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二章 归宗
剑道馆里呈现出一副匪夷所思的画面,一个笑容可掬的中国人端着两把手枪将一群杀气腾腾的日本浪人逼得节节后退,浪人们的武士尊严似乎受到了严重的践踏,一个个面目狰狞,咬牙切齿。

    突然之间,一个浪人按捺不住,暴喝一声高举长刀以雷霆万钧之势扑来,陈子锟抬手一枪,长刀应声而断。

    浪人大怒,这把太刀可是他家祖传名刀,承载着家族的光辉历史和武士至高无上的荣誉,竟然坏在自己手上,若不把敌人碎尸万段,又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他没有丝毫犹豫,又拔出了肋差扑了上去。

    又是一枪,肋差的刀刃齐根断了,浪人手里只剩下刀柄,紧接着又是三枪,全打在他脚底下,他不由自主的跳动着躲避子弹,动作无比狼狈。

    浪人们无比愤怒,正要不顾性命一拥而上,忽然后面传来一声喊:“住手!”

    众人一起回头,见一个戴眼镜留八字胡的中年人走了出来,便齐齐鞠躬,毕恭毕敬道:“先生!”

    那人走到陈子锟面前,打量一下他,和颜悦色说道:“我是北一辉,阁下怎么称呼?”

    陈子锟道:“我是精武会的陈真。”

    躺在地上的剑道老师愤怒道:“八嘎,见了大名鼎鼎的黑龙会北一辉先生,竟然不知道鞠躬,太没有礼貌了。”

    陈子锟道:“要想被别人尊重,就要先尊重别人,我所做的,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北一辉目光扫处,落到陈子锟身旁那块“东亚病夫”的牌匾上去,眉头微皱,道:“这是怎么回事?”

    剑道老师赶忙趴在地上道:“先生,近日支那频频爆发反日示威,焚烧日货,抵制日商,我们气不过,就去精武会教训了他们,这块牌匾,就是让他们好好反省的。”

    北一辉点点头,面向陈子锟鞠躬道:“实在抱歉,我替他们向您赔罪了。”

    陈子锟枪口依然冒着青烟,日本人都是些阴险狡诈之辈,他不得不防备着。

    “你们打伤了我们精武会这么多人,一句抱歉就能解决问题么?”陈子锟质问道。

    北一辉转头扫视着众浪人,淡淡问道:“是谁干的?”

    “是冈田前辈出手教训的他们。”有人答道。

    “哦,原来是冈田武这个令人头疼的家伙。”北一辉无奈地摇摇头。

    “他人呢?”

    “前辈去风吕放松了。”

    北一辉再次鞠躬:“不好意思,这里面或许有误会,等冈田君回来,我会和他一起登门解释。”

    “把人打成重伤也能叫误会?”陈子锟冷笑不已。

    正说着,刘振声和农劲荪已经赶到了,突破了阻拦冲进剑道馆,却看到一片狼藉,推拉门和屏风都破了,榻榻米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个伤员,还有一群浪人剑拔弩张虎视眈眈的。

    不过陈子锟却没吃亏,全须全尾,拿着两把枪神气活现,农劲荪松了一口气,道:“陈真,此地不可久留。”

    陈子锟点点头,捡起地上东亚病夫的牌匾,高高抛起凌空一脚踢成两段,正落在北一辉脚下。

    这一脚震慑了在场所有人,将东西踢飞和踢碎完全是两个概念,能把力度掌握的这么好的绝对是腿功道高手。

    “失礼了。”陈子锟略一低头,扬长而去。

    三人出了虹口道场,农劲荪擦一把冷汗,抱怨道:“陈真你太莽撞了,日本人诡计多端,可不是这么好对付的。”

    刘振声也道:“单枪匹马就来踢馆,万一有个闪失,你让我怎么向九泉之下的师父交代。”

    陈子锟道:“多谢二位挂念,我吃不了亏。”

    刘振声道:“我已经打听清楚了,打伤东阁的是人很有来头,是日本松涛馆宗师船越义珍弟子冈田武,东阁在他面前都过不了二十招,你又岂是他的对手。”

    陈子锟淡淡一笑,并不辩驳,拱手道:“我还有事,先走。”

    农劲荪道:“陈真,你去哪儿?”

    “打架打得一身汗,去洗澡。”陈子锟大大咧咧的就这样走了。

    刘振声和农劲荪都摇头不已,霍师傅的这个关门弟子,果然有性格。。

    陈子锟打听到附近有一家著名的日本“钱汤”,便直奔而去,花钱买了入场券,进去先冲了个淋浴,然后在腰间围了条浴巾走进泡澡的地方。

    洗澡池子分为两部分,中间一堵矮墙,隐约能听到对面女人的谈笑声,男浴池这边只有三个人在泡澡,看神态体格都是普通白领阶层,陈子锟随便泡了一会就出来了,腰间围着条浴巾到处走,发现有条走廊通往浴池后面,有个粗鲁的男声吼道:“冈田大人的清酒怎么还没上。”

    然后就见一下女端着托盘迈着小碎步跑了进去,停在一扇推拉门前,拉开门将酒送了进去,又点头哈腰的出来。

    陈子锟心中一动,悄悄过去拉开了门,这是一个单独的房间,墙壁上绘着富士山和仙鹤,另一侧的门外是个小小的庭院,葱绿一片,当中一个瓷砖砌成的池子,里面有个魁梧的汉子正舒适的躺着,身边烟霭缭绕,隐约可见健硕肌肉上五颜六色的纹身,他的手旁摆着小酒壶和酒杯,还有一柄肋差。

    汉子正眯缝着眼睛哼着小调,被惊动之后连头都没回,不悦道:“混蛋,不懂礼貌么?”

