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四章 北京,别了
枪口顶着脑袋,再英雄好汉的爷们也得乖乖举手,陈子锟松开刀柄,慢慢站了起来,腰间的两把盒子炮被拽出来丢在地上,那把从不离身的刺刀也被搜了出来。

    院子里站着五个人,三个穿西装,两个人穿和服木屐,腰间插着打刀和肋差,分明是浪人打扮。

    “伊藤君,干得漂亮。”拿枪的人夸奖了一句。

    被他夸奖的正是死死抱住陈子锟的那个家伙,他的鼻子被陈子锟用胳膊肘捣的鲜血横流,但依然挡不住眉宇间的得意之色。

    “山本君过奖了,身为柔道五段的我如果按不住这混蛋,就可以剖腹去了。”伊藤笑着说道。

    旁边几个家伙也都笑了起来,其中一人脚下踩着小顺子的脑袋,小顺子早被吓傻了,趴在地上瑟瑟发抖道:“大爷饶命啊。”

    大杂院里静悄悄的,不知道人都到哪里去了,空气中充满了令人不安的气息。

    山本武夫慢吞吞的将南部手枪收到腰间的皮套里去,伸出手指挑起陈子锟的下巴,本来这个动作应该是极具挑衅和蔑视味道的,但他的身高只有一米六出头,要去挑一米八以上的陈子锟的下巴,那得抬起手来才行。

    所以这个举动显得有些可笑,不过他还是这样做了。

    “我是大日本帝国陆军的山本武夫大尉,你的姓名、军衔?”山本武夫用汉语问道,他的汉语是在陆大学的,很标准。

    陈子锟轻蔑的俯视着他,并不回答。

    山本武夫被这种眼神激怒了,猛然将地上的小顺子拉了起来,又从一个浪人腰间拔出了长刀架在了小顺子脖子上,阴鸷的眼神盯着陈子锟。

    “你的沉默是对帝国军人的侮辱,你觉悟吧!”

    妈的,这小日本的自尊心还挺强,不理他就侮辱他了,陈子锟可不敢为此送了一条性命,他赶紧举起手上道:“好,我说,我叫陈子锟……”

    “放开他!”忽然院门口传来一声女人的喊叫,然后就看到一个妇女丢下手中的菜篮子狂奔过来,抓住山本武夫的胳膊就是狠狠地一口咬下去。

    在场的特务和浪人们都没反应过来,事情就发生了,山东的帝国军人尊严再次受到深深的侮辱,大骂一声八嘎,回手一刀劈下。

    日本刀很锋利,杀人不见血。

    一道寒光闪过,嫣红的眼神一下呆滞了,但还是用最后的力气抓住了刀锋,喃喃道:“顺子,快跑……”

    “娘!”小顺子声嘶力竭的大吼一声,眼珠子变得通红无比,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从浪人脚下挣脱出来,拼死扑向山本武夫。

    此时不动,更待何时,陈子锟一个鱼跃扑倒在地,抓住了两把盒子炮,他随身带枪从来都是上膛开保险随时待机的,就是为的应付这种状况。

    日本特务反应和他只相差了零点一秒,但就是这零点一秒钟要了他们的命,盒子炮和鸡腿撸子的枪声爆豆一般响起,特务、浪人,还有陈子锟身上都爆起了血花,但枪口依然在喷射着愤怒的火焰。

    五秒钟后,枪声结束,两个浪人连刀都没来不及拔出就扑在地上死了,如此近的距离,根本不用瞄准射击,他们都是头部中弹而死,两个特务身中数弹,血葫芦一般,手指还在扣动着空枪的扳机,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火药味。

    山本武夫被小顺子扑倒在地,身为剑道、柔道高手,每年冬天都坚持冷水洗浴,身子强壮的象头牛一般的他,竟然在一个狂怒的中国人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小顺子象头野兽一样,用牙齿咬破了山本武夫的喉咙,但伤口并不致命,一阵乱枪之后,山本也急眼了,肾上腺素大量分泌,一把将压在身上的小顺子推开,终于腾出手来去拔枪。

    陈子锟哪会给他机会,枪管伸过来顶着他的额头就扣动了扳机,顿时**鲜血四溅,颅骨连着头皮四下飞溅。

    小顺子扑到嫣红跟前,大放悲声:“娘,娘!”

    嫣红奄奄一息,手指被利刃切断,血哗哗的流着,她伸伸手,想去抚摸儿子的头,嘴唇动了动,眼中无尽的柔情,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说,但却一个字也说不出了。

    嫣红死了。

    枪声响起,是陈子锟在补枪,每个日本人的脑门和心脏部位各补了一枪,小顺子忽然发起疯来,抓起日本刀朝山本武夫的尸体乱砍一气,将他砍成一团烂肉。

    陈子锟胳膊中了一枪,他撕下日本人的衬衣绑在伤口上,用牙齿帮着系紧,拍拍小顺子的肩膀:“帮我把尸体丢河里去。”

