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七章 母女斗法
经过合计,陈子锟把这种宝泉的客户群定位为初到中国以及即将离开中国的洋人,刚到中国的人对古董一窍不通,即将离开的人正在筹办回国之后送给亲朋的礼物,而这种带有辜鸿铭注释、宣统帝题字的古钱匣子,正是最合适的礼物。

    铜钱的收集,木匣的定制,都是极其简单的事情,加上金丝绒布,纯银铭牌,成本也能控制在三块钱以内,重要的工作在于如何销售。

    这就该姚大小姐出马了,她穿上最漂亮的衣服,拿着精美的古钱匣子,来到六国饭店做宣传推广,她本来就伶牙俐齿,精通英文,又是六国饭店的常客,人头熟的很,很快就说服了经理,在饭店一楼的商店里摆上了样品和招牌,标明这是清朝紫禁城内库的压仓钱,每年皇帝祭天的时候都要使用这些铜钱来祈祷国泰民安,所以有着极其不同凡响的意义,仅限九套,每套一百美元,售完为止。

    一百美元,折合三百五十大洋,这样的价格对于有着特殊意义的铜钱来说,一点都不贵,而且这楠木匣子做的实在精美,匣子里陈列着从顺治朝到宣统朝几乎所有的制钱,有大有小,有铜钱有铁钱,最离谱的是,姚小姐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个穿黄马褂的蓝翎侍卫,煞有介事的站在一旁护卫,以此证明这玩意确实是从清宫里流出来的。

    能住六国饭店的都不是一般人,这里最便宜的房间是每晚六元,很多达官贵人在这儿包了客房长年累月的住着,欧洲的外交官更是来往频繁,区区一百块对他们来说真的不算什么,相反,如果标价十元的话,怕是就无人问津了。

    一天之内,九套限量版铜币就被人抢光了,陈子锟和姚依蕾到手九百美元,折合三千多大洋,姚小姐又恢复了往日的阔绰派头,见人就打赏,在一片阿谀奉承声中出了六国饭店,上了汽车。

    当然是陈子锟开车,他已经在姚依蕾手把手的教导下学会了开汽车这门手艺,一路来到当铺,拿着钱去买已经死当掉的首饰。

    朝奉很抱歉的告诉他们,首饰已经卖掉了。

    姚依蕾奇道:“这么快就卖了,谁买的?”

    朝奉吱吱唔唔,语焉不详。

    姚依蕾一张钞票拍过去,立刻得到答案:“您的那几件首饰,被姚次长收去了。”

    而此时陈子锟却注意到当铺里放着一辆脚踏车,似乎有些眼熟,让朝奉开了门进去一看,是瑞士阿尔卑斯牌的,车把手的赛璐珞边角有一点磨损,正是自己和林文静在胡同里学车时蹭刮的痕迹。

    往事浮上心头,新人已经换了旧人,望着旁边姚依蕾欢快俏丽的面容,陈子锟听到自己心底一声叹息。

    他还是花钱买下了脚踏车,但并未告诉姚依蕾这辆车的来历,另外又买了一辆新的英国造三枪牌自行车,托庄士敦先生送进紫禁城,权作给溥仪的润笔。

    ……

    六国饭店里,有人拿铜板卖出了金子价,这事儿立刻就传到了琉璃厂,琉璃厂一带都是卖古玩字画的专家,但是玩古泉的人并不多,因为这玩意实在不稀罕,尤其是前清的制钱,尚未完全退出流通,满大街都是,小孩都拿铜板缝到鸡毛毽子里玩。

    即使是玩古泉的,也是收集春秋、战国、秦汉之类的钱币,什么刀币铲币,秦半两汉五铢之类的,谁玩康熙通宝啊,可偏偏就有人干了这事,还把大天吹破,说是什么皇帝祭天时候用的,一盒子破烂铜钱,能卖出三百五十大洋的天价去,这事儿在琉璃厂传开了,可把生意人们气的不轻。

    “就那样的玩意,最多值五块钱,还是买的盒子钱。”有人这样说。

    “我呸,还五块钱,我看一块五都不值,这帮不知羞耻的骗子,把咱们古玩行的脸面都丢尽了!”也有人这样骂道。

    说归说,骂归骂,这帮人的心眼可立刻活泛起来,弄了一大堆的康熙通宝、乾隆通宝,也用楠木匣子盛着,巴巴的送到东交民巷、六国饭店去卖给洋人,小算盘一个个打得还挺好,你不是卖的贼贵么,俺们偏偏就卖的便宜,俺们也不贪心,每套买五十个大洋就行。

    哪知道到了地方,人家洋人根本不吃你这一套,瞄一眼就说:“no,no。”

    钱贩子们也略懂洋文,知道这是不的意思,赶紧解释:“都是一样的铜钱啊。”

    洋人就说了:“人家那是大内流出来的绝版,你这个呢,大街上收来的吧,一毛钱能换一大堆,还敢卖五十块,你丫穷疯了吧。”

    钱贩子们说:“哪有什么绝版啊,都是一样的。”

    洋人说:“俺们问过庄士敦先生了,确实是皇帝亲笔题词,难道放着英国绅士不信,信你们这些狡猾的中国人?”

