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八章 告密
芳姐一个妇道人家能有多大见识,她除了察言观色见风使舵背后嚼舌头拿针扎小人之外,基本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本事,真让她去巡捕房举报凶犯领悬赏,她还不敢呢。

    其余几位厨娘丫鬟帮佣比芳姐还不堪,一听到巡捕房的字眼就畏首畏尾,没有一个敢去报信领赏的。

    他们的担心是有道理的,三千块钱的赏格很高,足以买上几条人命,巡捕房里那些家伙吃人不吐骨头,贸然前去举报,搞不好会鸡飞蛋打一场空,赏钱领不到,还连累了自己,所以此事必须从长计议。

    “阿拉表哥在十六铺码头讨生活,认识场面上的人,找伊拉出面保管没问题。”丫鬟小桃说道,她是川沙乡下人,所谓的表哥其实是个游手好闲的无赖,整日吃喝嫖赌,全靠小桃接济,不过他认识斧头帮的人却是实实在在的。

    一帮头发长见识短的娘们最终商定,由小桃出面找表哥办理此事,小桃匆忙出门叫了一辆黄包车直奔十六铺码头而去。

    但凡车站码头附近,必定居住着大批苦力,十六铺码头乃是黄浦江上极重要的客货运枢纽,每天过往人流何止十万,上下货物更是不可计数,大批的苦力工人以此为生,更有许多流氓地痞混杂其中,小桃的表哥阿贵就是其中之一。、

    码头西南方搭建着许多被上海人称作滚地龙的低矮窝棚,苦力和他们的家眷就蜗居在这里,一走进棚户区,各种难闻的气味扑鼻而来,光屁股小孩到处乱窜,野狗在垃圾堆边翻着食物,妇女们提着水桶在自来水龙头前排着长队。

    小桃很容易便找到了阿贵,她的表哥正坐在一间杂货铺门口和人打麻将,阿贵嘴里叼着烟卷,翻翻眼皮看了小桃一眼,不耐烦的问道:“啥事体?”

    “大事。”小桃掏出悬赏告示亮给他看,阿贵惊得烟卷都掉了,慌忙起身叫围观的朋友帮自己打一把,然后把小桃拉到一旁仔细询问,小桃得意洋洋的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阿贵兴奋的直搓手,领着小桃来到一间破房子门口。

    房子里传来嘿咻嘿咻的声音,小桃听的面红耳热,阿贵却不当一回事,蹲在一旁抽烟,过了一会,一个黑壮汉系着裤子出来了,阿贵上前低语了几句,黑壮汉瞅瞅小桃,点点头。

    这黑汉就是斧头帮的大当家老疤,斧头帮是青帮下面一个小分支,总共四五十个人,靠坑蒙拐骗替人收账过活,总之是什么来钱干什么,但实力有限,一直是个不上台面的小帮派。

    看了悬赏告示,老疤直挠脑袋,这事儿不好办,上面写的捉拿凶犯扭送巡捕房者赏金三千块,提供有效线索者赏金五百,可四马路是别人的地盘,自己若是兴师动众派几十个弟兄过去拿人,肯定会招惹麻烦,直接去巡捕房告密的话,若没有可靠的中间人,连这五百块都捞不到。

    老疤倒是有个靠山,是法租界巡捕房的叶天龙,可这案子是发生在英国人地面上的,找叶天龙有点不合适,况且这种事情牵扯越多越麻烦,狼多肉少摊到斧头帮身上,就没几个铜钿了。

    思来想去,老疤终于想到一个合适的中间人,他认识一位在万国商团当队长的洋人,请他带人去把凶犯抓了,再到巡捕房领赏,大不了三千块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也比一分钱拿不到的好。

    “侬看清楚了,就是布告上的人?”老疤再次问道。

    小桃怯生生的点头:“是的,求求侬,不要连累我家先生。”

    “侬放心好了,阿拉办事有分寸。”老疤才不把小桃的话放在心上,叫上几个兄弟去江边找人去了。

    ……

    四马路,鉴冰书寓,几件沾血的衣服已经洗干净了,整齐的叠好摆在床上,陈子锟拿起那块绣着Mayling字样的手帕若有所思,忽听身后惊呼:“你要去哪里?”

    一回头,鉴冰正捧着一碗参汤站在不远处,陈子锟道:“我该走了。”

    “不许走。”鉴冰将参汤放下,走过来从后面抱住陈子锟的腰,脸贴在他的脊背上低声道:“梁园虽好却不是久恋之地,我懂你的心思,你是九天鲲鹏,我留不住你的,可你至少要等到伤势好转,风声平息再走吧,现在外面到处都是通缉你的告示。”

    陈子锟道:“我无故失踪这么久,大家都要担心的。”

    鉴冰道:“不就是蒋志清、戴季陶他们这帮酒肉朋友么,回头我告诉他们你在我这儿便是。”

    陈子锟道:“我不是说他们,我说的是李耀廷,和我一起闯上海的兄弟,我现在住在他那儿,突然不回去,他肯定要满世界找我的。”

    风月场上混饭吃的人,大都有过目不忘的本事,陈子锟一提起李耀廷的名字,鉴冰立刻想起来了:“哦,是那个北京来的小伙子,这样吧,你告诉我他在哪儿,我去找他。

    陈子锟无奈,只好告诉了鉴冰李耀廷的地址。

    鉴冰让陈子锟好好在家休息,自己换了一身男装,开着奥兹莫比尔小汽车来到弹子房,一进门就吸引了无数目光,因为鉴冰实在是太美了,就算穿了男装也难以掩饰那股风华绝代之感,反而有一种特殊的美,引得弹子房里的华人洋人都停下球杆呆呆的望着她。

    李耀廷立刻认出了鉴冰,眼睛一亮迎上去,稍微有些语无伦次道:“鉴冰小姐,您是来找我的么?”

