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剑种 > 第16章:狠
    如果说,之前的刘叶让任秋感觉,气血如铅不过如此,那周源就让他感觉,十分难缠。

    那诡异的身法,哪怕是他的三倍增速的快剑,也只是勉强跟上速度,再加上其气血非常庞大,简直比刘叶多一倍有余,更让他十分棘手。

    两人都是以速度见长,在树林里如同鬼魅,你来我往交缠不清,时而蹦出火星,只能听到‘叮叮叮’的声音。

    终于,一个对撞,两人各退几步。

    周源面色阴沉如水,死死盯住任秋:“你不是任秋,他不可能有这么深厚的气血,更不可能学会这般剑术……你到底是谁?”

    任秋冷哼,回答他的是两道寒光。

    “找死……不管你是谁,今天你都得死。”

    周源爆喝,一双手不知何时,居然多出了一层鱼鳞似的手套,晃动间鱼鳞翻滚,闪烁阴冷寒光。

    接着,气血滚动,身形居然硬生生拔高一寸,一双眼珠子圆滚充血,牙齿一露,怪叫一声刮起狂风。

    “秘术……”

    任秋心中一动,催动气血,剑种震颤,手中短剑速度更涨一丝,如同闪电,在虚空穿梭。

    “呲呲呲~”

    短剑划过周源的手掌,带起一片片火星,接着身子一转,绕过一掌,谁知其手掌抓,刮过腰间,带起一片血肉。

    “我自得了这一门金刚爪功法,从未对外显露过,今日你死在这上面,也算荣幸。”

    周源得理不饶人,再次欺身而上,怪叫连连,发出刺耳的声音,扰得任秋心烦气躁。

    不对,这声音不对。

    任秋心中一震,气血一冲,在耳间一转,居然硬生生刮破耳角,声音顿时一弱。

    “果然够狠,为了抵御我这魔音,居然刺破耳膜……不过,除非你全然刺破耳膜,否则只要能听见声音,就得受我魔音之扰。”

    周源怪笑,越发怪叫,手中钢爪几乎无坚不摧,抓到树木就是木屑纷飞,遇到大石就是石头迸裂,再加上其诡异步伐,简直怪物。

    任秋拼命鼓动气血,咬着牙死死抗住,他没想到周源,居然有三门秘术。

    一爪,一步法,一诡异魔音。

    简直令人发指。

    秘术珍贵,哪怕武院之中,数百弟子中,能练就一门者,都是佼佼之辈。

    那么,就看是你的秘法厉害,还是我的剑种更强。

    任秋心中再无杂念,如同一头陷入绝境的孤狼,全凭本能厮杀,好在这大半月内,猎杀异兽,经验倒也不算差。

    可在周源眼里,任秋破绽百出,战斗经验极其缺乏,要不是凭借一手诡异的剑术,早就死在他手中。

    而且,他还看出,任秋气血也不是很强……

    周源心态越发轻松,慢慢掌握厮杀节奏,时而快,时而慢,时而退,时而进,像一条扑食的蟒蛇,紧紧把敌人捆住,最后勒死。

    任秋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血肉翻滚,几乎可以看见白骨,手中短剑毕竟普通材质,此时划痕累累,剑刃更是迟钝。

    “咔嚓~”

    一柄短剑,在周源手中一划,居然应声而断。

    任秋头皮一紧,立即气血一炸,另一柄短剑速度再增三分,逼退周源,旋即翻身一退,身子一纵,居然逃离。

    周源手掌一摸,发出刺耳的声音,脚步一点追了上去,嘴里道:“任秋师弟,只要你丢下武器,发誓跟随于我,我也不是不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任秋脚步飞快,在山石间翻滚,夺过一次次袭杀,在沟壑里对拼,每一次都险象环生。

    周源神态越发轻松,不紧不慢,如同逗一条小兽:“任师弟,你觉得你跑得掉么?”

