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七章 西伯利亚来的秘密代表
陈子锟没事人一般向前走着,那个黑影悄没声息的跟在后面,突然间,陈子锟拔刀回刺,动作快如闪电,那人急忙闪避,两人打作一团,片刻后各自收手,哈哈大笑。

    “你小子退步了,我跟了你半天都没发觉。”二柜说。

    “早注意到你了,一身的古龙水味,想闻不到都难,你老人家是越老越风骚啊。”陈子锟大大咧咧的揽着二柜的肩膀,进了垂花门。

    走进正房坐落,陈子锟道:“整点儿?”

    “必须的,有白的么?”二柜答道。

    “那当然,正宗二锅头,绝对合你的口味。”陈子锟搬来一个小坛子往桌上一放,二柜打开泥封嗅了一下,做陶醉状:“虽然不如我家乡的伏特加,但也聊胜于无了。”

    抱起来咕咚咕咚先灌了几大口,衣领都湿了,二柜拿袖子一抹嘴:“过瘾,整天在六国饭店喝温吞水一样的白兰地威士忌,嘴里都要淡出个鸟来了。”

    单听这话,绝想不到会是从一个金发碧眼的老毛子嘴里说出来的。

    “二柜你老到北京来,打算做什么大买卖?”陈子锟也拿了一个海碗,倒上二锅头准备陪点。

    “叫我安德烈.瓦西里耶维奇,别二柜长二柜短的,生怕别人不知道咱是土匪么?对了,整天下酒菜来,麻溜的。”二柜说话间又灌了一大口下去。

    “你真丢老毛子的脸啊,还是个菜酒。”陈子锟一边嘀咕一边起身去给他安排下酒菜,正好王大妈还没睡,正端着一盆热腾腾的洗脸水过来,影影绰绰看到屋里有人,就问陈子锟:“老板,来客人了?”

    陈子锟接过洗脸水说:“大妈,说了多少次了,您怎么老把自己当下人啊。”

    王大妈笑道:“大妈闲不住,干点活浑身上下才舒坦。”说着耸耸鼻子:“喝酒呢?”

    “是啊,来了个朋友,正想去厨房找点下酒菜。”

    “你坐着,我就就行。”王大妈颠颠的去了,陈子锟又回来陪二柜聊天。

    “安德烈大哥……这称呼真别扭,能喊点别的不?”

    “我此番来北京,化名为安德烈.所罗门伯爵,你可以叫我伯爵,或者所罗门先生,我来这儿是有一桩大事情要做。”安德烈神神秘秘的说道。

    “不会是想绑架哪个总长家里的小姐或者公子吧?”陈子锟打趣道。

    “如果经费紧张的话,不排除这样做的可能性。”安德烈正色道。

    “需不需要我帮你打个下手,这个我在行。”陈子锟也不禁手痒起来,想到六国饭店里那些挥金如土的阔少小姐们,胡乱绑一个过来,勒索十万八万现洋估计不是难事。

    安德烈忽然哈哈大笑:“和你逗闷子呢,老子千里迢迢到北京来,岂是为了绑票赚钱,咱们自家兄弟,我也不瞒你,其实我是带着特殊使命来的。”

    “什么特殊使命?”陈子锟瞪大了眼睛,生怕漏掉一个字。

    安德烈压低声音道:“其实我是俄国临时政府最高执政官严历山大.瓦西里耶维奇.高尔察克海军上将阁下任命的全权密使,前来北京和中国当局进行接洽的。”

    陈子锟做恍然大悟状:“哦~~~~~~~原来如此,不懂。”

    安德烈脸色严肃,从怀里掏出一张盖着大印,有着花体字签名的牛皮纸来,向陈子锟展示道:“很好笑是么,一个彼得堡的纨绔子弟,一个日俄战争的逃兵,一个中国的马贼,竟然变成了俄国临时政府的特派员,听起来似乎很荒唐,但这是真的。”

    陈子锟收了笑容,正色问道:“此行有何使命?”

    安德烈动容道:“我的祖国俄罗斯,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军官和贵族成群结队的被造反的士兵和工人拉到河边枪毙,尼古拉二世一家人被他们像狗一样杀掉,上帝啊,几个可怜的公主只有十来岁,赤色分子不但要毁掉沙皇政权,更要毁掉俄罗斯人的精神,他们是疯子,是魔鬼,高尔察克上将阁下命令我,和北洋政府的高层取得联系,以合适的条件换取他们出兵协助。”

    陈子锟问道:“那你开始行动了么?”

    安德烈说:“临时政府的官员们认为我是个不折不扣的中国通,其实我只是汉语说的好,比较了解中国人的性格而已,可事实上我对北洋政府的一切都不了解,你们的总统是徐世昌,总理是钱能训,但是据说真正掌握权力的人是参战军督办段祺瑞,而段祺瑞只听一个人的话,这个人叫徐树诤,是陆军部次长。”

    到这里他顿了顿,喝了一口二锅头:“你明白了么?”

    陈子锟道:“我糊涂了。”

    安德烈嘴角浮起一丝笑意:“中国的形势错综复杂,此行比我想象的还要艰难,事实上你们不光有一个北京政府,还有另一个南方政权,孙中山,你听过这个名字么?”

