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章 遇师长
一望无际的大校场上,无数穿灰军装的身影在晨雾中列队、操练,口令声此起彼伏,雾霭中隐约能看到刺刀的寒光。

    陈子锟端着饭碗蹲在骡车旁,眼巴巴的看着大军操练,一队士兵从面前经过,整齐的灰布军装,绑腿布鞋,汉阳造步枪扛在肩上,雄赳赳的唱着第三师的军歌:“北望满洲,渤海中风浪大作。想当年,吉江辽沈,人民安乐。长白山前设藩篱,黑龙江畔列城郭,到而今倭寇任纵横,风云恶。”

    王德贵坐在一旁,吧嗒吧嗒抽着烟袋,斜眼撇了一下龌龊的陈大个子,道:“咋样,当兵威风吧?”

    陈子锟点头如捣蒜。

    王德贵得意的一笑:“第三师的兵可不是那么容易当的,到底是老北洋六镇的底子,哪个兵不是千锤百炼出来的,想当年袁大总统在小站练兵的时候,那可比现在还威风。”

    说着便哼起了小调:“朝廷欲将太平大局保,大帅统领遵旨练新操……”

    陈子锟拍马屁道:“王老总,这么论起来,这些兵都是您的徒子徒孙了。”

    王德贵呲牙笑了:“小子,你还挺会说话的,没错,别说这些兵了,就是排长连长,见了我也得喊一声老棚长。”

    陈子锟眨眨眼睛道:“那您老怎么到现在还是个伙头军啊。”

    王德贵大怒,脱下鞋底打过来:“你小子敢嘲笑我,打不死你!”

    陈子锟扭头就跑,王德贵紧追不舍,忽然赵军需出现了,大喝一声:“成何体统!”

    王德贵讪笑道:“这小子耍嘴皮,我教训教训他。”

    陈子锟却也学着大兵的样子立正,两手贴着裤缝,脚跟并拢,昂首挺胸双眼直视前方,赵玉峰满意的点点头:“陈大个子,去马棚帮忙刷马。”

    “是!”陈子锟学着大兵们走路的样子,奔着马棚去了。

    马夫姓李,和王德贵一样是个老油条,有免费的劳动力可以使唤,他怎会放过,让陈子锟干这干那,提水刷马,自己只坐在一边看着。

    “哟呵,小子,看不出你还挺有一套的。”老李看到陈子锟刷马的动作熟练,夸了他一句。

    陈子锟憨厚的笑笑:“以前伺候过大牲口。”

    老李道:“那好,以后没事就来马棚帮我干活,我传你两手绝活,回家当个兽医,包你吃一辈子。”

    陈子锟挠挠头:“那敢情好。”

    ……

    不知不觉在军营里呆了半个月,陈子锟很习惯这种充满阳刚之气的军旅生活,师部的老油条们也很喜欢这个勤快肯干眼头活的民夫,就连普通大兵也知道有这么一号民夫,没事就喜欢看会操。

    有时候他也会想起林文静、姚依蕾,还有那个和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四马路头牌鉴冰小姐,每当此时他就格外矛盾,是溜回上海寻到鉴冰,一同前往汉口天津过逍遥快活的日子,还是继续留在这兵营之中,寻找自己的梦想。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鉴冰爱的是英雄,不是懦夫,大丈夫生于乱世,自当做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才能无愧此生,事业有了,何愁没有娇妻美眷,想到这里,他又释然了。

    第三师是吴佩孚的兵,吴佩孚又是曹锟曹大帅的人,而曹大帅和段祺瑞尿不到一个壶里去,所以第三师在后勤待遇上是后娘养的,伙食很差,一天两顿饭,当兵的是白饭咸菜,当官的也不过能多吃几个鸡蛋,吴师长治军甚严,不许搜刮民间,所以大兵们很没有油水。

    不过这难不倒赵军需,隔三差五他就出去打猎改善生活,这天上午饭后,他拎了条步枪出来,到伙房门口扯着嗓子喊了一声:“陈大个子!”

    陈子锟正在帮王德贵摘菜,听见招呼赶紧跑出来立正:“有!”

    赵玉峰摆弄着手里的步枪道:“知道这是什么玩意么?”

    陈子锟胸脯挺得老高回答道:“报告长官,这是德国造毛瑟五子漏底快枪,口径七九,重七斤八两。”

    “妈的,算你狠!”赵玉峰没想到陈子锟答得这么流利,将步枪丢过去道:“扛着,跟我出去打猎,本军需高兴了,兴许赏你两发子弹过过瘾。”

    陈子锟接了枪,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他在关东做土匪的时候用过日本人的金钩步枪,老毛子的水连珠,德国人的家伙还没摸过,毛瑟98式步枪,胡桃木的枪托,烤蓝锃亮,枪管纤细,比汉阳造的老套筒苗条多了,拿起来一晃,机件啮合完美,一点杂音都没有。

    两人背枪上了山,走了一阵,连只野鸡也没见到,赵玉峰骂道:“今天怎么着了,难道这些野物知道老子要来打猎?”