    任秋不语,只咬着牙,利用树木、草丛、荆棘,甚至泥土,无所不用其极,念头飞转,寻找那一刹那间的反击。

    “砰~”

    周源一脚踢碎一块巨石,差点击中任秋,眼中闪过一丝可惜,嘴里却道:“你看,任师弟,这要是踢中你了,命可就丢掉了,再不停下,师兄我可是不会留手的啊。”

    忽地,前面是一山坳,阴暗天空瞬间一亮,一处十余米高的山崖横在两人前。

    任秋扭身一翻,夺过周源的一爪,接着身子一纵,居然一跃而下。

    “好小子,果然够狠。”

    周源面色一变,神色狰狞,也跟着一跃而下,砸断树杈,借力而下。

    山坳一面向阳,长满了白色如喇叭的花骨朵,一些未开发的长条骨朵,向下垂落如风铃,一个个拳头大小的果子似的东西,长满了根刺。

    风吹动,漫山而动,十分漂亮。

    任秋低头而奔,身后周源死死跟随,两人你追我赶,在山坳里来回厮杀。

    小半个时辰后。

    任秋突然一顿,脚步一软,倒在地上,鲜血染红了花朵,压碎了荆棘,喘着粗气,想要爬起来。

    “不错,能把我逼成这样,你也算一号人物。”

    周源气息不稳,周身也有数十道伤口,都是被任秋快剑所伤,鲜血直流,把衣衫都染红。

    他也不急着杀人,而是走到一旁,把短剑踢飞,旋即一脚踩在任秋身上,蹲下身子,按住任秋脑袋,随手一划,就带出一片血肉。

    “从一开始我就没想过杀你,是你,是你自己三番两次找死……”

    用力一踩,一巴掌打在任秋脸上。

    “像你这样的小蝼蚁,我要杀之,你觉得你在县城,能躲得了么?都是我故意,让柳壮壮他们以为,我要杀你的。”

    “而他们呢,就把你推到前面,甚至左涛都是黄生故意放回来,通风报信的……他们想抓住我把柄,清理二师兄的人。”

    周源阴冷而笑:“但他们不会想到,这一切都是我设计好的……就是为了,引柳壮壮出来。”

    “这个计划,我可是准备了好久。”

    “只要二师兄执掌武院,到时候他会去定州,而这里……就是我说了算,到时候想要什么没有?”

    “你做梦……”

    任秋吐了一口血水,含糊不清的道:“师,师傅还在……”

    “师傅?”

    周源大笑:“师傅他老人家,可不会管这些事,再过几年他老人家任期一满,到时候自是要回定州,这里自然就是二师兄继承。”

    “现在你明白了吧?我引出柳壮壮,到时候二师兄把他废了,师傅也无话可说。”

    “你话说完了么?”

    任秋气息越来越乱,喘着粗气道:“说完了,就该我说了。”

    “什么?”

    周源低下身子,想要倾听,忽地身子一软,一个踉跄差点倒地,鼓动气血,却发现非常迟钝。

    面色大变,一咬牙从腰间掏出一个小瓷,到处一些黄色粉末,抹在伤口上,然后直接倒入空中。

    “你不觉得,现在浑身发软么,是不是身体没了知觉?”

    任秋挣扎着,居然一把推开周源,往前爬着,偏过头狞笑着:“如果你不那么多废话,一开始就杀了我……”

    咳嗽着,血水流出,顿了顿:“就没有那么多事了。”

    “这是曼陀罗,也就是你们说的毒株草……也对,像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认识这样的东西呢。”

    “这东西毒性不是非常强,但却有着麻痹、昏厥的效果,如果一开始发现,只要气血冲击,自是不会有问题。”

    “但咱们在这片毒株草里厮杀,不知沾染了多少毒素,时间又过了这么久,气血冲击……效果会非常差的。”

    任秋爬行着,一边爬一边笑,他在刚看到山坳的时候,就已然有了对策。

    那漫山遍野的毒株草,就是他的希望。

    他要和周源比一比,谁的命更硬,他赌对了……剑种的三倍气血下,排毒的速度非常快。

    纵然现在还是全身麻痹,但总能动弹。

    所以,这就是他的机会。

    一个杀周源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