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二章 美军代表团
夏日炎炎似火烧,陈子锟赤着上身,只穿一条单布军裤,拎着一把斧头在伙房门口劈木柴。

    汗珠在古铜色的皮肤上滚滚滑落,半个月前剃成秃瓢的脑袋长出一层钢针一样的硬发上晶莹闪烁,斧头带着风声劈下,木柴应声裂成两半,旁边已经堆的如同小山一般。

    陈子锟玩命的干活,训练,他在用这种方法排解心中的郁闷,屡建奇功却丝毫不赏,绝不符合吴佩孚赏罚分明的做事原则,唯一的解释就是大帅在磨练自己。

    这事儿要搁在去年,依着陈子锟的急脾气,兴许就拍拍屁股走了,可是这一年多来的种种经历已经磨砺了他的性格,与刚到北京时候的自己相比,他多了一份沉稳,少了一份戾气。

    看谁熬得过谁,我就不信了,吴佩孚放着一员虎将不用,还摆到炊事班当伙头军!陈子锟又是狠狠一斧头劈下去。

    “陈子锟!”远处传来喊声。

    “有!”陈子锟丢下斧头,条件反射一般立正,他是军中等级最低的二等兵,见谁都得敬礼。

    来的是司令部的副官,虽然他比陈子锟的军衔高出不少,但丝毫也不敢托大,和和气气说道:“大帅有令,炊事班二等兵陈子锟速去营门报到,不得有误!”

    “是!”陈子锟二话不说,转身跑进了伙房,拿起军装和腰带帽子出来,一边跑步前进,一边穿衣戴帽扎腰带,奔到大营门口的时候,正看到一身戎装的吴佩孚在和几个从汽车上下来的洋人握手。

    陈子锟很有分寸的在一旁肃立,等候吴大帅的差遣。

    今天的客人身份很特殊,是美利坚合众国驻华公使馆的芮恩施公使阁下、武官詹姆斯.斯诺德格拉斯上校、美国陆军驻天津的第十五步兵团的威廉.维尔德上校等,负责警卫的是八个穿蓝裤子的海军陆战队士兵,翻译有两个,一个中国人是外交部派来的,还有一个是美国军人,上尉军衔。

    中国政权更迭,直系军阀控制了北京,作为友邦之一的美国自然要派员试探对方的态度,根据情报分析,虽然名义上曹锟是直系首领,但直系的真正灵魂人物却是这位常胜将军吴佩孚。

    美国军人和中国军人打交道已久,庚子之乱时,美军参加八国联军攻打北京,曾在紫禁城阅兵,后来辛丑条约签订之后,陆军十五团奉命进驻天津美国租界,担负起保卫铁路线以及美国在华利益的任务,可以说,美军和北洋军队的交流是比较多的,就在此前不久,这些人刚参观过北苑的奉军营房。

    奉军是割据东北的张作霖将军的部队,这支脱胎于绿**装的军队极富中国特色,他们的仪仗队使用的是一种被称作青龙偃月刀的冷兵器,美国军官们不得不承认,这种武器很有威慑力,虽然它在实战中起不了多大作用。

    见识了奉军的威武之后,美国友人们急不可待的想了解传说中战斗力最强的北洋陆军第三师的雄姿。

    吴佩孚和他手下的将军们到辕门迎接美国客人,一番握手敬礼后,外交部的翻译干咳一声道:“吴大帅,我来介绍一下……”

    “您先休息一下,我们吴大帅自己有英语翻译。”一位副官笑眯眯的将翻译请到一边去了,然后向陈子锟使了个眼色,陈子锟恍然大悟,原来吴佩孚确实没忘了自己,当初在他面前提过自己曾在大学读书一事,看来大帅是记在心上了。

    陈子锟精通法语、俄语、日语,但英语才是他最擅长的,因为他早年就读的圣约翰大学是教会学校,使用英语教学,培养出来的学生完全可以和外国人会话,况且他后来又经辜鸿铭点拨,发音更加纯正标准。

    大步流星上前,啪的一个立正,向军官们敬礼,先用汉语再用英语进行了自我介绍。

    美国客人们惊呆了,英语流利的中国人他们见过,体格魁梧的士兵他们也见过,但这两样加在一起的怪物他们却从未见过。

    眼前这个挂着二等兵肩章的北洋士兵,大概是他们见过最英俊,最威武的士兵了,他的身高足有六英尺,腿很长,粗布军装被汗水塌透紧贴着身躯,武装带紧紧的扎在腰间,显得极其干练而精神,军帽压在眉梢,目光锐利如同闪电,如果换一身西装,简直可以去当电影明星了。

    吴佩孚察言观色,对美国人眼中稍纵即逝的惊讶极为满意,他干咳一声道:“子锟,代我向美国朋友表示欢迎。”

