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九章 风萧萧
万国商团的前身就是著名的洋枪队,由上海租界的洋人侨民组成,有英国队、美国队、意大利队、日本队、中华队、白俄队等,这是一支志愿民兵部队,并非常备军,士兵年龄从十八到四十都有,职业更是五花八门,医生律师商人工厂主买办银行家都有,但白俄队却是个例外。

    十月革命之后,滞留在上海的沙俄远东舰队的一艘巡洋舰无家可归,舰上水兵生活无着,租界当局就收编了这批水兵,组成了第一俄国队,作为商团中的应急部队使用,后来陆续又有流亡白俄来到上海,工部局收编其中训练有素的军人组成第二和第四队,但俄国队的中坚还是第一队。

    安德烈.瓦西里耶维奇从北京逃亡到上海之后,只用了一天时间就喜欢上了这个冒险家的乐园,这里充满了机遇和艳遇,哪怕对一个亡国的白俄来说也是如此,他很快就结识了万国商团白俄队的队长,并且凭借自己流利的汉语和圆滑的交际手腕,谋取到了副队长兼翻译官的职位。

    斧头帮长期在黄浦江上混饭吃,和白俄水兵有些交情,所以找上他们帮忙,白俄第一队的大兵们正在营房里百无聊赖,听说有三千块大洋找上门的好事情,顿时一哄而起,短短几分钟内就整队完毕,开着卡车浩浩荡荡杀奔四马路。

    大兵们已经包围了书寓,只要长官一声令下,这些彪悍的俄国水兵就会一拥而入,干起杀人放火的老本行,但安德烈的第六感却告诉他,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

    上海滩虽然鱼龙混杂,帮派林立,火并不断,但大家都遵守着同样的潜规则,那就是不碰洋人,尤其是洋人巡捕,那更是惹不起的狠角色,所以这事儿肯定是过江龙干的,安德烈甚至怀疑,凶手很可能是自己认识的人。

    所以他再次问老疤,那人是不是姓陈。

    老疤转向小桃问道:“是不是姓陈。”

    小桃早已被这副阵势吓傻,点头如捣蒜:“是是是,是姓陈。”

    安德烈和颜悦色的问她:“这个人长什么样子?”

    小桃道:“高个子,白净脸,像唱戏的武生。”

    老疤和阿贵都暗地里啐了一口,心说不就是小白脸么。

    安德烈却心中一动。

    ……

    书寓内,芳姐急匆匆敲门道:“不好了,巡捕来了,全是洋人,都拿着枪!”

    众人大惊,鉴冰却不慌不忙问道:“穿什么号衣,冲哪儿来的?”

    在芳姐的概念里,巡捕和商团以及正宗洋兵之间没有区别,她慌张道:“黄军装,刺刀枪,把我们的院子给围了。”

    说这话的时候,芳姐装出恐惧担忧的样子,其实心中暗自得意,她觉得自己这件事做的太对了,不仅挽救了先生的职业生涯,还赚了一大笔钱,不过目前还要装着不知道,等事态平息之后,先生幡然悔悟之时,再慢慢告诉她不迟。

    鉴冰自然是有些见识的,知道巡捕是穿黑制服而军队是穿卡其制服的,而军队通常并不负责租界内部治安,此事有些蹊跷,但已经火烧眉毛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又问道:“多少人?”

    芳姐夸张道:“有好几百人,都拿着枪,好长的刺刀。”

    陈子锟知道是冲自己来的,强撑着站起来道:“小顺子,我的家伙带来了么?”

    李耀廷懊丧道:“来得太急,我给忘了。”随即醒悟过来,“大锟子,你还想和他们拼啊,那可是上百条枪啊。”

    陈子锟凛然道“老子又不是吓大的,出去瞧瞧。”

    这就拨开芳姐,径直出门,鉴冰望着他的背影,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慌忙跟了出去,李耀廷、司徒小言和欧阳凯也紧跟了出去,芳姐眼巴巴的喊道:“先生~~”

    鉴冰头连头也不回。

    四马路一带繁华热闹,寸土寸金,房子都是占地不大浙江式十三间头天井院,两层楼,鉴冰的卧室就在二楼,出来趴在窗口一看,外面果然围了一圈大兵,全是人高马大的洋人,穿卡其布英式军装,戴软木盔,端着上刺刀的水连珠步枪,没有芳姐说的那么夸张有几百号人,但三十个总有。

    妈了个巴子的,这下完了,陈子锟的手有些抖,就算自己浑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手上没枪拿什么和别人拼,看来自己这百十斤今天就交代这儿了。

    正在丧气,忽见下面有个熟悉的身影,带着墨镜神气活现的,不正是二柜他老人家么。

    陈子锟心里有了计较,回身严肃道:“你们都不要动,我一个人出去。”

    “不!”鉴冰和司徒小言同时喊道。、

    李耀廷也劝道:“大锟子,别逞能。”

