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六章 大帅与少帅
一听这话,陈子锟急眼了:“怎么了就是你的人了?”

    夏小青得意洋洋,指着陈子锟脖子上的牙齿印说:“这是我的独门标记,盖上这个章,你就是我的人,以后有人欺负你,报我夏小青的名字。”

    刚才两人贴身肉搏,陈子锟可没少吃亏,两只眼睛乌青,嘴唇也肿了,脖子上、胳膊上都是齿痕和指甲掐的淤痕,不过也小有斩获,狠狠亲了夏小青一嘴,还把她的上衣给扯开了。

    见陈子锟一脸的幽怨,夏小青一瞪眼:“哟,亲你也亲了,摸你也摸了,这会儿就想不认账了,你想当陈世美啊?”

    陈子锟哭丧着脸:“亲是亲了一下,可你可看我这嘴,跟猪头似的,摸是摸了,不过啥也没摸着啊。”

    夏小青身高腿长,就有一点不好,胸前平平没什么料,这也是她最忌讳的事情,陈子锟哪壶不开提哪壶,自然少不了一顿暴打。

    一番缠斗之后,两人气喘吁吁的躺在草丛中,望着夜空中璀璨的星河。

    陈子锟的手悄悄伸过去,被夏小青一把打回来:“别动手动脚的,我虽然是江湖儿女,但也不是那种随便的人,等你明媒正娶之后,我才是你的人。”

    又躺了一会,夏小青一骨碌爬起来:“我得回去了,爹要担心的。”

    陈子锟也只好爬起来,两人漫步回去,夏小青竟然主动挽了他的手,手挽手走到大杂院门口,依依惜别道:“你啥时候再来啊?”

    “有空就来,对了,这儿临着臭水沟住的不舒服,不如我来租个房子你们搬过去。”陈子锟道。

    “好。”夏小青点点头,两人又默默站了一会儿,陈子锟才离去。

    等陈子锟的背影消失在夜幕中,夏小青才进了院子,蹑手蹑脚的进屋,生怕惊动父亲,其实夏师傅根本没睡着,趁着开门时候射进来的月光看到女儿乱蓬蓬的头发,又是心酸又是欣慰,女儿终于长大了。

    陈子锟回到车厂的时候,车夫们都已经收车睡觉了,只有勤快的王栋梁蹲在院子里刷车,看到鼻青脸肿的大老板,顿时惊呼起来:“老板,这是咋的了?”

    宝庆和杏儿闻声出来,也是大吃一惊,能把陈子锟打成这样的人可不多啊,肯定是遇到大事了。

    “大锟子,谁打的你?咱找他算账去!”宝庆顺手抄起门闩,义愤填膺。

    杏儿心细,看到陈子锟脖子上细碎的牙印,赶紧拉住宝庆,白了他一眼:“别多管闲事。”

    “哎,这怎么能是多管闲事呢,我说你这人咋回事啊?”宝庆大怒,不过看到杏儿对自己使的眼色,再看陈子锟尴尬的笑容,模糊明白了什么,放下门闩摸摸脑袋,不说话了。

    “没事,没事,睡觉去了。”陈子锟讪笑着进去了。

    ……

    次日,陈子锟委托宝庆在附近租个小三合院,宝庆纳闷了:“车厂空房子又不是没有,咋还租啊?”

    陈子锟道:“给夏家父女住的。”

    “哪个夏家父女?”宝庆摸不着头脑,还是杏儿记性好,提点道:“就是那个比男人个头还高的,在天桥卖艺的姑娘吧。”

    “咋给她们家租房啊?”宝庆还傻呼呼的问呢。

    “不懂就别瞎咧咧。”杏儿把宝庆拉到一边,笑着问:“大锟子,啥时候办喜事?”

    陈子锟抓耳挠腮,支支吾吾,杏儿嘻嘻笑着拉着宝庆走了。

    “报告!陈长官在这儿么?”大门口传来喊声,陈子锟急忙过去一看,是王德贵到了,一身军装挎着盒子炮,精神抖擞的很。

    “老王来了,赶紧屋里坐,那个谁,倒茶。”陈子锟招呼着,王德贵站在门口敬礼道:“长官,大帅有令,召你回营。”

    “什么事?”

    “十万火急的大事,要不然大帅哪能派我来找你啊。”

    “麻烦了,我军装洗了还没干。”陈子锟两手一摊,王德贵道:“紧急军务,什么都帮你预备好了,跟我走便是。”

    无奈,只好交代一声,跟着王德贵出门,胡同里停着一辆汽车,两人上了车,直奔正阳门火车站而去,到了车站没从正门走,开到货场门前,守门士兵打开门,汽车一溜烟开进去,只见站台两侧站满了士兵,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警卫森严,已经戒严了

    汽车停在一节车厢前,全副武装的士兵上前拉开车门,陈子锟一下车,只听“刷”的一声,车厢旁挺立的十余名卫兵齐刷刷的举手敬礼,今天警卫连的哥们打扮的和往日都不一样,崭新的夏布军装,绑腿布鞋,步枪也是擦过的,刺刀锃亮。

