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五十六章 南军少尉
陈子锟艰难的爬起来,坐到小桌子旁,端起酒壶倒了一杯,一仰脖饮了,烈酒刺激到破损的口腔黏膜,疼的他倒吸一口凉气:“嘶,够味!这什么酒?”

    那个陌生的声音道:“这是贵州茅台出的土酒。”

    陈子锟大为感慨,没想到平生第一次喝久负盛名的茅台酒,却是在死牢之中。

    索性举起酒壶狂饮一大口,大呼:“痛快!”

    “后生仔,你都快死了,怎么一点都不怕?”那人道。

    陈子锟道:“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来来来,别藏着,与我喝一杯。”

    黑暗中走出一个穿旧军装的瘸腿老头来,腰里挂着一串钥匙,随着走动哗啦呼啦直响,他一边拖着瘸腿走路一边道:“怪不得大帅不杀你,你这小子倒有些意思。”

    走到近前,竟然拿钥匙开了牢门,和陈子锟面对而坐,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咂咂嘴:“贵州出好酒,燕赵出豪杰,后生仔,听你口音是北方人吧?”

    陈子锟道:“我是孤儿,不知道家乡在哪里。”

    老军道:“这便是了,大帅也是父母早亡,从小孤苦伶仃长大,你今日行刺大帅死罪难逃,不过这份勇武倒是可圈可点,好汉子,我来陪你喝酒。”

    两人饮了几杯,陈子锟的目光瞄到老军腰上的钥匙,道:“你这老头胆子不小,难道不怕我么?”

    老军哈哈大笑:“活了六十岁,什么世面没见过,我跟着冯军门在镇南关杀法国鬼子的时候还没有你呢。”

    陈子锟道:“原来是老英雄,失敬。”

    老军淡然一笑道:“不过一老伤兵罢了,若论英雄豪杰,两广之地,首推我们大帅。”

    陈子锟道:“不过一武夫尔,遑论英雄?”

    老军道:“后生仔,我给你讲一个故事。”

    陈子锟道:“洗耳恭听。”

    “从前有个小孩,两岁时死了爹,十岁死了娘,小小年纪在外漂泊流浪,睡过破庙,睡过棺材,十六岁时为民除害,打死法国牧师的恶犬,背井离乡来到龙州水口,帮土司看守坟场,练得一手好枪法和一身虎胆,后来呼啸山林,专杀洋人,对百姓秋毫无犯,被人称为义匪。”

    老军说道这里,顿了顿才道:“再后来,这个人做了大清的广西提督,民国的两广巡阅使,偌大一个中国,半壁江山都在他的掌控之下,他就是陆荣廷陆大帅。”

    陈子锟肃然道:“果然是乱世豪杰!”

    老军得意的笑笑:“江湖有云,北有张作霖,南有陆荣廷,其实这句话不对,张作霖岂能和我们大帅相提并论,有次南北议和,张作霖和大帅在京城相遇,两人比试枪法,张的枪法在大帅面前只是雕虫小技而已,张不服,要比身上的伤,大帅当场脱了战袍,清点伤痕足有八十余处,而张作霖只有五十余处,从此张再不敢在大帅面前嚣张。”

    陈子锟沉默了,心中却是惊涛骇浪,老军的话虽然带点感**彩,但不失真实,能从一个孤儿混到坐拥千里江山的大帅,陆荣廷当真算得上是一代枭雄,这样的传奇经历,身为七尺男儿,岂能不心向往之。

    可惜自己一颗大好头颅就要授首在刑场之上,再多的抱负也难实现了。想到这里他不免叹气。

    老军又喝了一杯,摇摇晃晃出去了。

    ……、

    如此六日,老军每日都来陪陈子锟喝酒聊天,每日大鱼大肉供着他,伤势倒也好的迅速,到了第七日,陈子锟已经对陆荣廷的光辉历史以及广州军政府的来龙去脉耳熟能详了,粤语水平也大有长进,说还不是很利索,但听起来已经七八不离十。

    忽然牢门大开,一队警察进来将陈子锟押走,带进广州刑庭,法庭之上已经有五名獐头鼠目的囚徒正在接受审判,法官一拍惊堂木问道:“尹维峻可是尔等所害?”

    陈子锟的心立刻提了起来。

    为首囚徒道:“不错,正是我们汕头五虎所为。”

    法官道:“因何杀人?”

    囚徒道:“只因那日我们抢了一个靓女,正要行事,被她坏了好事,我们打不过她,只好另选时机,从广州购得枪械,蒙面将其打死,方才出了一口恶气。”

    法官道:“当街杀人,罪无可恕,依法判决尔等死刑,可有不服?”

    囚徒们有的痛哭流涕,有的呆若木鸡,有的磕头求饶。法官一挥手,将他们押了下去。

    “原来姑姑是被这些流氓打死的。”陈子锟心中巨震。

    接着,陈子锟被押上审判台,法官拿起案卷看了看,问道:“七日前你刺杀军政府总裁陆大帅未遂,行刺过程中击毙四名卫士,击伤五人,可是事实?”

