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七章 寻找陈真
陈子锟沉浸在温柔乡里的时候,精武会的学员们正兴奋的讨论着报纸上的事情,屠杀游行民众的两名英籍巡捕在公寓内被刺杀,如此大快人心的壮举,定然是出自某位大英雄之手。

    大家热烈的讨论着到底是谁杀了两名巡捕,一致意见认为此人定然是中华武术界的豪杰,有人道:“你们说,这事儿会不会是五师叔干的?”

    一阵沉默,五师叔虽然回归师门只有短短半个月,但所做的事情是有目共睹的,他快意恩仇,性子火暴,单枪匹马踏平虹口道场,从此日本人不敢来精武会闹事,他慷慨大方,自掏腰包请学员们吃烤牛肉,虽然他也有很多的缺点,比如教训学员手下没轻重,不遵守规矩夜里跑出去花天酒地,但是细想起来,这些都不足以成为赶走五师叔的理由。

    “唉,大师兄太严厉了。”司徒小言叹息道。

    大家也都深有同感,五师叔走后,精武会又恢复了往日死气沉沉的局面,每日只有枯燥的练功,饭食也只有青菜豆腐糙米饭。

    “小师姑,不如你去找大师伯说说情,把五师叔请回来吧。”有人提议道,然后一帮人都跟着附和,想到五师叔,他们就想到了香喷喷的烤牛肉。

    唯有欧阳凯一言不发,他心情很是矛盾,既希望五师叔回来,又怕他回来之后抢走自己的小师姑。

    司徒小言踌躇了一阵,终于下定决心去找刘振声说情,忽然门外进来一个仆役,手里捧着纸盒,问大家道:“请问陈真是住这里么?”

    “你是?”

    “我是亨利成衣铺的,这里有两套衣服,是孙先生嘱咐送过来交给陈真的。”

    司徒小言接过纸盒打开一看,里面两套立翻领的洋服,一套深灰色,一套白色,料子笔挺式样新潮,便道:“放在这儿吧,我转交给陈真。”

    打发了仆役,司徒小言拿着捧着衣服来到大师兄的办公室,刘振声和农劲荪正在里面谈事情,见小言进来立刻停口不严,刘振声问道:“这是何物?”

    “是孙先生派人送来的衣服,说是给五师兄的。”司徒小言将纸盒递上道。

    农劲荪看了一眼,皱起眉头道:“这是孙文先生给陈真做的衣服。”

    司徒小言道:“既然是孙文先生送的衣服,咱们怠慢不得,不如我这就去把五师兄找来。”

    刘振声淡淡道:“这里没你的事,你先出去。”

    司徒小言撅着嘴出去了,但并不离开,而是躲在门口偷听。

    只听房内农劲荪道:“振声,不是我说你,这件事你做的未免孟浪了一些,不管怎么说,陈真也是霍元甲的嫡传弟子,还是孙文先生看重的人物,亲自招纳的国民党员,这样的人物,你说赶就赶,赶走一个陈真并不是大事,可是你让外面人怎么看我们精武会,你让孙先生怎么想,你又让东阁怎么想,精武会始终是霍家人的啊。”

    刘振声沉默了一阵,道:“我知道了,我这就把陈真找回来。”说完冲外面喊了一声:“小言,进来。”

    司徒小言知道自己的行踪瞒不过大师兄,进来道:“大师兄,找五师兄回来是给他衣服,还是让他重归师门?”

    刘振声沉着脸说:“让你去就去,废话什么。”

    “知道了。”司徒小言喜滋滋的跑开了,她知道大师兄是个面冷心热的人,既然发话让找陈真回来,那重归师门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小言走后,刘振声点着桌上的申报道:“农大叔,依你之见,这件事是不是陈真所为?”

