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三章 跟哥去闯上海滩
严格来说,武官助理山本武夫并不是特务,而是暂且当作特务使用的帝国军人,这是因为段祺瑞主导下的政府和日本帝国关系和睦,大多数事情只需外交照会即可,甚至不需要外交官出面,一个电话就能办的妥妥的。

    但是毕竟有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需要有人办理,所以山本武夫就担当起这个重任来,他的手下由两部分人组成,一部分是在华浪人,一部分是驻东交民巷的皇军士兵,但浪人散漫,士兵墨守陈规,都不是经过专业培训的优秀特务。

    三个月前,一伙苏俄特务杀害了两名山本的部下,并且一直逍遥法外,这件事被山本武夫铭记在心,深以为耻,幸运的是,这个案子最近有了转机,徐树铮派人送来一张纸,上面正写着其中一名疑似华裔苏俄特务的资料,山本没有立刻向上级报告,而是将这张纸藏在了身上,准备擒获对方之后再行报告,这样即便认错了人也有回旋的余地。

    山本一直认为,苏俄特务在使馆区里有卧底,而且这个人很可能就在六国饭店里,经过一番调查,他很快锁定了六国饭店一个侍者,这个人在案中起到透风报信的作用,危害极大,山本一方面派人去警察厅拘留所监控陈子锟的动向,一方面亲自去六国饭店摸底。

    日本人的作风向来是有板有眼,一丝不苟,山本武夫就是一个典型,在人事部办公室里正襟危坐等了十五分钟后,人还没来,他看看手表,不悦道:“人怎么还没到?”

    人事部襄理白了他一眼,还是拿起了电话询问前台,被告知早就通知到汤姆了,山本眉头一皱,知道事情不妙了,站起来一鞠躬:“打扰了。”出门便走。

    ……

    会贤堂饭庄,酒宴已经结束,学生们各自回校,熊希龄邀请陈子锟坐自己的车同归,被他婉言谢绝,说是还要去见一个朋友。

    陈子锟出了饭庄,不远处两个正靠着自行车抽烟的汉子赶紧站了起来,地上一堆烟蒂,由于角度问题,陈子锟并未看见他俩,而是发现了一个熟人。

    “这不是阮记者么?”陈子锟笑道。

    阮铭川热情的伸出手:“没想到你是爱国英雄,咱们可以交个朋友么。”

    陈子锟和他握手道:“你请我吃过饭,咱们已经是朋友了。”

    两人边聊变走,春天的大街上车水马龙,热闹非常,不远处支了个算命摊子,一个戴墨镜穿长衫的算命先生正叫住路人道:“这位大婶,我看你印堂发暗,最近犯小人啊。”

    挎着篮子的妇人白了他一眼,骂道:“疯子。”扭头走了。

    算命先生摇头叹息:“不信我的话,早晚要吃亏啊。”回头正巧看到陈子锟过来,又吆喝起来:“这位先生,我看你面带晦气,马上要倒大霉啊。”

    “瞎说什么呢。”阮铭川呵斥道。

    陈子锟却拱手道:“胡半仙,又见面了,您怎么老换地方啊。”

    原来这个算命先生就是在法源寺门口给陈子锟指明香山方向有他身世下落的胡半仙。

    胡半仙也认出了陈子锟,他拉着陈子锟坐下,道:“看你面相,怕是最近有牢狱之灾。”

    阮铭川道:“你一定是看了报纸,这位可是火烧赵家楼的英雄,刚从大狱里被我们接出来的。”

    胡半仙摇头道:“我从不看报纸。”

    “吹吧你就。”阮铭川不屑的哼了一声。

    胡半仙继续对陈子锟道:“我可不是和你开玩笑,这次的灾祸可比上次大多了,搞不好会有血光之灾。”说着将桌上的镜子歪了歪角度。

    陈子锟半信半疑,忽然从胡半仙小桌子上摆着的镜子里看到十丈开外站着的两个帽檐压得低低的男子,正鬼鬼祟祟盯着这边。

    他心中一动,问道:“有什么办法破解?”

    胡半仙道:“我送你一个字。”

    说着在沙盘上写了一个“走”字。

    “往哪儿走?”

    “呵呵,一个字一块钱。”

    陈子锟朝阮铭川一伸手:“记者,借点钱用。”

    阮铭川拿出五块钱钞票说:“只有整的了,你找吧。”

    胡半仙收了钞票却并不找钱,在沙盘上又写了四个字:速往上海。

    阮铭川看见气的半死:“你写个沪字不就得了,非得写四个字啊,我要是一张十块钱的票子,你不得写十个字?”

    胡半仙高深莫测的一笑:“一分钱一分货,将来你就知道了。”

    说着就开始收摊子,阮铭川奇道:“你怎么这么快就收摊了?”

