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二章 冰上芭蕾
这年头能和洋人攀上亲戚,那是求之不得的好事,陈子锟不卑不亢的婉言谢绝了斯坦利医生,更让大家对他肃然起敬。

    “既然这样,我也不勉强,如果他们继续找你的麻烦,就到诊所来找我,我的名字是肖恩.斯坦利,你们可以叫我老肖恩,也可以叫我斯坦利博士,但是请不要叫我洋大人,因为不姓洋。”斯坦利幽默的话语赢得了一阵淳朴的笑声。

    斯坦利医生告辞离开,薛巡长父子护送他回诊所,院子里的邻居们也各自回家睡觉,正当陈子锟走到屋门口的时候,一个沉甸甸的包袱从天而降,哗啦啦一阵乱响。

    “谁!”陈子锟抬眼望去,只听见一阵悉悉索索的瓦片动静,好像是野猫在屋顶上经过。

    捡起包袱一看,里面白花花一片全是大洋,他顿时想到马世海让人端给自己的那个托盘了。

    “谢了,朋友!”陈子锟冲天空一抱拳朗声道。

    进屋一点,不多不少,正好一百块现大洋,陈子锟点了二十块钱揣怀里,剩下的拿到杏儿家,往桌子上一放说:“这些钱留着过年用。”

    杏儿娘说啥也不愿意收,陈子锟道:“干娘,您就别客气了,权当我存在您这儿的伙食费行不?”

    这样一说,杏儿娘才高高兴兴的收下,而且并没有问这钱的来路,因为她相信陈子锟,绝不会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陈子锟走了,杏儿又嘤嘤的哭了起来,无端受了这么大的惊吓,怕是要有段日子才能缓过来。

    杏儿娘抚摸着女儿的后背,柔声道:“没事,娘看过了,脸上划的不深,留疤也不会太显眼的。”

    哪知道这样一说,杏儿哭的更伤心了。

    女孩子家的心事谁也猜不透,杏儿娘只能叹口气,小心翼翼的把陈子锟送来的钱藏进了墙洞里,外面又用破布堵上,做这些的时候,果儿很有眼色的走到门口,监视着一个人住在外间屋的陈三皮。

    挨了一顿揍的陈三皮格外的老实,缩在角落里动也不敢动,估计闹腾这一场后,他也能消停一段时间了。

    ……

    马宅,放在桌子上的二百块现大洋不翼而飞,让马世海再次爆发雷霆之怒,老妈子、佣人们跪了一地,谁也说不出钱是怎么丢的。

    其实马世海心中明白,这钱应该是那个使金钱镖的飞贼趁屋里没人偷的,但他还是将下人们狠狠骂了一顿,借机发泄胸中恶气。

    院子里,厅堂上,依旧是杯盘狼藉,好端端的寿宴搅了不说,还让北京四九城的爷们都看了笑话,马家的面子都丢到姥姥家去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用不着到明天,今晚的事情就得风靡全北京。

    发了一通脾气,老二在老五的陪伴下回来了,快步走进客厅,坐下先端起茶碗灌了一口,拿袖子一抹嘴,发狠道:“这事儿不算完,他以为找了美国人当靠山就刀枪不入了,玩蛋去,李警正说了,明天找内务部和外交部的朋友,说啥都得把这事儿查个底朝天。”

    老六接口道:“对,那小子要真是美国人,咱也就认了,一个假洋鬼子也跟这儿闹腾,这口气谁能咽下去,查,查他个水落石出!”

    老三老四也跟着摩拳擦掌的起哄,说要是查出来不是真美国人,说啥都得把那小子揪出来剥皮挖眼,丢永定河里喂王八。

    几个儿子吵吵嚷嚷,群情激奋,马世海却一言不发,起身道:“我累了,睡了。”

    儿子们面面相觑:“爹这是咋的了?”

    ……

    天桥北面有条臭水沟叫龙须沟,沟边有些破砖烂瓦搭建的大杂院,一些混不下去的手艺人、卖力气的穷汉,还有外地来京耍把式走江湖的都住在这儿。

    夜深了,雪越下越大,房顶上、马路上,积了厚厚的一层,连最嚣张的狗都躲在屋里不吭气了,一个黑色的身影顺着墙根疾奔着,如果留意她的身后,会发现积雪上的足迹很轻浅,一阵雪花飘过就掩盖住了。

    谁也不会知道,这就是江湖上失传已久的踏雪无痕轻功。

    黑影来到大杂院,蹑手蹑脚进了一扇门,刚来到床边准备躺下,听到一声咳嗽,吓得她一哆嗦。

    “爹,你醒了?”黑影低声问道,声音婉转清脆如黄莺。

    “你去哪儿了?”当爹的问道。

    “没啥,出去转转,看雪。”

    “看屁!身上叮叮咣咣的,起码揣了百十块钱,你当爹真老了么,这都看不出来?”

    女儿不说话,捏着夜行衣的衣角,悄悄冲爹翻了翻白眼。

    “跪下!”当爹的忽然发怒道。声音不高,但充满威严。

    女儿一拧身子,跪了下去,但是嘴却撅了起来。

    “爹是怎么教导你的,都忘了么?”

    “没忘,饿死也不偷东西,可我这不叫偷,我这是劫富济贫,爹你是不知道,马家可坏了,昨天还想抢我来着,我……”

    “还狡辩!偷东西就是偷东西,什么劫富济贫!给我跪着,不许起来!”

