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一章 出息了
对于顾维钧的热情相约,陈子锟自然是满口答应,在新华宫门口,这个国家最著名的外交官和最善战的将军握手告别,各自上车离去。

    回去的车上,吴佩孚宛如慈父一般对陈子锟唠叨个不停:“子锟啊,我就要赴洛阳练兵去了,你照顾好自己,洋人的东西,好的要学,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算了,陆军部准备了五千大洋,旅费和学费都在里面了,我私人再赞助你五百大洋,可要省着点花啊。”

    陈子锟鼻子一酸,哽咽道:“玉帅……”却说不出话来,吴佩孚平日生活清苦,吃喝穿用与士兵无异,第三师更无克扣军饷之事,五百大洋对吴佩孚来说,并非小数字。

    “好了,远渡重洋可要当心身体,等你学成归国,我为你接风洗尘。”吴佩孚爽朗的笑笑,拍拍前座:“停车。”

    汽车靠边停下,吴佩孚道:“留学在即,千头万绪,你就不用回军营了,去准备行李吧,和亲朋好友们也告个别。”

    “玉帅,那我就在这儿下车了。”陈子锟跳下汽车,目送吴佩孚专车渐渐消失在远方,初秋的北京,繁华依旧,一群鸽子从树梢掠过,冲向广阔无垠的碧空。

    叫了一辆洋车直奔紫光车厂,进了大门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陈子锟疾步上前给那人一个熊抱:“大海哥,你回来了!”

    来者正是赵大海,他退后一步哈哈大笑,打量着陈子锟道:“几个月没见就挎上洋刀了,有出息!”

    宝庆在一旁说:“大锟子,大海哥难得回来一趟,今儿你别回兵营了,咱们兄弟好好喝一场。”

    陈子锟笑道:“正好我有几天假期,咱们哥几个好好聚聚。”

    杏儿在后院招呼道:“开饭了,大老爷们都进来。”

    兄弟三人携手进了后院,初秋天气正是凉爽之时,饭桌就摆在院子里,车厂重新开办之后,生意蒸蒸日上,生活水准也上了一个台阶,桌子上鸡鸭鱼肉样样俱全,还有一坛二锅头。

    坐下之后,二话不说先干了三杯,赵大海道:“家里的事儿我听说了,薛大叔沉冤得雪,不容易,为这个咱们得再干一杯。”

    “嗯,这杯酒敬薛大叔,希望他老人家九泉之下瞑目。”陈子锟提议道,三人拿起杯子浇在地上,气氛有些肃然。

    “说点好消息,你们猜谁来信了?”薛宝庆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晃了晃。

    陈子锟眼睛一亮:“小顺子的信!”

    “呵呵,我还没拆呢,等着你回来再看。”宝庆把信递了过来。

    信封上的字迹娟秀工整,绝非出自李耀廷的手笔,陈子锟撕开信封抽出信纸,一目十行的看下去。

    信的内容很短,李耀廷说自己做股票生意发了大财,已经今非昔比,不过生意太忙不能回来,只能汇来一笔款子请宝庆帮忙修缮母亲的坟墓。

    信封里附带着一张汇丰银行的本票,面额一千元。

    “啧啧,小顺子也有出息了。”宝庆脸上荡漾着笑意,儿时的伙伴发了洋财,比他自己发财还要高兴。

    陈子锟却望着那一笔蝇头小楷发呆,这字迹,有些眼熟啊。

    “来,为小顺子发洋财走一个。”宝庆举起杯,陈子锟从恍惚中醒来,赶紧端起酒杯:“走着。”

    又喝了一杯,陈子锟抹抹嘴,道:“还有个事儿,我给大家说说,杏儿,王大妈,你们也过来。”

    “啥事啊,这么大动静。”杏儿解了围裙,又招呼端菜上来的王大妈一起坐下。

    陈子锟从兜里掏出一个锦缎封面的折子,打开来向众人展示:“这是大总统给我开的推荐书,不日我就要赴美留学了。”

    “啊!大总统开的啥啥书?”宝庆的眼睛瞪得溜圆,望着推荐书下面的大印和签名倒吸凉气。

    一贯镇定自若的赵大海也乱了方寸,咣当一声把酒杯放下,酒水四溅:“留学美国,那不是和詹天佑詹总工是同学了么。”

    陈子锟笑着解释:“不是,詹总工是耶鲁大学毕业的,我是到西点军校学习军事,不搭界。”

    杏儿兴奋道:“大锟子你太厉害了,人家都说到日本留学是镀银,到美国留学是镀金,你镀了一层金回来,那不得当上九门提督啊。”

    王大妈更是高兴的直抹眼泪:“这孩子,真是出息了。”

    陈子锟道:“这一去就是好几年,以后大伙儿不能经常见面了,趁着我在,咱们好好喝一场。”

    “对,走着!”大伙儿共同举起了酒杯。

    ……

    这一场酒喝的是天昏地暗,宝庆醉的不省人事,被抬进屋里挺尸去了,赵大海东倒西歪,神智却还清醒,拉着陈子锟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着。

