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三章 选锋队
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合着你带着三个人就把皖军西路总指挥活捉了,俺们十万大军全是摆设,吹牛也不是这种吹法啊。

    几个参谋硬是被他气笑了,一个年轻副官瞅了瞅吴佩孚阴晴不定的脸色,更是跳出来喝道:“放肆,玉帅面前也敢信口开河!”

    陈子锟镇定自若道:“我没有信口开河,曲同丰就是我们四个人活捉的。”

    副官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却也不得不承认,人家有资格说这个大话。

    吴佩孚的脸上依然看不出喜怒,淡淡道:“说说你的计划。”

    陈子锟道:“如何炮制而已,怎么捣毁的松林店,就怎么捣毁长辛店,我只要三人同往,一人扮作我的副官,两人扮作我的马弁,我则乔装改扮为曲同丰麾下军官,借着向段芝贵报告战况的时机混进长辛店皖军大营,四下放火制造混乱,如果玉帅遣一支人马趁机进攻的话,何愁段芝贵不束手就擒。”

    参谋们嗤之以鼻,不屑予以置评,难得一次瞎猫碰上死耗子,居然还想一招鲜吃遍天,这小子想升官发财想疯了吧。

    副官瞅瞅吴佩孚的脸色,问陈子锟道:“你有几成胜算?”

    陈子锟道:“最多一成。”

    副官怒斥道:“你自己连一成的胜算都不敢保证,还敢在玉帅面前夸下海口,你当打仗是儿戏么!”

    陈子锟针锋相对道:“打仗本来就是九死一生的事情,若是十拿九稳,敌军早就望风而逃了,哪还有今天这场战事。”

    副官指着陈子锟的鼻子:“你你你……”却说不出什么话来。

    老实说,陈子锟这个计划并不新鲜,中华泱泱五千年文明,化装混入敌营接应大军攻城的战例屡见不鲜,但执行者九死一生,胜算率往往也不高,几十万大军决战沙场,指望几个士兵搞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就影响战局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若是换了别的将帅,或许直接将陈子锟斥退,或者真就将他当作一去不回的死士来用,但吴佩孚却是个例外。

    十七年前,日俄战争爆发之际,清廷经过再三考虑,决定两害取其轻,秘密派员帮助日本,而当时担任北洋督练公所参谋处军官的吴佩孚就在此列,他多次乔装改扮深入俄军控制区打探敌情,立下汗马功劳,甚至有一次被俄军俘获被判枪决,在押往刑场的途中跳入冰河才得以逃脱,为此还得过日本人的勋章。

    此刻,吴佩孚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一介书生,投笔从戎,满腹锦绣文章却无人问津,不得不提着脑袋在沙场上搏出身,自己在四十岁上还是个副官长,这种悲剧可不能重演。

    陈子锟殷切的目光看着吴佩孚,他何尝没有研究过这位常胜将军的历史,秀才出身,怀才不遇,大器晚成,用兵如神,这一点从他挥军直捣松林店就能看出,吴大帅定然是个喜欢用奇兵的将领。

    “正兵决战,奇兵决胜,大帅,请三思!”陈子锟掷地有声,九尺之躯昂然而立,这哪里是炊事班的二等兵啊,分明是热切请战的上将军。

    为将者焉有不爱勇士的道理,吴佩孚打心眼里喜欢这个看起来冒失,实则心思缜密的年轻人,他沉吟片刻道:“说具体点,你准备怎么个打法?”

    陈子锟大喜,道:“我们这次事先没有准备,尚且能捣毁松林店,可见皖军组练之差,如今敌前线指挥部已尽入我囊中,身在长辛店的段芝贵定然心急如焚,倘若此时有前线回报,他焉能不亲自询问,到时候……”

    吴佩孚哈哈大笑:“好,你需要什么?”

    “谢大帅!”陈子锟按捺着心中狂喜,井井有条的说道:“我需要一套边防军的军官服,领章肩章要全套,军衔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少校即可,还需要雷管、炸药、汽油以及一辆汽车。”

    顿了顿又道:“我还需要三名敢死之士陪我前往。”说着瞄了瞄赵玉峰他们三个。

    赵玉峰心里一阵颤抖,汗都下来了。

    吴佩孚道:“你要的装备全给你,此外我再调拨一个连的人马供你驱使。”

    陈子锟道:“大帅,我只是一个二等兵,只怕指挥不动他们,我还是只带三个人吧。”

    吴佩孚道:“从现在起,你就是我讨逆军选锋队的队长,谁敢不从,你可以就地枪毙。”

    陈子锟为之一振,敬礼道:“谢大帅!”

