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四章 开洋荤
陈子锟也有点慌神,拉车的日子里,他经常到书茶馆门口蹲着蹭免费的大鼓书听,什么康熙爷智擒鳌拜,乾隆爷五下江南的段子听的耳熟能详,这些故事里大内侍卫往往都是重要配角,在说书艺人的演绎中,御前侍卫们智勇双全,英俊潇洒,拉风的紧。

    不过仔细一看,这帮大内侍卫高矮胖瘦,弓腰驼背,卖相似乎不大好,不过脾气还挺大,当先一个高壮汉子冲这边喊道:“呔!哪里来的刁民,敢到大内撒野!不知道这是天子脚下么。”

    陈子锟的火腾的一下被勾起来了,虽然他在茶馆里听过大内侍卫的厉害,但更多时间是在北京大学耳濡目染民主自由的思想,大清帝国早他妈完蛋了,皇上也退位了,这帮侍卫老爷还敢狗仗人势,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妈了个巴子的,大内侍卫怎么地,爷照打不误。”陈子锟撸起了袖子,朝巴掌吐了口唾沫,回头问众兄弟:“你们是看着我打,还是一起上?”

    竟然是年龄最小的果儿第一个站出来,小胸脯挺得老高:“干他娘的!”

    然后是赵家勇,到底是当兵吃粮的人,胆子比一般人大:“锟哥,算我一个。”

    薛宝庆和小顺子对视一眼,都到了这份上了,再害怕也得硬着头皮上了。

    五兄弟摩拳擦掌,正要上前动手,忽然姚依蕾大喊一声:“等等!”

    陈子锟奇道:“怎么了?”

    姚依蕾飞奔回汽车,拿了一包刚才在路上买的爆米花回来,找个干净的台阶一坐,摆摆手道:“OK了。”

    陈子锟气的鼻子都歪了,一转头,冲那帮黄马褂喊道:“先说好,不许动家伙。”

    大内侍卫们也不含糊,纷纷将佩刀佩剑解下,横眉冷目走过来,双方站定,互相打量起来。

    侍卫们年纪都不小了,虽然脸刮得很干净,帽子马褂收拾的利利索索,但看起来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仔细一瞅,有几位爷的靴子上都打了补丁,不过脸上那股天子近臣的傲气却是嚣张的很。

    陈子锟粗声喝问:“哪个龟儿子打的电话?”

    一个侍卫怒道:“大胆!你可知已经犯了大不敬之罪?”

    “大你妈了个巴子。”陈子锟一拳打了过去,正中侍卫面颊,当场打得他鼻血横流,双方一拥而上,打起了群架。

    一交手才知道,传说中的大内侍卫也就那么回事,大清国都垮台好几年了,皇宫又有护军守着,侍卫们的功夫早就撂了荒,腰里也放了膘,充其量也就是手脚利索点的中年练家子而已,和这帮胡同里打出来的半大小子们堪堪打个平手。

    这场架打得那叫一个热闹,打到最后,基本上都趴下了,侍卫们盔歪甲斜,鼻青脸肿,黄马褂也撕烂了,当然薛宝庆、小顺子他们几个也好不到哪里去,浑身的衣服都撕烂了,坐在地上直喘粗气。

    神武门口只剩下侍卫头和陈子锟还在那里拳来脚往,虎虎生风,两人都暗暗吃惊于对方武艺之高强。

    双方并未以死相搏,都是点到为止,所以花样繁多,打得极为精彩,忽听神武门上一阵掌声,然后是个公鸭嗓嘎嘎响起:“打得好!”

    陈子锟抬头一看,一个十三四岁的瘦弱少年居高临下站在神武门城楼上,脸上架着一副墨晶眼镜,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当真欠揍。

    “你丫就是亨利?”陈子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对方这个德性,分明就是废帝宣统,要换了旁人,或许早就跪下磕头了,可他却偏不买这个帐。

    宣统笑道:“朕就是亨利,亨利就是朕。”

    小顺子他们几个面面相觑,全傻了,合着这场架是和皇上打得啊,皇上虽然退了位,可还是九五之尊的皇上,小民如何冒犯的起。

    “皇上吉祥!”小顺子最先反应过来,一个头磕下去,薛宝庆也跟着磕头山呼万岁,赵家勇不知所措,果儿更是张着大嘴,完全吓傻了。

    宣统皇帝哈哈大笑,一摆手:“让他们进来。”

    侍卫们将众少年连同姚依蕾带进了神武门,四周红墙耸立,角楼巍峨,青砖铺地,路两旁垂手而立之人都穿着前清的袍服,一个个面白无须,想必是传说中的太监。

    众人战战兢兢来到御花园西的一座宫殿,牌匾上赫然三个字“漱芳斋”,皇帝在正中坐下,身后站了一个太监总管,一个西装革履的洋人,陈子锟看见他洋人,不禁眼睛一亮,这不是曾经和斯坦利医生同到大杂院看过病的庄士敦么。

    宣统皇帝见他们进来,便从宝座上下来,径直走到陈子锟面前,向他伸出手:“welcometo紫禁城,密斯脱陈。”

    陈子锟不卑不亢的伸手和皇帝握了握,笑道:“皇上请我吃了八块钱一桌北京饭店的席面,我还没谢您呢。”

    皇帝又嘎嘎笑起来。

    庄士敦走来来说道:“那是一个玩笑,一个英国式的恶作剧,希望你不要介意。”

    陈子锟笑道:“当然不会介意,庄先生。”

    庄士敦一愣:“年轻人,你认识我?”