    大杂院靠着一条臭水沟,北京城没有下水道,家家户户的屎尿和生活用水不是倒进渗坑里,就是倒到临近的臭水沟里,沟里污物淤积,用来毁尸灭迹最好不过了。

    小顺子擦擦眼泪,帮着陈子锟把一具具尸体抛进了臭水沟,抛尸之前还不忘搜身,从山本武夫的钱夹子里找到一张纸,上面有京师警察厅的档案号,还有陈子锟的照片。

    陈子锟明白,肯定是警察厅里有人出卖自己,他将这张纸藏在了身上,想了想又把装钱的口袋放在了嫣红尸体旁,自己只留了几张钞票。

    抛掉了尸体,地上的血迹已经没时间料理了,小顺子脱下衣服盖在嫣红的尸体上,跪下磕了三个头,跟着陈子锟出了大杂院,街上依旧冷冷清清,外城到底不比内城,即便发生了枪战也引不起巡警的注意。

    天阴沉沉的,淅淅沥沥下起了雨,陈子锟叫了两部洋车,一路拉到正阳门火车站,下了车,雨更大了,广场上巡逻的警察都挤到进站口的雨棚下避雨,陈子锟看看自己身上的血迹,有些犹豫。

    “走,翻墙进去。”他拉着小顺子朝远处走去,正在此时,出站口的门打开了,从天津来的旅客们汹涌而出,姚依蕾撑着小花伞急不可耐的快步走着,在天津躲了两天后,她实在熬不住了,偷偷跑回来想见陈子锟。

    一辆出租汽车停在面前,司机下车撑起了大黑伞,帮着拉开车门,姚小姐收起小花伞,躬身上车,心想到即将见到心上人,心中一阵甜蜜涌起。

    茫茫雨雾外,一个熟悉的背影正在远去,阴差阳错,姚小姐在这一刻没有回头。

    ……

    陈子锟和小顺子找了个没人的角落,爬过围墙,眼前铁轨纵横,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头,一列满载货物的列车正在缓缓离站,陈子锟紧跑几步,跳上平板车,小顺子在路基上气喘吁吁的追着,陈子锟伸出没受伤的胳膊,一把将他拉上了车。

    这是一节拉木头的平板车,巨大的原木被麻绳固定在车上,两人坐在木头上,木然的望着烟雨蒙蒙中的北京城。

    灰色的城墙,灰色的屋顶,灰色的街道,灰色的人群,全都一闪而过,北京,别了。

    雨还在下,身上已经湿透,火车出了北京,行驶在葱绿的旷野中,一小时后在丰台站加水的时候,两人溜下平板车,跑到前面的闷罐车边,扭开了铁丝藏了进去,不大工夫,车又开了。

    闷罐车里温暖干燥,车门闪开一条缝,冷风嗖嗖的灌进来,外面是一望无际的原野,耳畔是单调的车轮和铁轨的撞击声。

    小顺子久久望着外面,慢慢说道:“其实,她不是我姐姐,是我娘。”

    陈子锟没说话。

    “我爹死的早,我娘一把屎一把尿把我拉扯大,她一个妇道人家,实在养不活我,就干起了半掩门的买卖,省下一口吃的都留给我,我却嫌她,骂她,不认她,可她还是我的娘。”

    眼泪堆积在眼眶里,就是不往下流,小顺子如同一尊雕像。

    “哭出来吧。”陈子锟拍拍他的肩膀。

    “娘~~~”小顺子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多年积压的感情在一瞬间爆发,泪如雨下。

    哭声在旷野中回荡。

    天黑了。

    ……

    姚小姐叫了出租车直奔紫光车厂而去,进了门却大吃一惊,院子里一片狼藉,几辆洋车被砸成了零件,车夫也被打伤,头上缠着纱布。

    “这是怎么回事?”姚小姐找到薛平顺问道。

    “有几个日本人跑来逼问我们大锟子在哪儿,我们说不知道,他们就打人,砸东西。”

    “日本人!”一道闪电在姚依蕾心头闪过,她可是明白陈子锟底细的,这家伙曾经杀过日本特务,以日本人睚眦必报的性格,怎么可能善罢甘休,自己也是太幼稚,太高调了,本来陈子锟隐姓埋名的当个车夫,还不致于引起关注,都是因为自己,才暴露了身份。

    姚依蕾无力的坐在了地上,完了,这下陈子锟完了,不但要被日本特务追杀,还要被警察通缉,北京虽大,已经没有他容身之所了。

    薛平顺慌了,赶紧搀扶姚依蕾,此时杏儿惊魂未定的跑进来道:“薛大叔,不好了,嫣红婶子死了!”

    “什么!”薛平顺大惊失色,也顾不得管姚小姐了,冒雨匆匆赶回大杂院。

    嫣红的尸首已经被挪到了屋里,停在炕上,白纸盖着脸,身上蒙着被子,她的血已经流尽了,露在被子外面的手惨白无比。

    薛平顺掀开被子看了看,确认嫣红是被利刃砍死的,凶手大概就是那帮日本人,他叹口气来到院子里,忽然弯下腰捡起一枚子弹壳。

    同样的子弹壳还有十几个,院子里肯定爆发过一场枪战,薛平顺思虑再三,回到屋里对邻居们说:“不用报官了,反正嫣红家里也没啥人了,咱们帮忙把人发送了吧。”

    邻居们也都深深叹气,他们懂得薛平顺话里的意思,嫣红的死,肯定和大锟子、小顺子他们有关。

    这个一直被大家瞧不起的妓女,用生命保护了自己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