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五十九章 新月社里的黑鱼精
新月社的成员都等着呢,既然陈子锟已经答应,那就立刻启程前往,不过陈子锟没有合适的行头,西装扯破了,军装送去洗了,总不能一身老棉袄去参加诗社的聚会吧,幸亏杏儿还帮他保存着当年的一套学生装,穿上之后略微有点紧,但更显精神。

    宝庆安排了四辆洋车送他们过去,新月社就在西单附近,是前清时候一位大学士的宅邸,古色古香的,门口还有俩石狮子,院子里搭着暖棚,棚下就是戏台,虽然略有简陋,但大伙儿的热情却是不减的。

    看到林徽因三姐妹带着一个英挺的年轻人进来,社员们夹道欢迎,陈子锟笑吟吟的四下拱手致意,毫不怯场,这风度和作派,还有这一身浆洗的干干净净的藏青色旧学生装,让大家不禁疑惑起来,这哪里是什么洋车夫啊,分明是一位翩翩佳公子。

    “大家欢迎新月社的新成员,陈子锟先生。”林徽因带头鼓起掌来,热烈的掌声响起,尤其是那些女社员们,都暗暗交换着欣喜的眼神,社里终于有一个能扮演王子的好演员了。

    唯有徐志摩脸色有些阴晴不定,推了推鼻梁上的圆框眼镜,紧紧盯着陈子锟的一举一动,如临大敌一般。

    忽然有人大声问道:“陈先生,有人说你是拉洋车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不等陈子锟回答,就有人接话:“当然是假的了,如果他是拉洋车的,那我就让我爹雇他拉包月,一个月给十五块钱!”

    一阵哄堂大笑,在场的都是年轻学生,气氛自然热烈而无拘无束。

    陈子锟笑道:“我真的是拉洋车的……对了,胡适先生也在,您可以为我证明。”

    胡适今天也到场了,不过他已经认不出陈子锟了,上下打量一番后,依旧不敢确定:“您见过我?”

    陈子锟道:“民国八年初,放寒假之前,您和辜鸿铭教授曾经有一个赌约……”

    话没说完,胡适就恍然大悟:“哦,原来是你啊,我想起来了,哎呀呀,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同学们,他真的是一位洋车夫!”

    胡适什么身份,那可是北京大学的教授,学界的新秀,他的话自然不会有半点掺假,此言一出,全体轰动,王孟瑜和曾语儿更是互相交换了一下欣喜的眼神,大有捡到宝的感觉。

    林徽因更是歪着头含着笑看着陈子锟。

    陈子锟注意到了林徽因的目光,扫视过去,四目相接,这双眼睛让他一瞬间想起了林文静,不由得心里一酸,目光里就带了一丝忧郁。

    徐志摩冷哼一声,将脸别到了一旁。

    忽然门口传来嘈杂之声,一个青年奔进来道:“梁先生和林先生他们到了。”

    大伙更加兴奋起来,一起到门口迎接梁启超和林长民等人,这股热乎劲比刚才还热闹,陈子锟被他们挤得没地方站,只得不断往后退。

    “和我站在一起。”忽然间,林徽因伸手拉住了陈子锟,指尖传来温热细腻的感觉,不由得令人心旌荡漾。

    梁启超笑容满脸,操着一口带着浓厚广东味的国语挨个询问社员们的姓名和年龄,当走到陈子锟面前的时候不禁一怔。

    “梁伯伯,您认识他么?”林徽因问道。

    “哦,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梁启超道,向陈子锟伸出了右手。

    陈子锟赶紧双手握住对方的手,自我介绍道:“晚辈陈子锟,久闻梁公大名,今日得见,也算了了一桩夙愿。”

    梁启超哈哈大笑,道:“后生可畏,小陈,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现在哪里高就?”

    “我是美国军事学院毕业,去年底刚回国,如今还在休假期间。”

    “嗯,好。”梁启超点点头,继续转向下一个人,林徽因眨着眼睛道:“梁伯伯,我就不用介绍了吧。”

    梁启超哈哈大笑,转向大家道:“今天社里准备了什么节目?”

    曾语儿道:“改良话剧罗密欧与朱丽叶,陈子锟就是我们新找来的男主角。”

    一直站在梁启超身后的林长民顿时笑道:“你们怎么总换男主角啊。”

    曾语儿道:“舅舅,你思想有些陈腐了,男主角和丈夫一样,不合适就要换,难道不对么?”

    下面一阵笑声。

    “对,当然对。”林长民是个开明派,对女权主义者也持支持态度,他转而问陈子锟:“罗密欧,你以前演过话剧么?”

    “没有。”陈子锟老老实实答道。

    “那你是票友?”林长民有些奇怪了。

    “也不是,我向来对任何戏剧都没有兴趣。”陈子锟道。

    林长民和梁启超交换一下目光,都觉得有些惊讶,怎么新月社会找一个不会演戏的人来演罗密欧。

    “既然不会演戏,那你来做什么?”那位被曾语儿罢免了罗密欧资格的男生有些不忿,站出来质问道。

    陈子锟微微一笑,道:“对戏剧没有兴趣,不代表不会演戏,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在这座大舞台上,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演员,生旦净丑,各有不同,难道不是么?”