    吴佩孚又对赵玉峰等人道:“你们三个过来。”

    三人硬着头皮上前听令。

    “活捉了段芝贵,我请你们喝酒。”吴佩孚拍了拍两个老兵的肩膀,又握了握赵玉峰的手,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话都说到这份上,三人能做的唯有挺直腰杆领命而已。

    ……

    讨逆军攻占松林店,缴获物资无数,陈子锟所需的东西很快就拿到了,一辆车门上涂着五色星徽的福特车,一套边防军少校制服,帽子马靴军刀齐备,还有整整一个库房的武器供陈子锟挑选,各种撸子、驳壳枪,马枪步枪花机关枪,成箱的子弹、雷管、炸药、手榴弹导火索是应有尽有。

    此外还有大帅调派的一个满编的手枪连,一百五十个大兵一水的皮质子弹转带,盒子炮搭配花机关或者马枪,精神抖擞,杀气腾腾,等待着陈子锟的命令。

    可赵玉峰、老王老李三个人脸上却没有半点兴奋之意思,连摆在面前的汽水和槽子糕都没胃口吃,长辛店那可是敌军的大本营,上那儿溜达去就俩字---找死。

    陈子锟满面春风的走过来,马靴锃亮,军刀铿锵,黑漆帽檐下剑眉星目,端的一个玉树临风的青年军官,和当初那个蓬头垢面胡子拉茬前来投军的乡下傻大个真有天壤之别。

    赵玉峰咕哝道:“这小子想当官真他妈想疯了。”

    李长胜叹口气没说话,王德贵啪嗒啪嗒抽着烟,看着远方。

    陈子锟整理着白手套,慢条斯理的说道:“其实这事儿我一个人就能办了。”

    赵玉峰跳起来叫道:“那你还……”看看不远处的手枪队,又压低声音道:“那你还拉着我们一起陪绑,我姓赵的哪里对不起你了,我可不像你光棍一个,我家里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吃奶的孩子,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们咋办。”

    陈子锟笑道:“我就是感谢赵军需和两位大哥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才送一个功劳给你们。”

    赵玉峰摸不着头脑,眨眨眼睛等待他的下文。

    陈子锟摘下军帽,头发上抹了很多发蜡,在阳光下锃亮无比,苍蝇都站不住,还别说,这小子装起军官来,比赵玉峰都有派头。

    “三位与我共闯松林店,已经死过一回,我怎么会拉着你们再闯鬼门关,刚才那些话是说给大帅听的,等到了长辛店大营,我一个人进去就行,你们三个在外面接应就行。”

    赵玉峰愣了片刻,忽然笑了,扭头看看老王老李,道:“嘿,这小子有点良心啊。”

    可老王和老李却没笑。

    “我也是光棍一条,没啥牵挂,我陪你去。”王德贵站起来,整理军装枪械。

    李长胜道:“吃粮当兵,打仗卖命,那是天经地义,没说的,俺也去。”

    赵玉峰再次傻眼,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老李,你家里还有老娘呢。”

    李长胜道:“大不了黄泉路上娘俩再见。”

    赵玉峰一抱头:“随你们,反正我不进长辛店。”

    陈子锟摸出怀表瞧瞧,道:“时候不早了,要出发了。”

    于是,四人上了汽车,直奔长辛店而去,那一连人马紧随其后跑步前进,再往后就是吴佩孚亲率的大军,以排山倒海的阵势向北推进。

    ……

    松林店一役,皖军前沿司令部被一锅端,整个战线全乱了,曲同丰麾下西北边防军第一师兵败如山倒,缺口一开就再也止不住,边防军第三师,陆军十五师等部队失去了指挥,乱的如同没头的苍蝇,从高碑店到涿州,再到长辛店之间,到处都是皖军的传令兵和野战电话接线兵,乱的一塌糊涂。

    陈子锟驾驶的汽车混杂在败兵的洪流之中向北而去,速度慢的像乌龟爬,再按喇叭都没用,化装成皖军的手枪连士兵站在汽车两边踏板上,拿鞭子狠命的抽那些败兵,硬是抽出一条路来。

    很快抵达涿州前线,皖军十五师在这里布防,汽车被拦在阵地前,一个排长颠颠的跑过来,瞅见车里坐着的是个年轻少校,赶紧立正敬礼:“长官,请下车。”

    陈子锟斜撇他一眼:“下车做什么?赶紧把拒马搬开,老子要去长辛店。”

    小排长为难道:“对不起,我们师长有令,前线下来的兵一概不许过涿州。”

    陈子锟不耐烦的掏出怀表看了看,道:“叫你上司来和我说话。”

    小排长又颠颠的跑回去报告连长,连长不敢做主,又报告营长,营长亲自跑来,一见陈子锟干净整洁的军装和年轻的过分的面庞,就猜到是哪家的公子上阵镀金来了,心中埋怨手下人不会做事,上前笑问道:“请问阁下是?”

    陈子锟大大咧咧道:“我是前敌司令部少校副官,我叫徐庭戈,徐树铮是我二叔,咋的,不让过?”

    营长知道自己猜的没错,啪的一个立正:“徐参谋,对不起!”扭头喝道:“还不把拒马搬开。”

    士兵们赶忙将路障搬开,在路边肃立,营长笑眯眯道:“徐参谋,下来喝杯茶,休息休息?”

    陈子锟道:“我有重要军务在身,就不打扰了,后面那一连是我的护兵,你要不要扣下啊。”

    营长道:“徐参谋说笑了,一律放行!”

    有惊无险穿越了涿州前线,道路变得空旷起来,陈子锟停下汽车对赵玉峰道:“赵军需,再往前就危险了,你在这儿下车吧。”

    赵玉峰默默的下了车,陈子锟关上车门,一踩油门向前疾驰而去,开出几十步远忽然看见后视镜里有人狂奔而来,赶忙急刹车停下。

    “我估摸着,你要是不带个副官显得有点假。”赵玉峰气喘吁吁道,陈子锟会心一笑,打开了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