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八章 人工呼吸大法
陈子锟嚣张的态度激怒了黑风,他一拳打在小桌子上,杂木板拼凑的小桌子登时被打得粉碎。

    “操!比我还狂,报上名来,老子拳下不打无名之辈。”

    陈子锟冷笑:“爷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陈子锟!”

    黑风倒吸一口凉气,虽然他不大去北京城内晃荡,但是陈子锟力克于占魁的事情却是听说过的,怪不得这小子如此嚣张,原来是技高人胆大啊。

    吃惊亏吃惊,脸上可没有表露出来,黑风一双环眼圆睁,死死盯着陈子锟,寻找着对方的破绽,陈子锟也紧盯着他,脚下开始移动,永定河的水流的很急,大船在左右颠簸,可是两人的步伐都很稳健。

    军师高喊了两声,可是没人应答,船上其他的人都已经被陈子锟解决掉了,偌大一艘船失去控制,随波逐流,船舱里血腥味和硝烟味浓郁,老烟肩膀和肚子上各中了一弹,血流如注,面色惨白,挣扎着爬起来,却又踉跄倒下,姚依蕾看见他的真容,顿时惊呼道:“是你!”

    老烟无力的惨笑,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让他应接不暇,大悲大喜轮番上阵,他已经承受不住了。

    “没错,姚小姐,是我串通他们绑了你的,没别的意思,就想混点钱花。”老烟气喘吁吁道。

    姚依蕾爬起来,狠狠踢了他一脚,转身想逃,却被军师一把抓住,匕首架在了脖子上:“别动!”

    “救我啊!”姚依蕾大叫一声,陈子锟猛然转头,趁着他分神的空当,黑风一记黑虎掏心,恶狠狠的攻了上来,陈子锟急忙格挡,两人一瞬间就过了七八招。

    陈子锟暗暗叫苦,黑风的武功并不是很高,招数也都是乡下野把式的路数,但是胜在力气大,动作快,抗击打能力强,若要论起来,于占魁都没他那么难对付。

    殊不知,黑风比陈子锟还心惊,这小子是他遇到最强的对手,手脚上的功夫就不提了,能打败于占魁的高手,功夫俊那是肯定的,关键是这小子还练过金钟罩铁布衫这一类横练的玩意,拳脚打在丫身上,跟砸在铁板上没啥两样,几十招下来,黑风就觉得胳膊腿生疼无比。

    这样打下去不是办法,黑风眼珠一转,看到地上死人腰间插着的手枪,就地一滚,抄起了手枪,大拇指掰开击锤瞄准陈子锟喝道:“别动!”

    陈子锟嘴角一抽:“狗日的,说好不用枪,你讲不讲江湖规矩。”

    黑风大笑:“江湖规矩,那是和道上朋友用的,和你这种官府走狗,有什么规矩可讲。”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一艘快船从后方迅速接近,船头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眉头紧皱,一手叉腰,另一手中捏着三枚边缘打磨的锋利无比的金钱镖,正是尾随而来的夏小青。

    前面一艘大船,行进轨迹很不正常,船舱千疮百孔,夏小青心中有数,飞身一跃上了大船,透过破损的船舱缝隙,正看到一个黑大汉用手枪瞄准陈子锟。

    “老子送你归西!”黑风咬牙切齿的扣动了扳机,说时迟那时快,三枚金钱镖呼啸而至,第一枚正卡在手枪击锤中间,子弹打不出去了,第二枚击中了他的手背和手腕,手枪登时落地走火,砰的一枪,正好打在军师的脚上,疼的他惨叫一声,却依然死死抓住姚依蕾不放。

    夏小青一跃而入,飘逸的身法如同燕子一般,黑风握着受伤的手不由得暗暗叫苦,又来一个高手,这回算是栽了

    “歹人!还不束手就擒。”夏小青叉腰而立,英姿飒爽。

    陈子锟见来了帮手,顿时士气大振,高声问道:“大队人马都到了么?”

    兵不厌诈,陈子锟这句话本来是吓唬黑风他们的,可惜夏小青是个直肠子,没听懂他的话,反而楞头愣脑的问道:“什么?”

