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二章 阴差阳错之英雄
有了熊希龄的保证,薛平顺这才放心回车厂,他怕车夫们多心,就没把这个事儿告诉大家。

    晚上,小顺子下班回来,眉飞色舞的告诉大家,学生把卖国贼曹汝霖的宅子给烧了,还把章宗祥给打了一顿。

    “我听说啊,曹汝霖这个卖国贼家堂屋里供着日本天皇的塑像,还是纯金的!”他煞有介事的向车夫们讲着自己道听途说来的消息。

    车夫们正蹲着吃饭,一个车夫纳闷道:“中国人家里不供祖宗,供日本天皇,他图的啥?”

    小顺子解释道:“他是汉奸啊,日本人的走狗,你当他那么大宅子怎么来的?都是吃的日本人的回扣。”

    车夫们似懂非懂,听小顺子唾沫横飞的讲着,薛宝庆回来了,在旁边听了一会子,忽然插嘴道:“拉倒吧,你听的都是谣言,其实赵家楼那把火是曹汝霖自己放的。”

    小顺子道:“嗨,稀奇了,曹汝霖傻了不成,自己点火烧自家宅子。”

    宝庆撇撇嘴,卖弄道:“你不懂了吧,他家里藏着卖国的文件,怕被学生搜了去,干脆一把火全烧了。”

    小顺子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这老小子果然心狠,我看他不光是想销毁证据,还想把学生也给烧死。”

    宝庆点点头:“我估摸着也有这个意思。”

    薛平顺沉着脸走过来,喝道:“饭菜都堵不住你们的嘴,赶紧吃了挺尸去,胡咧咧啥呢。”

    车夫们顿时闷头吃饭不敢说话了,小顺子和宝庆也吐吐舌头,偷笑起来。

    “大锟子咋没回来?”宝庆低声问。

    “兴许留下过夜了。”小顺子神秘的一笑。

    ……

    警察厅拘留所,警察将逮捕的学生们一一审问并且记录在案,火烧赵家楼一案中共拘捕三十三人,其中北大二十人,高等师范八人,工业学校两人、中大一人,汇文大学一人,还有一个不是学生,是个车夫。

    这三十三人都宣称自己只是在赵家楼附近看热闹,并未参与放火打人事件,都是学生大爷,文曲星下凡,就连那个车夫也是有背景的人物,许长官打过招呼说要照顾着呢,所以警察们哪敢用刑,只能先关着,等待上峰发话。

    所有人犯都被照了相,按了手印,再关回牢房,有些学生开始害怕了,但匡互生等人却依然谈笑风生,仿佛坐牢是一件很光彩的事情。

    陈子锟有些着急,按说姚依蕾也该想办法把自己弄出去了,事情拖到现在,恐怕什么地方出了变故。

    就这样过了一夜,第二天,社会名流、汪大燮、王宠惠、林长民等人出面保释被捕学生,警察厅予以拒绝;十四所大专学校的校长联名求见大总统徐世昌,总理钱能训,教育总长傅增湘,要求释放学生,政府高官均拒而不见。

    不但不接见校长们,徐世昌还下令警察厅严加防范此等事件再次发生,如有扰乱秩序,不服弹压者,立刻逮捕法办,勿稍疏弛。

    大学校长是社会上最受崇敬之人,地位远高于政府官员,平时别说是校长联名了,就是随便单独一个校长,想见大总统,总理,也是一句话的事情,这次居然被冷冷拒绝,足以说明事态之严重,又有小道消息说,这是太上皇段祺瑞发怒的结果,而段祺瑞发怒,是因为他的日本主子骂了他。

    一时间阴云压顶,北京笼罩在暴风骤雨来临前的黑暗中。

    陆军次长徐树铮收到了警察厅方面送来的档案,看着案卷上一张张年轻的面孔,他微微叹息:“奈何做贼啊……”

    忽然,徐次长的目光停留在最后一页档案上,相片中的人竟然如此眼熟,他忽地站起,在屋里来回跺了几步,又拿起案卷,用毛笔在相片的人脸上勾了两撇小胡子。

    “就是他!”徐树铮一拳砸在办公桌上,踏破铁鞋无觅处啊,大闹安福俱乐部,打死八名护兵的苏俄特务,竟然隐藏在学生中,不用问,火烧赵家楼就是出自他们的阴谋!

    “来人啊!”徐树铮大喝一声,副官应声而入,敬礼道:“次长有何吩咐?”

    徐树铮道:“把最近一个月的《时报》拿来。”

    副官很快拿来了报纸,徐树铮迅速阅览着,几分钟后就找到了自己需要的内容。

    报纸上赫然印着醒目的标题:“交通部次长千金与车夫同居已达一周!”

