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五十章 开始行动
巡捕是英国人,高鼻凹眼,唇上留着一撇胡子,脸上带着上海滩白人特有的傲慢,他轻蔑的看了看眼前这个典型的中国帮会中人,拿起蘸水钢笔道:“你说。”

    老疤精神一振,凑过来神神秘秘道:“刺杀两名西捕的凶手就藏在四马路,小的亲眼所见,绝不没有错。”

    巡捕用戴着白手套的手遮住鼻子,似乎老疤的嘴巴带着一股粪坑的味道般,他挥手将老疤斥开,不耐烦道:“到底在哪里?”

    “这个……”老疤贱贱的笑了,伸出手指做了个捻钱的手势。

    巡捕当即将手中的拍纸簿砸过去:“滚!”

    难怪他恼怒,这些天来告密的中国人简直成群结队,每个人都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好像心里揣着天大的秘密,结果巡捕去把人抓了一审问,尽是些不相干的倒霉蛋而已。

    老疤悻悻而出,阿贵搓着手,两眼放光上前问道:“大哥,拿了多少赏钱?”

    “滚!”老疤狠狠在阿贵脸上抽了一巴掌,摇摇晃晃走了。

    阿贵捂着红肿的脸庞回去了,来到家门口,正看到小桃在等他,一口气全撒在小桃身上,扫脸就是两个大嘴巴,骂道:“滚!”

    小桃哭着跑走了,回到书寓就觉得气氛不对,所有下人挨个接受鉴冰的盘问,小桃战战兢兢的退了出去,漫无目标的走在大街上,不知不觉来到黄浦江边,望着滔滔江水,一狠心就跳了进去。

    ……

    老疤回去之后越想越生气,老毛子不讲江湖道义,那就别怪阿拉不客气了,他直接跑去法租界警务处找到叶天龙,把事情一说,叶天龙也大骂老毛子不厚道,要帮老疤讨个公道。

    老疤信誓旦旦道:“龙哥,事情办妥,赏金全归你,阿拉一个铜钿都不要,只为出口恶气。”

    叶天龙夸下海口,其实也是冲着那三千块的赏钱,可他不过是个法租界巡捕房低级包打听,在江湖上或许有点面子,但在洋人面前连个屁都不算,所以他当即带着老疤找到了自己的上司程子卿。

    程子卿是法租界警务处政治组的小头目,和大亨黄金荣关系很好,在社会上也是呼风唤雨的人物,他听了叶天龙和老疤的报告,淡淡的笑笑,先将老疤打发出去,只留下叶天龙,掏出金质烟盒来,掏出两支大英牌卷烟,丢一支过去,另一支慢条斯理在烟盒上磕着。

    叶天龙赶忙掏出洋火擦着,帮程组长点燃,自己将烟夹在耳朵上。

    程子卿抽了口烟,问道:“天龙啊,你跟我多久了?”

    “有三年,哦不,三年零七个月了。”叶天龙道。

    “不短了哦。”程子卿自言自语道,忽然话锋一转,指着叶天龙的鼻子骂道:“快四年的时间,就算是一头猪也能变得聪明些,侬怎么就这么不开窍!”

    叶天龙被骂的懵了,不知道该如何辩解。

    程子卿道:“有些事体,是掺和不得的,英租界的巡捕被杀,这里面的水不是一般的深,万国商团白俄队是什么人你还不晓得,那是商团的常备军,租借治安的台柱子,别说他们要黑吃黑了,就是一阵乱枪把斧头帮全毙了,一句闲话也就打发了,只有侬这个戆都,才会为了几百块钱瞎掺乎!”

    劈头盖脸一顿骂,把叶天龙骂的连连点头,赔罪道:“老头子,阿拉晓得错了。”

    程子卿光顾着骂人,烟卷都熄灭了,叶天龙陪笑着又帮他点燃,问道:“那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侬还想咋样?英租界巡捕房已经抓了一百多号人,全是杀巡捕的嫌疑犯,哪个晓得斧头帮说的这个就是真凶?到时候谎报军情,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叶天龙终于明白,这事儿碰不得,他唯唯诺诺的退下,出去又把老疤训斥了一顿,老疤这个憋屈啊,不过他也终于回过味来,牵扯到洋人的事情已经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还是少碰为妙。

    程子卿却又点上一支烟思索起来,其实刚才老疤的话让他心中起了惊涛骇浪,这个藏在四马路的伤者,不正是前几日从德国诊所逃走的伤员么,如今又被俄国人抓去,却不直接送进近在咫尺的中央巡捕房,而是押回万国商团兵营,这里面肯定有玄机。

    死了两个英国巡捕并不是大事,程子卿关心的是背后的博弈,身为法租界警务处政治组的警探,他才不管那些凶案呢,他在意的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到底牵扯到哪一方的势力,是北洋、广州军政府、国民党、日本人、还是俄国人?

