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五章 私盐变成了官盐
这是陈子锟第二次站在西点军校的校长室里,麦克阿瑟低头批阅文件,夕阳洒在室内的柚木地板上,透过落地长窗,可以看到大操场的旗杆处,三名士兵正在降旗,星条旗在晚霞中泛起红光一片。

    校长没说话,陈子锟便保持着立正的姿势纹丝不动,就这样过了十分钟,校务处人员取来了陈子锟的入学档案,麦克阿瑟仔细翻阅了一番,问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两个月前你曾经作为外国留学生到过我的办公室。”

    “是,长官。”陈子锟答道。

    “那么,你怎么解释你现在的身份呢?”麦克阿瑟敲打着档案问道,这上面显示陈子锟并非海外留学生,而是正儿八经的普通美国学生。

    陈子锟继续保持着昂首挺胸的姿态,大声答道:“长官,我认为这并不矛盾。”

    “说具体。”

    “上帝关上了一扇门,却为我打开了另一扇窗,我说过我会回来的,就这样。”陈子锟目不斜视,丝毫没有表现出恐惧或者心虚,因为他知道,这种时候任何怯懦的表现都会引起对方更深的怀疑。

    麦克阿瑟确实怀疑陈子锟的身份,一个中国人,忽然摇身一变成为美国学生,而且得到了纽约州参议员的推荐,这确实令人匪夷所思,但更加离奇的是,所有的文件都是合法并且无可挑剔的。

    难道说这个中国人有着深厚的背景和能量,这不可能啊,中国只是一个远东地区的贫弱不堪的中古国家,中国人在美国没有丝毫的影响力,而能在短时间内办成这件事的,绝对不是一般人。

    想到这里,他觉得有必要警告一下这位新生。

    “陈,西点军校最不能容忍的就是不诚实,如果查到你有任何的作弊行为,你将会被立即取消学籍,并且永远不准出现在我的军校里,你明白么?”

    “是,长官!”陈子锟敬了个礼,准备离开了。

    “还有,如果有人虐待你,你可以向值日官进行报告。”麦克阿瑟补充了一句。

    “长官,没有人虐待我。”陈子锟毫不犹豫的答道,转身离开了校长室。

    回到寝室,一屋子的人都诚惶诚恐的看着他,生怕他的身后跟着宪兵,乔治更是紧张的直舔嘴唇,陈子锟的一句话就能决定他的生死,如果他在校长面前如实报告的话,那自己明天早上就会被踢出学校,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情,他简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陈子锟一脸严肃,倒头就睡,见一屋子的人还盯着自己,坐起来不耐烦道:“你们打算明天迟到么?”

    室友们顿时低低的欢呼了一声,陈子锟这么说就意味着没事了。

    乔治感激涕零,上前向陈子锟伸出了右手:“伙计,你赢得了我的尊重。”

    陈子锟淡淡一笑,伸手和他握了一握,然后每位室友都上前和陈子锟握手,最后是比尔,这个旧金山来的小子感动的眼泪哗哗的,简直要把陈子锟视作偶像了。

    其实这帮年轻的军校学员本质并不坏,又在同一个屋檐下,撕破脸皮结仇不是良策,略施小计收服他们才是正道,这一套对于熟读三国演义的陈子锟来说就是小菜一碟,但麦克阿瑟可就不那么好对付了,只要被他查到自己有丝毫做假的证据,就要面临开除的危险。

    开除这种事情对于乔治来说,或许是灭顶之灾,但对于当惯了滚刀肉的陈子锟来说,简直不值一提,脑袋掉了不过碗大的疤,被西点开除了算屁啊,难不成全美国就这一所大学啊啊,此时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什么哈佛、普林斯顿、耶鲁之类的好学校,哪个不比西点牛逼啊。

    ……

    麦克阿瑟一向视西点的荣誉为生命,决计不会允许有人在入学问题上作弊,针对陈子锟的档案真实性,西点校方立刻开展了缜密的调查工作。

    陈子锟的出生证明无懈可击,而且时隔二十余年,基本上很难查找当年的经手人,从逻辑上来说,在美国出生又返回中国生活也是成立的,所以在这方面下功夫没用。

    这难不倒麦克阿瑟,他选择了从另一个方面入手调查陈子锟的身份。

    这天中午,陈子锟正在学员食堂用餐,忽然被人叫到学校会客室,宽大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三件套黑呢西装,雪茄烟,棱角分明的面孔和修剪的极考究的八字胡都显示这是一位很有社会地位的绅士。

    麦克阿瑟将军就坐在旁边,示意陈子锟进门后问他:“你认识这位先生么?”

    陈子锟的心一沉,他能猜到来人是谁,应该是自己的推荐人,那位不知名的参议员,但也有可能是麦克阿瑟的计谋,来人根本不是什么参议员,兵不厌诈,这种可能性相当大。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毫不犹豫的答道:“长官,我不认识这位先生。”

    麦克阿瑟冷笑了一下:“为什么你连推荐自己入学的人都不认识呢?”