    陈子锟道:“一月份的时候,我曾经在花旗诊所很冒昧的拜会了您。”

    庄士敦恍然大悟:“我记得你。”

    宣统道:“他就是曾经打败过于占魁,独闯匪巢救回人质的陈子锟,报纸上都登过的,谁不认识啊。”

    陈子锟这才明白,合着皇上是成心和自己逗闷子来着。

    宣统显然对陈子锟一身的武功很感兴趣,他说自己的侍卫统领是光绪二十八年的武进士,精通少**当功夫,堪称大内第一人,这样的高手竟然和陈子锟打了个平手,可见陈子锟的功夫之高。

    “陈子锟,朕问你,你师从何人?”皇帝饶有兴趣的问道。

    “我的师承很杂,有精武门的迷踪拳,也有佛山宝芝林的腿功,还有武当剑法、外门的金钟罩等。”陈子锟侃侃而谈,皇帝眉飞色舞,一边听一边让侍卫统领从旁介绍。

    聊了一会,太监在皇帝耳畔低语两句,皇帝道:“传膳,我要在漱芳斋里宴请江湖上的朋友。”

    太监宫女们不敢怠慢,立刻行动起来,一刻钟后,漱芳斋里就摆上了御宴,大家伙一看,全傻了眼。

    所谓御宴,就是一些猪肉羊肉做的菜肴,花色单一不说,还是冷的,吃起来更是象木屑一样没滋味,不过好歹也是皇帝赐宴,大家打起精神,狠狠地吃了一回。

    宴罢,皇帝打了个哈欠,太监一挥拂尘:“尔等跪安吧。”

    众少年有的跪拜,有的鞠躬,退出漱芳斋,由侍卫领着出了神武门,上了汽车,一个个兴奋的溢于言表,能和皇上坐一块儿吃饭,这要是说出去,准没人信。

    “现在回去,太早了吧?”姚依蕾说。

    小顺子道:“姚小姐,您说想去哪儿,六国饭店?”

    “六国饭店早玩腻了,咱们去北京饭店吧,我请客。”

    “好!”少年们玩性大,一致通过,陈子锟也只能少数服从多数。

    汽车开到北京饭店门口,侍者惊讶的看到这辆轿车里竟然钻出五个穿着破衣烂衫的家伙来,正要上前呵斥,司机座上下来一个千娇百媚的少女,抬手就是一张大钞:“看好本小姐的车。”

    “好嘞,您这边请。”侍者立刻点头哈腰。

    姚小姐带着一帮土包子,昂首挺胸进了北京饭店的舞厅,找了座位坐下,侍者奉上酒水单,上面全是洋文,姚小姐看也不看就说:“给我开一瓶香槟。”

    侍者暗暗吃惊,香槟的价钱可不便宜,难道遇上喝霸王酒的了,正迟疑间,舞厅经理过来了,一眼看到姚依蕾,慌忙上前热情招呼:“姚小姐,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您可是稀客啊。”

    又对侍者呵斥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端酒。”

    侍者们这才知道,是真正的贵客来了,赶忙捧来各种酒水小吃,纯银的冰桶里盛着法国进口的香槟酒,瓶身上一层薄薄的露珠,琳琅满目的西式糕点,滋味比胡同口卖的饽饽、麦芽糖、冰糖葫芦什么的好吃多了,舞池里的灯光打在众人身上,光怪陆离。

    舞池里,红男绿女正在翩翩起舞,男的西装革履,女的长裙飘飘,少年们再看看自己身上打架撕扯的破破烂烂的中式短打,无不自惭形秽。

    “小顺子,我总算知道你说啥都要去六国饭店当差了。”薛宝庆喃喃道,这一幕完全将他震慑住了。

    小顺子眼中闪烁着希冀的光芒:“这才是生活啊,要是能一辈子这样,少活十年都心甘情愿。”

    “先生们,为了庆祝我们的胜利,干杯。”姚依蕾举起了香槟杯子,少年们也笨拙的拿起酒杯,六个酒杯碰到一起。

    “乞儿丝。”

    “干!”

    喝完了都咂嘴:“这香槟真好喝,甜丝丝的,还带泡泡。”

    “嗯,好喝是好喝,就是不够劲。”

    姚依蕾得意的一笑:“想要有劲的是吧?”打了个响指,侍者立刻凑过来。

    “五杯双份威士忌。”

    侍者刚要走,姚依蕾道:“还没说完,伏特加,朗姆酒、杜松子、白兰地,每样五杯。”

    不大工夫,一队侍者浩浩荡荡端着酒来了,少年们轮番品尝各色烈酒,喝的是头晕脑胀,神智不清。

    恍惚间,见一西装男士来拉姚依蕾的手,被姚小姐一把拍开,没等陈子锟动手,喝大了的小顺子就挥舞着酒瓶扑了上去,一酒瓶砸在对方头上。

    一场混战就此开始,挨揍的一方也是四五个人同来的,十几人在舞厅里大打出手,乐队却临危不乱,还演奏起了快节奏的西班牙斗牛士舞曲,玻璃破碎声,咒骂声,女人尖叫声,乐曲声混到一起,形成一首别开生面的交响乐。

    陈子锟等人刚打败了大内侍卫,正是意气风发,锐气十足的时候,区区几个西装男不在话下,很快就将他们全都放倒在地,五男一女逃出了舞厅,在停车场上跌跌撞撞的走着,畅快的大笑不止。

    爬上汽车,姚依蕾发动汽车,歪歪扭扭的开走了,幸亏北京夜间路上行人车辆甚少,要不然非得出事不可。

    回到紫光车厂,大家各回房间睡觉,姚依蕾已经醉的不行,陈子锟扶着她来到西厢房门口,推门进去,姚依蕾忽然扑上来,恶狠狠地封住了他的嘴。

    甜丝丝的味道,和香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