    陈子锟奉承道:“想必是这里的山鸡兔子都被长官打完了。”

    赵玉峰笑道:“你小子拍马屁的功夫都快赶上我了。”

    没办法,只好继续往深山里走,陈子锟眼尖,看到远处有只野兔子,赶忙指给赵玉峰看,赵玉峰蹑手蹑脚拿过枪,拉栓上膛,砰的一枪打过去,兔子撒腿就跑,他接连拉栓开枪,五发子弹打完,过去一看,连根兔子毛都没有。

    “兔子伤了,追!”赵玉峰把枪丢给陈子锟,拔出腰间驳壳枪追了过去,陈子锟一边往弹仓里压子弹,一边尾随而去。

    追了一阵,来到一处平地,赵玉峰拿手枪管顶了顶帽子,满头大汗,热气腾腾,他喘着气说:“妈的,今天真倒霉,啥也没打到,咦,这是什么?”

    地上有个粪堆,足有三尺多高。

    陈子锟从后面跟过来,见状大惊:“长官,快走!”

    赵玉峰摸不着头脑:“走什么走?”

    “这里是山猪窝!”陈子锟低声说道。

    赵玉峰大惊,山猪就是野猪,这东西发起疯来,老虎都干不过。正欲退走,却发现已经晚了,远处树丛中,几只凶悍的小眼睛闪着寒光。

    赵玉峰一身冷汗下来了,这里可是深山老林,叫天天不应的,被野猪吃了连个骨头渣都剩不下,他心里一慌,举枪就打,砰砰砰一阵乱枪,没打死野猪,反而激怒了对方,一头体型硕大獠牙外翻的公山猪刨着蹄子冲了过来。

    “妈的,明明打中了怎么不死!”赵玉峰分明看到自己打中了野猪,但对方油光锃亮的皮毛似乎能抵挡子弹,吃了一枪毫发无损,依然狂奔过来。

    似乎听人说过,野猪这种畜生智力很高,喜欢在松树上蹭,猪鬃混上松油形成一层硬壳,猎枪子弹打上去都能滑走,驳壳枪的子弹头只有花生米大,更加奈何不了它!

    赵玉峰两腿发软走不动路,忽然一声枪响,公野猪脑壳炸开一团红云,四蹄朝天翻倒在地。

    身旁陈子锟端着步枪,枪口青烟袅袅。

    其余的野猪嗷嗷怪叫着冲了上来,赵玉峰终于醒过来,也不管陈子锟了,蹭蹭蹭爬上一棵松树。

    下面陈子锟依然冷静的站立着拉动枪栓,黄铜子弹壳带着热气的轨迹跳出来,枪口继续喷出火焰,动作快如闪电,枪声几乎没有停顿,七九公厘的毛瑟步枪弹威力巨大,绝非民间铁砂猎枪和手枪可以比拟的,野猪被击中头部,当即倒毙,剩下的三头野猪就这样被陈子锟一枪一个的放翻了。

    枪声传出很远,鸟群被惊动,在山林上空盘旋着,树上的赵玉峰擦着冷汗,问下面的陈子锟:“这里不会还有别的猛兽吧。”

    陈子锟在下面一发发装填着子弹,答道:“这座山头肯定没了,下座山上兴许有老虎,长官有没有兴趣。”

    赵玉峰道:“今天就算了,下回,下回吧。”

    从树上溜下来,检查野猪尸体,一共是四头野猪,一公三母,都是头部中弹死的透透的,赵玉峰大喜:“这下有肉吃了。”

    转而又呆呆望着陈子锟:“你小子,打枪怎么这么利索?”

    陈子锟道:“跟长官老总们学的。”

    赵玉峰愣了愣,随即大笑道:“看都能看会,你小子还真是个当兵的材料!行,以后跟着我老赵混,管饱你吃喝不愁。”

    陈子锟憨厚的笑笑:“多谢长官提拔。”

    四头野猪,两个人肯定抬不动,两人用刀将野猪开膛破肚放血,猪头和五脏六腑肠子都抛掉不要,只取四肢肋排上的精肉,就这样还有几条猪腿没法带走,只好丢弃不要。

    “可惜了,酱爆腰花,葱爆大肠可是我的最爱。”赵玉峰心疼的不得了,深山老林的,只要人一走,这些肉肯定被其他野兽吃掉,就算埋起来也白搭。

    两人背着野猪肉跋山涉水回到了大营,师部门岗看到他们猎了野猪回来,喜形于色道:“赵军需,这都是您打得?今晚上能打牙祭了吧。”

    赵玉峰得意道:“怎么样,枪法还行吧。”

    进了师部大院,正向伙房去,迎面过来一个老兵,光头蓄须,粗布军装加绑腿,赵玉峰一见,当即立正抬头,两脚并拢,大叫一声:“立正!”

    陈子锟赶忙跟着他一起立正,两手紧贴着裤缝站的笔直。

    老军走过来,打量着野猪肉道:“你猎的?”

    赵玉峰大声答道:“报告师长,不是卑职猎的,是炊事班民夫陈大个子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