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五章 上海滩
火车在无边的旷野中前进着,透过车厢缝隙可以看到外面夜色中的山峦起伏,车厢里堆满了装满棉花包,只有很狭窄的容身之所,雨早就停了,身上的衣衫也干了。

    小顺子哭累了,已经进入了梦乡,脸上依然挂着两行清泪。

    陈子锟脱下外套,袖子上两个弹洞,哔叽料子被烧出一股焦糊味道,他苦笑一声,这件衣服怕是没法还给阮记者了。

    胳膊上被鸡腿撸子打中一枪,幸运的是子弹只是穿过肌肉,没伤到骨头和大血管,这种日本造八毫米口径的子弹威力很弱,就是打中脑袋都不一定会死,但受了枪伤总是要治的。

    由于是贯通伤,弹头早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缠住伤口的布条沾满了鲜血,陈子锟将布条解开,查看了伤口,试着活动一下这条胳膊,勉强动了一下,鲜血又流了出来。

    身上的火柴被淋透了,根本擦不出火来。

    他拿出手枪,夹在胳肢窝里拉动枪机,膛里跳出一枚子弹,伸手抄住,用牙齿咬掉弹头,撕了团布条堵住弹壳头,重新填进弹膛,用刀刺破棉花包,掏了一丛棉花出来放在车厢地板上,然后举枪朝棉花开了一枪。

    棉花被枪口喷出的火焰点燃了,陈子锟拿起这团火按在伤口上,很快棉花就烧成了黑色的灰烬,敷在伤口上止住了血。

    小顺子被枪声惊醒,一个激灵跳起来:“啥事!”

    “没事,睡吧,到上海我叫你。”陈子锟道。

    或许上海是唯一可以安慰小顺子受伤心灵的良药了,那里有更高的大厦,更繁华的洋场,还有更多的机会。

    但陈子锟根本不知道这列火车开往何方。

    黎明时分,列车抵达天津老龙头车站,工人拿着小锤,挨个车厢检查车轮和轴瓦,两人无法继续留在车上,只好下了闷罐车,走在没有尽头的铁轨上。

    “上海到了么?我咋瞅着不像啊。”小顺子懵懂的问道,他长这么大从未出过北京城,坐了一夜火车,根本不知道自己来到何处。

    陈子锟摇摇头,带着他一直往前走,直到走出了货站的范围,外面是一条土路,几个车夫正蹲在路边,看到他俩出来,便操着一口天津话问道:“先生,要胶皮么?”

    胶皮是天津土话,指的是洋车,这一点小顺子还是知道的,他挠挠头:“咋才到天津啊。”

    陈子锟打了个响指:“两辆胶皮,去码头。”

    两人上了洋车,一路来到天津码头,看到悬挂着五颜六色旗帜的大轮船,还有漫天的海鸥,小顺子目瞪口呆。

    “大锟子,这就是火轮船吧,咱去看两眼,见识见识吧。”他结结巴巴的说道。

    陈子锟道:“要看就正儿八经的看,咱们坐这个去上海。”

    “真的!”小顺子脸上头回露出了笑容。

    陈子锟上回跟二柜来过天津码头,知道票房在什么地方,走过去一看,船票分好几种规格,头等舱,二等舱,三等舱,再摸摸身上的钱,只够买两张三等舱票的。

    ……

    自打兄弟俩登上这条招商局的轮船,天气就没好过,不是阴云密布,就是狂风大雨,三天三夜的旅程,小顺子吐了三天三夜,老北京胡同里长大的他哪受过这颠簸,吃的东西全吐出来还不算完,把胃里的酸水也都倒空了,晕船反应严重,再加上丧母之痛,在抵达上海前夕,小顺子一病不起。

    躺在空气浑浊,杂乱不堪的三等大通铺上,小顺子握着陈子锟的手,断断续续的说:“大锟子……我不行了,我死以后,你把我烧了,骨灰带回北京,我要和娘埋在一起。”

    陈子锟安慰他道:“别说傻话,你还有那么多的福没去享呢,怎么会死。”

    忽然外面传来欢呼声:“上海到了!”

    悠长的汽笛声响起,小顺子居然精神一震,道:“扶我上去看看。”

    陈子锟扶着已经虚脱的小顺子登上了甲板,两人瞬间被外面的景色惊呆了。

    宽阔的江面上,桅杆如林,百舸争流,岸上密密麻麻都是欧式的洋楼,一眼望不到边,这种繁华的气象和老北京恬静的胡同风景截然不同。

    “这就是上海。”陈子锟扶着栏杆感慨道。

    “就算是天桥,也不能和这儿比啊。”小顺子喃喃道,眼中尽是向往。

    黄色的浪花拍击着船舷,白色的海鸥在天际翱翔,黄浦江上汽笛声此起彼伏,海派风景让两兄弟陶醉不已。

    “看!是大英帝国的旗子。”小顺子忽然激动的指着远处一艘庞大无比的铁甲兵舰喊道,那是一艘外国巡洋舰,烟囱里冒着黑烟,桅杆上悬挂着米字旗。

    “还有花旗国的!”小顺子又看到一艘兵舰,兴奋的直跳脚。

    “妈了个巴子的,炮口翘的像个鸡-巴!”陈子锟看到远处一艘悬挂旭日旗的日本兵舰,狠狠朝江里啐了一口。

    小顺子看了半天,终于觉察到不对劲的地方,挠挠头道:“为啥没有咱国家的兵舰?”

