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八章 预备党员
在孙文的炯炯目光注视下,陈子锟这种胆大包天之辈也觉得浑身不自在,看到他紧张的样子,孙夫人微微一笑道:“你只管照实说便是,自有先生为你做主。”

    夫人开了口,给陈子锟吃了颗定心丸,他挺起胸膛朗声答道:“没错,冈田武是被我弄死的。”

    孙文似乎并不惊讶,面色一沉道:“你可知自己闯了多大祸事?”

    陈子锟眉毛一扬:“一人做事一人当。”

    孙文冷冷道:“用卑劣手段杀死黑龙会的教头,引发中日冲突,这个责任你当得起么。”

    陈子锟道:“大不了一死而已,有什么当不起的。”

    孙文和夫人交换了一下目光,继续冷着脸问道:“那你为什么要用这种手段杀死冈田武?”

    陈子锟道:“自甲午以来,日本便对我中华虎视眈眈,二十一条墨迹未干,又在巴黎和会上企图染指我青岛主权,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而黑龙会乃日本军部之马前走狗,实乃我中华之心腹大患,既然是敌人,战场之上肯定不能讲宋襄之仁,冈田武能将东阁打成重伤,肯定是高手,我若与他对阵未必占得了上风,所以才出此下策,如因此事影响了先生的声誉,我甘愿受罚,绝无二话。”

    孙文忽然转怒为喜,满意的点点头:“有勇有谋,不错。”

    陈子锟这才松了一口气,尹维峻在后面拍了他一下道:“傻小子,还不感谢孙先生,你已经通过考核了。”

    “什么考核?”陈子锟一头雾水。

    尹维峻道:“先生一言九鼎,刚才说过你是他的卫士,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哦。”

    “卫士?那不就是马弁么。”陈子锟有些傻眼,他可不甘心跟着别人当长随,哪怕这人名气再大也不行,关键是不自由啊。

    不过看到孙夫人恬美的容颜,陈子锟又犹豫了,能跟在夫人身边鞍前马后的也挺幸福啊,他在这里胡思乱想,脸上表情极是丰富,尹维峻不耐烦了,拍拍他的脑袋道:“你要知道,给先生做卫士,是多少江湖豪杰梦寐以求的荣耀。”

    听了这话,却坚定了陈子锟的信念,他斩钉截铁的说:“谢谢先生的厚爱,我难当此任。”

    孙文颇感兴趣的问道:“年轻人,这可不是谦虚的时候,说说你的理由。”

    陈子锟道:“我性格好斗,易冲动,是矛非盾,恐怕难以承担卫士职责。”

    “是矛非盾,有意思,好吧,我的卫队为你保留一个名额。等你觉得自己能做到攻守兼备的时候,随时可以来。”孙文摘下胸前的一枚小小徽章,走过来戴在陈子锟胸前。

    蓝底十二角星徽,搪瓷质地,光彩耀目。

    尹维峻干咳一声道:“先生,您忘了一件事情,新招募卫士有一项要求,必须是中国国民党的党员才行。”

    孙文道:“我疏忽了,我党章程规定,成为党员要有三个介绍人才行,维峻你算一个,我算一个,再让黄路遥来充当一个,这不就行了,让陈子锟加入我们上海党部,我来批准。”

    尹维峻道:“我和小黄都可以,先生您却不能既当介绍人又当批准人啊?”

    “我来。”一直没说话的夫人站了出来,笑眯眯的看着陈子锟。

    陈子锟根本没搞清楚国民党是啥意思呢,就稀里糊涂的被入党了,不过他估摸着这个党员身份大概很有搞头,于是也就欣然同意了。

    入党有很复杂的程序,今天是完不成了,孙文对陈子锟说:“我住在法租界莫里哀路上,你随时可以来找我,这本小册子你先拿着,没事的时候多看看。”

    夫人会意的递上一本册子,孙文接过郑重交在陈子锟手上。

    小册子上印着几个大字:“三民主义”。

    临走的时候,尹维峻交代陈子锟道:“你明天就到公馆来,我给你讲讲你小时候的事情,另外,现在你已经是国民党的预备党员了,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能给总理丢脸,好了,咱们明天见。”

    ……

    当天下午,陈子锟向刘振声请了假,说有些私事要办,刘振声略有踌躇,但还是答应了。

    陈子锟扬长而去,精武会众弟子炸了窝,传功师叔走了,下午谁来领着练功夫啊?

    “走,咱们找师父去。”欧阳凯领着大伙儿找到刘振声,刘振声听他们说完,慢条斯理道:“不是还有小师姑么?”

