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九章 牛肉理论
次日一早,当弟子们来到练功场的时候,发现五师兄早早站在这里了,领着弟子们跑了一圈回来,正遇到一辆骡车停在精武会门口,车上载着血淋淋一头宰好的牛,守门弟子正和车夫交涉:“您送错地方了吧,我们精武会没买牛肉。”

    “分明就是培开尔路73号,没错呀。”车夫拿着纸条说道,转脸看到陈子锟走过来,顿时喜道:“就是这位先生买的牛腿,麻烦您把余款结了吧。”

    陈子锟扫了一眼,豪爽的拿出钞票结了款子,让弟子们把牛抬进厨房,精武会的厨子是个阿婆,只会炒鸡毛小菜、焖米饭,哪见过这种阵仗,顿时傻眼道:“阿拉不来撒。”

    陈子锟道:“没关系,我会做。”

    练完一趟拳脚之后,陈子锟就来到厨房帮忙,他手提斧头将整牛剁成大块,然后在后院用石头搭了个台子,下面堆满柴火,回房间将自己房间的铁窗棂拆下来架在上面,他做这些的时候,弟子们都好奇的在一旁围观着。

    陈子锟点燃了柴火,手持短刀将牛肉片成又大又薄的肉片,鲜血淋漓的牛肉在火焰的燎烤下很快变色,一股肉香飘了出来。

    “愣着这干什么,你去厨房拿盐巴,你来扇风,小言去招呼大家来开饭。”陈子锟指挥若定,大家被他指使的团团转,但是快乐无比。

    因为终于可以吃上久违的肉了。

    这顿午餐吃的别开生面,没有青菜豆腐,没有米饭馒头,而是一顿全牛肉宴,大伙儿眼睁睁的看着五师叔将还带着血丝的牛肉还嘴里塞,吃的不亦乐乎,一个个目瞪口呆。

    陈子锟用手抓着肉蘸着盐巴,吃的那叫一个过瘾,他教育大家道:“你知道为什么要给大家买牛肉么?”

    大伙都摇头。

    陈子锟道:“一看就知道你们没怎么读过书,水浒传知道么。”

    有个学员把手举得高高的道:“我看过,我十二岁的时候就看过水浒传。”

    陈子锟骂道:“老不读三国,少不读水浒,你从小就不学好。”

    学员委屈的挠着头咕哝道:“不是你问的么?”

    陈子锟道:“水浒传里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一共是一百零八条好汉,他们行侠仗义,替天行道,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快活无比,可有一点,他们吃的都是牛肉!但是你们可曾听说过,武松或者鲁智深到酒馆里招呼,给我来二斤猪肉。”

    大伙笑了起来,虽说大多数人真的没读过水浒传,但是三碗不过岗的故事还是听过的,梁山好汉们确实不管走到哪里都要切几斤熟牛肉吃吃,再弄上一坛子好酒,这才洒脱豪放,要真是弄俩猪蹄子啃着,英雄的味道就全没了。

    陈子锟接着道:“英雄好汉都吃牛肉,这是其一,还有其二,大家想不想听?”

    大伙吃的满嘴流油,忙不迭的点头:“想!”

    陈子锟咂咂嘴:“有点口干。”

    一个学员道:“五师叔,我去给你买瓶汽水喝。”

    陈子锟一皱眉:“汽水那是娘们喝的,好汉只喝烈酒。”

    有人道:“可是师父禁止我们喝酒啊。”

    陈子锟道:“禁止的是你,又不是我,哪来的这么多废话,赶紧买去。”

    于是一人飞奔出去,在街对面的小铺里打了半斤老白干回来,陈子锟咂了一口酒,大感满意,继续讲古道:“你们可知道,为什么咱们中国人总是打不过洋人,香港割让了,圆明园被英法联军烧了,北京城被八国联军占了,现在东交民巷还驻着各国的军队。”

    “因为他们顿顿吃牛肉。”一个机灵的学员抢答道。

    一阵哄笑,大家都觉得这个答案不可思议,陈子锟却虎着脸说:“一点没错,欧洲人顿顿吃肉,和狮子老虎一样,是肉食动物,咱们中国人整天青菜豆腐白饭,吃了根本不长力气,怎么和人高马大的洋人打仗,所以连战连败。”

    “难道不是因为洋人船坚炮利的缘故么?”刚才那个十二岁就读过水浒传的学员不解的问道。

    “屁!聂士成的武卫前军用的曼利夏快枪、克虏伯过山炮,一点不比洋人的家伙差,还是人不行,体力精神都远输对手,吃草的羊和吃肉的狼打仗,怎么可能打赢?”陈子锟立刻驳斥道。

