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九章 水警上岸
水上巡警队是京师警察厅下辖的一个衙门,有百余人枪,小火轮三艘,舢板若干,负责京畿一带水上治安,要搁前清时候,这可是个肥差,从江南运来的米粮物资,不都得从运河上过,不说雁过拔毛吧,好歹也能混个肚子溜圆,盆满钵满。

    现如今铁路发达,北京到天津卫、到山海关、到张家口、到汉口,都连着铁路,火车可比船运方便快捷多了,运河上的买卖一落千丈,只剩下一些运大宗货物的货船和一些小渔船,水警们的日子也跟着难过起来,除了每月七块钱的饷钱,极少有别的进账。

    最近警察总监吴炳湘进行了一番人事调动,将原外城警察署的署长许国栋调到水警队去当队长,许国栋知道这是李定邦暗地里给自己捣的鬼,恨得牙根痒痒,却又无计可施,只能一天到晚呆在小火轮上钓鱼打发时间,幻想着有一天能重回城里,升官发财。

    机会很快就砸到了许国栋头上,小火轮正在永定河门头沟一带水域巡逻的时候,岸上有人大呼小叫,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虽然陆地上的事情不归水警管,但百无聊赖的许国栋一时间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竟然派人用小艇将那人带了上来。

    那人四十来岁年纪,穷苦人打扮,许国栋还以为是邻里纠纷之类的小案子,懒洋洋的躺在椅子上喝了一口茶,道:“什么事,说吧。”

    那人一抱拳,精气神挺足,像个练武的人,“官长,有大案子,交通部姚次长家的小姐被贼人绑了,在下追踪至此,失去踪迹,贼人应当是顺流而下了,在下势单力薄,还请官长调动人马,追剿贼人!”

    许国栋刚喝的茶水一口喷了出来,小茶壶也差点脱手而出,姚次长家的小姐被绑了,这可是滔天的大案子啊!他不敢怠慢,赶紧询问细节,那人如此这般的叙述了一遍,许国栋倒吸一口凉气,一个声音在心头响起:许国栋,你的机会来了!

    “生火,开足马力,给老子追!”许国栋跳起来下了命令,又对中年人拱手道:“怎么称呼?”

    中年人道:“我姓夏,天桥耍把式卖艺的,和女儿一起去香山拜佛遇上这事儿,咱不能不管啊,女儿先行一步追踪而去,在这河边留下暗记,我寻思着贼人凶悍,得请官府出面才行,所以才惊动了官长。”

    许国栋肃然起敬:“原来夏师傅乃江湖中人,失敬失敬,在下水警队长许国栋,夏师傅,您船头请。”

    “许队长请。”夏师傅双目炯炯,做了个有请的手势。

    两人来到船头,并肩而立,船工脱了小褂,抡起大锨,将上好的开滦白煤铲到锅炉里起,烈火熊熊,黑烟滚滚,许国栋扯着嗓子大喊道:“弟兄们,我姓许的刚上任,咱们还不熟,我这个人没别的好,就一条,见不得弟兄们挨饿受穷,现如今有一桩大案子,交通部姚次长家的小姐,让他妈的土匪给绑了!”

    水警们面面相觑,长久以来平淡的生活让他们的锐气消失殆尽,哪还有面对土匪的勇气。

    许国栋接着吼道:“弟兄们,咱们水警扬眉吐气的机会来了,灭了绑匪,救下姚小姐,我担保大家都有重赏,起码每人这个数!”

    说着伸出五只手指晃了晃。

    一个警目道:“五十?”

    许国栋一瞪眼:“你把姚次长当成什么了,人家可是大财主,五百!知道不,五百现大洋,只能多不能少。”

    警察们眼睛都直了,五百现大洋,什么概念!

    普通巡警每月薪水七块钱,扣掉三块五的伙食费,只剩下三块五,还要养活一家人,这日子就可想而知了,五百块钱,相当于十年薪水啊!

    许国栋见众水警的眼神开始活泛,又继续蛊惑道:“土匪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不是一个脑袋两条胳膊,挨上枪子照样得死,咱们一船二十个兄弟,有刀有枪,还怕他们不成?救了姚小姐,每人起码五百块,买宅子娶媳妇,都随你,谁要是不愿意干,我也不勉强,这就放他下船,弟兄们,咋整,你们说了算!”

    “对,许队长说的在理!”

    “跟他们干!”

    “救回姚小姐,赚大洋!”

