛾子,再有下一次,你信不信你要是死不了,我都活生生的掐死你!”

    掐死她,他倒是真的省事了!

    其实江芷若听得出来,傅诀只是在担心她,但是这是第一次凶她,她觉得有点委屈,尽管知道傅诀对她不会怎么样,但是还是被凶的嘟起了嘴。

    心底,却有着一丝丝说不出来的甜蜜。

    第一次,被骂了,却觉得是暖的。

    傅诀见江芷若迟迟不说话,于是强硬的把她的头掰出来,就对上了她那双楚楚可怜的无辜大眼睛。

    傅诀看着江芷若那一双无辜水汪汪大眼睛,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说狠了自己又不舍得,不说吧,又不解气。

    他心底有火发不出,烦躁得很,于是他胡乱的摸了摸头发,把自己头发搞得乱七八糟的,完全没有了形象。

    本来头发上都是泥巴,被这么一搞,还定型了,像个中二少年一样。

    江芷若忍不住笑了一下。

    傅诀狠狠地瞪了一眼江芷若。

    他本来就滑稽,现在眼珠子瞪得大大的,虽然很凶,但是更多的是说不出来的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