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一章 他是美国人
洋大人一句话,现场所有人都傻眼了,这厮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一副典型关外老客打扮,八竿子也和美国人打不过一起去啊。

    许国栋心知肚明,洋人老头是故意找借口给这小子脱罪呢,是不是美国人他才不关心,他上心的是今天这个事情怎么才能最大限度的让李警正丢面子。

    “这位先生,您说他是美国人,可有什么凭据么?”许国栋一摆手,让手下们收了枪,和和气气的问道。

    “当然有,我就是凭据,他是我的儿子。”洋大人这句话更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李警正鼻子都气歪了,心说你把俺们都当三岁小孩哄啊,这土匪分明是正宗的中国人,哪里有混血的影子。

    陈子锟心中也暗骂,老洋鬼子你这是趁机占老子的便宜啊,不过嘴上却装作气急败坏的嚷道:“爹,这事儿能告诉他们么!”

    斯坦利医生暗赞这小子随机应变的能力真强,他一耸肩膀解释道:“他是我的养子维克托.斯坦利,庚子之乱的时候他的父母将他托付给,所以他是一个真正的美国人,不管他是否真的触犯了法律,你们中国警察都无权逮捕他。”

    这下总算给了大家一个可以信服的理由,庚子之乱确实死了不少信教的二毛子,他们的孩子托付给洋人收养也是可行的。

    许国栋说:“既然是美国人,咱们确实管不了,不过您儿子今天这事儿闹得够大,回去之后您还得严加管教才行。”

    斯坦利医生道:“那是一定。”

    正在此时,李警正手下的一帮人也赶到了,看到自己人到场,李警正胆气上来了,大吼道:“谁他妈也不许走,都给我带到警所去!”

    他没法咽下这口气,被浇了煤油,下了手枪,大庭广众之下挟持了一路,这要是传出去,以后这张脸往哪里搁,洋人分明是故意为那土匪脱罪,什么狗屁美国人,他要是能拿出美国护照来,老子李字倒过来写!

    听到长官下令,李警正手底下的巡警们立刻将步枪的枪栓拉的哗啦啦响,斯坦利医生见状大怒,一把将李警正拽了过来,拔出腰间的柯尔特左轮手枪顶住他的脑袋说:“先生,你真的要和美利坚合众国为敌么!”

    李警正刚出虎口,又入狼窝,吓得魂飞魄散,他连声道:“不敢不敢,我信了,他确实是您的儿子,一点都假不了。”

    众警察也都纷纷点头,心说这爷俩的作派如出一辙,一言不合就掏枪,还真有可能是父子俩。

    “那我们现在可以走了么?”斯坦利医生这才收了左轮,从容问道。

    “可以,您请便。”李警正点头哈腰道,他倒是一点也不担心,这个洋人医生的诊所就在宣武门内,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既然他愿意出这个头,那马家小妾被劫走的案子找他要人就行。

    可是陈子锟却出乎意料的说道:“不行,事儿没说清楚不能走!”

    所有人再度大跌眼镜,赵大海、宝庆等人都急的暗暗跺脚,心说你怎么不知道见好就收呢,今天这个事你还嫌闹得不够大么?

    只听陈子锟道:“既然巡警都来了,那咱们就说道说道,马家强抢民女,这个事儿怎么算?”

    马世海一听就怒了,沉声道:“我马家从不做强取豪夺之事,这个女子,那是犬子花了二百大洋从她爹那里买来的,白纸黑字红手印,何来强抢民女之说。”

    陈子锟冷笑道:“那怎么把大院砸了个乱七八糟,把人家姑娘的母亲、弟弟都打伤,这不是强抢又是什么!”

    马老二凑怀里摸出契约嚷道:“大伙儿看清楚,她爹陈三皮按了手印的,这怎么能是强抢,我们马家可是遵纪守法的良民。”

    马世海道:“大伙儿都看见了吧,天子脚下,首善之地,你不要血口喷人,你说强抢就强抢啊,谁能证明?”

    忽然远处一声喊:“我能证明!”

    众人闪开一条路来,只见一个老巡警拖着一个中年人过来,正是薛巡长和陈三皮。

    来到人群中,陈三皮袖着手往地上一蹲,不敢抬头。

    薛巡长道:“这个人是苦主的父亲,契约是真的,手印也是真的,不过二百块钱根本就没给!”

    一片哗然,不给钱那不就是抢么,这马家办事也忒不厚道了。

    马老太爷脸上挂不住了,儿子的德性他是知道的,弄个契约逼人家按了手印,钱却先欠着,这种事儿他不是第一回干了。

    马老二强词夺理道:“你说没给钱就没给钱啊,老子分明给了的。”

    薛巡长针锋相对道:“这契约上可有中人作保?”

