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一章 磨一磨他的心性
陈子锟被关了禁闭,可他却一点也不惊慌,因为他明白,吴佩孚此举定然另有深意。

    这间禁闭室也名不副实,书橱书桌笔墨纸砚齐备,从线装木版的古籍到最新潮的杂志样样俱全,陈子锟心中一动,莫不是大帅让我静心读书?

    胡乱从书架上抽出一份油印小册子,没仔细看上面的名字就翻开第一页,一行黑体字映入眼帘: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大陆徘徊。

    ……

    被吴大帅邀来问案的军法处王处长回去之后便向曹锟做了报告,曹三爷正在府里打麻将,听王处长讲了吴佩孚断案的经过之后,不禁爽朗的大笑起来:“子玉太较真了。”

    又对坐在自己上风口的李彦青说:“小六,你看看,误会子玉了吧,我就说嘛,要论治军严谨,咱整个北洋系,吴佩孚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

    “那是,那是。”李彦青赶紧附和,心中暗骂李定邦给自己惹了麻烦,吴佩孚那是曹三爷手下头号战将,比自己身份高多了,要是由此结了仇怨,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接下来的事情更让他吐血,王处长见曹锟心情好,又多说了几句:“卑职听说那个陈子锟还是个人才,单枪匹马在长辛店杀了个七进七出,差点活捉段芝贵。”

    曹锟忽然停下搓麻将的手,槽头肉兴奋的乱抖:“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印象了,子玉奇袭松林店,生俘曲同丰送到保定府,好像也是这小子立的功。”

    王处长一拍大腿:“大帅好记性,就是这个人。”

    曹锟道:“子玉好福气啊,收了这么一员虎将,改天有空,我见见他。”

    李彦青跟着奉承道:“能在万马军中取上将首级,那不是三爷的赵子龙么,嘻嘻,八万。”

    曹锟哈哈一笑:“正等你这张牌呢,胡了。”

    ……

    李彦青回到自家宅子,两个丫鬟上前帮他脱下白西装,换上香云纱的小褂,奉上茶壶和水烟袋,他习惯性的左顾右盼,却没看到李俊卿的身影。

    “你们下去吧。”李彦青信步来到后堂,撩开珠帘就看到李俊卿闷闷不乐的坐着,扳过来一看,眼圈微红。

    “俊卿,咋回事,告诉六爷,六爷帮你做主。”李彦青温言抚慰。

    李俊卿道:“没事,真的没事。”

    李彦青能飞黄腾达,靠的不仅是搓澡的手艺,察言观色曲意逢迎才是他的长处,李俊卿的心思他一下就猜到了,呵呵笑道:“是不是昨天那个老头子的事情?”

    “算了,我不想给六爷添麻烦。”李俊卿扭过头去,泪眼婆娑。

    “哈哈哈,这算什么事,六爷一句话就灭他满门,不过你要先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多谢六爷。”李俊卿破涕为笑,俊朗的容颜让李彦青心旌荡漾,手指划过他的面孔:“俊,真俊。”

    如果仅仅是因为李俊卿的事情,李彦青也不至于痛下杀手,毕竟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那五千块银行本票上,他最多也就是把马世海弄进监狱蹲几天而已,可是牵扯到了吴大帅,他就不得不做点什么表达一下诚意了。

    于是,一个电话打到新任京师警察总监办公桌上,六爷发话,总监不敢怠慢,迅速派遣干员将为害一方的大恶霸马世海缉拿归案。

    这当口,马世海还在宅子里静候老五归来呢,以他多年的经验来看,只要办事的人愿意收钱,这事儿就靠谱,果然,有消息传来,陈子锟已经被军法处拿问了。

    老爷子心情大好,在凉棚底下捧着小茶壶,哼了几句京戏,忽然下人跌跌撞撞跑来:“老也不好了,警察,大队的警察奔这儿来了。”

    “是不是送五爷回来了?”马世海一点也不害怕,他儿子就是吃巡警饭的,平时家里来往的高级警官多了去的,就是总监都能说上话,来几个警察怕什么。

    这回老经验不管用了,大队警察破门而入,带队的也是老熟人,侦缉队长许国栋,这小子和马老五向来不对付,是马家的眼中钉肉中刺,他带人过来准没好事。

    “马老太爷,对不住了,奉上司令,请您走一趟,您看这铐子是您自个儿戴上,还是我帮您?”许国栋倒还挺客气。

    “不用,你还怕我跑了不成?”马世海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心中却是巨震,不过是对付一个陈子锟,怎么连自己都折进去了,难道说李定邦说话也不好使了?

    “带走!”许国栋一声令下,马世海被押走,耳膜穿孔在家养伤的马老四也被一并押走,马家大宅子也贴上了警察厅的封条。

    正阳门东车站附近,马老三正坐在茶馆里和人吹牛,忽然两个生面孔过来按住他的肩膀,问了一声:“三爷?”