    正分神的时候,失去控制的大船一头撞在岸边,船身剧烈摇晃起来,后舱的三匹马刨着蹄子嘶鸣不止,黑风大叫一声:“走!”身子一拧,朝陈子锟扑来。

    他这边拖住敌人,军师拖着姚依蕾向后舱而去,准备逃之夭夭,陈子锟岂能容他们再次得逞,他大喝一声,拳拳带风,打得黑风难以招架,节节败退。

    夏小青也没闲着,奔着军师就冲过来了,哪知道到了舱门口,顶篷上忽然扑下一个黑影,正扒在她的背上,一双短小的胳膊在夏小青脸上乱抓乱挠,正是一直隐藏起来的二当家。

    侏儒虽然身材矮小,但是力量可不小,四肢如同铁钳般牢牢抓住夏小青,左右摇晃都甩不下他。

    “军师,快走!”侏儒尖声大叫道。

    军师一咬牙,拖着姚依蕾就走,此时陈子锟依然被黑风缠住,夏小青亦被侏儒紧紧抓着施展不开,姚依蕾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她也顾不得矜持了,朝军师胳膊上狠狠咬下去,这一口下去真叫狠,活生生撕下一块肉来。

    军师疼的眼泪都出来了,此时此刻,也顾不得怜香惜玉了,化掌为刀,在姚依蕾脖子上猛砍一下,姚小姐千金之躯,哪里经得起这种打击,当即软绵绵的倒下去。

    军师解开缰绳,翻身上马,将姚依蕾提起放在马鞍前,一夹马腹:“驾!”

    战马在船上早就憋得不耐烦了,迈开四蹄跳上岸,军师回头高喊一声:“大当家!”

    黑风见军师已经平安上岸,便虚晃一招,闪身后退,陈子锟步步紧逼,此时被侏儒纠缠住的夏小青却扑通一声掉进了水里,侏儒在河里如鱼得水,一边狰狞的笑着,一边揪住夏小青的头发往水里按。

    夏小青呛了几口水,方寸大乱,大喊道:“救我,救我!”

    黑风见陈子锟眼神犹豫,便冷笑一声道:“看你救哪个!”

    陈子锟气的双手颤抖,贼人果然无耻,如果自己下水去救夏小青的话,黑风必然趁机袭击,如果自己不救人的话,夏小青就必死无疑,那侏儒腾出手来还是要来对付自己,合着自己是左右为难,横竖都要吃亏。

    “我先杀了你再说!”陈子锟手腕一翻,利刃在手,朝黑风猛扑过去,黑风见他来势汹汹,急忙闪避,战马都是通人性的,黑风的坐骑见主人被人追打,顿时嘶鸣一声,奋起蹄子来踢陈子锟,哪知道忙中出错,正中黑风的后背,这一蹄子下去可不轻,黑风当即喷了一口血栽倒在甲板上。

    “救我!”夏小青再度从水里探出头来,又被侏儒按了下去,一串气泡浮起,再也没有上来。

    “我来也!”陈子锟顾不上管黑风了,一头扎进水里,揪着侏儒就是一刀捅过去,刺刀洞穿他的胸膛,鲜血染红了河水,此时夏小青也已经失去知觉,朝着河底飘荡而落。

    陈子锟将刺刀叼在嘴里,一个猛子下去,抓起夏小青,奋力蹬腿,终于浮出了水面。

    “噗”一口浊气吐出,然后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然后拖着溺水的夏小青向岸边而去,上了岸,将夏小青平放在地上,试试她的鼻息,已经没了。

    夏小青淹死了,头上身上全是泥沙,一张小脸上血色全无。

    陈子锟急的团团转,忽然想到二柜曾经教过自己的“人工呼吸大法”,据说这个绝招可以将溺毙的人救活,只不过男女大妨,不便施救罢了。

    危难关头,顾不得那么许多了,陈子锟毅然伏下身子,捏住夏小青的鼻子,嘴对嘴朝她口腔内吹气。

    如此这般重复了几十次,就在吹气的时候,忽然夏小青的眼睛睁开了,惊得陈子锟慌忙撤了嘴,爬起来道:“你醒了?”

    说着他还舔了舔嘴唇,似乎意犹未尽的意思。

    “畜生!”夏小青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抬手抽了陈子锟一个大嘴巴,那叫一个脆响啊,比车把式甩的响鞭还脆生。

    陈子锟脸上顿时出现五个红印子,这一巴掌把他打懵了。

    夏小青小脸通红,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她并不清楚,她只知道自己被人占了便宜,而且是天大的便宜,嘴都让人亲过了,不活了!

    “呕”肚子里翻江倒海,一弯腰,大口大口混浊的河水吐了出来,夏小青弯腰狂吐不已。

    陈子锟见她并无大碍了,也不解释什么,飞奔回船上,哪里还有黑风的影子,连那两匹马也不见了。

    再看船舱里,金条都已经不见了,可银元和钞票都还在,老烟也奄奄一息的趴在舱里。

    陈子锟抓了一大把银元塞在怀里,又捡了一把没子弹的盒子炮插在腰间,跳上岸,对还在发呆的夏小青道:“你在这守着,我去追他们。”

    说罢沿着马蹄印疾奔而去,只留下夏小青傻傻的站在那里。

    上游,一艘小火轮轰隆隆响着开了过来,船头刷着几个黑字:水上巡警。

    夏老汉迎风站在船头,身后是一帮穿黑制服的水警,一个个端着枪煞有介事的样子。

    “看,绑匪的船在那里!”一个水警指着远处搁浅的木船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