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四章 子锟一身都是胆
涿州城北,一辆军用汽车在碎石子铺成的公路上向北疾驰,正值七月,夏日炎炎,烈日当空,尘土被汽车轮子掀起,远看如同狼烟滚滚。

    陈子锟嘴里叼着一支大前门,从容驾驶着汽车,动作娴熟无比,王德贵一边哼着小调,一边擦拭着驳壳枪,李长胜眯着眼睛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赵玉峰从后座探出头来,啧啧连声:“你小子啥时候学会的开车?”

    “早就学会了。”陈子锟顿了顿,决定给他们吃个定心丸,“其实咱们这次任务,胜算起码有九成。”

    正在擦拭驳壳枪的王德贵眼中精光一闪,随即又继续擦拭起来,不过动作慢了许多,李长胜也扭过头来,仔细听陈子锟说话。

    “皖军西路总指挥段芝贵这个人你们知道吧?”陈子锟开始讲古。

    王德贵哈哈一笑:“北洋第一皮条将军,谁不知道。”他虽然只是个大头兵,但是在师部炊事班这种地方什么小道消息接触不到,于是接过了陈子锟的话头,眉飞色舞的讲起了段芝贵的段子。

    原来这位北洋陆军上将、京畿卫戍司令,兼定国军西路总指挥,一路扶摇直上的秘诀不是行军打仗运筹帷幄,而是巴结上司,送戏子,送**,前清的时候就给庆亲王送过天津一个名伶杨翠喜,民国初年又给袁世凯的大公子袁克定送过一个叫王克琴的戏子,这两件事轰动全国,成为一时丑闻,段芝贵也有了个皮条将军的雅号。

    王德贵口沫横飞,绘声绘色的讲完了这个段子,陈子锟接口道:“据我所知,敌军主力边防军乃是徐树铮训练的新兵,虽然武器精良,但毕竟没经过战阵,而且遇上这样一个带兵的大帅,再加上前线大败,军心不稳,这场仗怕是没几天打头了,所以咱们得抓点紧,趁着他们彻底崩溃之前捞点功劳。”

    赵玉峰小眼睛眨呀眨的:“陈大个子,你说这话,靠谱不?”

    陈子锟斜了他一眼:“绝对靠谱,过涿州的时候你不也看见了,我胡诌了一个名字,他们连证件都不查验就直接放行,都乱到这个份上了,不败还有天理么?”

    “对,不败都没有天理了。”李长胜忽然插嘴道。

    “对,段祺瑞徐树铮卖国求荣,不败都他妈的没天理了!”王德贵忽然亢奋起来,挥舞着拳头骂道,看来吴大帅平时里打得那些慷慨激昂的通电战多少也影响到了这些大头兵。

    这下赵玉峰心里有了底,摇头晃脑唱起了歌:“三国战将勇,首推赵子龙,长阪坡前逞英雄,战退千员将,杀退百万兵,怀抱阿斗得太平。”

    末了赞了一句:“陈大个子,你丫和赵子龙差不多了,浑身都是胆!”

    陈子锟被他这句马屁拍的极为舒服,嘴角翘起来笑道:“咱们活捉了段芝贵,西路军就彻底崩溃,到时候论功行赏,你们说大帅能赏点什么?”

    赵玉峰搓着手道:“大帅赏罚分明,绝不含糊,起码每人赏大洋五百,到时候我就去北京八大胡同住上俩月,好好享受享受,老王,你干啥?”

    王德贵也憧憬起来:“我啊,拿着钱回家娶媳妇,生个胖小子。”

    赵玉峰又问:“老李,你呢?”

    “俺想请大帅恩准俺退伍回家,风风光光把老娘发送了,然后在乡里帮人劁猪,骟马。”李长胜老老实实的答道。

    “你呢,陈大个子?”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陈子锟。

    “我……”陈子锟陷入了沉思,要做的事情太多,真的无从说起。

    赵玉峰笑道:“大帅肯定要提拔你,至少是个连长,依你的胆色和本事,用不了几年就能升到团长,到时候可别忘了弟兄们。”

    谈笑之间就到了长辛店,已是傍晚时分,夕阳斜照小镇,炊烟袅袅,一派安详气氛。

    长辛店是京城西南卢沟桥畔的一座古镇,自古以来出京官员商人,进京赶考学子都要在此打尖歇脚,镇上酒肆旅馆林立,热闹非凡。

    陈子锟钻出汽车,睥睨着远方的小镇,抖擞精神道:“看前方,黑洞洞,待我去杀他个七进七出。”

    赵玉峰和老王老李三人,提着花机关和驳壳枪,众星捧月一般站在陈子锟身后,一脸的决然做风萧萧兮状。

    ……

    长辛店火车站,哨兵林立,警卫森严,一列火车前悬挂木牌,上写四个黑色隶书大字“总司令处”,车上灯火通明,稀里哗啦尽是搓麻将的声音。

    定国军西路总司令段芝贵没穿军装,而是穿了件香云纱的对襟小褂,坐在桌前气定神闲的摸着牌,一张象牙牌在手,用拇指肚摸了一下,忽然拍在桌上:“九条,**!”说着哈哈大笑着推倒自己面前的麻将牌,得意的看着大家。

