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三章 直捣黄龙
李耀廷瞪大眼睛看着陈子锟,一脸的不相信:“大锟子,你行啊,闷不吭声的连彼得堡俱乐部都去玩过了,说说,大洋马啥滋味?”

    陈子锟道:“我过来的时候,看见一个洋妞从汽车上下来,梳着两条金色的麻花辫,穿一身素花布拉吉,清纯中带点风尘味,就进了对面的彼得堡俱乐部,不过我可没上去。”

    李耀廷咽了一口涎水道:“我知道你说的是谁,那是俱乐部的头牌娜塔莎,那可不是一般人玩得起的高档货色,听说她的主顾都是租界有头有脸的主儿,经常用汽车拉去包夜,一晚上这个价。”

    说着伸出两根手指:“二十块,真他妈的贵,难不成是镶金的。”

    陈子锟笑笑道:“最近没啥事,我天天到你这里玩怎么样?”

    李耀廷喜道:“那敢情好,最近有帮小瘪三过来轧苗头,大概想挑事,有你在这儿镇着我也放心。”

    直到半夜陈子锟才回到精武会,又被刘振声发现,但这次他没有找陈子锟谈话,而是叹了口气走开了。

    第二天中午,陈子锟吃完饭又出去了,根本不管武馆里的事情,大家忙着搭救被捕的学员,也没空管他,到了傍晚时分,陈子锟还没回来,农劲荪却怒形于色的来了,愤愤道:“这个陈真,当真看错了他。”

    刘振声忙问道:“农大叔,怎么回事?”

    农劲荪痛心疾首道:“我看到陈真在白俄人开的妓院附近晃悠,还和弹子房里的小流氓称兄道弟,吃喝嫖赌,他是占全了,霍师傅的遗训完全没放在心里啊。”

    刘振声眉头紧皱,道:“等他回来我会彻查此事,如果属实的话,自当逐出门墙。”

    农劲荪这才稍稍平息了一下愤怒,道:“被捕学员的事情有眉目了,我托了工部局一位有身份的大人物代为说情,巡捕房说了,只要缴纳保释金,明天就能放人。”

    “农大叔您辛苦了。”刘振声郁闷的心情终于好受了一点。

    当夜,陈子锟竟然彻夜未归,直到第二天早上晨练的时候仍未出现,刘振声再一次的失望了。

    农劲荪凑了一笔钱缴纳了保释金,将被捕的学员们救了出来,当他们走进精武会大门的时候,受到的是如同英雄凯旋般的欢迎。

    欧阳凯等人讲起了当日的遭遇,那些没参加游行的学员们听到西捕开枪的时候都是义愤填膺,听到欧阳凯等人和巡捕英勇斗争的时候无不热血沸腾,突然有人问起:“五师叔那时候在哪里?”

    一时间冷场,参加游行的学员们都低头不语,半晌欧阳凯才道:“枪一响就看不见五师叔的人了。”

    下面嗡嗡一片,大家都对五师叔的怯懦表现极是不满,再加上近日来五师叔整天不见人影,练功都陷入停顿,起初大破虹口道场建立的威信已经逐步消散于无形,取而代之的是失望和鄙视。

    “咳咳,都回去练功!还嫌闹得事情小么。”刘振声威严的声音响起,大家各自散去,但是私下里却又聚在一起,讨论着五师叔的种种不是。

    “天知道虹口道场是不是他砸的,反正谁也没进去看过。”有的学员这样说。

    “听说那个冈田武是被电死的,根本不是被打死的……”也有人神神秘秘的这样说。

    几个学员在大门口附近议论着,忽然看到陈子锟回来,立刻停止了交谈,若无其事的站着左顾右盼,却不向他打招呼。

    陈子锟在彼得堡俱乐部附近熬了一夜,正犯困呢,哪里顾得上搭理他们,匆匆向宿舍走去,走廊里遇到了司徒小言,小师妹怯生生道:“五师兄,大师兄让你去见他。”

    “哦,知道了。”陈子锟打了个哈欠,依然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小言跟在后面说:“大师兄说你一回来就去。”

    陈子锟无奈,只好前往刘振声的房间,小言跟在后面紧走几步,终于鼓起勇气问道:“五师兄,他们说你和那些……不好的女人混在一起,是不是真的?”

    “你觉得呢?”陈子锟反问道,同时心里一惊,看来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了啊。

    “我不相信五师兄会做那种事情。”小言道。

    “那不就结了。”陈子锟耸耸肩膀,敲门进入刘振声的办公室。

    这次刘振声没有苦口婆心的教育他,而是开门见山的问道:“陈真,有人看见你经常出没于烟花之地,和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我希望你能解释一下。”

    陈子锟道:“大师兄,我没什么可说的。”

    刘振声心里仅有的一点亮光也熄灭了,他打开抽屉拿出薄薄一叠钞票说:“陈真,你已经不适合继续留在精武会了,这里有些钱你先拿着,不枉我们师兄弟一场,不管你到哪里,都要记得自己曾经是霍元甲的徒弟,曾经是精武会的一份子,不要做令师父在天之灵蒙羞的事情。”

    陈子锟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钞票,对刘振声鞠了一躬道:“大师兄,感谢你这些天来对我的照顾,我还有事,就不去医院向东阁辞行了,再会。”

    刘振声没有料到陈子锟竟然如此毅然决然的离开,半点留恋之意也没有,他摆摆手,示意陈子锟可以离开了,听到屋门关闭的声音,他长叹一声,望着师父的遗像道:“师父,陈真武功虽高,品行不端,为了不让他带坏精武会的风气,弟子只好如此了。”

    遗像里的霍元甲依旧风轻云淡,似乎看破一切世事。

    陈子锟回到自己房间,将不多的几件衣物和枪械刺刀打了个小包袱就要出门,却看到司徒小言倚在门口,眼圈有点红:“五师兄,你真要走?”

