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二章 彼得堡俱乐部
李耀廷也愤愤然骂道:“洋人的报纸从来都是胡扯八道,大锟子,消消气,我请你喝酒。”

    说着去柜台上拿了两瓶酒过来,用后槽牙启开瓶盖,递给陈子锟一瓶,后者尝了一口,皱眉道:“这么苦?”

    “你不懂了吧,这是啤酒,从哈尔滨运来的,就这个味儿,喝习惯就好了。”李耀廷斜靠在吧台上,很悠闲的说道,短短几天,他举手投足之间,竟然已经带了一些上海滩的洋味。

    陈子锟一仰脖,咣咣咣将啤酒一口气灌了下去,打了个嗝说:“他妈的什么玩意,真难喝,再拿一瓶来。”

    李耀廷目瞪口呆:“难喝你还再要一瓶?得,我服您。”回头又拿了一瓶啤酒,又想拿后槽牙启,陈子锟一把夺过来,大拇指一撬瓶盖就飞了,灌了两口感慨说:“关东是中国的土地,小日本的军队驻在铁路沿线,北京是中国的首都,东交民巷住着一大帮外国军队,上海也是中国的土地,却弄了个租界让外国人当家作主,在咱们的地盘上开枪打中国人,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耀廷安慰他道:“这谁不知道,洋人船坚炮利,咱打不过呗,这租界又不是一时半会的事儿,自打前清时候就有了。”

    陈子锟摇摇头说:“时至今日,我终于明白那些学生为什么要火烧赵家楼,为什么要上街了,因为他们不想让自己的子孙后代再过这样的日子。”

    李耀廷道:“这人呐,最重要是开心,别拿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麻烦自己,咱就是平头老百姓,混口饭吃不错了,哪管得了那么多。”

    陈子锟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匹夫之怒,虽然不能流血千里,但也能血溅五步。”说完仰脖喝了啤酒,将瓶子重重放下道:“拿瓶够劲的来。”

    李耀廷只得拿了瓶白兰地过来,愁眉苦脸道:“你要是再喝,我就该破产了。”

    陈子锟掏出一块大洋拍在桌子上道:“我走了,改天再聚。”

    拎着白兰地出了弹子房,一路溜达到了公共租界中区老闸巡捕房门口,打开酒瓶子灌了几口,然后往身上洒了一些,找个旮旯一坐,扯开领口拉下帽檐,眯缝着眼睛,装成醉汉的样子,一双眼睛却紧盯着巡捕房的大门。

    开枪射击游行群众的就是老闸巡捕房的巡捕,这栋石块砌成的建筑内灯火通明,窗口人影晃动,大概是白天捕捉了大批人犯正在讯问审理,巡捕房门口站着两个华捕和两个印捕,头戴斗笠的华捕在身材高大缠着红头巾的印度阿三对比下显得格外瘦小。

    老闸巡捕房位于租界繁华地段,即便是深夜也是人来人往,但却没人注意一个躺在角落里的醉鬼,陈子锟一直紧盯着巡捕房的大门,直到半夜一点钟左右,几张熟悉的面孔终于出现在门口,其中一人就是利物浦的猎人,洛克巡官。

    看到高阶西捕出现,早已萎靡不振的华捕和印度阿三立刻挺直了腰杆,举手敬礼,白人巡捕们漫不经心的将手指举到额头位置意思了一下,便说说笑笑出了巡捕房,上了一辆工部局牌照的汽车绝尘而去。

    陈子锟从地上爬了起来,晃晃悠悠拦了一辆黄包车,丢出五角小洋道:“往前走。”

    通常车夫最不爱拉醉汉,但先给钱的就不一样了,车夫屁颠颠的拉着车沿着南京路一直向前,陈子锟抱着酒瓶子紧盯着前面的汽车,不时指挥车夫调整方向,但是人力车终究跑不过四个轮子的汽车,跟了一会儿便跟丢了。

    与此同时,精武会内,刘振声拿着手电巡视着学员宿舍,他生怕徒弟们一时冲动作出出格的事情来,所以不但安排人手值守大门,还亲自巡视,所幸大家都很听话,没人偷跑出去。

    走到陈子锟房间外的时候,刘振声上前用手电照了一下,只见床上似乎躺了一个人,纹丝不动。

    不大对劲啊,刘振声多了一个心眼,轻轻推门,房门竟然没闩,一推便开,走到床前一看,被子里藏了一个枕头,哪有五师弟的影子。

    刘振声深深皱起了眉头。

    ……

    凌晨一点钟,陈子锟终于回来了,他从后墙翻了进来,脱掉皮鞋,悄无声息的上了楼,走到自己房间门口,推门进来,悄悄关上门,一转身,吓了一跳。

    刘振声正严肃的坐在床上看着自己,鼻翼耸动了一下,淡淡道:“陈真,你又喝酒了。”

    陈子锟笑笑:“大师兄,你鼻子真灵。”

    刘振声叹了口气:“陈真,你怎么总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呢,是不是觉得精武会已经容不下你了,现在只有咱们师兄弟二人,你不妨说实话,我不会强留你的。”

    陈子锟一言不发。

    刘振声见问不出什么,只好摇摇头走了。

    早上,农劲荪拿着一份《申报》来到了精武会,找到刘振声,把报纸往桌子上一放,怒道:“西捕当街打死两人,大伤十余人,报纸上竟然只言片语也不见,难道报人的良心都被狗吃了么!”