    “那你们有什么办法?”陈子锟锐利的目光扫过他们。

    一阵沉默,大家心里都清楚,既然军队包围了这里,说明事情已经无可挽回。

    这时外面开始喊话“里面的人听着,赶快出来投降,不然我们就开枪了。”紧接着是一阵拉枪栓的声音。

    “不要开枪,这就出去。”陈子锟冲外面喊了一句,这就准备下楼了,忽然鉴冰扑上来死死搂住他的后腰,眼中晶莹闪烁。

    “乖,去一下就回来,不会有事的。”陈子锟轻轻抚摸着鉴冰的秀发说道。

    鉴冰泪眼婆娑,但还是放开了他。

    陈子锟整整衣服,看了看李耀廷,道:“如果回不来,我的领带和皮鞋就给你了。”

    李耀廷笑的比哭还难看:“你丫的皮鞋那么大码,我穿上跟船似的。”

    陈子锟也笑了笑,又对司徒小言道:“是大师兄让你来找我的吧。”

    小言点点头,没说话,生怕一出声就哭出来,五师兄虽然神色轻松,但谁都知道,此去必死无疑。

    “告诉大师兄,我没丢精武会的人,没丢师父的人。”说完,陈子锟又转向欧阳凯,道:“我走以后,你多照顾小言,功夫也不要荒废。”

    欧阳凯紧咬着嘴唇,用力的点点头,这是他第一次经历生离死别,原本对五师叔的不满和怨恨,此时已经化作感激和崇拜。

    陈子锟冲大家一拱手:“某去也!”言辞神情毅然决然,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之感。

    说罢匆匆下楼,在丫鬟厨娘等人惊惧的目光中,毅然推开书寓大门,站在了阳光下。

    安德烈.瓦西里耶维奇心中暗骂:果然是你小子,尽给我添乱!

    这事儿有些头疼,因为安德烈来到上海不过半年而已,在白俄队里也是个初来乍到的新人,虽然头衔不低,但遇到大事都要队长谢尔盖.彼得洛维奇拍板,捉拿凶犯是集体行动,又不是他安德烈一个人当家作主的,所以想给陈子锟打掩护也有些难度。

    安德烈虎着脸一摆手:“带走!”

    两个士兵上前一左一右架住陈子锟就要往汽车里拖,被他一把甩开,喝道:“我自己会走。”

    白俄水兵大怒,举起莫辛纳甘步枪就要砸过来,却被安德烈喝止:“住手,这是一位绅士,要给他应有的尊重。”

    士兵悻悻的端平了步枪,用刺刀押着陈子锟走向汽车,忽然鉴冰奔了出来,大喊道:“不要抓他!”却被芳姐等人死死拉住,只能抓着门框用通红的眼睛盯着陈子锟的背影。

    安德烈将穿着马靴的脚跟一并,将两只手指举到帽檐处道:“尊敬的女士,我向您保证,这位先生会受到公正的审判,如果他是无辜的,我会亲自送他回来。”

    说罢转身离去,马靴留下一串响亮的声音,白俄队的士兵们也整队离开,斧头帮诸人喜滋滋的跟在后面一路朝巡捕房去了,等着拿属于他们那份的赏钱。

    人走光之后,只剩下一个手足无措的小桃,鉴冰顿时明白了,原来是有内鬼告密啊,她的脸色一下沉了下来。

    ……

    汽车后座上,陈子锟和安德烈并肩而坐,安德烈拿出两支雪茄来,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递给他一根道:“吕宋雪茄,尝尝。”

    陈子锟接过来咬下圆头,凑着安德烈的火柴点燃,美美抽了一口,赞道:“二柜你老人家混的不错,走到哪里都能吃得开。”

    安德烈道:“俄国队就是租界工部局的雇佣兵,我不过是混口饭吃罢了,顺便图谋发展,对了,那两个英国佬是不是你杀的?”

    陈子锟大大咧咧的答道:“放眼上海滩,除了老子,谁还有这个胆略?”

    安德烈道:“我看是除了你这么傻-逼,事情闹得惊天动地,你可别指望我会救你。”

    陈子锟道:“爱救不救,给我两把枪,我自己杀出去。”

    安德烈道:“拉倒吧你,还想把我连累进来,门都没有,我问你,你杀人的时候,有谁看见了?”

    陈子锟想了想说:“我进门的时候,没人看清楚我的相貌,不过杀人的时候有个叫娜塔莎的俄国妓女在场。”

    安德烈点点头:“知道了。”

    他俩用黑帮切口和俄语法语混合交谈,前座上的司机和警卫根本听不懂,就这样一路来到万国商团俄国队军营,哨兵搬开拒马放车辆进去,随即又端起了步枪拦住后面紧跟的斧头帮众人。

    老疤明白了,这帮老毛子是想吃独食。

    “册那,黑吃黑吃到老子头上了,咱们走着瞧。”老疤恶狠狠吐了一口浓痰,带着阿贵等人走了,径直来到老闸巡捕房,腆着脸走了进去,找到一个西捕小头目,拿出悬赏告示点头哈腰道:“长官,阿拉来告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