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七章 卢小嘉
面对四个膀大腰圆的打手,李耀廷哑然失笑,对陈子锟道:“该你上了。”

    陈子锟微笑一下,如同老鹰抓小鸡一般揪住两个打手的后勃颈,往中间一撞,两个看似强壮的汉子就瘫软在地了,另外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又被他左右两记侧踹踢翻在地,整个过程不过几秒钟而已。

    他出手又快又狠,力道拿捏的很到位,四个打手眼冒金星、捂着肚子趴在地上哼哼唧唧,却没有性命之虞。

    公子哥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要知道这四个保镖可是父亲精心挑选出来的精锐啊。

    陈子锟拍拍巴掌,轻松无比:“收工。”

    李耀廷却走了过去,脸上挂着轻蔑的笑容,右手伸进了怀里,公子哥脸色煞白,倒退了几步:“你……你要干什么?”

    “下回小心点,没这个资本就别学人家耍横。”李耀廷从怀里抽出一块手帕,帮公子哥擦擦嘴角,又帮他整理一下领带和西装,这才回转身来,喜笑颜开:“走,咱们看电影去。”

    鉴冰也笑了,看也看不看那倒霉蛋,挽起两兄弟的胳膊扬长而去。

    公子哥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怨毒的目光一直尾随着他们,直到陈子锟等人登车离去,才转身一拳砸在自家汽车引擎盖上:“他妈的!”

    妖艳女子怯生生的上前:“卢公子,消消气。”

    “滚!”卢公子一巴掌将女子抽开,咬牙切齿道:“不报此仇,誓不为人。”说罢径直走进百货公司经理室,拿起电话要通了法租界巡捕房政治部的号码,道:“喂,程子卿么,帮我查一个汽车号牌。”

    ……

    陈子锟他们先去电影院看了一部轻松诙谐的美国片,然后去外滩上的东方汇理银行、汇丰银行、花旗银行兑换了一些法郎英镑美元的钞票以备旅途之需。

    喝过下午茶,李耀廷提议去南市吃饭看戏,陈子锟和鉴冰欣然前往,在老城隍庙附近的小饭馆里吃了一顿便饭,喝了两杯黄酒,酒意微醺,恰到好处,摇摇晃晃去戏园子看昆曲。

    其实陈子锟和李耀廷都不爱听昆曲,来这儿听戏纯粹是满足鉴冰的嗜好,三人要了一个包厢,各种零食小吃全摆上,一边听戏一边唠嗑,不亦乐乎。

    天色渐渐黯淡下来,一辆卡车在戏园子门口停下,驾驶室里跳下一个小军官,看了看路边的李耀廷座驾的牌照,大吼道:“就是这辆车,弟兄们下来!”

    他一边喊叫着一边拍打着车厢,二十个荷枪实弹的大兵从卡车上跳下来,包围了李耀廷的汽车,挥起枪托将车窗玻璃砸碎,大骂道:“人呢,快滚出来!”

    又是一辆黑色轿车戛然停下,法租界巡捕房的探长程子卿先钻了出来,然后忙不迭的拉开另一侧的车门,恭恭敬敬道:“卢公子,请。”

    卢公子从车里钻出来,用手指梳理一下大背头,喝问道:“那俩小子呢?”

    “报告,车里没人,大概在戏园子里。”小军官跑过来报告道。

    “愣着干什么,进去搜!”卢公子一瞪眼。

    大群士兵涌入了戏园子。

    ……

    包厢的门被敲响,戏园子小伙计探头进来道:“李爷,侬的车被人砸了。”

    李耀廷大怒,道:“你们在这儿坐着,我出去看看。”

    刚出包厢,迎面几把刺刀就顶到了胸口,一个小军官狞笑道:“得罪了我们少帅,居然还有心思看戏,你小子胆子真够肥的。”

    李耀廷认出这小军官正在在百货公司门口挨揍的打手之一,顿时心中一沉,明白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砰砰砰一阵楼梯响,卢公子在程子卿等人的陪同下上了二楼,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上前就是一记耳光扇在李耀廷面颊上。

    “妈的,你说老子有没有资本耍横!”卢公子手掌震得生疼,但这一巴掌着实解气。

    李耀廷本来能躲过去的,但没敢躲,硬生生挨了一记脆的,耳朵嗡嗡响,牙齿都松了,半边脸更是火辣辣的生疼,当众打脸,这面子可谓载到家了。

    “给我带走!”卢公子一摆手,两个大兵就要过来抓李耀廷的胳膊。

    听到外面的动静,陈子锟对鉴冰道:“你千万不要出现,我出去解决就行。”

    鉴冰当然深知此时此刻女人出现只会徒增麻烦,点点头道:“晓得了。”

    陈子锟出现在走廊里,厉声喝道:“住手!”

