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八章 意外中的意外
桑尼.皮耶罗死了,纽约黑手党家族之间的格局变得更加错综复杂,但可以肯定的是,帕西诺家族将填补真空,接管布鲁克林区,随着纽约时报的刊出,坊间更是流传着各种版本的传言,但矛头均指向帕西诺家族。

    老安东尼才不在乎这些指控,因为这件事确实不是他做的,离奇的是,凭他的情报网竟然也查不出真凶是谁。

    此时,炮轰皮耶罗的真凶已经回到西点的校园里,并且再一次站到了麦克阿瑟准将的校长室里了。

    和他站在一起的还有即将毕业的四年级生乔治.霍华德。

    他们俩人面临的指控是私自调动学兵队以及抢劫军事物资,罪名相当严重,按照军法要判处徒刑。

    虽然事出有因,但军法无情,就连校长也无权法外开恩,麦克阿瑟面无表情,坐在宽大的椅子上看着两位学生:“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没有,长官!”两人目不斜视,昂首挺胸的答道,仿佛根本没有犯过任何错误。

    “好吧,我会召开一个临时军事法庭来审判你们。”麦克阿瑟做个了手势,宪兵拉开屋门,押着两人离去。

    军事法庭由军法官、律师和陪审团组成,择日在西点礼堂进行审理,庭审现场全部几乎全是军人,法官、检察官和辩护律师都是现役军人,陪审团则由西点学员、教师和西点镇居民组成,旁听席上更是坐满了身穿灰色制服的军校生们。

    两名被告在宪兵的押送下缓缓走上法庭,陈子锟和乔治.霍华德身穿笔挺的学员礼服,昂首站在被告席上,不像待审的犯人,倒像是等候演讲的将军。

    庭审开始,法庭内气氛森严,所有人凝神听着主控检察官的案情陈述,这起案件的事实相当清楚,证据极其确凿,简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主控官用了五分钟就陈述完毕,辩护律师进行发言,对事发当时的危急情况加以渲染,但主控官给与了强有力的反驳,说匪徒已经做完了想做的事情,此时进行拦阻会造成不必要的伤亡,而且刑事案件应该由警察负责,而不是出动军队。

    双方唇枪舌剑的进行了辩论,法官宣布休庭,陪审团进行协商,半小时后重新开庭宣判,陪审团代表发言,这是一位严肃的西点军事教官,他的家人也生活在镇上。

    “经过陪审团一致认定,”代表抬头看了肃静的旁听席,无数双眼睛让他感到压力有些大,但还是继续说道:“一致认定,被告罪名成立。”

    一片哗然,学兵们愤然起立进行抗议,法官不得不猛敲法槌,制止了混乱之后宣布:“现在宣判,被告陈子锟、乔治.霍华德损坏公物罪名成立,判处罚金两百美元。”

    陈子锟和乔治对视了一眼,心里松了一口气,当法官问道被告还有什么要说的时候,乔治举手道:“法官大人,我们有话要说”。

    法官表示同意。

    “陈,你来说吧。”乔治谦让道。

    “还是你来。”陈子锟微笑道,这场飞来横祸终究是因自己而起,乔治一向喜欢出风头,这次机会还是让给他比较好。

    乔治的话很短,只有一句:“如果重来一次的话,我还会那样做,谢谢大家。”

    旁听席上一阵掌声响起。

    ……

    虽然临时法庭轻判了两人,但校规却没那么好绕过,被军事法庭判处有罪的学员,不能继续留在西点读书,这是无人撼动的铁律。

    306寝室愁云惨淡,陈子锟和乔治已经接到了校方勒令一天内离校的通知,两人换下了校服,穿上便装,无比伤感的收拾着行李,和陈子锟比起来,乔治更加倒霉,还有几个月他就要毕业,可以如愿以偿的穿上陆军制服,佩戴少尉肩章,可是这场突如其来的事件却将他十几年来的梦想打得七零八落。

    默默地将灰色制服叠起放进衣箱,西点的学员制服由三种颜色搭配而成,灰、黑、金,分别象征火药的三种配料,硝石、木炭和硫磺,这是父亲讲的故事,伴随自己的童年成长,父亲是个老兵,最大的理想就是把儿子培养成军官,可惜自己让他失望了。