    农劲荪站起来踱了两步,道:“放眼整个上海滩,有此武功诛杀巡捕又能全身而退者,起码这个数?”说着伸出两个手指。

    刘振声点头道:“不错,起码二十个人有这样的身手。”

    农劲荪又道:“可是有这种胆魄的,怕是只有一个。”

    两人对视片刻,不约而同的笑了,农劲荪说的不错,能杀洋人的多,敢杀洋人的少,敢杀英籍巡捕的好汉更是屈指可数,根据陈真这段时间的表现来看,很有可能就是在侦查巡捕的住处行踪等,至于和白俄妓-女鬼混,泡在弹子房,不过是为了掩饰罢了。

    刘振声长叹道:“我错怪他了。”

    农劲荪也道:“若不是我误报军情,你也不致于错怪了陈真,等他回来,我们一起向他道歉便是。”

    ……

    司徒小言叫了几个学员一起,满世界寻找陈子锟,可是五师叔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也找不到踪迹了,他们寻到弹子房,五师叔的好朋友李耀廷也说好几天没见他了。

    会员们没辙了,偌大的上海寻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精武会寻找陈子锟的时候,宋家三小姐也乘车来到了法租界的诊所探望自己送来的伤员,可德国医生海因滋.沃克遗憾的告诉宋小姐,伤员为躲避追捕,已经自行离开了。

    宋小姐大惊失色:“他身中两弹,怎能自行离开?”

    海因滋道:“巡捕去而复返,事发突然,他不愿连累诊所,所以独自离去,我相信上帝保佑勇者,他不会有事的。”

    宋小姐道:“我现在不想听上帝保佑这样的话,我只想知道,他的伤势能不能自己走路。”

    海因滋道:“这个要看个人体质和毅力了,三年前我在中国西部行医的时候,曾经给一个叫刘伯承的人做过摘除损坏眼球的手术,甚至没有使用麻药,我相信中国人的忍耐力是世界第一的,您送来的这位年轻人,绝对是一个勇敢者……”

    说着,他的眼光瞥向一旁的报纸,这张字林西报上详细刊登了两名西捕被杀的消息。

    这个动作表达的寓意,宋小姐不会不明白,她飞快的抽出几张钞票放在桌子上道:“谢谢你,沃克医生,我想您一定会忘掉这件事吧。”

    海因滋刻板的脸上终于出现一丝笑容:“亲爱的小姐,我已经忘了。”

    ……

    四马路会乐里,门口挂着红灯笼的书寓,已经三天没接待客人了,传说鉴冰小姐生病了,这些日子书寓厨娘经常出没于菜市场和药铺,买了不少乌鸡老鳖人参鹿茸之类的补品,似乎也验证了鉴冰生病的消息。

    鉴冰是上海滩花界四大金刚之一,她的一举一动,吸引着无数人的眼球,书寓关门不接客人往往意味着女校书傍到了新的恩客,可没听说最近有哪位大佬做了鉴冰的生意,于是谣言四起,有人说鉴冰小产闭门休养,有人说鉴冰傍到了某南方豪客准备金盆洗手嫁做商人妇,还有人说鉴冰养了个小白脸每日风流快活,总之各种传闻都有,满足着各色人等的好奇心。

    书寓内,鉴冰扶着陈子锟慢慢走到躺椅旁坐下,沐浴着六月的阳光,经过数日调养,陈子锟惨白的脸色已经恢复了一些红润,伤口愈合情况也很良好。

    “照射紫外线,可以杀菌,呼吸新鲜空气,有助于恢复健康。”鉴冰拿着水果刀削着苹果,满嘴都是新名词,女校书们引领着上海滩的时髦之风,她们看报纸听广播,新时装新名词都是从她们这里传出去的,比如紫外线这个名词,陈子锟就压根不知道说的是什么。