    “说的太好了!”曾语儿率先鼓起掌来,大家也都跟着叫好。

    那男生有些沮丧的退了回去,在高大英俊还是海归的陈子锟面前,他感觉自己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卢瑟,完全抬不起头来,更别说一战的勇气了。

    “那么,陈先生准备怎么在新月社的舞台上向我们诠释罗密欧这个悲剧角色的内心世界呢?”徐志摩终于忍不住站了出来,向陈子锟发起挑战。

    新月社的成员可不简单,哪一个拿出去都是精英分子,心高气傲是肯定的,徐志摩更是新诗领域的翘楚,一首热烈、真挚、轻柔、细腻而又飘逸的《再别康桥》不知道迷倒了多少懵懂少女。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在当今中国文艺圈,谁要是不会背诵这两句,简直出门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

    在英国的时候,徐志摩曾和林徽因有过一段恋情,为了她甚至休掉了已经怀孕的妻子,可是回国之后,他却越来越感觉把握不住自己的爱情了,诗人的感觉总是无比敏锐的。眼前这个留美学生陈子锟,就是自己的劲敌。

    面对徐志摩的挑衅,陈子锟只是淡然一笑:“对不起,我没说要演罗密欧啊,我是学军事的,对戏剧没有研究,对莎翁的作品也不是很熟悉,我来,只是来参加新月社,结识这里的朋友和老师。”

    这个回答,顿时让徐志摩有一种重拳落空的感觉,合着人家根本没想和自己针尖对麦芒啊。

    “为什么不演呢,你英语那么好。”曾语儿抱怨道。

    陈子锟道:“真的很对不起,我确实对西方戏剧没有兴趣,如果可以的话,我觉得咱们新月社应该创作一些反映底层百姓生活,为劳苦大众谋福利,为国家民族的前途呐喊鼓劲的作品,而不是整天沉迷在八杆子打不着的欧洲中世纪的才子佳人剧里。”

    他这一番话说出来,可谓把新月社里每个人都得罪了,都是爱好诗歌戏剧的闲云野鹤,你和大家说什么国仇家恨底层百姓,这不是成心捣乱么。

    大家闷不吭声,都装作仔细思索的样子,但又不好意思反驳,毕竟陈子锟抬出来的这顶帽子太大了,谁也没这么大脑袋来戴。

    林长民打破了安静:“小陈这番话字字珠玑,可谓金玉良言,我们应该在研究诗歌戏剧的同时,多关心一下民生疾苦,创作一些这样的作品,新月社要发展壮大,就必须有阳春白雪,也有下里巴人。”

    梁启超也道:“有道理,我赞成。”

    社员们顿时不再迷惘,热烈的鼓起掌来。

    陈子锟也跟着鼓起掌来,忽然他感到有人在拉自己的衣襟,扭头一看,林徽因冲自己嫣然一笑,伸出大拇指做了个赞扬的手势。

    这一幕被曾语儿和徐志摩看到,两人心中都泛起了微酸。

    既然陈子锟执意不愿意出演罗密欧,那么男主角依然由原来那位男生担任,这么一折腾,他倒是有点感激陈子锟,觉得这个横空出世的家伙没那么可恶了。

    话剧继续排练,无关人等到房间里喝茶叙话,林徽因向陈子锟介绍了新月社里其他一些重要成员,陈西滢、凌淑华、馀上沅、丁西林等,都是北京知识文化界有名的人物,陈子锟不卑不亢,和大家一一见礼,侃侃而谈,末了梁启超还正式邀请他到家里做客,陈子锟自然是欣然答应。

    两个小时候,话剧排练结束,今天的活动到此结束,大家三三两两结伴离去,林徽因不愿意乘父亲的汽车走,要和表姐们一同步行赏雪,林长民梁启超他们这几个大人只好先行离去。

    林徽因刚走到到大门口,早已等候良久的徐志摩快步上前道:“徽因,我送你。”

    “不用了,我和表姐们一起。”林徽因眉眼低垂,不和诗人对视,然后就见陈子锟在王孟瑜和曾语儿一左一右的陪伴下说说笑笑走了出来。

    诗人当即拂袖而去。

    ……

    白天出去了,刚回到家看到读者给我点的菜,几道菜太给力了,尤其9990KB的烤全羊。不努力写点简直对不起大家,所以,近日准备竭尽所能的进行更新。

    众所周知,我是向来没有存稿的,你们看到的每一次更新,都是上一秒钟写好的,连错别字都是热乎的,写这种历史题材的小说不敢胡编乱造的太厉害,所以不敢搞爆发,因为速度实在提不上去,网站几次搞活动,我也不敢向读者要票,因为我拿不出东西来答谢大家。

    其实本来这次也没打算参加活动的,不过几位读者的大菜已经点好了,我再装聋作哑也说不下去,所以,请来尽情的激励我吧,我豁出去了,不敢承诺多少票换多少字,只有四个字,不遗余力!

    在此感谢点菜的:

    jiangyu14

    gxq86

    夜月猫猫

    鞠暴大队

    1356644****