    钱贩子急眼了,说:“那俺们不卖五十块总行可吧,您给二十块钱就成,权当交个朋友。”

    洋人还是说NO,把钱贩子们带到六国饭店橱窗旁,里面赫然摆着“宝泉”牌的铜币纪念品,楠木匣子换成胡桃木,金丝绒换成红绸子,每套标价大洋十元,摆在橱窗里光明正大的卖。

    钱贩子们没招了,心悦诚服,无话可说。

    ……

    姚公馆,姚启桢正坐在书房里抽着烟斗看文件,一页页的翻着,可内容一点没往脑子里面进,全是女儿的事情,他深知自己的女儿的脾气,什么事都得由着她,万一她真学了唐绍仪的女儿,为了嫁给顾维钧,堂堂总理千金在八大胡同挂牌做生意,自己这张脸可往哪里放。

    正胡思乱想着,管家跑进来,上气不接下气:“老爷,不好了,小姐在卖……卖……”

    姚次长把手里的文件狠狠往桌上一抽:“卖什么,说清楚!”

    “卖铜钱,在六国饭店向那些洋人兜售铜钱,一匣卖一百美元,赚翻了都。”管家擦了把汗,终于把话说全了。

    姚次长一颗心放回了肚里,心说不是卖身就好啊。

    太太听到消息也来了,让管家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姚次长怒道:“哼,她倒是真效仿卓文君,当垆卖酒,这是故意想让我难堪。”

    太太打发了管家,问姚次长:“咱们女儿从小到大,花过多少钱?”

    姚次长道:“没有十万也有八万……你问这个作甚?”

    “蕾蕾花了那么多钱,可曾自己赚过一分钱?”

    姚次长若有所思,把个烟斗抽的吧嗒吧嗒。

    太太又说:“蕾蕾现在知道上进了,这是好事,照我说啊,这事儿不能堵,只能疏。”

    姚次长道:“你有什么好办法?”

    太太道:“咱们女儿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就喜欢和你顶着来,现在经济封锁这一招已经没用了,只能来个缓兵之计。”

    “怎讲?”

    “你把蕾蕾叫来,我来和她谈,别的你这个当爹的就别管了。”

    姚次长放下不面子亲自打电话,还是让管家按照太太的吩咐如此这般的打了一个电话。

    “小姐,太太病的厉害,三天水米没沾牙了……”管家拨通了电话,哽咽着说道。

    那边姚依蕾坐不住了:“爹地怎么没告诉我?”

    “老爷说了,不让告诉你,小姐,您可千万别回来了,老爷说了,看见你就打断你的腿。”

    电话挂了,姚依蕾忧心忡忡,看来自己这回闯的祸真不小,把妈咪都给气病了,爹地不让自己回家,哼,那就偏要回去。

    正准备动身,忽然脑子一转,不行,这么回去被扣下怎么办,姚依蕾眼珠一转,找了一个小枕头塞在衣服下面,挺着肚子走了两步,摆出孕妇的造型来,呲牙笑了。

    ……

    半小时后,姚公馆,姚小姐风风火火赶到楼上,正看到妈咪坐在摇椅上优哉游哉,桌子上摆着茶水和糕点。

    “蕾蕾,你来了,陪妈咪喝杯下午茶。”太太轻声细语,面色红润,哪有重病的样子。

    姚依蕾知道受骗了,很不高兴,但既然来了,就得探探父母的态度,她往椅子上一坐,特意显出自己的肚子来。

    知女莫若母,太太搭眼一看就笑了:“蕾蕾,装怀孕不是这种装法,你要把枕头绑在小腹上才行,你绑在胃上,人家还以为你吃成了猪八戒呢。”

    被揭穿了把戏,姚依蕾很生气,拿出枕头丢在一旁,吃喝起来。

    太太劝道:“蕾蕾啊,你铁了心要嫁给姓陈的,爹地妈咪也只能由你。”

    姚依蕾眼睛一亮:“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过我们家蕾蕾这么漂亮可爱,女婿也不能差了,要不然被人家笑话,你爹地和我的面子就都没了,你说是么?”

    姚依蕾听出母亲口气松动,便问道:“那怎么样你们才满意?”

    “很简单,我们姚家不是那种不开化的死脑筋,并不讲究什么门当户对,但是起码的能力是要具备的,比如名牌大学毕业,有赚钱养家的能力,不要求有你爹地这么厉害,起码要在三年之内混到十万身家,这个要求,不算高吧。”

    姚依蕾笑了:“妈咪,以前那些追我的人,基本上每个都能达到这两个标准,可您知道,为什么我不选他们么?”

    “为什么?”

    “因为陈子锟比他们都要优秀的多”

    “此话怎讲?他不就是个拉洋车的么,外带会点国术。”

    “妈咪,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姚依蕾矜持的笑了,心中暗想,难道陈子锟是南方革命党这样的机密我会告诉你么。

    ……

    推荐一本新书,小农民的官场新书《官路逍遥》。

    本站的官场书,大多是市委书记大战山口组这种调调的,虽然打得热闹,但是官场味不足,这本书却是一本真正意义的官场书,基层官僚嘴脸刻画深刻,入木三分,而且相当的YD,较为适合高端口味的读者。

    书号138732,小农民重出江湖之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