    “又不是不回来了,有什么伤心的,对了,有件事请你帮忙。”陈子锟道。

    “什么事?”

    “如果有我的信,帮我保存起来,我会回来取。”

    “记住了。”

    陈子锟冲司徒小言笑了笑,拎起包袱出门了,学员们看见他卷铺盖了,都站在院子里窃窃私语,忽然欧阳凯拦住了他的去路,道:“五师叔,我向你挑战。”

    “我不接受你的挑战。”陈子锟道。

    “为什么?”欧阳凯不解。

    “因为我已经不是精武会的人了,你不必通过打败我来证明什么。”陈子锟绕过了欧阳凯,忽然又停下转身对他说:“这些天来,你每晚都偷偷起来练拳,如果仅仅是为了打败我,那未免志向太小了些。”

    说完径直离去,留下欧阳凯摸不着头脑,到底怎样才算志向远大?

    ……

    陈子锟把行李丢在了弹子房,昨天确实有些小瘪三来寻衅滋事,妄图收取保护费,他亮了几手功夫便将对方吓退,弹子房老板彼得罗夫听说之后很是高兴,允诺他一个星期十块钱的薪水,不需要做什么具体的工作,只要在弹子房守着便可,所以他也不愁没有落脚之地。

    彼得堡俱乐部和弹子房就隔了一条马路,陈子锟每日坐在窗口观察动向,李耀廷多次主动表示,如果大锟子对娜塔莎有意思,自己可以预知薪水借给他一度春宵,陈子锟只是一笑置之。

    傍晚时分,天灰蒙蒙的,外面淅淅沥沥下着小雨,弹子房里没几个客人,陈子锟陪李耀廷打完了一局,正百无聊赖的站在门口抽烟,忽然看到一辆工部局牌照的黑色小汽车驶来,正停在彼得堡俱乐部楼下。

    陈子锟的心脏强劲的跳动起来,多日的守株待兔终于见了成效,他急忙转身冲李耀廷道:“把我的包袱拿过来。”

    李耀廷道:“等会啊,我帮你锁到柜子里了,那玩意万一被人看见可不是好事。”

    他指的是陈子锟那两把驳壳枪,穿单衣的季节肯定不能在光天化日下带枪,而弹子房又是人来人往的所在,还是锁起来比较安心。

    他这边慢条斯理的开着锁,那边陈子锟却看到娜塔莎从楼上下来钻进了小汽车,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他立刻推起放在门口的脚踏车,冲进了雨雾里。

    当李耀廷拿着包袱从储藏室出来的时候,那还有陈子锟的影子。

    下雨天,汽车速度不快,陈子锟骑着脚踏车一直跟在后面,沿着大马路来到外滩附近一处豪华公寓楼,汽车在楼门口停下,马来侍者撑着雨伞过来迎接,娜塔莎钻出汽车,扭着腰肢进了大楼,跟在后面的陈子锟注意到,大楼里有两个印度巡捕把守,而且来来往往的都是欧洲人,想混进去可不大容易。

    转念一想,既然来了,不拼一把怎么对得起自己,他压低帽檐,将西服的领子竖了起来,遮住了面孔奔向大楼,砰砰的敲门,马来侍者慌忙过来开门,不等对方说话,一串流利的英语就骂了过去,责怪他开门晚了,两个印度巡捕听见骂声,哪敢上前盘问,任由他闯了进去。

    进了大楼,陈子锟才忽然醒悟,自己啥时候变得英语这么纯熟了,看来记忆中的某些部分已经恢复了,至少学过的知识和技能没丢。

    公寓里装修豪华,走廊里铺着地毯,一间间房门上挂着带号码的铜牌,原来这里是租界工部局官员公寓,怪不得有巡捕把门,抬头看去,娜塔莎光洁圆润的小腿正在楼梯上拾级而上,他赶紧跟了过去,远远看着她进了三楼一个房间,守在楼梯间耐心等了十分钟,估计里面热身运动已经结束的时候,走过去敲响了房门。

    一串脚步声响起,房门拉开,两个人都惊呆了,陈子锟发现开门的并不是娜塔莎的老主顾洛克,而是另外一张欧洲面孔,只穿着浴袍和拖鞋,露着胳膊和胸口的黑毛,而这个欧洲人也惊讶的发现门外站着的竟然是一个中国人。

    “Whatthefuckareyoudoing!”欧洲人张口便骂。

    陈子锟一拳砸在对方面门上,打的他满脸开花,同时抬腿一记侧踹,将他踢进了屋里,这才关门回身骂道:“Fuckyourm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