    寝室的同学上前轮流拥抱乔治和陈子锟,安慰两位即将离校的同学,两人提着皮箱走出寝室,只见走廊里站满了学员,哗的一声,全体人员立正敬礼。

    两人立刻丢下皮箱,笔直的站着,将手举到额角,久久的敬礼。

    窗外,悠扬的号声传来,所有人扭头望去,漫天晚霞洒在星条旗上,反射着红光一片。

    无比黯然的离开了西点的大门,回望绿草如茵的校园,两人感慨无比,压一压帽檐,提起皮箱转身离去。

    “乔治,你打算去哪儿?”陈子锟问道。

    “我想去纽约,或许当个会计什么的,你呢?”乔治半开玩笑的答道。

    “我……或许在纽约,会有一份毕竟刺激的工作等着我。”陈子锟说道,现在他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学业无法继续,还欠了一屁股债,想回国连路费都没有,目前唯一的出路是帮帕西诺家族打工,黑手党一向喜欢招募这样自己这样的铁血枪手。

    忽然一辆汽车飞驰而至,在他俩身旁停下,陈子锟立刻拔枪在手,汽车窗里伸出一张陌生的面孔来,面对枪口高举双手:“hi,我没有恶意。”

    “下车,把手放在我能看到的地方。”陈子锟握枪的手纹丝不动。

    那人乖乖下车,双手伏在车顶盖上。

    “乔治,搜搜他。”陈子锟一摆枪口。

    乔治上前搜身,果然搜到一把点四四口径的柯尔特左轮枪。

    “你是哪个家族的人?”陈子锟喝问道,心里却在紧张,万一对方是纽约警察局的人便糟了,自己用迫击炮炸死皮耶罗家那么多人,虽然事情办的毫无纰漏,没留下任何证据,但只要有心人仔细一琢磨,就能追查到这儿来。

    “朋友,不用紧张,我身上还有几张东西,可以证明我的身份。”陌生人道。

    乔治继续搜,果然发现一张持枪证和一个平克顿侦探事务所的证件。

    “朋友,我是一个私家侦探,两年来一直在寻找一个叫沃尔夫.汉克斯的家伙,这个人有个绰号叫杀人狼,曾经在芝加哥杀过十五个人,其中有一个是当地富豪的儿子,所以,他身上有一万美元的悬赏,我刚从橙县警察局来,他们告诉我两个名字,陈和霍华德,我想就是你们两位吧?”

    陈子锟如释重负,枪口低垂下来,和乔治对视了一眼,咧嘴笑了。

    “我想你说的那家伙,大概有六英尺四英寸那么高,壮的象头熊,脸上还有一道很深的刀疤,是个名副其实的丑八怪,对吧?”陈子锟道。

    侦探道:“是的,我们几次试图抓他,都没成功,反而被他打伤了几个同事,没想到竟然有人活捉了他,真是不容易,我想知道,你们是怎么抓住他的?”

    陈子锟笑而不语。

    乔治道:“是这样,那个杀人狼是被这位英勇的士兵用迫击炮干翻的。”

    侦探一脸的不可思议:“哦,上帝,迫击炮。”

    “伙计,你刚才说一万美元,这件事可以具体说一下么?”乔治揽住了私家侦探的肩膀,无比亲热。

    “上车,我们找个地方喝杯东西吧。”侦探道。

    三人乘车来到橙县,找了一家咖啡馆,详细谈了当时的情况,侦探经过确认后,拿出一张一万美元的支票,让两人签收。

    “两位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到我们那里尝试一下。”侦探留下一张名片便走了。

    忽然有了一万美元,被学校开除的忧伤顿时减少了许多,两人寻了家酒吧,叫了两杯双份威士忌烈酒,一口干了,又叫了两杯,后来干脆拿整瓶的过来对瓶吹,喝道半醉半醒之间,不知怎么着就和邻桌的人起了冲突,对方八个人全被陈子锟放倒在地,警察迅速赶到,正要吹响警笛,却被乔治一酒瓶砸翻。

    等他们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蹲在橙县警察局的牢房里了。

    殴打警察可是大罪,即将面临牢狱之灾的两个人却毫不在乎,都被学校开除了,这点事算得了什么,可是等了半天也没见县法院来提审,倒是来了四个宪兵要带他们回去。

    两人面面相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他俩已经不是军队的一员了,为何还要动用宪兵。

    一路押回西点军校,再次来到校长室里,麦克阿瑟平静如水,端坐在宽大的座椅里看着两人。

    “看来开除你们两个人真是明智的决定。”

    “是,长官!”两人异口同声的答道,依然腰杆笔直,毫无忏悔之意。

    麦克阿瑟站起来,倒背着手走了几步,一米九的身高和威严的将军气度让两个学兵很有压力。

    “我希望你们在与敌人作战的时候,也能保持对付橙县警察的热情和勇气,因为,你们代表西点。”麦克阿瑟突然说道。

    副官敲门进来,呈上两份文件,麦克阿瑟飞快的在上面签了名字,递给乔治一份道:“你将转到安纳波利斯海军学院继续学业。”

    又递给陈子锟一份:“恭喜你,你毕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