    陈子锟答不出这个问题,他同样也在问自己,为什么在中国的江里,却没有中国的兵舰。

    客船开到外滩十六铺码头,这是上海最重要的码头,江里停泊着无数船只,无数的苦力扛着大包往返于货船和码头之间,岸上停着无数的汽车、黄包车,这一切都让两兄弟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下客了,两人身无长物,穿着被雨淋过的皱巴巴衣服上了岸,踏上上海陆地的一刹那,小顺子大发感慨:“上海,我来了,从今以后,只有李耀廷,再没有小顺子了!”

    忽然背后传来一声怒骂:“簇罗,哪能噶慢。”

    回头一看,是个西装革履的洋人,正不耐烦的用手杖拨着自己,大概是嫌自己挡路了。

    李耀廷没听懂,但也听出对方说的不是好话,他皱眉问道:“你说什么?”

    旁边有个苦力大概是山东人,能听懂洋人说的上海话,也能听懂李耀廷的北京话,插嘴道:“他骂你是猪猡呢。”

    李耀廷勃然变色,他是在六国饭店混过的,什么洋人没见过,可北京那些洋人,个个都是温文尔雅,极具绅士风度,哪有这样被人稍稍挡了路就要破口大骂的。

    不过对方怎么说也是个洋人,而且自己初来乍到,李耀廷不敢发作,只能低骂一句:“你他妈才是猪猡。”

    陈子锟可不管那一套,这几天他的心情可是憋闷到了极点,正愁找不到发作的机会呢,见洋人欺负自己兄弟,他二话不说,上去照着洋人胸口就是一记侧踹。

    这一脚可不得了,力道大的能踢死牛,人高马大的洋人径直被踢飞到江里去。

    “妈了个巴子的,外国猪!”陈子锟拍拍巴掌,狠狠骂道。

    来往穿梭的苦力们看到这一幕,都会心的笑起来,但脚下却不停步。

    忽然凄厉的警笛声响起,三个缠红头巾的印度巡捕挥舞着警棍跑过来,陈子锟见势不妙,拉着李耀廷撒腿就跑。

    跑出几百米外,警笛声已经听不到了,李耀廷停下喘着粗气,擦着额头上的汗说:“妈的,跑死我了。”

    虽然说累,但是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上来了。

    “走,吃饭去。”陈子锟脱下西装搭在肩头,和李耀廷并肩而走,上海的阳光照在两个年轻人身上,金光一片。

    “卖报卖报,最新北京新闻,警察打死学生了。”一个报童飞快的跑过。

    陈子锟叫住报童,掏了一个铜子给他,拿了份报纸在手上端详,映入眼帘的先是两个大字“申报”。

    头版新闻就是一名示威学生郭钦光,于五月四日示威之时被军警殴成重伤,于七日不幸伤重不治,社会各界发起悼念活动,纪念这位牺牲者云云。

    陈子锟纳闷道:“这个郭钦光不是发了肺病送到医院去的么,怎么变成警察打死的了,真是搞不懂。”

    这个世界他搞不懂的事情还有很多,目前首先要解决的是肚子问题,两人身上加起来不超过五角钱,吃的了一顿,恐怕就没了下顿了。

    在上海街头漫无目的的走着,两人渐渐连方向都辨不清楚了,上海的大街小巷不像北京那样纵横分明,而是斜着正着都有,两人溜达了一会,终于找到一个便宜的小店,跑堂的倒是挺有眼力,看这二位的寒酸行头就知道身上没有几个铜板,便笑嘻嘻的问道:“朋友,来碗阳春面吧。”

    “多少钱?”陈子锟舔了舔嘴唇问道。

    “五分钱。”跑堂的笑嘻嘻道。

    “来两碗。”陈子锟摸出一角钱拍在桌子上,看了看水粉牌子,干脆把剩下的两角钱也拿出来了:“再来两碗酒,一碟茴香豆,一碟炸臭豆腐。”

    “阳春面要宽汤还是过桥?”

    “一样一份。”

    不大工夫,阳春面、茴香豆、炸臭豆腐都送到了面前,两人一看,顿时傻眼,上海的碗和北京的碗比起来,简直就像是儿童用的,而碟子就像是骨碟一般大,根本没多少东西。

    “上海人真他妈小气扒拉的。”李耀廷抱怨道。

    陈子锟举起酒碗:“来,为了我们成功来到上海,干!”

    李耀廷也举起了酒碗:“干!”

    刚碰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干杯,不远处来了几个地痞,冲小饭铺这边就过来了,边走边喊:“小赤佬,侬不要跑!”

    邻桌一个正在埋头吃阳春面的秃头站起来夺路而逃,匆忙中撞翻了陈子锟他们的饭桌,面条茴香豆臭豆腐撒了一地。

    “你没长眼啊。”李耀廷大骂道。

    “朋友,抱歉。”秃头一拱手就想溜,被李耀廷一把拉住:“赔钱。”

    这时那几个地痞已经围上来了,横眉冷目道:“姓蒋的,找了帮手是吧,再不还钱,打断侬的腿。”

    陈子锟不慌不忙将黄酒喝了,碗放下,掸掸衣服站了起来,他个头极高,在这帮瘦弱矮小的上海瘪三面前如同铁塔一般。

    不经意的撩起衣服,露出别在腰带上的盒子炮,慢悠悠道:“人多欺负人少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