    士兵被他气魄镇住,竟然迟疑了一下,小军官看到陈子锟,顿时叫道:“就是他动手打人的,快把他抓起来!”

    陈子锟眼观六路,早已发现整个戏院二楼都被士兵占据,这些兵穿的是北洋军装,帽上缀的五色星徽,这下可有点麻烦,因为统治上海的浙江督军卢永祥属于皖系,自己却是直系的人,有力也使不上。

    即便如此,他还是镇定自若的问道:“尔等是淞沪护军使署的卫队,还是陆军第十师的兵?”

    见他说的头头是道,大兵们更加不敢造次,小军官凑到卢公子面前道:“这小子北方口音,怕是有些来头。”

    一旁的程子卿却是认识陈子锟的,当即上前圆场道:“大水冲了龙王庙,这位是陆军部特派留洋的陈长官吧?”

    陈子锟略有惊诧,这位包打听的消息未免太灵通了一些,自己早上才下火车,他就已经知道了。

    程子卿继续介绍道:“陈长官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浙江督军卢大帅的公子,卢小嘉。”

    陈子锟暗叫不好,卢小嘉可是沪上有名的纨绔子弟,有民国四大公子之称,若是在租界里他尚且会有所收敛,可这儿是南市,归淞沪护军使管辖,就算寻个由头把自己和李耀廷抓走毙了,都没地方说理去。

    老话说的一点没错,强龙不压地头蛇,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了这个当地最大的地头蛇,看来今天这场麻烦是无法圆满收场了。

    卢小嘉翻翻眼皮,不以为然的看着陈子锟,嘴角浮起一丝冷笑,他父亲卢永祥是段祺瑞的人,又不是吴佩孚的人,占据浙江上海,根本不用看直系的脸色,所以他也犯不上给对方面子。

    程子卿哪能看不出他的心思,干咳一声道:“长辛店一战,陈长官名满京津,连奉系张少帅都和他结拜为兄弟呢,更是大总统亲自推荐留美的青年才俊,卢公子,你俩同是年少有为,应该惺惺相惜才是啊,看我程子卿的面子,这事儿就算了吧。”

    卢小嘉上下打量着陈子锟,身为督军之子,对于政治军事好歹有些了解,几个月前发生直皖大战,段祺瑞下野,曹锟吴佩孚和奉天的张作霖掌管了民国大权,风头正健,就连老爹卢永祥都有所忌惮,不敢正面抗衡,这小子既然是吴佩孚的爱将,张学良的结拜兄弟,显然不能等同于一般的阿猫阿狗,说毙就给毙了。

    但是今天的场子必须找回来,不然以后没脸出去混了,想到这里,他斩钉截铁道:“不行,你程子卿的面子值钱,我卢小嘉的面子就不值钱了么?”

    陈子锟冷笑道:“卢公子,那你想怎么办?”

    卢小嘉眼珠转了转,忽然一指李耀廷:“让他给我跪下道歉!”

    “不要欺人太甚!”陈子锟右手按在了腰间手枪上,卢小嘉的护兵们急忙举起枪来哗啦啦拉着枪栓,慌得程子卿赶紧劝:“不要动怒,有话慢慢说。”

    “大哥,你别冲动!”李耀廷猛地喊了一声,然后双膝一弯跪了下去。

    卢小嘉冷笑一声,坦然受之,程子卿擦擦额头上的汗,松了一口气,陈子锟强咽怒气,无可奈何。

    李耀廷低声下气道:“卢公子,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饶了我这次吧。”

    “这次?你还想有下次不成!”卢小嘉一脚将李耀廷踹了个仰八叉,啐了一口道:“狗东西,下次看见你就没这么便宜了。”

    说罢蹬蹬蹬自顾自下楼去了,淞沪护军使署的大兵们也收起枪械,扬长而去。

    程子卿将躺在地上的李耀廷扶了起来,帮他拍打着衣服上的灰尘说:“小李子,这事儿怕是不算完,回头你凑些钱找虞洽卿去给说和说和,不然你活不过三天。”

    李耀廷感激涕零:“程探长,多谢救命之恩。”

    “不客气。”程子卿笑笑,又对陈子锟友善的笑笑:“陈长官,去法国的船三天以后开,可别误了行程。”

    “谢了。”陈子锟拱手道谢。

    程子卿拱手回礼,下楼去了,鉴冰这才敢从包厢里出来,蹲在李耀廷身旁关切道:“呀,流血了。”说着拿出手帕帮他擦拭口唇旁的血迹,动作轻柔无比。

    “没事,小不忍则乱大谋,这人咱真惹不起,算了,算了。”李耀廷苦笑着劝道,陈子锟长叹一口气,若是换了以前的自己,早就血溅五步了,如今有了兄弟,有了女人,有了前程,一切都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