    刘振声拿起报纸快速浏览,果然没看到昨日之事,他大为紧张道:“舆论不提此事,那被捕的学员可就难救了。”

    农劲荪道:“我听说租界法庭要开庭审判他们,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只能请个好律师尽力搭救了。”

    刘振声沉重的点点头。

    农劲荪道:“振声你有心事?是不是陈真又捣乱了?”

    刘振声道:“五师弟的心是好的,就是野性惯了,需要收心,前几天他花自己的钱买了上百斤的牛肉给大家改善生活,可昨天发生那么大的事情,他居然半夜跑出去喝酒。”

    农劲荪道:“是不是他心情郁闷,借酒浇愁?”

    刘振声道:“借酒浇愁岂能西装革履出去,还喝的是洋酒。”

    农劲荪叹气道:“这个陈真,真的不省心啊,不如我找他谈谈。”

    “也好,小言,去把你五师兄叫来。”刘振声冲外面喊了一声。

    司徒小言答应一声,跑出去找陈子锟了,片刻后回来报告说:“农大叔,大师兄,五师兄出去了。”

    ……

    此刻陈子锟正坐在老闸巡捕房对面的咖啡厅里,桌上摆着一杯咖啡和一份《字林西报》,眼睛却紧盯着对面的巡捕房大门,他在观察巡捕们的换班时间和西捕们的作息制度。

    中午时分,昨晚那辆轿车出现在巡捕房门口,洛克巡官从车上下来,和车内金发碧眼的洋妞吻别,然后整理警服,马靴铿锵进了巡捕房。

    陈子锟放下一块钱,出门上了一部脚踏车,这车是他在法租界偷来的,脚在地上一撑,车子就出去了,中午大街上车流很多,那辆小轿车速度很慢,陈子锟骑着脚踏车跟踪它到了一栋欧式建筑前,只见洋妞从车上下来,扭动着腰肢上了楼,楼前挂了块俄文招牌:彼得堡俱乐部。

    汽车开走了,陈子锟将脚踏车丢在路边,径直上楼,一个猥琐的俄国老头拦住了去路,用蹩脚的上海话问道:“先生,侬找哪个?”

    陈子锟也用上海话答道:“阿拉来白相白相。”

    老头会心的笑了,领着他上楼,昏暗的大厅里,所有陈设都是俄国式样的,七八个浓妆艳抹的大洋马坐在沙发上搔首弄姿,看见陈子锟进来,立刻有人抛媚眼过来。

    老头伸出三根手指晃动着:“三块钱。”

    陈子锟的钱大部分寄去了北京,剩下的都买了牛肉,身上哪还有三块钱,他不满的嘀咕道:“当你们是长三啊,那么贵。”说着仓皇撤退,身后传来一串大洋马们风骚而爽朗的笑声。

    出了彼得堡俱乐部,陈子锟惊魂未定,忽然发现街对面不就是李耀廷供职的弹子房么。

    走进弹子房,正午的生意不是很好,李耀廷正勤快的擦拭着柜台,看到陈子锟进来便道:“你先坐,我忙完就来招呼你。”

    此时弹子房的门开了,一个矮胖的秃顶老头走了进来,两撇八字胡很是气派,李耀廷赶紧上前招呼:“彼得罗夫先生,您好。”

    老头傲慢的点点头,胸前的金表链子直晃眼,李耀廷点头哈腰目送他进了办公室,这才来到陈子锟身旁,带着羡慕的眼神说道:“这就是我们老板,白俄上校,可他妈有钱了,哪天我要是能混到他这个地步,死也瞑目了。”

    陈子锟道:“就你这点出息,要混就混出个人样来,屁大点个弹子房算什么。”

    李耀廷道:“你是不知道,老家伙在外面还有产业,他开了家妓院,一水的白俄女郎,金发碧眼大白腿,绝对够味,专供租界那些个远离家乡的欧洲人享用,当然中国人要是觉得**够粗,掏的起钱,也能去耍耍。”

    陈子锟听蒋志清讲过上海妓院的典故,鄙夷道:“不就是咸肉庄么?”

    李耀廷道:“你弄混了,咸肉庄是咸肉庄,咸水妹是咸水妹,完全两码事,再说了,老头张罗的这些个女郎可不是那种廉价的咸水妹,一水的白俄贵族,伯爵家的小姐,将军家的太太,甭管以前多趁钱,一革命全他妈玩完,要说人家俄国革命就是老牛比了,把以前的贵族全他妈整死,哪像咱民国,革命也跟温吞水似的。”

    他这儿滔滔不绝的说着,陈子锟却想到了另外一件事,突然将李耀廷拉到一旁角落里,低声问道:“是不是对面的彼得堡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