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三章 程仪
汽车在夜幕中向西北方驶去,此时已经到了关城门的时间,北京内外城大大小小的城门全都上闩落锁,禁止进出,可是这辆插着奉军旗帜的小轿车居然径直开到西直门,向守门士兵出示了特别通行证,于是,已经关上的大门又重新开启了。

    “这是去哪儿啊?”陈子锟笑问道,手挪到了腰间,花口撸子体型小,正适合在汽车这种狭窄空间里使用,他有把握在最短的时间内打死身边这两个配枪的士兵,然后跳车逃走。

    卫兵丝毫没有感觉到陈子锟的异状,大大咧咧答道:“到地方就知道了。”

    一路黑灯瞎火,陈子锟紧张兮兮,握枪的手都汗津津的,十五分钟后,汽车停在一处古式门楼子前,车灯照耀下,大门上铜钉闪烁,牌匾蓝底金字:颐和园。

    大清朝没了,昔日的皇家园林变成了公园,归北京市政公署管理,不过现在已经过了对外开放的时间,门口站了几个巡警,看到汽车过来,急忙推开大门,打着手势指挥车辆进入。

    汽车在大门内的空地上停下,陈子锟被请下车,改乘四人抬的轿子,一路抬到万寿山附近,这里翠竹掩映、景色秀美,离得老远就听到丝竹管乐之声,陈子锟撩开帘子一看,远处灯火璀璨,人影闪动,居然是个酒楼。

    上了二楼雅间,张学良和另一个陌生男人已经坐在这里了,周围自然少不了一些莺莺燕燕,见陈子锟进来,少帅急忙起身介绍道:“昆吾兄,我来引见一下,这位是东北讲武堂的战术教官郭松龄,和我亦师亦友,今天没有邀请别人,就我们三个。”

    陈子锟和郭松龄拱手见礼,坐下笑道:“汉卿,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张学良道:“我听说你要去美国学习军事,特地设宴为你践行,这儿叫听鹂馆,是当年慈禧太后吃饭的地方,怎么样,还算别致吧?”

    陈子锟四下打量,家具陈设果然都是上好的檀木家具,皇家气度扑面而来,便感慨道:“汉卿有心了。”

    “人到齐了,咱们就开始吧。”郭松龄年纪最大,性格也比较豪爽,有他在场气氛便是活跃了许多,再加上那些八大胡同请来的窑姐们助兴,一坛陈年花雕很快就见底了。

    “今天昆吾兄是主角,你们多敬他几杯,今天不陪他喝好了,我可不答应。”在张学良的鼓动下,莺莺燕燕们蜂拥而上,连续十几杯下去,陈子锟就有些高了,说话也有些大舌头。

    “汉卿,此去美国,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相见,希望再会之时,你我的共同理想能够实现。”陈子锟握住张学良的手恳切的说道。

    “一定会的。”张学良笑呵呵的摇晃着陈子锟的手,转脸对郭松龄道:“昆吾兄和我一样,虽然身为军人,但骨子里却是和平主义者,我们都认为,枪口应该对外,而不是对着同胞。”

    郭松龄叹道:“金刚怒目,菩萨低眉,如果中国的军人都能有此胸怀,何愁中华不崛起。”

    张学良打了个手势,下人端来一个托盘,上面摆着一个红色的信封,上面写着“程仪”两个字。

    “昆吾兄,我们马上就要返回奉天了,就不能为你践行了,这是小弟的一番心意,还请笑纳。”

    陈子锟拱手道:“那就多谢了。”

    “你我兄弟,不必客气,等昆吾兄学成归国之际,小弟一定亲往迎接。”张学良看看腕子上的手表,道:“呀,已经这么晚了,把宴席撤了吧,咱们再打几圈牌。”

    陈子锟只得舍命陪君子,一直陪少帅打牌直至天明,这次他的手气就没上次那么好了,不过张学良却一再放炮,输了不少钱,等到牌局结束之时,陈子锟赢了一千多块,郭松龄赢了五百块。

    ……

    回去的汽车上,陈子锟打开红信封,从里面抽出一张交通银行的本票来,上面赫然写着一万元正的字样。

    “汉卿真是古道热肠啊。”陈子锟感慨无比,其实他何尝不明白,牌桌上张学良也是刻意输牌的,看看大额本票和支票,再摸摸腰间上膛的手枪,他自嘲的笑了。

    回到车厂,先补觉,睡到中午,宝庆来敲门,声音挺急:“大锟子,熊府管家来送帖子了。”

    陈子锟一骨碌爬起来,赶紧穿衣服,回到北京后他曾经去熊希龄府上拜访,抛开交情不说,熊希龄还是紫光车厂最大的股东,可是熊老这段时间一直在香山忙慈幼院的事情,两人还未曾谋面,既然管家登门,看来熊老是回来了。

