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二章 帕西诺家族
房门打开,好大一间卧室,地上铺着柚木地板和厚实的地毯,墙上挂着精美的油画,窗子很大,阳光从外面照进来,洒在宽大的铜架子床上,显得温暖无比,一只雪白的波斯猫趴在窗台上,懒洋洋的看了客人们一眼。

    卧室里有三个人,半躺在床上的老头面色有些苍白,但气色看起来还算不错,陈子锟一眼辨认出他是自己在菜市场救下的那个叫安东尼.帕西诺的橄榄油进口商,坐在病床旁边的老妇人应该是他的妻子,他俩的手紧紧挽在一起,看起来感情依然牢固。

    还有一个年轻男子坐在窗口旁的椅子上,膝盖上放着一支枪管和枪托都锯短了的双管猎枪,看起来是12号口径,他和楼下那帮人一样,只穿了件衬衣,腋下枪套里塞着两把点四五口径的手枪。

    “亲爱的G,你能来看我,我很高兴,快请坐,我的朋友。”帕西诺热情的招呼道。

    鸡叔忙道:“惊悉阁下遇袭,我们福龙帮上下无不震惊,今天看到帕西诺先生安然无恙,我一颗心才放回肚里去。”说着拿出一个信封来,“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还望笑纳。”

    带他们进来的青年男子接过信封转呈给帕西诺先生,他略一点头,撑起身子,似乎很高兴的样子。

    鸡叔道:“帕西诺先生,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

    帕西诺打断他的话道:“我们已经认识了,在菜市场,年轻人,我的枪还在你那里,你打算什么时候还给我?”

    鸡叔的冷汗冒了出来,不知道帕西诺先生这番话是什么意思,赶紧看看陈子锟,这家伙竟然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如果他知道自己面对的是纽约最著名的黑帮帕西诺家族的老头子,绝对不会如此淡定。

    帕西诺先生撑起身体,对夫人道:“扶我起来。”

    想来他在家中的权威极高,夫人虽然不乐意,但还是乖乖把穿着睡衣的丈夫从床上扶了起来,帕西诺向陈子锟张开了双臂:“亲爱的朋友,你用你英勇的行为赢得了老安东尼的尊敬,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帕西诺家族的朋友。”

    陈子锟微微一笑,上前拥抱老头,把个鸡叔看的是目瞪口呆,他总算明白过来,合着帕西诺先生点名要见陈子锟,并不是对这个中国来的小伙子好奇,而是已经有过一面之缘,如果没猜错的话,兴许陈子锟还对他有恩。

    帕西诺身上的伤没好利索,不能久站,在保镖推来的轮椅上坐下,笑道:“中午不要走了,我请你们吃饭。”

    鸡叔受宠若惊,福龙帮只是唐人街上的小帮会,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而已,和纽约黑手党大家族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今天竟然能坐到一张桌子上吃饭,实在是件幸事。

    虽然是杀人不眨眼的黑手党,但这位帕西诺家族的老头子却和善的像个邻家老头,太太更是像个爱唠叨的家庭妇女,午饭是老太太和儿媳妇们共同下厨做的,意大利通心粉浇上肉酱和番茄酱,大块的新鲜烤面包配上奶酪,还有牛奶、水果和披萨饼,当然少不了美味的法国葡萄酒。

    保镖们坐在客厅的长条桌子上进食,枪械就搁在身边,他们呼噜呼噜的狼吞虎咽,咂嘴的声音传到餐厅里,帕西诺老头子眉毛一扬道:“再给孩子们加些面包,听听这声音,他们好像一群饿坏了的猪。”

    陈子锟和鸡叔被安排在餐厅里和帕西诺一家人共同进餐,小孩子在桌子下乱钻,那只白猫就在桌子上游走着,如同家中一员,鸡叔是个老传统,对女人上桌都看不惯,更何况是猫上桌,但这儿毕竟不是唐人街,只好假装没看见,陈子锟倒觉得这家人蛮有趣的,和他们谈笑风生一点也不见外。

    帕西诺老头子直言不讳的告诉他们,刺杀自己的是盘踞在布鲁克林区的皮耶罗家族,虽然同是意大利籍的黑手党,但两个家族势同水火,已经明争暗斗了几十年,不过这次他们请的杀手是两个笨蛋外行,两发子弹都没打中要害

    “幸亏你救了我,不然我的脑袋上会再挨上两颗子弹,就算老安东尼再坚强也没用,上帝也救不了脑袋瓜中枪的可怜虫。”帕西诺老头子侃侃而谈,又提到了两个家族之间的争端,原来他们是为了抢夺私酒在纽约的销售权而战斗,去年夏天,帕西诺的大儿子马可.帕西诺在家族战争中被人打爆了脑袋,留下两个未成年的孩子,而皮耶罗家族也没捞到好处,老皮耶罗最疼爱的小儿子在一个漆黑的夜晚被人打死在车里,身上中了二十颗子弹。