    下面正文中,提到了那个走桃花运的车夫名字,正是陈子锟,再看警察厅的案卷,也是陈子锟。

    这绝不是巧合!徐树铮沉思起来,六国饭店里的一幕,还有日本特务被杀一案,全都浮现在眼前,这一切绝不是巧合。

    苏俄特务的触手伸的可够长的,不但和林长民等人勾结,还费尽心机的接近交通系的干将,不管他们出于什么动机,但目的总归只有一个,那就是推翻现政府。

    如何处置这个苏俄特务成了徐树铮的难题,一枪毙了他固然简单,但肯定会引起舆论反弹,毕竟这家伙有伪装的身份,还和闹事学生混在了一起,事情更加复杂化,以目前错综复杂的局势来看,自己不宜出手。

    徐树铮很快就想到了三十六计中的借刀杀人这一招,自己大可置身事外,让日本人去和苏俄人斗法,想到这里,他撕下最后一页案卷,装进信封里,派人送往日本公使馆。

    ……

    徐树铮的政治神经也是很敏感的,校长联名保释学生失败后,北京乃至全国迅速陷入谴责政府,声援学生的风潮中去,各界名流纷纷出面声援学生,就连政府里亲直系的高官也开始动作,教育总长傅增湘更是屡次递交辞呈。

    在此重压之下,政府只好妥协,允许林长民等名流将学生保释。

    五月七日,京师警察厅拘留所,三十三名火烧赵家楼的嫌疑人被保释出狱,一出拘留所大门,他们就被惊呆了,外面黑压压一片全是人,有人高呼:“向被捕同学致敬!”然后几百人一起欢呼,一群女学生跑过来,将花环戴在他们脖子上,然后更多人冲过来,将这三十三人抬在肩膀上,浩浩荡荡而去。

    陈子锟脖子上也套了一个花环,被两个学生抬着走路,面对欢迎的人群,他兴奋的有些眩晕,天上艳阳高照,明媚无比。

    远处胡同里,两个身材敦实,留仁丹胡子的家伙,压了压礼帽檐,转身走了。

    林长民在什刹海北面的会贤堂饭庄设宴为被捕学生压惊,熊希龄、汪大燮等社会名流均到场,场面蔚为壮观,陈子锟也和学生们一道接受敬酒,搞得他很有些羞愧。

    “其实我真的没做什么。”他向前来敬酒的熊希龄解释道。

    “呵呵,我是了解你的,你要做了什么的话,恐怕章宗祥就不是重伤了。”熊希龄会心的一笑,举起酒杯和他碰了碰,道:“敬我们的英雄。”

    周围人都举起了酒杯:“敬英雄!”

    陈子锟觉得脸上有些发烧,阴差阳错自己就成了英雄,早知道上去踢章宗祥两脚,或者指导学生放火了,四号是南风天,应该在上风口点火才对……不过说这些都迟了,关键是他很享受这种当英雄的感觉。

    林长民举杯道:“同学们,静一静。”

    四下里安静下来。

    “同学们,刚才林某接到总统府的命令,由我们外交协会发起,本应于今日召开的,旨在唤醒民众意识,挽救山东主权的国民大会,被他们毫无道理的取缔了!”随着最后这声怒吼,林长民愤怒的挥动着胳膊,眼中尽是悲哀和不屈。

    学生们一阵骚动,有人振臂高呼:“打倒卖国政府!”

    口号声此起彼伏,陈子锟也跟着怒吼了几声,喊得热血沸腾。

    林长民伸手压了压,接着说:“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三个卖国政客的辞呈,竟然被大总统退回,还夸赞他们说什么体国公诚,简直就是荒谬,简直就是无耻!难道卖国有功,爱国反而要接受审判么!”

    又是一片愤怒的吼声。

    饭后,会贤堂老板表示,为了表达对爱国学生的敬仰之情,这顿饭他请了,林长民等人大为感慨,就连市井之人都有爱国意识,高居庙堂之辈竟然满心都是卖国,只是可悲可叹。

    ……

    六国饭店,一个日本人找到了约翰逊总经理,递上了日本公使馆武官助理的名片,要求调阅饭店华籍员工的资料,约翰逊虽然打心眼里不喜欢日本人,但他知道,这帮精力旺盛的小矮子不达目的是绝不会罢休的,便耸耸肩,拿起电话打给饭店人事部,让他们配合这位山本先生。

    山本武夫来到饭店人事部,仔细查阅了员工档案,终于锁定了一张面孔,照片上,小顺子笑的阳光灿烂。

    “这是饭店侍应生汤姆,一向机灵能干,正准备升他做领班呢,你们找他什么事?”人事部襄理介绍道。

    山本武夫随口胡诌道:“他捡到公使馆荒木参赞的钱包送了回去,我是来感谢他的,您可以叫他来一下么。”

    “当然可以。”人事部襄理马上拿起电话打到前台,让人把汤姆叫来。

    小顺子正在衣帽间和女侍者打情骂俏,一个同事过来说道:“汤姆,人事部叫你过去。”

    “啥事?”

    “不知道,大概是要提拔你做领班吧。”

    “万瑞古德!”小顺子得意洋洋的站在镜子前整理了一下领结,兴高采烈的抄近路向人事部去了,通过走廊的时候正好可以看见人事部的窗子,他喜滋滋的瞧过去,却看到一张颇为熟悉的面孔。

    这个人是日本特务,有段时间经常呆在六国饭店等着抓“朱利安”,也就是大锟子!

    小顺子嗖的一下就蹲在了地上,生怕日本特务看到自己,他战战兢兢的爬出走廊,直接跑出饭店,叫了一辆洋车,上气不接下气道:“快,去宣武门内头头发胡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