    当然,他也不需要知道是什么,他要做的仅仅是眯缝着眼睛享受鉴冰送到嘴里的水果,以及温柔的按摩。

    吃完了苹果,鉴冰笑眯眯的拿了一个红包出来,煞有介事的递给陈子锟。

    “这是什么?干嘛给我钱?”陈子锟打开红包一看,里面竟然是一叠钞票。

    “没想到你还是个童男子,照规矩是要给红包的。”鉴冰脸上飞起两朵红晕,想起早上半梦半醒之间做的事情她就害羞。

    “那我就装着了。”陈子锟大大咧咧的将红包塞在了身上。

    “戆都。”鉴冰将脑袋伏在陈子锟肩头,手指在他胸口划着圈圈,柔情蜜意溢于言表,她是扬州人,八岁被卖到上海培训做女校书,自幼见惯了风月场上的悲欢离合,人情冷暖,但心里总是幻想着有朝一日能有个盖世英雄爱自己,疼自己。

    如今,她的梦想似乎就要实现了。

    “子锟,你知道小凤仙么?”鉴冰幽幽的说道。

    “知道,蔡锷的红颜知己,一曲《高山流水》觅知音,人间多少佳话。”陈子锟在北京混过,自然听说过这位八大胡同的传奇人物。

    “我记得小凤仙给蔡锷将军的挽联上是这样写的,万里南天鹏翼,直上扶摇,那堪忧患余生,萍水姻缘终一梦;几年北地胭脂,自愁沦落,赢得英雄知己,桃花颜色亦千秋。”鉴冰念完这首挽联,轻轻叹了口气,遥望北方,眼中尽是向往之色。

    陈子锟默默无语,鉴冰将小凤仙视作偶像,可惜自己不是蔡松坡那般的英雄。

    “我给你写一幅字吧。”鉴冰忽然欢快起来,走进书房准备笔墨纸砚,让陈子锟为自己磨墨,挥毫写下一首气势磅礴的诗来: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

    女校书们自幼受到琴棋书画方面的严格教育,这一幅字墨迹饱满、酣畅淋漓,让人不敢相信出自女人之手。

    陈子锟自惭形秽道:“可惜我不会写毛笔字,只能替你磨墨。”

    鉴冰笑道:“这幅字送给你。”

    忽然芳姐在外面敲门道:“先生,丁公子来了。”

    鉴冰不满道:“不是讲了么,就说我病了,所有的局都推了。”

    芳姐道:“丁公子听说先生病了,特地请了有名的妇科圣手来给先生瞧病,此时正在门外候着。”

    鉴冰大怒道:“偶感风寒罢了,请什么妇科圣手,关门赶他们走。”

    芳姐只得离去,在大门口好言劝慰丁公子,这位丁公子的父亲是在英国洋行里做大买办的,家里有的是钱,迷恋鉴冰已经有些日子了,甚至达到一日不见茶饭不思的地步,请了医生来给鉴冰看病也是一番好意,没成想连面都见不着,不免怒形于色,拿出一张五百大洋的庄票来撕个粉碎,愤愤然的去了。

    “唉,先生这是做的啥事体哦。”芳姐唉声叹气,虽然依着鉴冰的身家,不做生意也能撑个一年半载,但他们这些做下人日子就苦了,没了恩客的小费打赏,光凭鉴冰开的月钱根本吃不饱的。

    正在发愁,厨娘买菜回来了,神神秘秘的拿了一张纸塞给芳姐,芳姐一看,心脏顿时砰砰的跳了起来。

    这是一张悬赏缉拿凶犯的告示。

    三千块的赏格不算少,省着点过,够一家人过上十年的,芳姐焉能不动心,看上面的说法,巡捕房要缉拿的凶犯和自己先生养的这个小白脸很是相似,都是高个子,都是身上中枪。

    芳姐心惊肉跳,自家先生这哪里养的是小白脸啊,分明就是小白狼,这种危险人物留在家里,一不留神就把大家都祸害了。

    事关重大,她不敢独断专行,私下里把书寓的丫鬟、厨娘、车夫都召集起来开会,向大家晓以利害,很快取得了所有人的支持,向巡捕房报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