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二章 要嫁他
回到车厂,薛平顺等人已经被警察厅派车恭恭敬敬的送了回来,绑匪的内应确系老烟无疑,再关着这些人已无必要,再说陈子锟可是救回姚小姐的大英雄,将来必是姚公馆的座上客,警察厅一帮老油条才不愿意得罪一个前途无量的角色。

    薛平顺他们白白吃了一场官司,还免费尝了老虎凳的滋味,按说应该满肚子委屈才是,可没有一人说这种话,进了一趟大牢,他们都被吓怕了,牢里冤死的鬼可不少,官字两个口,没罪名都能给你罗织一个,抓错了就抓错了,把你放了就是天大的恩惠,还赔偿,想都不敢想。

    人虽然救回来了,但案子还没结,警察厅方面继续追捕绑匪,警察军队倾巢而出,将黑风的老巢一扫而空,高各庄也被扫荡,黑风的瞎眼老母亲被警察捉拿归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过了一天就释放了,还请了洋人医生给她看眼疾。

    最倒霉的是京津一带的其他匪帮,莫名其妙就被剿灭,没被剿灭的也被官兵追的东躲西藏,而这起事件的两个罪魁祸首,黑风和苏青彦,却始终没有归案。

    吴炳湘很欣慰,虽然在这次绑票案中,警察厅出尽了丑,但最后破案的依然是自己的手下,这个许国栋还真是一把好手,当机立断,敢作敢为,这样的人才竟然放到水警队去当差,真是浪费。

    他当即下令,给许国栋升一级,调回警察厅任职,参与办案的水警,每人赏五块大洋。

    比起姚次长的赏金,警察厅这点钱当真不够塞牙缝的,如同许国栋许诺的那样,姚次长当真拿出一万块来犒赏大家,分摊到每个人头上,确实有五百块之多,只不过这笔钱大头归了警察厅那些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高阶警官,层层克扣下来,每人只能拿到五块钱了,不过这帮水警只是上岸溜达了一圈,并未真和贼人驳火拼命,能拿十块赏钱也算对得起他们了。

    其他协助破案的有功人员也得到姚次长的重赏,姚公馆的管家给陈子锟和夏家父女各送了五百现大洋。

    姚次长考虑到这案子闹得沸沸扬扬的对女儿的名誉有所损害,便施展自己的影响力,让北京报界不要刊登此事,可记者们才不买他的帐,照样把这事儿宣传的满城皆知,不但大肆宣扬,还要竭力歪曲,用了大量身陷魔窟、受尽凌虐之类群众喜闻乐见的词儿,有记者还叫嚣说,谁叫姚次长是亲日派呢,活该。

    姚次长看到《时报》上极尽的报道,雷霆大怒之余是深深的担忧,他驱车来到协和医院探望女儿,据医生说,这次姚小姐身体上并未受到很大的创伤,但是心灵伤害很严重,必须静养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隔着玻璃窗,姚次长看到女儿静静地坐在病床上,手里拿着一本书,是济慈的诗选,春日的阳光洒在病号服上,照着她线条柔美的小脸,恬静的如同一尊雕像。

    姚次长心中最柔软的角落被触动了,他悄悄走进病房,将手中纸盒放下道:“蕾蕾,你最喜欢吃的法国吐司。”

    姚依蕾转过头来,微微一笑:“谢谢爹地。”

    “乖。”姚次长伸手去抚摸女儿的长发,忽然看到桌上放着一份《时报》,心中一惊,说道:“谁买的报纸?”

    姚依蕾道:“爹地不必动怒,他们爱怎么写就怎么写吧,我们又何必为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一向刁蛮任性的女儿忽然变得如此懂事,姚次长真是百感交集,轻抚女儿秀发道:“蕾蕾,你想要什么,爹地给你买。”

    这句话是姚依蕾幼时,姚启桢经常说的一句话,那时候姚次长还是交通银行的高级职员,一家人住在上海,当父亲的经常抱着女儿去大马路上的百货商店,女儿喜欢什么,就给买什么,每当买了女儿想要的东西,蕾蕾都在在爹地脸上吧唧一口,每每想到这个片段,姚次长都会浮起幸福的微笑。

    此刻,姚依蕾脸上也漾起了小时候那样的笑容,偎依在父亲怀里小声道:“爹地,我想嫁人。”

    “什么!”姚启桢被吓了一跳,他让女儿选礼物,女儿竟然要嫁人,这是哪跟哪啊!

    不过他很快就回过味来,女儿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缠着要布娃娃的小丫头了,而是十八岁的大姑娘了,与其让她整天周旋在交际场中,还不如早点找个人嫁了,女人嘛,相夫教子才是正道。

    想到这里,姚次长笑眯眯的说道:“蕾蕾心中可有合适的人选?”

