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章 炊事班民夫
十月的广东依然热气逼人,陈子锟走的匆忙,身上没带盘缠,索性将马靴脱了,军装撕掉领章肩章拿到当铺里换了十块钱,花一块钱买了身夏布衣裳,花五角钱买了双草鞋,花一角钱买了顶斗笠,剩下的钱则全买了干粮,揣在身边踏上漫漫北上之路。

    广州到衡阳足有千里之遥,如果单凭两条腿起码要走两个月,不过这难不倒陈子锟,他来到黄沙车站附近,瞅准了一辆北上的火车,眼疾腿快跳了上去,在堆积如山的货物中睡起了大觉,一觉醒来,火车已经抵达韶关。

    火车卸货,加煤加水,陈子锟等了老半天也不见继续开动,索性跳下火车到处溜达,却发现韶关向北的铁路线只有地基没有铁轨,他顿时傻眼,找了个工人一问,才知道粤汉铁路根本没通,广州向北最远只到韶关。

    接下来的路程只有靠两条腿走了,陈子锟在火车站里找了个压水井,喝饱了凉水,吃了干粮,继续上路。

    一路之上,满目疮痍,战争留下的痕迹比比皆是,路边野花丛中,白骨累累,烧毁的农舍旁,已经伫立起新的房屋,粤北湘南,风景旖旎,旅途倒也不算乏味,干粮吃光了,就帮人干点农活混顿饭吃,晚上没有住的地方,就睡破庙,睡坟堆,这段旅程让陈子锟饱尝人间滋味,性格上也沉稳了许多。

    一个月后,陈子锟已经完全变了模样,原本白皙的面孔被太阳晒得黝黑,脸上胡子一大把,头发乱蓬蓬油腻腻,生满了跳蚤,一身夏布衣裳早已变成了破布条,草鞋也烂了,干脆赤脚走路,再加上一根打狗棍,活脱脱就是个乞丐。

    这天傍晚他夜宿在山顶破庙里,已经是深秋季节,破庙四处漏风,陈子锟搂了些干草藏在菩萨身后睡的迷迷糊糊,清晨时分,却被远处嘹亮的号声吵醒,爬起来走到庙门口一看,远处山下军营里,密密麻麻的士兵如同潮水般涌入大校场,片刻之间就变成整齐的队列。

    天才蒙蒙亮,湖南的初冬湿冷无比,陈子锟抱着膀子直打哆嗦,可大校场上的士兵们却纹丝不动,远望过去如同一尊尊铁打的罗汉。

    陈子锟曾经见过广西陆军模范营的操练,当时已经很是震撼,但是与眼前这支军队想比,绝对是小巫见大巫,随着长官的口令声,上千把刺刀发出震人心魄的声音,一片雪亮的刀林,再一声口令,上千把刺刀突刺,杀声震天,大地都微微颤动。

    “当兵就要当这样的兵。”被深深震撼的陈子锟喃喃自语道。

    在破庙里将最后一点干粮咽下肚,陈子锟满怀希翼的下了山,径直来到军营大门口,站岗的士兵横起步枪:“要饭的,这不是你来的地方。”

    陈子锟道:“我不是要饭的,我要投军。”

    哨兵看看他:“俺们第三师不招兵。”

    陈子锟坚持道:“那我也要投军!”

    “你这小子听不懂人话还是咋滴?”哨兵怒了,端枪过来赶人,此人一辆骡车从大营里出来,赶车的是个胡子拉茬的老兵,车上坐着一个白脸军官,看到这一幕,那军官喊道:“闹什么呢这是?”

    哨兵敬礼道:“赵军需,这小子非要投军。”

    白脸军官上下打量着陈子锟,啧啧连声:“个头不小,小子,你为啥要当兵?”

    陈子锟毫不犹豫道:“为了吃饱饭。”

    这个回答是他早就想好的,军队不是大学,夸夸其谈什么救国救亡只会遭人怀疑,况且他的身份复杂,入过国民党,当过桂系军官,被人查出来就麻烦了。

    果然,他的回答让赵军需很满意,一摆手道:“上车吧。”

    “好嘞!”陈子锟跳上骡车,压得车板吱呀一声,老兵一撇嘴:“小子这么重,一顿饭得吃多少啊。”

    陈子锟道:“我吃得多,干的也多。”

    赵军需道:“挺会说话的,小子,你叫什么?”

    “回长官,我叫陈子锟。”

    “以后别叫什么陈子锟了,就叫陈大个子吧。”赵军需一句话就给陈子锟改了名字。

    骡车是进城买粮的,陈子锟从他俩的谈话中得知,赵军需名叫赵玉峰,山东泰安人,第三师军需处少尉副官,老兵叫王德贵,从小站时期就跟着袁宫保吃粮的老油条,现在是师部炊事班的伙头军。

    不大工夫,骡车来到衡阳城里一家粮铺门口,赵玉峰从车上下来,掸掸军装喊道:“老板,买米!”