    陈子锟昂然道:“是。”

    法官也不啰嗦:“杀人偿命,本法庭依法判你死刑,你可有话说。”

    陈子锟摇摇头,心如死灰,他倒不是怕死,只是觉得自己死的冤枉,做事太过冲动,容易被别人利用,如果能再活一次,绝不再犯此类错误。

    死刑犯们被押往刑场,运送过程中陈子锟也想过逃跑,但是镣铐沉重,看管森严,一点机会都没有。

    刑场在广州郊外一座小山上,绿草茵茵,蓝天碧水,六名人犯一字排开,背后插着牌子,脸上蒙着黑布,行刑士兵远远的站着,在军官的口令声中拉枪栓,上子弹。

    一瞬间,陈子锟脑海中闪过无数人影,“来生再见了。”他无奈的想到。

    枪响了,陈子锟却并没有倒下来,他只听到身尸体倒地的声音,过了一会儿,他又被押到车上,迷糊中被带到一处大宅院,登堂入室,摘下镣铐,脸上的黑布解开之后,却看到堂上端坐二人,居中一人乃是陆荣廷,另一人竟然是看押自己的瘸子老军!

    不过此时老军身上穿的可不是残旧军装,而是一件崭新的陆军上将制服,他见陈子锟露出疑惑之色,哈哈笑道:“咱们聊了七日,你怎么不认识老友了。”

    陈子锟道:“你是?”

    老军道:“我给你讲最后一个故事吧,陆大帅来到龙州之后,曾经帮人摆渡,摆渡老汉膝下一子一女,后来女儿嫁给陆荣廷,儿子跟他一同从军,南征北战,官至广西督军、湘粤桂联军总司令,这个摆渡工的儿子叫谭浩明,就是在下。”

    陈子锟目瞪口呆。

    陆荣廷和谭浩明相对而笑,对这个效果似乎很满意。

    “小子,大帅很赏识你,当日就派员奔赴汕头调查凶案,缉拿凶手为你姑姑报仇雪恨,如今凶手已经伏法,你大仇已去,还想不想杀大帅啊?”谭浩明笑吟吟的问道。

    陈子锟再笨也知道该怎么做,他单膝跪地道:“多谢大帅,副帅为我报仇,陈某无以为报,从今后,这条性命仅供大帅驱使。”

    陆荣廷哈哈大笑,从座位上起来,招招手,下人端来一个托盘,里面是一套军装军帽和一双马靴。

    “迷途知返,不枉本帅一番苦心,来来来,这是为你定做的军服,穿上”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说的,陈子锟退下更衣,不大工夫换上军服重新登堂,他身高腿长,穿上定做的合体军服之后精神抖擞,哪还有半分刑场下来的晦气,站在一群两广籍的护兵之中更是鹤立鸡群。

    虽然陆荣廷对陈子锟颇为欣赏,但陈子锟毕竟杀了他好几名护兵,收在身边难免引起卫队龃龉,他向自己的内弟笑道:“月波,这小子就跟你当个副官吧。”

    谭浩明道:“如此甚好。”

    从这天起,陈子锟便摇身一变成为桂系军阀谭浩明的副官,军衔少尉,月薪五十块钱。

    ……

    上海,法租界莫里哀路某别墅内,卫士黄路遥轻轻推开书房的门道:“总理,广州急电。”

    孙文接过电报看了看,放下叹气道:“又牺牲了一位好同志,,我再三叮嘱,不让他去刺杀陆荣廷,可你们这些年轻人总是意气用事。”

    说着眼圈就红了,用手捏着鼻梁道:“革命任重道远,我们经受不起这样的牺牲啊,路遥,准备香烛,我要祭拜烈士。”

    黄路遥默默退下,出外购买香烛锡箔的时候,忽然想到陈子锟的交代,便来到四马路鉴冰书寓报丧,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应声,一个邻居走过来说道:“这里已经没有人住了,他们家的丫鬟跳江死了,家里人抬着尸体来闹,这生意是做不下去的。”

    “请问您知道他们搬到哪里去么?”黄路遥问道。

    邻居咕哝道:“哪个晓得。”

    黄路遥黯然离去,来到精武会报告了陈子锟的死讯。

    刘振声听到噩耗之后,不禁潸然泪下,没想到上次精武会一别竟然成了永诀,他召集徒弟们开会,沉痛的说:“陈真是为革命牺牲的,他的精神永存!”

    精武会上下尽带缟素,无不垂泪,五师兄的牌位和霍元甲摆到了一起。

    从此后,每天早上晨跑之前点名的时候,不管会员换了多少届,总会点到陈真的名字,而队列中总会有无数年轻的声音在回答:“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