    女儿不敢争辩了,直挺挺的跪在了地上,过了一会儿,竟然趴在椅子上睡着了,当爹的走过来,看到女儿嘴角挂着一丝清亮的口水,不禁怜惜的摇摇头,拿了一床被轻轻盖在了她身上。

    ……

    天亮了,雪也停了,陈子锟从床上爬起来,胡乱找了些东西填了肚子,直奔石驸马大街而去,一路上家家户户都在扫雪,孩子们兴奋的堆着雪人,打着雪仗,古都银装素裹,年的味道越来越浓了。

    走到一半才突然想起来,北大已经放寒假了,而且洋车还放在学校,于是他先去了红楼,把洋车的车胎补好,这才拉着空车去了林宅。

    看到陈子锟来到,张伯很是诧异,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陈子锟大大咧咧问道:“小姐呢?没出门吧。”

    张伯道:“宅门的小姐当然是在家里,哪能随便出去抛头露面。”

    “在家就好。”陈子锟拔腿就往垂花门走,根本不顾张伯在后面喊:“后宅你不能进,没这个规矩。”

    张伯眼睁睁看着陈子锟进了二门,不由得感慨道:“拉车的没事就去***,民国了也不能这样啊,真是世风日下。”

    昨天林文静是和王月琪一起回家的,因为不是被自家车夫送回来的,所以挨了太太一顿骂,张伯和林妈也跟着添油加醋,说陈子锟这小子不老实,整天贼眉鼠眼的,家里用这样的人迟早要出事。

    太太本来就不喜欢这个车夫,听了下人的汇报,更决定辞退这个车夫,不过这不是当务之急,马上就要过年了,太太要趁这段时间和京城权贵圈子拉上关系才行,所以一大早她就坐着汽车出门了,先生也去教育部上班,家里只剩下姐弟俩和林妈张伯。

    陈子锟进了院子,正看到林文静在扫雪,赶忙抢了扫帚道:“我来。”一边扫着雪一边随口问道:“先生和太太都出去了?”

    “嗯,爹去衙门了,米姨去东安市场买皮货了。”林文静答道。

    陈子锟把扫帚一丢道:“咱们堆雪人吧。”

    林文静眼睛一亮:“好啊。”

    她冲屋里喊道:“文龙,出来堆雪人。”

    弟弟穿的像个小皮球一般走到门口,迟疑道:“太冷了,姆妈不让我出门。”

    陈子锟道:“男子汉大丈夫怕什么冷,你这么胆小,是不是女孩啊,是不是没有小鸡鸡啊?”

    “你才没有小鸡鸡呢。”林文龙不服气了,也跑到院子里来,三个人一起铲雪、扫雪,堆雪人,玩的不亦乐乎。

    林妈和张伯气的七窍生烟,但是无计可施。

    “等太太回来,一定要把这个姓陈的赶走。”林妈气呼呼地说。

    院子里的雪扫的干干净净,堆起了两个雪人,林文静拿来水桶和脸盆给雪人当帽子,脸上插了萝卜当鼻子,姐弟俩长期生活在南方,从没有这样酣畅淋漓的玩过雪,这回是过了瘾了。

    听到胡同后面的吵闹声,陈子锟灵机一动,“咱们出去打雪仗吧。”

    林文静还有些迟疑,林文龙却欢呼雀跃起来:“打雪仗咯,打雪仗咯。”

    于是三人从后门溜了出去,和胡同里的孩子们玩起了打雪仗的游戏,虽然以寡敌众,但是这边有陈子锟这员大将在,胡同里的孩子们竟然占不到上风,林文静姐弟俩躲在陈子锟后面捏雪团,为他提供弹药,陈子锟身高臂长,砸的又准,野孩子们被他打得节节败退。

    “打赢了,打赢了!”林文龙兴奋的直蹦,脸上红扑扑的,手也冻得发红,但林文静却知道,娇生惯养的弟弟从来都没这么开心过。

    “陈大哥,还有什么好玩的,你带我去吧。”林文龙显然是意犹未尽。

    陈子锟也不含糊:“走,去什刹海滑冰去。”

    爹爹和后妈不在家,林文静胆子也大了起来,带着弟弟上了陈子锟的洋车,直奔什刹海去了。

    什刹海的冰已经很厚了,穿着厚厚冬装的人们在冰上行走玩耍,陈子锟找了块木板,让林文龙坐在上面拉着他飞跑,跑了一圈后回来,手里多了两串冰糖葫芦。

    姐弟俩吃着冰糖葫芦,欣赏着雪景,早把爹妈的嘱咐抛到了九霄云外。

    “来,我拉你滑一圈。”陈子锟向林文静伸出了手。

    “好!”林文静欣然答应,把没吃完的冰糖葫芦交给弟弟,牵着陈子锟的手在冰上滑了起来。

    陈子锟身材高大,脚步扎实,林文静小巧玲珑的身子犹如燕子般翩翩飞舞,什刹海的冰面上,留下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

    玩累了,陈子锟带着姐弟俩去找了个摊子,吃糖火烧,喝油面茶,林文龙看到卖冰糖葫芦的小贩经过,馋涎欲滴道:“我还想吃冰糖葫芦。”

    陈子锟叫住卖冰糖葫芦的,掏了一块大洋给他,把整个插满冰糖葫芦的草把全买了下来。

    林文龙幸福的简直要晕过去了,虽然妈妈很娇惯他,但也到不了这种夸张的地步,他现在只有一个感觉,爱死自家这个车夫了。

    就这样溜溜玩到了天擦黑,陈子锟还准备请姐弟俩吃一顿东来顺的涮羊肉呢,可林文静已经隐隐有些担心了,说:“得赶紧回去了,要不然米姨知道要发脾气的。”

    于是陈子锟拉着车把他们送回了林宅,刚进胡同口,林文静就知道大事不好,自家门前停着一辆黑色轿车,米姨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