    掐灭烟蒂,拿起礼帽,程子卿出门去了,他准备把这件事弄明白,给上司罗兰德.萨尔里献上一份大礼。

    ……

    万国商团俄国第一队兵营,队长谢尔盖.康斯坦丁.彼得洛维奇坐在办公桌后面,身上穿着一套卡其布的英国式军服,布质肩袢缀着象征上尉军衔的三颗花,他的身后的镜框里摆着帝俄政府颁发的勋章和一副金色的上校肩章。

    谢尔盖曾经是驻上海的俄国巡洋舰的上校舰长,如今却只能屈尊当一个雇佣兵的上尉队长,他做梦都想回到故乡彼得堡,所以对临时政府的代表兼老乡安德烈.瓦西里耶维奇很是客气,言听计从,短短几个月就把他提拔成自己的副手。

    “好吧,安德烈.瓦西里耶维奇,说说你们抓到的大鱼吧,是不是真的价值三千块钱。”谢尔盖漫不经心的问道,同时从酒柜里拿了一瓶白兰地和两个水晶杯出来。

    “亲爱的谢尔盖.康斯坦丁.彼得洛维奇,我们抓错人了,用中国人的话说,大水冲了龙王庙,我带来的这个年轻人,事实上是临时政府最高执政高尔察克阁下任命的海军少尉,同时他也是我来中国时的助手,我们在北京失散,没想到竟然在上海重逢,您说,这难道不是上帝的安排么?”

    谢尔盖耸耸肩膀,拔出酒瓶塞子道:“当然,很值得为这个喝一杯。”

    忽然房门被敲响,另一位副队长伊凡诺夫走了进来,敬礼道:“队长阁下,巡捕房来提犯人了。”

    安德烈大惊:“我并没有通知巡捕房。”

    伊凡诺夫傲慢的看了他一眼,道:“是我打电话给巡捕房的。”

    安德烈道:“可是他根本不是凶手,他是我的助手,俄国临时政府的雇员。”

    伊凡诺夫道:“我看不出这两件事之间有什么联系,再说这里是上海,不是鄂木斯克,我们也不是白卫军,而是租界的雇佣兵。”

    安德烈气的七窍生烟,但又无可奈何,这里是文明世界,总不能一言不合拔枪杀人吧。

    谢尔盖打圆场道:“如果不是凶手的话,让英国人带去问一下也不打紧。”

    长官都发话了,安德烈更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陈子锟被巡捕带走。

    本来在营房里吃着糕点喝着红酒的陈子锟以为自己已经安全了,没想到忽然进来几个巡捕给自己戴上了手铐,变化之大让他来不及反应,等到被押出门看到二柜愧疚的眼神,他这才明白,这回真栽了。

    陈子锟被押回了中央巡捕房,不过并没有立刻提审,因为这段时间抓了太多的嫌疑犯,总要一个个的审才行。

    巡捕房的牢房分为两种,一种设施较好的用来关押白人,一种设施简单的关押中国人以及印度人、马来人、安南人等,在臭烘烘乱哄哄的牢房里,陈子锟反而镇定下来,他知道有人会来救自己。

    ……

    精武会,司徒小言和欧阳凯向刘振声报告了发生的事情,大师兄扼腕叹息:“陈真敢于血溅五步,为枉死民众报仇,真乃我精武会之楷模也。”

    “大师兄,现在怎么办?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五师兄被洋人枪毙啊。”司徒小言急道。

    欧阳凯也举起了拳头:“师父,我们劫法场吧。”

    “胡闹!”刘振声严厉的呵斥道,“我自有主张,你们先下去。”

    司徒小言和欧阳凯气鼓鼓的回去了,路上嘀咕道:“大师兄胆子太小了……”

    刘振声听到他俩的议论,眉头一皱,回望霍元甲的遗像,喃喃道:“师父,我是不是该做点什么了。”

    墙上的霍元甲风轻云淡,嘴角挂着一丝看破世事的微笑,刘振声默默的点头,回到自己的卧室,打开柜子拿出一套黑色十三太保夜行衣来,衣服散发着樟脑丸的味道,已经很久没穿过了。

    “师父,从今天起,精武会要做一些事情了。”刘振声低声念道。

    深夜,刘振声换上了夜行衣,在外面罩了一件大褂,从卧室出来直奔后墙,忽然听到什么声音,停下脚步躲在墙角,只见两个同样穿夜行衣的人偷偷摸摸从楼上下来,走到后墙边一跃而上。

    刘振声欣慰微笑了,他认出那是司徒小言和欧阳凯,看来在陈真的感召下,精武精神已经潜移默化的深入到会员的心中,他们开始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