    “说实在的,你的身手确实不错,有没有兴趣为我们工作。”一直没说话的二儿子马里奥.帕西诺忽然向陈子锟开口道,他就是带鸡叔和陈子锟上楼的那个年轻人,老头子受伤之后,似乎他就是家族的代言人了。

    陈子锟道:“很抱歉,我有使命在身,无法分身。”

    马里奥忽然生气:“我可以给你钱,很多钱,每个月三百美元,够不够?反正你打瞎了皮耶罗家族的人,他们也会找你算账的,加入我们,你会得到保护。”

    “住嘴!”帕西诺老头子抓起一块面包丢过去。

    马里奥立刻闭嘴不说话了。

    “亲爱的陈,请原谅马里奥的坦率,我们确实很需要象您一样优秀的枪手,但强人所难不是帕西诺家族的传统,您的事情我听说了一些,好像您需要像国会议员这种级别的人的帮助?”

    陈子锟心中隐隐燃起希望的火花,看帕西诺老头子的样子,似乎是稳操胜券,动用个把参议员对他来说是小事一桩,于是,他便将此事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对于自己并非美国人的事情也毫不隐瞒。

    帕西诺沉吟片刻道:“G,你提供的出生纸是真实的么?”

    鸡叔忙道:“是致公堂的朋友帮忙搞得,绝对是真的,不过只能用一下,还得送回去。”

    帕西诺道:“你问问他们,需要多少钱,我买下来。”

    鸡叔道:“我尽力而为。”

    帕西诺又转向陈子锟道:“朋友,这件事情交给我,保管你能在新学期来临之际,走进西点的大门,当然前提是你能通过考试。”

    陈子锟大喜:“多谢老头子。”

    饭后,帕西诺老头子向陈子锟赠送了礼物,两把精钢锻造的勃朗宁M1911点四五自动手枪装在精美的红木盒子里,底衬是黑色的丝绒,做工精湛,造型威猛,陈子锟顿时就被迷住了。

    “这才是真正男人应该拥有的武器,如果再遇到敌人,你就可以用你的四五手枪去击倒他,而不是用苹果。”帕西诺老头子这样说道。

    陈子锟欣然笑纳,接过盒子拿出手枪,哗啦哗啦拉动着枪栓,感受弹簧、扳机、击锤的力度和行程,娴熟的动作让老帕西诺眼中精光一闪,问道:“陈,看来你是个用枪的行家。”

    “这玩意叫大眼撸子,在我们中国也有,不过价钱死贵,子弹也不好配,所以世面上很少见到,我倒是挺喜欢这枪的,子弹够大够猛,一枪就能把人放趴下。”陈子锟把玩着手枪说道。

    马里奥兴奋起来:“我们这里有靶场,你要不要试试枪?”

    陈子锟自然是满口答应。

    所谓靶场,就是海边一块私家沙滩,因为海边风大,老帕西诺就没跟着过来,马里奥带着几个保镖陪同陈子锟来到这里,在远处摆了几个空就酒瓶和西红柿就当是靶子。

    陈子锟提枪在手,看也不看,似乎是漫不经心一般举枪就射,砰砰砰枪响瓶碎,西红柿更是炸成了红雾,马里奥等人叹为观止,对陈子锟刮目相看。

    “陈,你以前是做什么的,可以告诉我么?”马里奥迫不及待的问道。

    “我做过强盗,做过刺客,做过士兵。”陈子锟这样回答他,然后抛下一脸震惊的马里奥回去了。

    ……

    有了帕西诺家族的支持,所有的问题都不再成为问题,陈子锟带着礼物欣然离去,路上鸡叔对他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本来以为是唐山来的肥羊,可以狠狠宰上一刀,哪知道却是过江猛龙,鸡叔这么聪明的人当然知道该怎么做了。

    “陈先生,既然您和帕西诺先生有这样的交情,我再收你的钱就不厚道了,这样吧,美国身份送给你,不过这份出生纸却不能给你,因为这是从朋友那里借来的,还请谅解。”

    陈子锟却道:“生意归生意,买卖归买卖,不收钱怎么养弟兄,大不了你给我优惠一下就是。”

    鸡叔想了想道:“好吧,就收你一块钱,也不算破了规矩。”

    陈子锟掏出一枚银币递过去,鸡叔收了,一张老脸笑成了菊花:“陈先生,以后还要多多照顾我们福龙帮才是。”

    “好说,好说。”陈子锟春风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