    水警们的情绪被调动起来,挥舞着步枪嗷嗷直叫,许国栋欣慰的笑了,他不但有效的鼓舞起士气来,自己的威信也确定起来。

    小火轮冒着黑烟在永定河里横冲直撞,来往船只无不避让,不大光景便发现远处有一艘木船靠在岸边,船舱被砸的稀巴烂,到处都是血迹。

    夏师傅一颗心悬了起来,他担心的不是人质的安全,而是女儿的安危,女儿性子急,做事莽撞,万一遭遇不测,自己怎么对得起她九泉之下的娘亲啊。

    小火轮慢慢贴上那艘木船,水警们哗啦啦拉动着枪栓,如临大敌,许国栋一手握枪,一手拿着个洋铁皮做的话筒,大声喊话:“快出来投降,不然我们就开枪了。”

    一片死寂,没人答话。

    “队长你看。”一个水警指着河面喊道。

    河里浮着一具侏儒的尸体。

    夏师傅心中一动,根据阿福的叙述,绑匪中确实有个侏儒,他心中牵挂女儿,身子一晃就飞到了对方船上,漂亮的轻功让水警们叹为观止。

    在船上搜索一番,并未找到女儿,夏师傅冲小火轮喊道:“没有出气的了,过来吧。”

    水警们这才放心的跳帮过来,搜索一番,发现了五具血淋淋的尸体,还有满舱的大洋和钞票。

    “队长,还有个活的。”一个水警发现了奄奄一息的老烟。

    许国栋上去检查一番,命人给老烟包扎伤口,又给众水警打气道:“弟兄们,到手的鸭子不能让它飞了,有种的,跟我上岸救人。”

    “救人,救人!”水警们眼见土匪死伤累累,心中更加有了胜算。

    “小王,你马上回队部,用电话向警察厅吴总监报告,就说我们水警队发现了绑匪,经过激烈交火,击毙匪徒五人,活捉一人,目前正在登岸追击。”

    “是!”小王带了两个警察,拦了一条过路的船只,向北去了。

    许国栋又留下几个警察在船上守着,带着其余的人马,子弹上膛,刺刀出鞘,杀气腾腾的追踪而去。

    ……

    天渐渐暗下去了,黑风骑在马背上,脑子昏昏沉沉的,眼前的景物渐渐模糊,那一马蹄踢得他元气大伤,咳血不止,差点见了阎王。

    军师伤的也不轻,脚上挨了一枪,血水浸透了鞋子,胳膊上被姚小姐咬了一口,血肉模糊疼的厉害。

    “妈的,这女人属狗的!”军师低声骂了一句。

    姚小姐也好不到哪里去,衣服破破烂烂的,脸上青肿,额头上还有个大疙瘩,看起来就像是个难民,此刻她双手被缚骑在马上,怒目圆睁看着两个土匪。

    “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把你眼睛挖了。”军师低声恫吓她。

    姚小姐轻蔑的笑了:“你不是那种人。”

    “那你说说看,我是哪种人?”军师冷笑道。

    “秀才造反,三年不成,你就是个酸秀才。”姚依蕾道。

    这话戳中了军师的痛处,脸色一寒,不再搭理她。

    “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你放了我,我保证不会追究你的责任,还会给你赏钱,你要多少就给多少,怎么样。”姚依蕾审时度势,知道绑匪目前处境极差,正是分化瓦解,乱他们阵脚的好时机。

    军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大当家,黑风坐在马上摇摇欲坠,头上的血迹糊住了眼睛,丝毫没注意到他俩的对话。

    “哼,我是讲义气的人,不会做出卖兄弟的事情,你省省吧。”军师义正词严的拒绝了姚小姐,但姚依蕾却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一丝动摇。

    “大当家,你没事吧?”军师纵马来到黑风旁边问了一声。

    黑风抬起头来,嗓音沙哑:“被这畜生踢了一蹄子,疼得厉害。”

    “现在上哪儿去?”军师警惕的望着四周,低声道,他们浑身带伤,不敢走大路,此刻不知道走到什么乡旮旯去了,远处是农田和村庄,羊群在山坡上吃草,好一派田园风光。

    “回家,我怕是不行了,得见娘最后一面。”黑风吐出一口血来,声音弱的不行。

    “这个小妞怎么办?”军师问道。

    “带着她,我要是死了,在底下也得有个娘们陪着。”黑风从怀里掏出几根金条递给军师。

    “青彦,大哥对不住你,你是秀才出身,却跟我入了绿林为匪,我不是个好当家,做事粗手大脚,连累弟兄们送了性命,我要是死了,你不要给我报仇,带着钱去天津,去汉口,做点小买卖,别再走黑路了。”

    “大当家,你死不了的,我帮你找郎中。”军师哽咽道。

    黑风虚弱的摆摆手:“别耽误,回家,我想娘了。”

    军师含着眼泪点点头。

    “别让她跑了。”黑风努努嘴。

    军师扭头一看,姚依蕾不知道啥时候滚下马来,正撒腿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