    姚依蕾小脸羞红,点点头没说话。

    姚次长爽朗的大笑,道:“蕾蕾也会脸红哦,说吧,他是哪个大学毕业的,在哪家洋行工作?又或者在政府哪个部?”

    姚依蕾摇摇头:“都不是。”

    姚次长皱眉道:“莫非是个洋人?”

    姚依蕾还是摇头:“不是。”

    “那到底是什么人?”姚次长大感意外,要知道女儿平时交往的都是北京城的青年才俊,富家公子、政府要员等,除了这些人,哪还有其他啊。

    “那到底是?”姚次长狐疑道。

    “就是救了我的陈子锟,他是开车厂的。”姚依蕾从容答道。

    一道霹雳从头顶闪过,姚次长完全懵了。

    开车厂?那不就是拉洋车的么,不就是苦力么,我堂堂交通部次长的女儿,竟然要嫁给北京城一个拉洋车的苦力!这要是传出去,姚家还有脸在北京立足么!

    天雷滚滚,把姚次长轰的晕头转向,一时间竟然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爹地,你怎么了?不会反应这么大吧。”姚依蕾伸手在父亲脸面晃了晃。

    “不行!”姚次长终于缓过劲来,一口就回绝了女儿的非分企图。

    “爹地~~”姚依蕾撒娇起来,若在平时,这一招无往而不利,可如今却丝毫不起作用,姚次长忽地站起来道:“知恩图报是应该的,可是也用不着以身相许啊,你想嫁给拉洋车的,除非我死!”

    说完气哼哼的出门去了,还吩咐自己带来的两个保镖守在门口,严禁女儿出门。

    他并没有走远,而是来到太太的病房,姚太太因为女儿被绑一事,悲伤过度引发旧疾,也住进了医院,此时还躺在病床上。

    把事情一说,太太也是大惊失色,“这怎么能行,得赶紧想个办法才是啊。”

    姚启桢双手一摊:“我能有什么办法,你女儿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姚太太道:“都是被你惯坏了……她不会效仿唐宝玥吧,要是那种闹法,咱们家可受不了。”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惶恐。

    姚启桢叹气道:“唐绍仪那个女儿,眼光比咱们女儿高多了,她相中的顾维钧是什么人,上海圣约翰大学毕业,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法学博士,外交部里最有前途的年轻人,青年才俊如斯,做女婿也没什么不妥的,可咱们女儿看中的是什么人啊,一个拉洋车的苦力。”

    姚太太愁容满面:“这可怎么办啊。”

    姚次长安慰道:“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做父母的,断不能让女儿走上一条不归路。”

    夫妻二人商量了一会之后,姚次长起身离开,路过女儿病房的时候,多了一个心眼,透过门缝看了一眼,女儿正乖乖躺在床上休息呢,他松了口气,自己蹑手蹑脚的下楼了。

    病房内,姚依蕾掀开被子爬起来,换上衬衫和背带裤,穿上网球鞋,把床单剪成长条,打了死结,一头系在铁床腿上,一头抛出窗户,敏捷的爬出窗户,下到一楼,拍拍巴掌,大摇大摆就出了医院。

    姚依蕾先叫了一辆洋车回了姚公馆,翻箱倒柜把自己的衣服都装箱打包,首饰盒子一扫而空,珍珠翡翠钻石黄金还有交通银行的存款折,全都装进随身小包里,这些大包袱小行李让佣人抬到楼下,装进汽车。

    一帮佣人瞠目结舌,不知道姚小姐唱的哪一出,眼睁睁的看着她亲自开车驶离了姚公馆。

    ……

    紫光车厂,许国栋正在拜会陈子锟,如今许国栋已经是京师警察厅侦缉队的大队长,位高权重,今非昔比,领子上也多了一颗星星,许队长知恩图报,升官没三天,就来拜会故人了。

    桌上放着两把盒子炮,正是被警察搜走的那两把,幸亏枪号已经被磨掉,要不然追究起来可是大麻烦。

    盒子炮下面压着一张卡纸,是许国栋帮忙办理的持枪执照,另有7.63口径子弹两盒,也是许国栋带来的礼物。

    “这礼物太重了,小弟当不起啊。”陈子锟拱手笑道。

    “区区意思不成敬意,兄弟,你飞黄腾达指日可待,到时候可不要忘了老哥哥我就是。”许国栋豪爽的笑道,经过此事之后,他更加认定陈子锟绝非池中物,现在巴结好了,将来必有用处。

    正说着,薛平顺快步进来道:“老板,姚小姐来了。”

    “哦,是和姚次长一起来的么?”陈子锟眉毛一扬,并不意外。

    薛平顺表情古怪:“一个人来的,还带着全部家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