    马老二不响了,人口买卖是大事,必须要有中间人作保,他欺负陈三皮不懂,就省了这个手续,没想到却埋下了祸根。

    事到如今,已经基本分明,马家强抢民女,陈子锟擅闯民宅,不过人家维克托陈是美国人,巡警不能抓,就只能先把马老二请到警所里去了。

    一场闹剧终于收场,巡警们收队回去,马老二被李警正的人带走审问,谁都知道这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但能逼得他们做做样子,也是了不起的成功了。

    斯坦利医生借着马宅门口的灯光,用纱布和药棉帮杏儿包扎了脸上的伤口,陈子锟冲马世海一抱拳:“马老爷,今天打扰了寿宴,改日再登门拜访。”

    马世海这个憋屈啊,玩了一辈子鹰,最后让小家巧啄了眼,本来是好端端的六十八大寿外加洞房花烛夜,高朋满座,瑞雪添彩,对于一个年近古稀的老人来说,这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可是硬生生被搅得一团糟,看吧,赶明儿马家丢人的事情就能传遍整个北京城。

    但是此刻不能塌了面子,他也一拱手:“马某等着尊驾。”

    一行人就这样大摇大摆去了,马老三凑上来问道:“爹,要不要派人跟过去把他们做了?”

    马世海一脚踢在三儿子屁股上:“还嫌不够乱么!洋人也是你能惹的?动了洋人,东交民巷发兵过来,是你挡还是我挡?”

    ……

    终于回到了大杂院,邻居们都没睡,看到陈子锟他们带着杏儿安全回来,赵大海的爹高声叫了一声好,然后自发的掌声响了起来,杏儿娘从屋里跌跌撞撞冲出来,看到女儿脸上缠着纱布,顿时一愣,然后扑上去,娘俩抱头痛哭。

    哭声凄惨无比,邻居大婶大姐们都跟着抹起了眼泪,陈子锟对斯坦利医生说:“我先办一件要紧的事情,然后咱们再谈。”

    斯坦利医生做了个请便的手势,然后就听陈子锟吩咐道:“果儿,把你爹搀起来,架着他的胳膊。”

    陈三皮从进院子起就蹲在角落里,此时被果儿搀扶起来,满脸的惊恐和惭愧,很是不知所措。

    “小顺子,你在另一边架着陈大叔。”陈子锟微笑着说道。

    小顺子和果儿一左一右把陈三皮架了起来,陈子锟找了块破布缠在拳头上,试试松紧度,走过来问道:“大叔,我说过什么话你忘了?”

    “那啥,都是大叔的不是,看在杏儿的面子上……”陈三皮话还没说完,陈子锟重重一击勾拳已经掏在他的胃部。

    陈三皮的身子佝偻的像个大虾,疼的他面色都变了,果儿和小顺子松开手,陈三皮慢慢蹲在了地上,大口呕吐着。

    “这一拳让你长点记性,你是人,不是畜生,要有下次,我就不用拳头了,用这个。”陈子锟掏出刺刀来,嗖的一声扎在陈三皮身旁,“这是专杀畜生的刀!”

    教训完了陈三皮,陈子锟走到斯坦利医生面前,单腿跪地道:“大夫高义,陈某钦佩之极,请受我一拜。”

    斯坦利医生道:“除暴安良,是每一个正义的牛仔的分内之事。”

    陈子锟纳闷道:“牛仔是什么?”

    “牛仔是正义的使者,挎着柯尔特手枪在美国西部广阔的大地上纵情驰骋,遇见不平之事就拔枪相向,左轮枪就是审判官,六颗子弹是陪审员,我这样说,你能理解么?”

    “明白,牛仔就是美国的侠客。”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宝庆走过来,双膝跪地道:“锟哥,大恩不言谢,你救了杏儿,我这辈子都念你的好,洋大人,多谢你仗义出手,我薛宝庆啥也没有,就剩两膀子力气,您要是不嫌弃,我给您拉一辈子车,分文不取!”

    斯坦利医生说:“我正缺一个车夫,你明天就诊所上班吧。”

    又对陈子锟说:“你明天也来一下诊所,我们去东交民巷办一些手续。”

    陈子锟问道:“什么手续?”

    斯坦利医生道:“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要调查你的身份,我虽然无法帮你办美国护照,但是可以在使馆登记备案,证实我们之间的关系。”

    “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我在大庭广众之下宣布你是我的养子,作为绅士是不可以撒谎的,怎么,难道你不愿意成为斯坦利家族的一员么?”

    陈子锟道:“我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这辈子是改不了啦,咱爷俩要是有缘,下辈子再当一家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