    果然,管家送来的是熊希龄亲笔书写的请柬,邀请陈子锟过府赴宴,陈子锟自然是满口答应,这边熊府管家刚走,京城粪王于德顺就登门了。

    “哎呀呀,我的兄弟,你现在是鲤鱼跃了龙门了,听说下个月要出洋留学,我特来看看有啥能帮得上的么?”于德顺穿了一身崭新的马褂长衫,大概是临来的时候洗过澡,身上一点臭气都没有。

    “这不是咱京城粪王么!”陈子锟热情无比,拉着于德顺的手晃个不停。

    一番寒暄后,于德顺拿出一个信封来放在茶几上道:“穷家富路,出门在外身上没盘缠可不行,这是我的一点意思,你要是不接着,那就是骂我。”

    陈子锟爽朗道:“那我就谢谢于大哥了。”

    “爽快!晚上哥哥摆宴为你践行,东来顺,把兄弟们都叫上,咱们不见不散。”于德顺道。

    陈子锟笑道:“不巧,晚上熊希龄老先生请我过府,咱们改日吧。”

    “那好,就明天晚上,东来顺哦。”

    送走了于德顺,陈子锟拆开他的程仪,里面是一叠钞票,数数居然有一百元。

    对于一个粪厂老板来说,拿出一百元来算是不少了。

    ……

    当晚,陈子锟前往熊希龄府邸赴宴,再度相间,这对忘年交不禁唏嘘,熊希龄打量着陈子锟一身戎装道:“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

    席间都是陈子锟曾经见过的人,前国务总理汪大燮,众议院议员刘崇佑,总统府秘书兼外交委员会秘书叶景莘,大家相互见礼之后,熊希龄笑道:“可惜林长民携女游历欧洲去了,少了他这个惟恐天下不乱的角色未免可惜啊。”

    酒过三巡之后,熊希龄道:“子锟啊,关于你的身世,我已经查到一些线索了。”

    陈子锟道:“熊老有心了,我这边也有一些进展,去年流落上海之时,在精武会里寻找到了童年时期的生活经历,原来我是光复会收养的孤儿,自幼当作死士来培养的。”

    熊希龄道纳闷道:“你是从何人口中得知的?据我所知,精武会乃同盟会中人兴办,和光复会无关啊。”

    陈子锟道:“是光复会的前辈尹维峻告诉我的。”随后便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熊希龄道:“大体上差不多,但你的生父母却不是无迹可寻,据我所知,你这个陈却不是陈其美的陈,而是本来就姓陈。”

    陈子锟大惑道:“熊老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熊希龄道:“机缘巧合,我认识了一位辛亥女侠,她叫尹锐志,是尹维峻的胞姐,正是从她口中了解到你的身世,你祖籍湖南长沙,父亲叫陈五,当年在家乡仗义杀人,亡命天涯,从此杳无音讯,二十年后有同乡带来一个孩子,说是陈五的后代,因家里贫穷养不活他,所以就卖给光复会中人了。”

    陈子锟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他没想到自己的身世竟然在今天的酒桌上揭开谜底,一时间默默无语,良久才道:“多谢熊老,不知道尹锐志前辈现在哪里,我想再打听一些情况。”

    熊希龄道:“革命党人,四海为家,去年今日尚在北京,现在却不知到哪里云游去了。”

    这个话题就此揭过,今天熊府设宴的主题是为陈子锟赴美留学践行,在座的都是见多识广的老前辈,叶景莘更有留学英国的经验,向陈子锟介绍了不少欧美国家的人情风俗和应当注意的事项。

    酒宴过后,大家纷纷递上程仪,陈子锟又欠下一笔人情。

    ……

    第二天,中午李俊卿和赵家勇一同前来,大伙儿先喝了一场,然后傍晚又叫上赵大海和薛宝庆,去东来顺吃涮羊肉。

    昨天熊府宴席之上都是上流社会的朋友,今晚东来顺的包间里,却尽是贫贱之交,于德顺做东,大碗喝酒大盘吃肉,桌旁空酒坛东倒西歪,外面秋雨绵绵,窗外的正阳门城楼笼罩在一片灰色的烟雨之中。

    此情此景,离愁别绪尽在不言中,铮铮男儿都都掉了眼泪,这一别不知道多久才能相见,千言万语都在酒里了!

    跑堂的进来嗫嚅道:“各位爷,打烊了……”

    于德顺眼一瞪:“爷们还没喝够,打什么烊,上酒!”

    说完这句话,他却出溜到桌子底下去了。

    除了陈子锟和赵大海还清醒着,其余的人都躺下了。

    这通忙乎,叫洋车把人一一拉回去,完了陈子锟到柜上付账,却被告知,于德顺于老板在柜上押了二十块钱,饭钱已经结过了。

    把所有人都送走之后,陈子锟正要叫洋车离开,忽见街对面屋檐下站着一个身材颀长的少女,在秋雨中瑟瑟发抖。

    是夏小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