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八章 见丈母娘
女儿笑的很诡异,姚太太有些心虚,问道:“蕾蕾,有什么事情瞒着妈咪?”

    姚依蕾把头摇得象个拨浪鼓,可是小女孩爱炫耀的心性又忍不住,故作神秘道:“妈咪,我告诉你,你千万不要告诉爹地。”

    “保证不告诉他,这是咱们娘俩之间的秘密。”姚太太满口答应。

    “其实……陈子锟他法语很棒的。”姚依蕾道。

    姚太太笑了:“蕾蕾,他的法语是你教的吧,聪明好学是个优点,但是还不够。”

    姚依蕾争辩道:“才不是呢,我这半瓶子醋的法语水平,哄哄那些不懂的人还行,根本不能上场面,陈子锟可以流利的和法国人对话呢。”

    姚太太心中一动,她可不是那种孤陋寡闻的贵妇人,平时经常看个报纸什么的,知道欧战期间中国派了五十万劳工去法国,看来这个陈子锟就是这五十万中的一员。

    “好吧,看来他去过法国,见过世面,这一点不错,还有其他的么?”姚太太问道。

    “其他的你都知道了。”姚依蕾忽然很后悔,母亲和自己一样,也是个大嘴巴,难保不把自己的话告诉父亲,要知道陈子锟可是杀过日本人,政府的通缉要犯,万一露了相,那就真要逃之夭夭了。

    她一阵后怕,赶紧把这茬掀过去,好在姚太太也没有深入追问的意思,母女俩聊了一会,姚太太说:“那就先这样定了,这桩亲事我和你爹地都不反对,我们给他一个机会证明自己,同时你也不要再住在车厂里了,这几天北京的报纸都疯了似的刊登你的花边新闻,知道的明白那是政敌在对付你爹地,不知道的还以为咱家多么不堪呢。”

    姚依蕾点头道:“只要爹地妈咪不反对,我搬回来住也行,不过……什么时候可以办喜事呢?”

    姚太太柳眉倒竖,一根手指头戳到女儿额头上:“你呀,一点不知羞,那有点姑娘家的样子,你现在才十八岁好不好?这样,等小陈考上大学再说,两年,我们给他两年时间,如果他能证明自己的实力,就在你二十岁生日的时候订婚。”

    “两年,这么久?”姚依蕾故意做出夸张的表情。

    “我说你这个孩子怎么就这么急着嫁人呢,你知不知道生孩子很疼的,生了孩子之后身材也会变形,象小陈这样的乡下人家,肯定讲究多子多福,到时候你就一个接一个的帮他生孩子好了,生一大堆孩子你们连车夫都不用雇了,是吧。”

    姚太太的伶牙俐齿远胜女儿,不大工夫姚依蕾就败下阵来,终于妥协。

    女儿回紫光车厂拿行李去了,姚太太得意洋洋,给丈夫打电话表功:“办妥了,女儿答应回来住,我许她两年后和姓陈的订婚。”

    姚次长正被日本代表团磨得头脑发昏,接到电话当场就冒火了:“荒唐,婚姻大事你怎么一个人就做主了。”

    姚太太嗔道:“我这不是缓兵之计么,咱女儿干什么都是五分钟热度,等两年后早把姓陈的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姚次长这才转怒为喜:“夫人高见。”

    ……

    宣武门内头发胡同,王栋梁拉着洋车回来,在胡同口看见一个穿西装的年轻人,捧着个大黑匣子,鬼鬼祟祟的站在那里,他心里嘀咕起来,这家伙在这儿转悠有好几天了,莫非是个小偷?

    回到车厂把这事儿向陈子锟报告了一下,陈子锟心中暗道,莫非是日本人的特务盯上我了?

    回屋取了手枪塞在裤腰带上,用大褂盖上,从侧门出了车厂,迂回到胡同口,正看到那个西装客探头探脑,陈子锟右手握刀藏在身后,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西装客猛回头,竟是一张青涩稚嫩的面孔,看样子绝非日本特务。

    “你在这儿干什么?”陈子锟开门见山的问道。

    那小子反问道:“你是紫光车厂的工人?”

    “我是,怎么?”

    “哦,我是京报的记者阮铭川,想请你吃顿饭,顺便聊聊。”

    陈子锟哑然失笑,原来是个记者,看他一脸迫切的样子,便答应了:“这事儿稀罕了,没事有人请吃饭,行啊。”

    阮铭川很高兴,和陈子锟来到胡同口的二荤铺,要了一盘炒猪肝,一盘溜大肠,一盘烧豆腐,四个牛舌头饼,还有一壶二锅头,兴致勃勃道:“吃,不够再点。”

    陈子锟毫不客气吃起来,阮铭川把照相机放下,拿出一个小本子,从西装口袋里摘下钢笔,哈了口热气湿润笔头凝固的墨水,道:“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说。”陈子锟酒满口肉满腮,吃的不亦乐乎。

    “你们车厂,最近来了一位姓姚的小姐,对吧?”