    “哎呀,司令大人你好坏啊,都不知道让让人家。”坐在旁边的妖艳女子白了段芝贵一眼娇嗔道,却又从身后侍女手中拿过水烟袋递给司令:“抽两口,提提精神。”

    段芝贵吐噜吐噜抽了两口水烟,笑道:“我这个牌有讲究,不晓得你们能不能看出来。”

    坐在对面的中年文士推了推眼镜,摇头晃脑道:“香帅这副牌叫十三幺,不过在日本国还有一个说法,叫做国士无双,正应了今天的景,香帅领定国军西路总司令一职,定然马到功成,叛军望风而逃,香帅真乃我中华之国士也。”

    “哈哈哈。”段芝贵被个马屁拍的极为舒服,起身道:“走,吃饭去,我这里有一瓶上好的法国香槟。”

    餐车,洁白的桌布上摆着水晶酒杯和银质刀叉,盘子碟子碗儿都是景德镇出产的上好瓷器,菜式更是花样繁多,京菜鲁菜淮扬菜自不用说,西餐也是极正宗的,段大帅的司令部里,足足有二十四个大菜司务,其中既有前清的御厨,也有从六国饭店聘来的西厨,那手艺可不是吹的。

    身穿白制服的侍者从冰桶里取出满身露珠的香槟酒,砰的一声启开瓶盖,给每位客人的酒杯里倒上酒水,彬彬有礼的鞠躬道:“请慢用。”

    段芝贵举杯:“诸位,古诗有云,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芭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今日在这前敌战场之上,我等今夜痛饮美酒,明日战场之上痛快杀敌,岂不美哉。”

    中年文士啪的一声收了折扇,鼓起眼睛做震惊状:“壮哉啊!就凭香帅如此豪情,便是古时关岳也不过如此啊。”

    大家纷纷鼓掌。

    段芝贵淡淡笑道:“喝酒,喝酒。”八字胡却得意的向上翘了起来。

    妖艳旗袍女子喝了一口香槟酒,忽然打了个嗝,不禁拍拍胸脯娇笑道:“这香槟和汽水一样的啊。”

    段芝贵哈哈大笑:“香槟是香槟,汽水是汽水。”

    幕僚们也跟着笑起来,那位八大胡同出身的女子则吃吃的掩口而笑。

    忽然,餐车的门打开,一个上校军官急匆匆进来道:“司令,西南方向有大批军队出现。”

    段芝贵倒吸一口凉气:“直军来的如此之快,难道说老曲已经败了,给我顶住,顶住!”

    “是!”上校敬个礼出去了。

    “快,服侍我更衣。”段司令把酒杯一丢,慌忙向卧室车厢而去,出餐车的时候忽然想起来什么,对列车长道:“赶快调转车头,回北京。”

    来到卧室车厢,那妖艳女子帮段芝贵从衣橱里拿出上将服、军刀、军帽和马靴来,正要服侍他穿上戎装,却见段芝贵早已穿上一件皱巴巴的灰布军装,领章上竟然是二等兵的军衔。

    “司令,您?”妖艳女子傻眼了。

    段芝贵也不理她,大呼道:“怎么还不开车?”

    列车员回道:“大帅,车头调转需要时间。”

    此时西南方向已经响起激烈的枪声,马克沁机关枪和75毫米克虏伯山炮的声音此起彼伏,段芝贵急了,正要下车,忽然枪声又戛然而止。

    过了一会,刚才那上校气喘吁吁的跑来:“启禀司令,打错了,南边来的是第十五师的弟兄。”

    段芝贵道:“什么,十五师不是在涿州么,怎么跑到长辛店来了,难道前面已经败了?”

    上校道:“卑职也不清楚,电话线断了,已经一整天没有曲副司令的消息了。”

    段芝贵捶胸顿足:“我就知道,这仗不好打,吴小鬼用兵如神,曲同丰岂是他的对手,芝泉用错人了啊。”

    上校嘴角抽搐,想笑还是强忍住了,道:“司令,十五师的败兵还挡在外面,如何处置?”

    段芝贵道:“让他们就地布防。”

    “是!”上校转身去了。

    ……

    就在陈子锟他们等待天黑以便混进长辛店之际,西南方向涌来大批败兵,一个个丢盔卸甲,衣衫不整,听他们说,直军已经攻占了涿州防线。

    陈子锟没料到敌军竟然败的如此之快,短短一天之间涿州就易手了,照这种打法,长辛店指日可待,那唾手可得的功劳可就飞了,还得抓点紧才行。

    有这批败兵开道,混进长辛店的成功率就高多了,可正当大伙儿一窝蜂的往长辛店涌的时候,忽然枪声大作,猝不及防的败兵们刚从直军刀下逃脱,就死在了自己人的枪下。

    这一阵乱枪起码打死了百十号人,十五师的弟兄们鬼哭狼嚎,大呼:“俺们是自己人。”

    对面停了火,让这边打着白旗过去说话,败兵中一个军官骂骂咧咧过去说明了情况,等了一会儿,却得到一个回答,败兵不许进长辛店。

    顿时炸了窝,败兵们群情激愤,骂声连天。

    陈子锟灵机一动,跳到汽车顶盖上大喊道:“弟兄们,咱们在前方拼死拼活,他们在后面坐享其成,还开枪打我们,这他妈的是谁家的道理,走,跟我去找段总司令说理去!”

    一片轰然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