    “啥事?我不认识你啊。”三爷一抬头,铁链子已经甩到他脖子上了。

    “侦缉队的,跟我们走吧。”

    至此,除了大学生马老六之外,马家爷们全都折进去了。

    马老六颇有乃父之风,凑了些钱找到李定邦打探消息,哪知道李定邦长叹一声道:“晚了,这案子是上面钦点的,花再多的钱也白搭。”

    “到底得罪了那路神仙?”马六心惊肉跳,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

    “来头大了,听说曹三爷打过招呼的。”李定邦道。

    马六倒吸一口凉气,如今段祺瑞新败,北京局势由直系奉系掌握,曹锟乃直系首领,权力比大总统还大些,得罪了他,那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六啊,哥哥奉劝你一句,赶紧走吧,保不齐连你都折进去。”李定邦苦口婆心的劝道。

    马六从善如流,也不再打营救父兄的主意,收拾细软连夜坐火车离开北京,投奔在汉口做生意的姑丈去了。

    马家的案子进展的非常顺利,墙倒众人推的道理在马案上得到完美的诠释,这几十年来马家犯下的大小罪过全被人掀出来,一个欺压乡里的帽子是稳稳戴在脑袋上了,马老五更惨,买凶杀人,强取豪夺,罪不容恕,被第一个判处死刑。

    强五强七兄弟,为虎作伥、行凶杀人,也是死罪难逃,只等秋后同马五一同枪决。

    马家其他人也难逃惩处,马老三以偷窃罪判处五年徒刑,马老四常年盘踞在天桥一带为非作歹,被判入狱八年,由于马世海年事已高,法院法外开恩,判他徒刑三年,但谁都知道,马老太爷风烛残年,怕是没命出来了。

    显赫一时的马家,彻底覆灭。

    ……

    陈子锟在“禁闭室”里看了整整十天书,不敢说阅尽诸子百家,起码也增长了不少见识,每天勤务兵送来两菜一汤,小日子过得不亦乐乎。

    少校军装、马靴指挥刀这些行头全缴了,陈子锟重新穿上了他的二等兵灰军装,被卫兵带到吴佩孚面前。

    “陈子锟,你可知道我为什么关你的禁闭?”吴佩孚问道。

    “大帅爱护我,才关我禁闭。”陈子锟朗声答道,同时心里一阵期待。

    可他预料的事情并未发生,吴佩孚只是嗯了一声,摆摆手道:“下去吧。”

    陈子锟预备了满肚子的话无处可说,只好悻悻退下,依旧回到伙房,王德贵正在剥蒜,见他进来,也不说话,丢过来一头大蒜,陈子锟默默坐下剥了起来。

    “愁啥,晚上吃蒜泥白肉,可香了。”王德贵笑呵呵的说道,“你有学问有胆识,干什么不能发财,不一定非得当兵啊。”

    陈子锟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按说立下这么大功劳,就算不晋升,起码也要调到战斗部队去啊,依然呆在炊事班里当伙夫,这算怎么一回事。

    “大帅真是糊涂了……”李长胜推门进来,气色不错,也没戴孝。

    “老李,你家里的事儿办完了?”陈子锟纳闷道。

    “托你的福,大帅赏了一百块钱,五天假期,我回家请了郎中帮老娘看病,老娘没啥大事,挺过来了。”李长胜乐滋滋的说,忽然看到陈子锟的二等兵肩章,又忿忿不平起来:“肯定是有小人进了谗言,要不然大帅不可能不提拔你的。”

    陈子锟只是淡淡一笑:“没事,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然后低头剥蒜。

    ……

    “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他真是这么说的?”吴佩孚眼中精光一闪。

    “启禀大帅,千真万确,陈子锟经常用这句话自勉,他一点也没抱怨,干活麻利的很,除了伙房的工作,每天还到校场上跑几圈呢。”警卫连的连长禀告道。

    吴佩孚沉吟片刻,道:“我本想磨他一两年的心性,看来不用了。”

    正说着,副官来报:“美国公使馆客人到大门口了。”

    吴佩孚起身道:“更衣。”忽然想到一件事,“我军中可有翻译?”

    副官道:“大帅,外交部欧美司有翻译陪同前来的。”

    吴佩孚道:“我要自己的翻译。”

    副官犯了难:“师部王参谋是留过洋的,兴许能行,要不卑职找他来。”

    吴佩孚扣着军装说道:“小王是留日学生,岂能会说英语,让陈子锟来。”

    副官一时脑筋没转过来弯:“卑职糊涂,哪个陈子锟?”

    “炊事班二等兵陈子锟,让他速速来领命。”吴佩孚套上马靴,大踏步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