    “没有。”陈子锟老老实实的答道。

    “好了,不说这些了,我虽然精通外语,但毕竟是个外国人,所以需要一个副手,你来当好了,当然不白干,我代表临时政府军事部,授予你俄国海军少尉的军衔。”安德烈不由分说就把陈子锟拉上了自己的战车。

    陈子锟咂嘴道:“才少尉,二柜你太吝啬了吧,还是海军的,我连船都没见过,怎么就成海军了。”

    安德烈解释道:“军衔是神圣的,不能随便授予,我在圣彼得堡海军学校上了整整六年,也不过是个海军少尉而已,你一天军校都没上就当上了少尉,还不够你显摆的啊。”

    乘着酒性,他掏出一叠空白委任状,拿了一张铺在桌子上,摘下自来水笔在舌头上蘸湿了,刷刷写下陈子锟的名字递过去:“恭喜你,军官阁下。”

    陈子锟才不稀罕什么少尉军衔,接过委任状胡乱塞进怀里,沉吟了一会,恶狠狠道:“肯定还有更多的好处,你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要没钱你能千里遥远的跑来?”

    “呵呵,事情办成了,好处少不了你的,临时政府的黄金储备是很充足的。”被揭穿了老底的安德烈狡黠的眨了眨眼睛。

    脚步声传来,王大妈送下酒菜来了,一碟油炸花生米,一碟酸黄瓜,一碟干切卤牛肉,半只酱鸡,一盆白水面条。

    “您老人家用点夜宵吧。”陈子锟热情的招呼道。

    安德烈却摇摇头:“你们中国人的食物实在是太清淡了,如果能来点鱼子酱、酸奶油樱桃馅甜饺子和热乎乎的红菜汤就好了。”

    话虽这样说,他还是风卷残云一般将所有食物吃了个干干净净,一坛二锅头更是喝的一滴不剩,这才心满意足的找了个地方躺下,大模大样的打起了呼噜。

    第二天一早,前帝俄海军少尉从美梦中醒来,穿上衣服来到院子里练起了他的招牌式俯卧撑,不但自己练,还怪叫着把陈子锟也叫起来陪着自己一起练。

    王大妈来收拾夜宴残局,看到酒坛子放在墙角,以为只喝了一半呢,伸出两只手去搬,却被空坛子闪了一下,乖乖,十斤装的酒坛子啊,俩人喝干了,这还是人么。

    收拾停当,摆上早餐,安德烈说:“吃完饭你随我去拜访一个人,从他那里了解北洋政府的底细。”

    陈子锟问道:“什么人?”

    “总统府外交委员会事务主任、宪法研究会成员,林长民先生。”安德烈嘴角挂着狡黠的微笑,等着陈子锟的追问。

    陈子锟果然上钩:“为什么?”

    “因为他和他的女儿都被你昨晚大战日本军官的英姿迷住了,正巴不得想结识你这位神秘的客人呢,当然,徐树诤将军也在现场,不过他是一个足智多谋的军人,我不想这么快把底牌亮给他,所以还是先找林长民比较好。”

    想了想,安德烈又补充了一句:“林先生的女儿很有气质,和你带去的那个女孩各有千秋,如果我是你,就脚踩两只船。”

    被戳穿了心事的陈子锟大窘,道:“我可是很专一的,再说人家是堂姊妹。”

    “姊妹花通吃,更好啊。”安德烈邪恶地挤了挤眼睛。

    正聊着,下了夜班的小顺子回来了,看到安德烈也在,顿时大惊:“大锟子,你们这是?”

    陈子锟赶忙介绍了一下,只说安德烈是自己在关东认识的朋友,并不提一起当过土匪的事情。

    小顺子也不关心这个,他关心的是如何利用大锟子赚钱,也不顾安德烈在场,就急不可耐的把姚依蕾关照自己的事情说了一遍。

    “大锟子,你是不知道姚小姐家多有钱,打赏从来都是五块十块起,一块钱根本不好意思出手,要是攀上这个高枝,这辈子都不愁了。”小顺子啧啧赞叹着。

    陈子锟还没说话,安德烈就说了:“这个计划不错,值得考虑。”

    他一开口,把小顺子吓了一跳:“妈呀,你会说中国话啊。”

    安德烈嘿嘿的笑了:“我不但会说中国话,还知道你是衣帽间的汤姆,昨晚就是你把我放在洗衣房的夜礼服偷出来给这位先生穿的,对不对。”

    小顺子魂不附体,求助的望着陈子锟。

    “好了,别吓他了。”陈子锟笑道。

    安德烈掏出一个羊皮封面的记事本,拿出自来水笔刷刷写了几行字,撕下来递给小顺子道:“汤姆,麻烦你跑一趟,去六国饭店把这个交给大堂经理。”

    小顺子拿着写着花体法语的纸条不肯动,安德烈哪能不知道他的心思,摸出一枚铜板丢过去:“拿着。”

    “穷鬼,人家姚小姐拔根汗毛都比你丫大腿还粗。”小顺子一边腹诽着一边走了。

    回到六国饭店,把便条给了大堂经理,经理立刻让人去所罗门伯爵的房间去了一个衣箱交给小顺子,让他带走。

    又提着衣箱回到紫光车厂,安德烈打开箱子,里面是一套洋服,上衣裤子腰带皮鞋衬衣袜子领带,连袖扣手帕怀表都是配齐的。

    陈子锟把行头穿了起来,宛如量身打造一般合体。

    “这一身衣服是我在巴黎找名裁缝订做的,便宜你小子了。”安德烈说。

    小顺子目瞪口呆,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安德烈叮嘱他道:“你过两个小时给姚小姐打电话,就说得到消息,所罗门先生去林长民先生府上拜访了,怎么,不打算谢谢我么。”

    小顺子惊喜的点头如捣蒜:“谢谢所爵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