    陈子锟道:“哈伊,对不起。”赶紧拉上了门,回到走廊里暗自嘀咕,这家伙看起来很难缠,自己未必是他的对手,瞅瞅天花板上昏黄的电灯,忽然计上心来。

    再次回到门口,轻轻叩门:“冈田大人。”

    “什么事?”

    “小的奉送给冈田大人的特殊礼物。”

    “哟西,进来。”冈田大人的声音充满了威严。

    陈子锟拉开门,弓着腰走进来,室内雾气缭绕,视线不清,冈田武背对着门,惬意的抿着清酒,很放松的样子。

    “什么礼物?是店主安排的么,太破费了吧。”冈田武拿起毛巾在脖子上擦着,漫不经心的说道。

    “一点也不破费。”陈子锟嘿嘿笑着,将两根电线投入到浴池中去,顿时蓝光一闪,电火花噼里啪啦直响,冈田武在池子里如同筛糠般抖动着,转眼整个浴池的灯光就全灭了。

    陈子锟飞快的溜回了更衣室,穿上衣服走人,当他穿上皮鞋的时候,才听到凄厉的喊声:“救人啊,冈田大人昏倒了。”

    一群人迅速跑了过去,陈子锟没事人一样出了钱汤,走在大街上,忽然看到前面一栋大楼挂着电话局的招牌,眼前顿时闪过姚依蕾的影子,于是走进去要求打电话到北京。

    服务人员彬彬有礼的告诉他,上海到北京之间不通电话,如果有需要可以拍电报。

    “那算了。”陈子锟怅然若失,一个字六角小洋,要想把事儿说清楚,非得倾家荡产不可。

    忽然看到橱窗里出售的邮票,他灵机一动,买了信封邮票,写了两封信分别寄到紫光车厂和姚公馆,办完这些事情才重回到精武体育会。

    刚进门就听到司徒小言欢快的声音:“五师兄回来了。”然后一群会员热情的涌上来问长问短,原来刘振声已经将他踏平虹口道场的事情告诉了大家。

    后生们围着陈子锟七嘴八舌的表达着仰慕之情,刘振声出来沉着脸喝道:“吵吵闹闹成何体统,都练功去。”

    徒弟们一声不吭的都走了,只剩下司徒小言。

    “你站在这儿干什么,还不快去。”刘振声眉头一皱,吓得司徒小言吐了吐舌头,赶紧溜了。

    “陈真,你跟我来。”刘振声转身便走,陈子锟只好在后面跟着,来到后院一处僻静的房子,农劲荪和霍东阁已经等在这里了,神情都很肃穆,房屋中央供着一幅画像,前面是牌位和香炉。

    “陈真,来给你师父磕头,上香。”农劲荪道。

    陈子锟望着画像上那个依稀熟悉的面孔,不知为什么,眼眶有些湿润,他点了一炷香,恭恭敬敬上了香,磕了三个头。

    农劲荪道:“元甲,陈真回来了。”

    霍东阁也动情的说道:“爹,五师弟回来了,咱们精武会后继有人了。”

    刘振声道:“陈真,既然回来了,就住在武馆里别乱跑了,你的房间我已经让小言收拾好了,东阁养伤这段时间,就由你来带弟子们练武。”

    “我?行么?”陈子锟有些傻眼,怎么突然之间自己就变成精武会的传功大师兄了。

    “不管怎么说,你踏平了虹口道场,给我们精武会挽回了面子,这个位置非你莫属。”刘振声的双手按在了陈子锟的肩头,殷切的目光注视着他。

    陈子锟这才明白,大师兄是个面冷心热的人。

    “好,我干,不过要先回大东旅社和朋友说一声。”陈子锟不是个矫情的人,见刘振声说的恳切,当即答应下来。

    大家脸上都露出了笑意,农劲荪道:“你师父总算没有白疼你一场。“

    陈子锟叹气道:“可惜我两年前坠马受伤,以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农大叔可否将当年的事情讲述一下。”

    农劲荪道:“十年前,光复会的陶成章带着一个小孩来找你师父,请元甲传授这孩子武艺,但又委婉表示不能按照正式拜师,并且传功要避人耳目,元甲考虑再三,终于还是答应了,每礼拜抽出三天时间,带着东阁前去传授武功,这孩子底子不错,天生就是练武的好胚子,短短时间内,迷踪拳就超越了东阁,这个孩子,叫陈真。”

    霍东阁接着说:“一年后,师父遭日本人暗算,中毒身亡,你们的师徒缘分到此终结。”

    陈子锟唏嘘不已,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便问道:“为何陶成章表示不能正式拜师。”

    农劲荪道:“此事机密,我也不清楚个中原委,唯二知道原因的元甲和陶成章均已作古……不过我可以猜想到原因所在。”

    “怎讲?”

    “因为你还要拜别的名家为师,如果成为精武会的正式弟子,就无法学习别的功夫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还会其他门派的功夫吧。”

    陈子锟道:“不错,我还会佛山无影脚,练过金钟罩铁布衫,使得一手太乙玄门剑。”

    农劲荪点头笑道:“看来这些年你确实学过不少东西,不过你最擅长的一项却没说出来。”

    陈子锟挠挠头:“是什么?”

    农劲荪用手指比划出枪的样子。

    陈子锟猛然想到,怪不得大当家和二柜并不知道自己的底细,原来在关东马贼的这段经历,和在精武会、宝芝林一样,仅仅是自己学业的一个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