    陈子锟立刻将他的话翻译过去,他的口音很地道,美国人可以完全听懂,这次拜访不算正规的外交来往,所以只用陈子锟一个翻译就够了。

    “约瑟夫,很抱歉,有人抢了你的饭碗。”芮恩施公使开玩笑道。

    队伍中一个三十来岁的美军上尉耸耸肩膀,向陈子锟伸出了手:“很高兴能遇到一个英语说的这么好的同行,我是约瑟夫.史迪威上尉,驻华语言军官。”

    陈子锟先敬礼后握手:“幸会,上尉,我是陈子锟,炊事班二等兵。”

    史迪威惊愕的张大了嘴,美国人都是快人快语,他当即用不太流畅的汉语向吴佩孚发问:“将军阁下,请问贵军为什么会把这样优秀的士兵放在炊事班?”

    吴佩孚爽朗的大笑:“我中华地大物博,人才辈出,这样的兵在我队伍里比比皆是,不放在炊事班还能放在哪里?”

    在场的中国人们都跟着笑起来,陈子锟迅速而准确的将吴佩孚的话翻译过去,美国人也都笑了起来,他们想让吴佩孚觉得,他们很欣赏这种幽默感。

    一支由师部警卫营组成的仪仗队已经在辕门内列队完毕,烈日当空,士兵们纹丝不动,任由汗珠流淌,单凭这股精气神,第三师就足以笑傲北洋。

    吴佩孚做了个手势,值班军官拔出指挥刀大声下令,部队随着命令进行分列式操演,步伐一致,口号震天,一派铁军架势。

    随后又进行了各种军事表演,包括刺杀演练、射击、徒手对练等。

    美国军官们都是内行,以中国战场来说,第三师确实称得上是精锐了,他们纷纷伸出大拇指赞道:“第三师,OK!”

    吴佩孚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爽朗的大笑道:“子锟,告诉他们,中午我设宴款待他们。”

    陈子锟翻译过去,美国人不像中国人那样假客气,当场就答应了。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吴佩孚领着美国客人们来到军官食堂,亲自拿着搪瓷碗打了一碗稀粥,拿了两个馒头走到桌子旁坐下。

    美国客人们面面相觑,想象中的丰盛筵席哪儿去了?要知道昨天他们在奉军那里可是吃到了上好的鹿肉和熊掌,喝的是法国白兰地,餐后还有冰镇西瓜,怎么到了直军这里,标准下降的这么快。

    “亲爱的将军,菜肴在哪里?”史迪威问道。

    吴佩孚指着桌上的脸盆说:“这就是菜。”

    天啊,整整一盘红颜色的咸萝卜,难道今天就吃这个?

    看到美国人傻眼,吴佩孚冷哼一声,道:“子锟,告诉他们,为什么要吃这个。”

    陈子锟心中暗骂,我咋知道你为啥要让美国佬吃咸菜啊,不过转念一想,对吴佩孚此举又颇为理解,俺们第三师的兄弟平时都吃这个,这帮狗日的洋鬼子,凭什么来了就要吃香的喝辣的。

    “诸位,我们第三师官兵平等,全军上下都吃这样的午餐,这是因为军费紧张,我们中国有一句老话叫入乡随俗,想体验我们第三师的生活,就拿起筷子吧。”

    说完,又用汉语向吴佩孚叙述了一下,吴佩孚满意的点点头:“说得好。”

    随同前来的外交部人员大为紧张,生怕惹怒了美国人,哪知道美国客人们并不生气,反而很规矩的拿起搪瓷碗,排队打了一样的稀粥和馒头,围坐在装咸萝卜的脸盆旁吃起饭来。

    陈子锟没有和他们一起用餐,因为他是炊事班的兵,要负责给士兵打饭,以及收拾桌椅碗筷等。

    饭后,大家来到会议室,针对当前的形势深入交换了看法,吴佩孚表示,当下最重要的问题是以和平手段统一中国,至于对组阁和总统换届的问题,他身为军人并无看法,他的责任唯有外据强敌,内保平安。

    “军人是不能干政的,政治的事情,有总理,大总统、议会来决策,我只管练好军队,收复国土。”吴佩孚这样说。

    虽然没有明说,但吴佩孚的意思很明确,当前中国最大的敌人是日本,这一点让芮恩施找到了双方的共同点,事实上一个亲日的段祺瑞政府是欧美诸国都不愿意看到的,作为直系领袖的吴佩孚这样表态,美国人很满意。

    会谈友好而热烈,美国公使高度赞扬了吴大帅的爱国精神和军事方面的才能,并且邀请他在合适的时间访问位于天津美国租界的美陆军十五团。

    吴大帅的自尊心得到极大满足,一口答应下来。

    访问结束,客人们乘坐汽车离去,从营门回来的时候,吴佩孚道:“子锟,干完炊事班的活儿,到我签押房来一下。”

    陈子锟心潮起伏,他知道,自己的机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