    “那日本人呢,虹口的日本人平时也不怎么吃肉,就吃点鱼干和梅子下饭,怎么也能打败北洋水师呢?”一个学员提出了疑问。

    陈子锟道:“这个问题问的好,但你忽略了一点,日本人虽然和中国人一样都是吃草的羊,但日本这只羊吃的饱,长了犄角,而中国这只羊,不但吃不饱还整天闹病,怎么可能打的过人家。”

    学员们都不说话了,一个个苦苦思索着五师叔的话,觉得虽然比喻有些浅显,但隐含的意义却非常深刻。

    “五师叔,我终于明白虹口道场的日本人为什么说我们是东亚病夫了,他们并不是瞧不起我们的功夫,而是看不起我们整个中国!”读书多的学员愤然道。

    陈子锟道:“你们终于明白了,中国积弱多年,想改变现状需要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努力,我们习武之人就要从自身做起,练就强健的体魄和精深的功夫,让西洋人和东洋人不敢小觑我们,而强身健体不能光靠练,还要靠吃,这就是我让你们吃牛肉的原因。”

    五师叔的良苦用心感动的大家眼泪汪汪的,纷纷拿起牛肉大嚼,虽然只是经过简单加工的烤肉,但是被五师叔赋予了特别的含义,每个人都吃的很用心,很投入,风卷残云一般,一条牛腿就只剩下骨头了。

    下午练功,学员们精神百倍,连喊声都比以往响亮了许多,刘振声和农劲荪在房间里谈事情,听到院子里震天的吼声,推窗一看,农劲荪奇笑道:“孩子们今天虎虎生风啊。”

    刘振声道:“陈真自己掏腰包买了几百斤牛肉给大家打牙祭,还教给他们强国健身的道理,所以大家才练得这么起劲。”

    农劲荪欣慰的点点头:“振声,你没有看错他。”不过仔细一看,在前面领着的竟然是司徒小言,而不是陈真,这下他又大跌眼镜:“这个陈真,又跑哪里去了?”

    刘振声道:“这次他是去孙先生那里办正事的。”

    ……

    此时陈子锟正在法租界莫里哀路上一处绿树掩映的别墅里作客,一位特地请来的上海亨利洋服店的裁缝认真的帮他测量着胸围和肩宽臂长,因为孙文先生说了,要送陈子锟一套中山装,就是卫士们身上那种裁减合体,熨贴笔挺的四兜翻领制服。

    孙夫人和尹维峻以及昨日大门口见过的黄姓卫士在旁边笑眯眯的看着,等裁缝走了,夫人才道:“小陈,这是你的入党表格,你在上面签个名字吧。”

    陈子锟接过道表格仔细端详,这是一叠道林纸印刷的文件,字迹清晰,纸张雪白,一抖哗哗响,上面印着国民党的党徽,还有三名介绍人的亲笔签名。

    宋庆龄、尹维峻,黄路遥。

    原来夫人叫庆龄啊,陈子锟暗暗记住了这个名字。

    “在这里签名就可以。”宋庆龄指着表格最下方的空白处说,又问道:“你用毛笔还是自来水笔?”

    陈子锟道:“水笔吧。”

    于是夫人从抽屉里拿出一支新的银杆自来水笔,亲自吸饱了墨水,又用纸擦干净笔头残留的墨水,这才递给陈子锟。

    陈子锟坐在宽大的红木书桌旁,脚下是厚实的地毯,头顶是晶莹剔透的水晶灯,一缕阳光从落地窗外射入,洒在热带柚木地板上,可以看到外面院子里葱绿的草坪和参天的大树,空气中弥漫着咖啡的香味,一切都是那么令人陶醉,令人神往。

    “有朝一日,我也要住上这样的大房子。”陈子锟暗暗下定了决心,看了一眼夫人,又给自己加了个目标:大房子里一定要有这样一位知书达理温柔美丽的夫人。

    “想什么呢,签名啊。”尹维峻看他张着嘴发呆,生怕这位头壳坏掉的大侄子胡思乱想,赶紧提醒了他一句。

    “知道了。”陈子锟坐在宽大的欧洲宫廷式座椅上,龙飞凤舞签下自己的大名,想把自来水笔递回,夫人却微笑着说:“这支笔是我从美国带来的,就留给你做个纪念吧。”

    “谢谢夫人。”陈子锟将自来水笔别在了自己衬衫口袋里。

    尹维峻将入党表格收了起来,道:“小黄,你带他上楼。”

    “还要做什么?”陈子锟问道。

    “还有一个仪式没进行,请跟我来。”黄路遥微笑着做了一个有请的手势,带着陈子锟上了二楼,推开一扇门,这是一间很大的会议室,窗帘紧闭,灯火通明,正对着的墙上两面青天白日旗交叉而立,孙文先生一袭正装,居中肃然而坐,两旁卫士林立,气势森严。

    陈子锟乐了,这场面他熟悉,大当家开香堂也这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