    陈子锟无言以对。

    麦克阿瑟的脸色平静如水,但果决的眼神却告诉陈子锟,他已经做出了决定。

    “好吧,你可以出去了。”麦克阿瑟挥手斥退陈子锟。

    陈子锟背脊一冷,知道自己在西点的生涯结束了,立正转身,准备离去。

    “等等。”绅士开口了,“实际上,我也不认识这位陈先生,这没什么值得奇怪的。”

    麦克阿瑟大为纳闷:“斯坦利参议员,请原谅,我没听懂您的话。”

    “是这样,我虽然不认识他,但却是他的叔叔,换句话说,他是我哥哥的儿子,麦克阿瑟将军,肖恩曾经在中国收过一个养子,就是他。”

    麦克阿瑟恍然大悟,肖恩.斯坦利是他的老朋友了,这位上校军医曾经在马恩河畔的前线救护所里创下一夜救治三百名伤员的记录,荣获多枚勋章,是个不折不扣的好汉,而约翰.斯坦利参议员则是肖恩的弟弟,他俩同是历史悠久的斯坦利家族的一员。

    陈子锟顿时回过味来,命运和自己开了个小玩笑,两年前在北京机缘巧合下认的一个干爹,没成想今天派上用场了。

    约翰.斯坦利继续侃侃而谈,将陈子锟在北京时候独闯龙潭,在数百地痞流氓和巡警的枪口下搭救被强抢少女的故事娓娓道来,当参议员的人,那口才可不是盖得,故事讲完,连铁石心肠的麦克阿瑟都不禁动容。

    好一个侠肝义胆的中国勇士!

    “所以,从法律意义上讲,即便他不是出生在美国,他也是一个美国公民,将军,我的答案您满意么?”斯坦利参议员可不是省油的灯,麦克阿瑟为啥请他来当面对证,他心里清楚的很。

    实际上这事儿确实是碰巧了,纽约黑手党帕西诺家族和斯坦利财团素有来往,斯坦利参议员作为帕西诺在官场上的盟友,双方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这次是老安东尼亲自出面,请斯坦利参议员帮自己一个忙,推荐某位来自中国的朋友上西点军校。

    更巧的是,斯坦利参议员的女儿正在为肖恩伯父编纂一本回忆录,上面就记载着他在中国经历的点点滴滴,其中就包括陈子锟这一段。

    老约翰总喜欢阅读女儿的作品,对这一段更是耳熟能详,当他看到帕西诺家族提供的资料时,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断定,这是同一个人!不光是因为资料上的名字和回忆录里的名字一致,更因为自己的感觉。

    当然,他并没有向帕西诺提起此事,因为他需要帕西诺欠自己一个人情。

    当接到麦克阿瑟邀请的时候,斯坦利参议员就猜到是帕西诺这一个关节出了问题,如果西点查出自己并不认识这个学生而做出推荐的话,那么对于参议员的声誉是有严重损害的,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提到了肖恩回忆录里的内容。

    至此,真相大白,麦克阿瑟刻板的军人面孔上浮现出笑容。

    “好了,你可以回宿舍了。”他摆摆手让陈子锟离开,转而亲切的问斯坦利参议员:“要不要尝尝我们西点独特风味的牛排和薯条?”

    ……

    学籍问题顺利解决之后,陈子锟在西点混的是风生水起,高年级学生佩服他,校长也知道他的名字,俨然已经成为一年级新生中的领军人物。

    鉴冰从纽约搬到了西点镇居住,小镇上大多是军校教职工的家属,一栋栋木制别墅错落有致的点缀在绿树繁花之中,街上有邮局、商店、洗衣店和一个很小的警署,生活安逸悠闲。

    军校是食宿全包并且不收学费的,所以陈子锟基本上没有用钱的地方,从国内带来的将近两万元旅费,折合成大约七千美元,足够鉴冰过上衣食无忧的小日子,她在镇上租了一座房子,买了一辆二手福特车,经常来往于纽约和西点之间,靠做中国式刺绣打发生活,偶尔还能换点零花。

    时光荏苒,两年过去了,陈子锟已经是西点的二级学员,并且以傲人的成绩破格提升为学兵队上尉,能自由支配的时间也大大增多,每个周末都可以和鉴冰一起渡过,乔治、比尔和306的室友们也经常到他们的小房子里来聚会,喝啤酒吃烤肉。

    1922年复活节前夕,学期考试将至,周末的下午,陈子锟换了便装回家,走到距离家还有几十米远的地方,忽然感到一丝不对劲。

    家门口停着一辆纽约牌照的雪佛兰小轿车,号码段是属于布鲁克林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