    陈子锟上了车,一位副官递给他一套纯毛凡尔丁质地的军装,一双皮靴,一把西洋指挥刀,军帽也是崭新的,穿戴停当,副官领着他来到相邻的专列车厢,吴佩孚今天打扮的很气派,金色的肩章和领章熠熠生辉,端坐太师椅上,一副大将风范,他身旁坐着一人,肥头大耳八字胡,肩章上也是三颗金星。

    吴佩孚招手让陈子锟过来,对身旁的胖上将道:“巡阅使,这就是我跟你提过的陈子锟。”

    陈子锟立刻意识到,这位上将乃是直系首领曹锟,立刻上前一步,脚跟一并,敬礼道:“卑职见过巡阅使。”

    曹锟上下打量着陈子锟,哈哈大笑:“早就听说第三师出了个赵子龙,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啊,咦,才是个少尉,我说子玉,你怎么不舍得给人家官当啊。”

    吴佩孚道:“年轻人,爬得太快可不好。”

    曹锟笑道:“我那正缺个副官,要不然把这小子借我用用,我给他少校军衔。”

    吴佩孚道:“我怕巡阅使是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啊。”

    两人哈哈大笑起来,周围一群将军也陪着笑,陈子锟顺势站到了吴佩孚身后,微笑着向那些高级军官点头致意,态度不卑不亢,军官们知道这个年轻人即将飞黄腾达,也不敢小觑于他。

    吴佩孚收住笑声,拿出怀表看了看,骂道:“胡子就是胡子,散漫惯了,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

    曹锟脾气挺好,笑道:“再等等,等等。”

    车厢置于烈日暴晒下,尽管头顶电扇转个不停,但一身戎装的将军们还是汗流浃背。

    又等了几分钟,远处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众人扭头看去,只见一队士兵敲着鼓吹着唢呐走过来,后面跟着手持青龙刀、方天画戟的仪仗队,那喜庆劲儿跟迎亲队伍差不多。

    “不伦不类,荒唐。”吴佩孚冷哼道。

    “哈哈,来了就好,子玉,咱们去迎接一下,礼数总是要尽到的嘛。”曹锟先起身,吴佩孚也不好托大,两人带着一群军官下了车。

    仪仗队开到跟前,分列两旁,一辆汽车驶了过来,两侧踏板上各站了两个身材魁梧的士兵,胸前一圈黄牛皮的驳壳枪弹匣袋,两侧各悬一把驳壳枪,火红的绸子迎风飘。

    护兵们先跳下车,手按着枪套虎视眈眈,前座的副官跳下车,拉开车门大喝一声:“大帅驾到!”

    只见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先钻了出来,然后恭恭敬敬的将一个穿军装的瘦老头搀扶出来。

    曹锟眯缝起眼睛,春风满面。

    吴佩孚却鄙夷的哼了一声。

    陈子锟在关东当土匪的时候,和官兵打过不少交道,自然知道这老头正是雄踞东北的霸主,东三省巡阅使张作霖,那个年轻人,恐怕是他的大儿子张学良。

    张作霖下了车,看到曹锟和吴佩孚在等自己,立刻做出很惊讶的样子,张开双臂走过来:“哎呀,三爷,子玉,让你们久等了,都是我老张不好,晚上罚酒,罚酒。

    曹锟爽朗的大笑:“雨帅,别来无恙啊。”

    吴佩孚脸上也露出笑意:“雨帅哪里话,我们也刚到不久。”

    “小六子,见过你两位伯父。”张作霖一摆手,张学良快步上前,磕头行礼,慌得曹锟赶紧搀扶:“怎么这么大的礼,使不得。”

    “哪有什么使不得的,两位是我的亲大哥,就是他的亲大伯,侄子给大伯磕个头算什么,哈哈哈。”张作霖坚持要让儿子磕头,曹吴二人也只好受了一礼。

    陈子锟打量着这位绿林出身的张大帅,他身量不高,只到自己肩膀,体格也不魁梧,反而略有瘦削,脸上更没有络腮胡,而是一张白净斯文的面庞,留着两撇同样斯文的八字胡,如果不是穿着一身军装,说是教书先生也有人信。

    但他眼中那股彪悍狠辣和狡黠也是遮掩不住的,面对强劲对手挥洒自如,谈笑风生,气场比曹吴二人加起来都要强,真乃当世枭雄啊。

    再看他儿子张学良,个头匀称,中等身材,军装裁剪的非常合身,肩章显示他的上校军衔,大概是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原因,身上并无乃父那种绿林气息,而是散发着一种骄奢跋扈的味道。

    “请!”张作霖一摆手。

    “请!”曹锟也侧身做出有请的手势。

    张作霖当仁不让,当先上了车,吴佩孚脸上不悦的表情一闪而过,却被陈子锟捕捉到了。

    陈子锟跟着副官幕僚们登了车,吴佩孚下令道:“开车。”

    汽笛长鸣,火车慢吞吞的启动了,忽然临车传来乱哄哄的吵闹声,吴佩孚皱眉道:“何人喧哗?”

    一个军官推门进来:“大帅,警卫连和奉军的弟兄们抢位子打起来了。”

    吴佩孚道:“子锟,你去处理一下。”

    张作霖也道:“小六子,去看看怎么回事,别让弟兄们欺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