    陈子锟心中一动,原来是冲着这事儿来的啊,搞了半天还是位娱记。

    “对,有这么一位。”

    “你能告诉我一些她生活中的琐事么,比如和谁一起睡?几点起床,都吃什么东西,玩什么?”阮记者满心的欢心,拿笔的手都有些颤抖。

    陈子锟反问道:“你一个记者,不去打听巴黎和会,山东问题,反而探听人家大姑娘和谁睡觉,你不嫌丢人啊?”

    阮记者嫩脸一红,没想到一个车夫竟然能说出这般大道理来,他放下笔郑重答道:“挖姚次长家小姐的花边新闻,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战斗,为民族,为国家的战斗。”

    陈子锟笑了:“好笑了,你给我说说,花边新闻怎么就战斗了?”

    阮记者道:“交通部次长姚启桢,和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一样,都是新交通系的首脑人物,著名的亲日派,人人得而诛之的卖国贼,他们以山东铁路主权为代价,向日本谋得大笔借款,得以开展内战,屠杀人民,我辈报人,虽然不能上阵杀贼,但亦可以笔为枪,在舆论上打击这个卖国贼。”

    陈子锟道:“这些都是谁教给你的?”

    阮记者道:“这些都是我的恩师和偶像,京报主编邵飘萍先生讲的。”

    陈子锟道:“你回去告诉邵先生,舆论自由没错,可是刺探他人隐私,用一个小姑娘的清誉来打击对手,未免不太厚道,这次念在你请我吃饭的份上就算了,若有下次,一定打得你娘都认不出你。”

    阮记者战战兢兢:“你是?”

    “我就是陈子锟。”

    “啊,你就是那个……”阮记者目瞪口呆。

    姚小姐的汽车在胡同里呼啸而过,陈子锟离席,道:“谢谢你的酒,回见。”说罢扬长而去。

    回到车厂,姚依蕾兴冲冲的告诉他,家里已经同意两人的交往了。

    “只要你考上大学,三年赚十万块,就让咱们订婚。”姚小姐兴奋的直跳。

    订婚……陈子锟有些迷茫了,自己刚从关东老林子里钻出来没多久,还搞不清楚自己的祖籍在哪里,父母是谁,这就要订婚了,这个……未免太快了吧。

    “怎么,没听明白?”姚依蕾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太快。”陈子锟苦笑道。

    “不管那么多了,现在你跟我回家一趟,见一见你未来的丈母娘,给我精神点,知道不?”姚依蕾欢快的跑回去收拾行李去了。

    半小时后,收拾停当,乘车离开车厂,路过胡同口的时候,陈子锟看到阮铭川还捧着照相机站在那儿,便停下车探头说道:“阮记者,送你一条新闻,姚小姐已经搬回府了。”

    等阮记者回过神来,汽车已经开走了,他赶紧捧起相机,照了一张汽车的背影。

    回到报社,找到总编邵飘萍一说,邵总编大怒:“袁世凯称帝之时,我多次撰文抨击之,都没有人敢威胁我,如今不过是采访一则花边新闻,就有人横加阻挠,这是对自由的亵渎!”

    骂归骂,他还是让阮铭川不要再去跟姚小姐的花边新闻了。

    “小阮啊,报社有更重要的任务交给你。”邵总编语重心长的说道。

    ……

    陈子锟重回姚公馆,以往都是作为下人从侧门进的,而今却是作为上门女婿而来,身份地位有了质的飞跃,待遇也大为不同,姚家的大黑铁门为他敞开,下人们知道小姐回府,都站在门口迎接,倒把陈子锟吓一跳。

    “妈了个巴子的,这么隆重。”陈子锟感叹道。

    姚依蕾趴在他肩膀上吃吃笑道:“是不是觉得受宠若惊啊。”

    “毛,老子见过的大场面多了去了。”陈子锟打开车门,自以为很潇洒的跳下车来。

    看到他从司机位上下来,阿福不由得心生怨恨,这小子不但把姚小姐给骗到手了,连自己汽车夫的差使也给抢了去,老天爷咋不劈死你呢。

    进了客厅,姚太太笑吟吟坐在沙发上,见他们进来也不起身,只是随手一指道:“来了,坐吧。”

    姚依蕾注意到,今天母亲穿的很气派,把钻石项链都挂上了,整个人容光焕发,仪态万方,大概是想给毛脚女婿造成一种威压吧

    陈子锟似乎没感受到什么威压,大大咧咧的坐下,目不斜视。

    “小陈是吧,你是哪里人,家里还有什么人?”姚太太似乎是漫不经心的问起,姚依蕾的心却悬了起来,不知道陈子锟将会如何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