    “大锟子,你们北大有个叫李大钊的先生吧?”赵大海道。

    “有啊,怎么,你认识他?”陈子锟一愣。

    “哦,没事,随便问问。”赵大海打了个酒嗝,摇摇晃晃站了起来,“那啥,我晚上和铁路上的伙计还有个场,先回家歇着了,明天再过来和你喝。”

    “那行,大海哥你还能走么,我让人送你吧。”正好前院有歇班的车夫,陈子锟安排了一辆车拉赵大海回去。

    人逢喜事精神爽,酒量也上涨,陈子锟虽然一斤二锅头下肚,但丝毫不觉得醉,反而有些兴奋,看看时间尚早,便出门去找自己名义上未婚妻夏小青去了。

    夏家父女已经搬离了龙须沟,就住在头发胡同一所小三合院里,陈子锟来到小院门口刚要敲门,忽然突发奇想,趴在门缝上朝里面看去。

    夏小青正蹲在地上,手里捧着一个没长毛的小鸟,慢声细语的说着话:“小鸟啊,你怎么了,你妈妈不要你了么?”

    小鸟叽叽喳喳一阵鸣叫。

    “哦,不是啊,是从窝里掉出来的,不要紧,姐姐帮你回家。”说着,夏小青身子一拧,一个旱地拔葱就上了房,紧接着一个吊挂金钩,把小鸟放回屋檐下的鸟窝里。

    陈子锟忍不住叫了一声好,夏小青脸色一变:“谁!”手一扬,暗器飞来,陈子锟猝不及防,就觉得眼前一花,啥也看不见了。

    暗器是一枚土坷垃,砸在门上化成无数细碎的粉末,迷了他的眼睛。

    夏小青跳下房,蹬蹬几步窜上来打开门一看,只见陈子锟捂着眼睛蹲在地上,顿时笑道:“是你这个坏蛋啊,偷偷摸摸的想干什么?”

    陈子锟道:“你这是谋杀亲夫啊。”

    “你别瞎揉眼睛,让我看看,燕子门的独门暗器只有我自己能解。”夏小青煞有介事的吓唬他,掰开陈子锟的眼皮,轻轻往里面吹了一口气。

    陈子锟眼泪直流,终于看到了夏小青略带调皮的笑脸,红扑扑的尤其可爱。

    “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抠出来。”夏小青佯怒道,转身就走。

    陈子锟赶紧追过去:“有事找你,再过几天我就要出洋留学了,你看,要不要咱们先把事儿办了。”

    “什么留学?办什么事儿?”夏小青没回过味来。

    “我要去美国了,大概四五年时间才能回来。”陈子锟站在原地,很认真的说道。

    夏小青愣了一会,傻呆呆的问道:“美国在哪儿?远么?”

    陈子锟道:“美国在地球的另一端,很远,坐船要走几个月。”

    “这么远,怕是得有十万里吧?”夏小青幽幽的说。

    “差不多,没有十万也有八万,所以咱们的婚事……”

    “你不想要我了是吧!”夏小青突然生气了,转身就跑,陈子锟紧随其后,眼睁睁的看着这位轻功高手绊倒在门槛上。

    夏小青可不是装的,心乱了,啥轻功都是白搭,狼狈不堪的爬起来,眼泪就哗哗的下来了。

    陈子锟赶紧上前哄她:“怎么话说的,这就眼泪啪嗒的?”

    夏小青道:“你出国留洋,找你的洋婆子去吧,我没上过学,配不上你。”

    陈子锟目瞪口呆,这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自己还没想过在美国沾花惹草的事情,夏小青就提前预料到了。

    一番好言抚慰,夏小青终于和缓了一些,不过还是号称自己扭了腰,让陈子锟抱,陈子锟无奈,只得就范,刚把她抱起来,就听到身后一身干咳。

    不知道啥时候夏师傅已经回来了。

    夏小青顿时红了脸:“爹,我腰扭了。”

    “燕子门的传人,居然能扭了腰?”夏师傅的表情似笑非笑。

    夏小青讪讪的从陈子锟怀里挣脱出来,岔开话题道:“爹,陈子锟他要去美国留学了。”

    “哦?”夏师傅眉毛一扬,点头道:“出国留学是大喜事,应该喝一杯。”

    “好,我去打酒。”夏小青转身就跑,哪有半点扭了腰的样子。

    目送女儿离开之后,夏师傅却叹息道:“孩子,我看这桩婚事还是算了吧。”

    陈子锟大惊:“这是如何?”

    夏师傅道:“虽然大叔我读书不多,但也知道门当户对的道理,本来觉得你们俩是江湖儿女,情投意合,看来大叔错了,你是九天鲲鹏,是要成就一番大事业的人,我们家小青配不上你。”

    陈子锟急道:“我陈子锟可不是陈世美之流,再说……”

    “不用说了,这事儿回头再议吧。”夏师傅打断了陈子锟,态度非常坚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