    老板忙不迭的从店里出来,搓着手道:“赵军需,真不巧,店里的伙计家里有事,没人抬粮食,要不您老先抽袋烟歇歇,我这就去找人。”

    赵玉峰道:“不用,我带着人呢。”

    转脸对陈子锟道:“陈大个子,看你的了。”

    陈子锟答道:“好!”来到米铺里抓起一袋粮食甩到肩头,似乎觉得不过瘾,又抓了一袋甩到另一边肩头,轻松的走到车前,把两袋一百斤装的粮食放到了车上。

    赵玉峰的嘴张大了,烟卷也掉了,王德贵也看傻眼了,这小子真他妈有两膀子蛮力。

    满满一车三千斤粮食,都是陈子锟一个人扛上去的,连米铺老板都赞不绝口,好一个干活的把式。

    回到军营,陈子锟又把粮食卸到库里,干的是大汗淋漓,他索性把小褂扒了,赤着上身扛大包,王德贵看见他身上的伤,倒吸一口凉气道:“小子,你哪弄的伤?”

    陈子锟道:“土匪打的。”

    王德贵把烟袋抽的吧嗒吧嗒响,撇了撇嘴。

    赵玉峰去军需处报了账,回到库房一看,粮食已经整整齐齐的码好了,呲牙一笑道:“陈大个子,干得不赖。”

    陈子锟道:“长官,能收我了吧。”

    赵玉峰道:“能。”从仓库旮旯里拿了一条破旧的灰布军裤,一件白布褂子给他。

    陈子锟道:“这不是军装啊?”

    赵玉峰神气活现的说:“第三师的兵哪有那么好当,我现在是收你做军需处炊事班的民夫,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干活,大米饭管够,你还有啥想头?”

    陈子锟无奈,只好捡起那身衣服换上,裤子短了三寸,上衣勉强盖过肚皮,王德贵把烟袋锅在鞋底上敲敲,道:“走,给你找个睡觉的地儿。”

    跟着王德贵来到营房门口,陈子锟刚要进去,王德贵一把拽住他:“那是大兵住的地方,你是民夫,住这边。”

    陈子锟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下巴差点掉在地上,那是马棚。

    妈了个巴子的,老子千里迢迢来投军,就让睡马棚,陈子锟咽不下这口气,不过转念一想,万事开头难,凭啥自己一来就当军官,在北大的时候老师经常说一句话,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这道理放在军队里也是一样,如果连民夫都不好,哪有资格当兵。

    老子就不信这个邪了,民夫就民夫,说啥都要混出个人样来!

    陈子锟把心一横,跟着王德贵进了马棚,王德贵说:“你就睡这儿,再给你个活儿,晚上给马加夜草,记住了么?”

    “记住了,啥时候开饭啊老王?”陈子锟瓮声瓮气的问道。

    王德贵眼一瞪:“老王也是你喊得?要喊王老总,知道不。”

    陈子锟赶忙道:“知道了,王老总。”

    王德贵这才顺气:“走,跟我吃饭去。”

    两人来到伙房,这是陈子锟第一次见识部队伙房,大铁锅里简直能洗澡,炒菜的铲子比铁锨小不到哪里去,柴房里的木柴堆得比天高,王德贵丢给他一把斧头:“去,劈柴去。”

    陈子锟道:“不是说吃饭么?”

    王德贵又瞪眼:“没有柴火怎么做饭,没有饭你个龟儿子喝风啊。”

    陈子锟只得闷头劈柴,刚砍了一阵子,王德贵又指使他:“陈大个子,来淘米。”

    忙和了半天,终于做好了饭,操练完毕的大兵们从校场上下来,秩序井然的进入食堂,一人一个大搪瓷碗,盛满了米饭蹲在地上,一个班一盆菜,无非是些萝卜青菜豆腐,有点油花就算开荤了。

    听着大兵们吧唧吧唧吃饭的声音,陈子锟的馋虫都快溜出来了,但王德贵却还悠然的抽着烟,一直等到大兵们吃完,才让陈子锟去收拾菜盆,刷锅刷碗扫地之后,已经饿得前心贴后背了。

    “陈大个子,这是你的饭。”王德贵不知道从哪里端出来一大碗米饭,上面一层全是黄橙橙的锅巴,还有一碟萝卜干和一块腊肉。

    陈子锟眼睛一亮,扑过去大嚼,锅巴喷香无比,萝卜干也吃出别样风味,正当他伸手向腊肉的时候,却被王德贵狠狠敲了一下。

    “腊肉是给你下饭用的,你还真吃啊。”

    陈子锟纳闷了:“下饭不就是吃么?”

    “放屁,是让你看的,不是吃的。”

    陈子锟懵懂的点点头,瞅瞅腊肉,唾液果然分泌的多,胃口好得很,他吃一口饭看一眼腊肉,王德贵又生气了:“还看,你不怕咸啊。”

    晚上,陈子锟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马棚睡觉,睡的正香的时候,忽然头上挨了一下,睁眼一看,王德贵凶神恶煞的站着:“让你给马添夜草,你给老子忘到爪哇国去了!”

    陈子锟赶紧爬起来,揉着惺忪睡眼去给马加夜草,老王这才骂骂咧咧的去了。

    清晨时分,陈子锟再度被起床号唤醒,却发现身上披了件破旧的老羊皮袄。

    妈了个巴子的老王头,陈子锟心里暖融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