    “哦,李先生,对,我是来找你的。”鉴冰的北京官话里带点吴侬软语的糯甜之感,余音袅袅,让李耀廷骨头都酥了。

    自打那次一起喝酒之后,李耀廷就将鉴冰视作自己的梦中情人和前进的动力源泉,每当遇到挫折的时候,他就告诫自己说,小顺子你丫的要努力,要出人头地,才能睡到鉴冰这样的绝色女人。

    梦中情人突然来找自己,这是幻想中才会出现的一幕,李耀廷激动的说话都结巴了:“我我我,我请你喝杯酒。”

    “我不是来喝酒的,我是来告诉你,陈子锟在我那里。”鉴冰压低声音道,同时环顾四周,那些男人们立刻收回贪婪的目光,装作击球的样子,但还是偷眼在鉴冰柔美的躯体线条上欣赏着,意淫着。

    “大锟子在你那里?这几天可急死我了。”李耀廷知道鉴冰不是来找自己的,不免大为失落,不过寻找到陈子锟的下落,又让他感到兴奋,英籍巡捕被杀一事他也听说了,按照他对陈子锟的了解,几乎可以确定,这事儿就是自己这位兄弟干的,陈子锟连续失踪数日,李耀廷急的不轻,到处都找遍了还是没有下落,如果不是因为鉴冰来,下了班,还会出去继续寻找的。

    鉴冰道:“他让我转告你,一切平安,不用担心。”

    “不行,我得去看看他,我就这么一个兄弟了。”李耀廷坚持道,鉴冰无奈,只好带他回去,两人刚到门口,正遇到精武会的人来找,司徒小言眼尖,一眼看到李耀廷,顿时奔过来拉住他问道:“有五师兄的下落了么?”

    这些天来,司徒小言等人一直在寻找陈子锟的下落,甚至比李耀廷还要着急,李耀庭不忍隐瞒她,便道:“找到了,在鉴冰小姐那里。”

    司徒小言打量着鉴冰,见这女人穿着一身洋服有些不伦不类,但却挺好看的,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女人不是好东西,五师兄和她搞在一起绝没有好事,立刻虎起脸道:“你把我五师兄藏到哪里去了?”

    鉴冰何等样人,岂能听不出司徒小言语气里的敌意,不过搭眼一看,就知道这是个单纯的女孩子,绝非自己的对手,便温和的笑道:“你五师兄受了伤,在我家调养了几日,你不放心的话,不妨一起去看。”

    “去就去。”司徒小言道,又招呼随自己同来的欧阳凯道:“走,咱们一起去。”

    于是,四人驱车回到了四马路上的书寓,一看到书寓门口挂的红灯笼,司徒小言的脸就红了,原来传言没错,五师兄真的和这些坏女人搞在一起!

    进了书寓,来到卧房门口,鉴冰推门道:“子锟,看我带谁来了。”

    陈子锟身负重伤,仅仅休息了几天不可能恢复到生龙活虎的地步,此时正躺在床上静养,见李耀廷和司徒小言他们都来了,便要下床迎接,却被鉴冰一把按住,柔声道:“你别动,小心伤口。”

    “他们居然都睡在一起了。”司徒小言心中大为不乐意,小女孩心性直,脸上立刻表现出来了,不过欧阳凯却松了一口气,看来五师叔另有所爱,对自己没威胁啊,以往错怪他了。

    李耀廷疾步上前,掀开被子一看,大惊失色:“这么重的伤!”

    司徒小言和欧阳凯也目瞪口呆,陈子锟身上缠满了绷带,简直是遍体鳞伤。

    ……

    与此同时,一队身着卡其军服,扛着刺刀枪的商团步兵乘坐卡车开到了四马路,同来的还有斧头帮的一群人,他们悄悄包围了鉴冰书寓,带队的独眼龙队长摘下墨镜,将玻璃眼球摸出来用手帕擦拭干净,又安回眼眶,用俄语吩咐手下道:“上刺刀。”

    歪戴帽子的彪悍大兵们从腰间摘下四棱刺刀安装在莫辛纳甘M1891式步枪的枪管上,顿时寒光一片。

    斧头帮众们也从裤腰带上拔出斧头来以壮声势,但他们单薄的体格和黄瘦的面容,在人高马大的白俄商团队员面前却被衬托的极其猥琐不堪。

    老疤谄媚道:“安德烈队长,到时候赏金可别忘了小的。”

    独眼龙瞅瞅他,用汉语道:“你确定那个人姓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