    欧阳凯道:“师父,五师叔这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耽误了我们的功夫是小事,寒了徒弟们的心可万万要不得啊。”

    刘振声皱眉道:“用你多说,还不下去。”

    欧阳凯只得退下。

    ……

    陈子锟先来到邮局,又写了一封信寄到北京姚公馆,然后去菜市场买了些东西,这才来到大东旅社,刚进门小厮就奔出来道:“陈先生,您的电报。”

    陈子锟掏出一个铜元赏了他,接过电报一看,不禁怒从心头起,原来电报是从北京打来的,内容只有几个字:薛叔入狱车厂被封。

    不用问,肯定是杀死那几个日本人的案子连累到了薛大叔,承载了自己一番心血的紫光车厂也被查封,想到北京的亲朋故交因此蒙难,陈子锟一拳砸在墙上,咬牙切齿。

    “大锟子,你怎么来了?”身后传来李耀廷欣喜的声音,陈子锟沉着脸将电报递给他,李耀廷看了也是怒形于色:“我这就买船票回北京!”

    陈子锟一把按住他:“回去干什么?”

    “报仇!”

    “找谁报仇?怎么报仇?你浑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你当北京几万警察是吃素的?”

    一听这话,李耀廷泄了气,蹲在地上两眼含泪道:“那就眼睁睁看着薛大叔蹲监狱不成?”

    正说着,蒋志清过来了:“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正好,晚上戴季陶请客,一起喝两杯去。”

    忽然他发觉气氛有些不对,赶紧追问原因,陈子锟将原委说了一遍,蒋志清沉吟道:“你们就算回去也只是自投罗网,倒不如汇些钱过去托人打点,应该能逢凶化吉。”

    李耀廷抱着头说:“我一个月才十五块大洋薪水,哪有钱啊。”

    蒋志清道:“我手头还有一些余钱。”

    陈子锟道:“怎能总让蒋兄破费,前日老头子给我五百块,花了一些,还剩四百多。”

    蒋志清摆手道:“既然是大案子,四百块肯定不够,我再添一些,凑八百块钱汇过去,你不要推,咱们可是兄弟。”

    见他说的恳切,陈子锟也不好拒绝,和李耀廷一起谢了蒋大哥,三人同去赴宴了,席间陈子锟提到今日见到了孙文先生,并且被破格吸纳为国民党预备党员一事,大家都露出羡慕的神情来。

    “孙文那可不是一般人物,他慧眼识才,挑中了陈老弟,以后定然飞黄腾达指日可待,老弟,不要忘了我们啊。”戴季陶略带酒意的说道。

    李耀廷不解道:“大锟子你脾气暴躁,跟头驴似的,孙先生咋就看中你了呢?”

    戴季陶卖弄道:“小李,这你就不懂了,孙先生最欣赏的就是这种敢于血溅五步的荆轲式的死士。”

    蒋志清干咳一声,投来一个眼神,戴季陶立刻低头喝酒不说话了。

    “我投身革命这么多年,也只见过孙先生寥寥数面而已,子锟你得此机遇,前途无量啊,来,我敬你一杯。”蒋志清神情有些落寞,今晚喝的格外多。

    夜里十一点钟,陈子锟醉醺醺的回到精武会,照例从后墙翻了进去,来到自己房间前正要推门,忽然发现身后有人,回头一看正是大师兄。

    “跟我来。”刘振声转身便走,陈子锟一路跟着他来到会长办公室。

    “陈真,精武会是一个纪律严明的组织,生活上比较清苦和单调,禁止抽大烟、酗酒、更不许眠花宿柳,作息制度也有严格的要求,每天晚上九点半熄灯,早上五点半起床,这些规定都在我给你的册子上,你又没有认真读过?”

    刘振声语气平和,但却包含着一股威严。

    陈子锟道:“大师兄,我出身草莽,混迹江湖已久,有些习惯难以一时改变,让你失望了。”

    刘振声道:“师父创建精武会,不光是想将迷踪拳发扬光大,更重要的是打破门派局限,以国术来培养体格健康的新国民,达到强国强种的伟大目标,中国的复兴,不光在读书人身上,在军人身上,也在我辈练武之人身上,陈真,我说这些,你可明白。”

    “明白。”陈子锟暗自发笑,刘振声这些感人肺腑的话,不都是今天孙文演讲的内容么,不过看到大师兄肃穆的样子,他又笑不出了,大师兄没读过书,镖局出身,都能懂得这些大道理,难道自己就不懂得?

    “好了,你回去吧。”刘振声挥手让陈子锟退下,自己坐在藤椅上揉着太阳穴,望着墙上霍元甲的遗像喃喃道:“师父,您收的这个徒弟,真不省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