    “今天的酒钱赚够了,喝二两去。”胡半仙将借来的桌子还给隔壁小铺,扛着算命幌子,一步三摇的走了。

    “这个江湖骗子。”阮铭川低声骂了一句,陈子锟却若有所思,时不时瞥一眼远处,突然他对阮铭川道:“把你的西装和帽子借我用用。”

    阮铭川愣了,心说这位老兄怎么这么不见外,刚交上朋友就借钱借衣服借帽子的,这可是自己新做的哔叽西装啊,今天参加压惊宴才舍得穿的。

    陈子锟道:“有人盯梢。”

    阮铭川一惊,刚要回头,又被陈子锟喝止:“别回头,往前走。”

    两人继续前行,走到一处玻璃橱窗前,陈子锟指点给他看,后面影影绰绰果然有两个人一直跟着他们。

    “糟糕,被狗腿子盯上了,我掩护你。”阮记者大义凛然道,闪身进了街角,迅速将帽子和西装摘下递给陈子锟。

    陈子锟穿上西装戴上礼帽,阮记者也是个瘦高个,两人身材相仿,穿上他的衣服倒也合身。

    “你叫一辆洋车回报馆,明天到车厂拿衣服。”陈子锟叮嘱道。

    “记住了。”阮铭川点点头,两人并肩走出来,叫了洋车,阮铭川飞身上车而去,陈子锟冲他摆摆手,也消失在人群中。

    两个盯梢的特务果然人认错了人,骑着脚踏车跟踪阮铭川而去。

    陈子锟不敢懈怠,打消了去姚公馆的念头,先行潜回了紫光车厂,他先在胡同附近溜达了几圈,果然发现了几张可疑的面孔,他迂回到后墙跳了进去,来到自己的房间,却发现小顺子已经在这儿了。

    “你不是当班么?怎么跑来了。”陈子锟隐隐有些不安了。

    “出事了,日本人盯上我了,这下完了,他们非弄死我不可。”小顺子急的满头大汗,手都在发抖。

    “怎么回事,慢慢说。”陈子锟镇定无比的态度让小顺子稍微定了定神,把山本武夫到六国饭店找自己的事情叙述了一遍。

    陈子锟顿时明白,跟踪自己的人也是日本人,这下可真的麻烦大了,自己曾经杀过两个日本特务,还在安福俱乐部大开杀戒,打死了徐树铮手下七八个人,这两笔账算起来,哪个都不是自己能承担的。

    日本人随时可能出现,自己若不逃走,连累了大伙儿可就糟了。

    他一咬牙道:“小顺子,北京待不住了,跟我走吧。”

    “可是我都快升领班了。”小顺子哭丧着脸,懊丧不已,他实在舍不得六国饭店里那些灯红酒绿。

    陈子锟道:“领班算个屁,等到了上海,大把的发财机会。”

    小顺子眼睛一亮:“去上海?”

    “对,跟我去闯上海滩。”陈子锟斩钉截铁道。

    “好!”小顺子顿时意气风发起来,伸手和陈子锟在空中击掌。

    陈子锟迅速将两把盒子枪和刺刀藏在身上,又拿了一袋大洋和钞票,别的衣服细软全都不带,在离开之前,他还是打了一个电话到姚公馆,电话却一直没人接,无奈之下只好放下了话筒。

    正要出门,薛平顺进来了,见他一副整装待发的样子,吓了一跳。

    “大锟子,你这是要上哪儿去?”

    “薛大叔,我出去一段时间,车厂您多担待着点,我会寄信来的。”陈子锟来不及多交代什么,拉着小顺子朝后墙走去,迎面又遇上了杏儿和王大妈。

    “大妈,杏儿,你们多保重。”陈子锟停下说道。

    杏儿惊呆了:“你俩干什么去?”

    王大妈也纳闷道:“孩子,出啥事了。”

    小顺子跺脚道:“都别问了,等到了上海我们会拍电报回来的。”

    陈子锟点了点头,证实了小顺子的话,两人在大伙的注视下爬上了墙头,一跃而下,然后是一串急促的脚步声。

    杏儿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搞得方寸大乱,喃喃道:“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王大妈叹气道:“这是命啊……”

    两人跳出墙外,没敢走大路,在小胡同里疾走,小顺子气喘吁吁问道:“怎么走?”

    “坐火车先去天津,然后一路南下,去上海。”陈子锟道

    “好……大锟子,我想回家一趟。”小顺子有些犹豫。

    “你还想着拿行李不成?哥们,咱这是逃命你知道不?”陈子锟道。

    “知道,就是因为逃命,不知道哪天才能回来,我想见姐一面,好歹交代一句,就一句。”小顺子眼中流露出哀求的神色,陈子锟不忍拒绝,道:“好吧,咱们一起去。”

    两人前往柳树胡同大杂院,刚进院子陈子锟就觉得气氛不对,没等他反应过来,两旁冲出四个壮汉将他们按倒在地。

    按说陈子锟是练武的人,反应相当之快,可是对方一把抱住了他的腰死不撒手,一双胳膊如同铁钳般有力,陈子锟的两把枪正好掖在腰里拿不出来,一番短暂而激烈的缠斗之后刚握住藏在腿上的刀柄,冰冷的枪口就顶上了他的太阳穴。

    陈子锟瞥了一眼,是一把日本造的鸡腿撸子,不用问,握枪的也是日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